历阳陷落!

    在林沙率军赶来的前一天,历阳城便陷于杜伏威军之手。

    没赶上历阳城防战也是无奈,林沙跟幽州军上下算赶得极快了,几乎一路马不停蹄没有歇息一日,结果还是慢了一步。

    不过既然到了,林沙自然不会放过攻破历阳的杜伏威叛军!

    ……

    历阳城外,突然出现一支隋军败兵。

    城中的杜伏威军将领不以为意,派出一支小股精锐人马出城驱逐。

    自从历阳城破之后,这样的小股隋军溃兵到处都是。

    可是让杜部将领没想到的是,派出去的三百精锐竟然一个都没回来,好象凭空消失了一般。

    与此同时,打破历阳城的杜伏威部,分派出去在周围乡镇就粮的小股人马,频频遭遇隋军溃军偷袭,损失惨重短短数天时间损失人数近千。

    而且,从扬州方向也传来消息,有隋军小股人马正在想历阳方向靠拢。

    这下,坐镇历阳的杜伏威部大将坐不住了。

    要是在扬州隋军赶来之前,没能将境内烦人的溃兵解决,等到隋军援兵源源不断赶来,而后内里外合那就危险了。

    于是,刚刚拿下历阳城的杜伏威部人马,突然大举出动对周围地区采取拉网式搜索,他们展开了杜伏威部特有的与众不同,一种久经战阵的战斗默契。

    每支搜索队伍相隔不足十里,一旦发现溃兵踪迹,立即发出响箭招呼周围友军,以四面合围之势碾压而至。

    如果他们的对手真的只是历阳城溃兵的话,自然极有效果。

    可是……

    当坐镇城池的杜部大将,连连接到出城人马遭遇苦战,有数支五百人规模,的队伍甚至失去联系后,终于发觉情况不对。

    “混蛋,哪里冒出来的隋军?”

    当守城杜部大将终于摸清了。与之对战的是数千隋军骑兵之时,顿时气得脸红脖子粗破口大骂。

    因为就在他感觉不妙收拢兵力之际,撒出去的人手已经损失了一半!

    ……

    幽州五千骑兵抵达历阳的第三天中午,他们终于露出了狰狞的獠牙。不再一味隐藏暗中敲闷棍打游击。

    五千骑兵分成五支千人队,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冲至城墙一射之地外,立下阵脚敲响战鼓。

    “城里的人都听好了,官军到来早早开城投降,否则城破之后一个俘虏都不留!”

    一位大嗓门的隋军将士。耀武扬威的在历阳城外吆喝呐喊。这是例行的规矩,无论官军还是贼寇想要强行攻城之时,都会来上这么一手动摇守军军心。

    咻咻咻……

    可迎接大嗓门隋军将士的,是城头稀稀落落几根凌乱箭矢。

    “给我让开!”

    就在这时,隋军阵前突然传出一声雷霆暴喝,数骑大嗓门骑兵好象受到了什么惊吓般,急忙一转马头惊慌失措向身后两边奔去。

    呼呼呼……

    只见林沙站在隋军骑阵最前,没有骑马双足踏地稳步前行,手臂肌肉高高鼓起,手里提着一根粗大的藤条。而藤条的另一端是个大网兜,网兜中是一颗重达两百斤的沉重圆石。

    下一刻,林沙提气开声高举右臂,挥舞手中藤条将沉重圆石舞得呼呼作响,体内气血高速运转,窍穴颤动真气狂涌而出,这一瞬间他只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挥洒不完的巨大力量。

    呼!

    猛然几个跨步前冲右手向前一甩,拖着长长尾巴的沉重石头球,凄声呼啸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弧线,在两方数万只眼睛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一头与历阳城紧闭的城门亲密接触。

    轰??!

    城门方向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紧闭的城门顿时四分五裂,高大坚固的城墙一阵轻微摇晃,尘土飞扬灰烟弥漫。城楼上瞬间一阵惊慌骚乱。

    “跟我冲!”

    林沙这时已飞跃上马,双腿猛一夹马腹策马疾冲,手持十石强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箭矢好似流星追月凄厉破空而去。

    咚咚咚……

    一连五箭,箭箭不离城楼上高高飘扬的叛军大旗,粗壮足有成人大腿直径的高高旗杆。同一水平线位置连遭五箭轰击,顿时高大的旗杆发出一阵阵磨牙般嘶裂响声,而后在城楼叛军将士惊恐的大呼声中轰然倒下。

    杀!

    林沙满意收弓,抽出得胜钩上的沉重大关刀,手臂一震身前刀光闪闪匹练纵横,将从天而降稀稀落的箭矢磕飞,抬眼一看四分五裂洞开的城门已近在眼前,顿时仰天发出一声惊人长啸。

    “隋军威武!”

    “隋军威武!”

    “城门已开,大家杀进去??!”

    “……”

    林沙身后,三支千人骑队早已缓缓启动,开始只是想跑,等到林沙弯弓搭箭之时开始加速,轰隆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大地微微颤抖烟尘冲天而起,好似一条狰狞土龙向历阳城墙蔓延而去。

    呛!

    城门口一道雪亮刀光突然亮起,几名匆匆赶来封堵城门的叛军将士,根本没料到林沙会来得如此之快,攻击强度也如此之猛,只觉眼前刀光一闪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等林沙挥舞大刀杀进城门洞,三千幽州骑兵立刻配合默契,顶着头上稀稀落落的箭雨和滚石擂木,几乎前后脚冲进了城门洞。

    没了城墙防护,刚刚兴起连编制都不甚完全,有的甚至不久前还是挥舞锄头的农夫,哪里是幽州边塞久经战阵和鲜血磨砺的数千骑兵对手?

    厮杀不过短短半日时间,从破城到重新收复历阳,又到城外两千后备骑兵将几处城门要道一堵,刚刚拿下历阳没几日的杜伏微部叛军,便收获了惨烈到全军覆没的下场。

    “这就是真实的战场,师道你可得好好表现!”

    后军辎重营地,‘银龙’宋鲁正一脸感慨的跟身边的侄子语重心长道。

    “叔父教训得是,侄儿明白了!”

    宋师道一脸无精打采,身上穿着简单的粗布衣裳,脸膛也比之前黑了许多,泛着健康的小麦色,比之前的翩翩佳公子摸样,可是要俗气老土了许多。

    不过,此时他的精气神,却是要比林沙第一次与他相遇时好上太多,眉宇间多了几分肃杀之气,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硬冷起来。

    “征北大将军林沙能在三次远征高句丽的战斗中大出风头,又在之后的河北平乱之战中纵横驰骋,之后在雁门关一战中更是大败突厥骑兵,果然不是幸致!”目睹了刚才攻城全过程的宋鲁,到现在依旧满心惊叹感慨不已。

    宋阀虽有私军,可是多年为曾参与大规模实战。而已以宋阀在江湖中的地位,一般也没有江湖蟊贼或者小股义军敢打主意。

    之前被林沙一直羁押,不让他们离开也不许他们给宋阀传信,被封了内力一直跟着幽州军一起行动,待遇跟个普通小兵一样。

    因为没了内力傍身,尽管他们叔侄来的身体素质,比普通幽州军将士要强悍许多,但是在严密的监视环境下根本无法脱身。

    于是,从被抓那日开始,便跟着幽州军强行军,之后又是跟着幽州军分出去的小股人马,不停的围着历阳转圈打游击。不仅行动之时要抄起大刀一同奋战,战后收拾清点的工作也都由他们处理,简直苦不堪言。

    这可比舒舒服服带着小弟卖私盐,身边还有美妾服侍,每日里美酒美食供应不绝要艰难得多。

    林沙真是个狠人,说封了他们叔侄来的穴道就彻底封了,就是上了战场奋力厮杀之时都不解开。

    林沙很是不客气,冷酷道:“连这么点小场面都应付不来,你们宋阀也就这点本事了,还想着出来争霸天下简直就是笑话,还是老老实实窝在岭南当土皇帝吧,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这话,说得真叫一个恶毒!

    可人在屋檐在不得不低头,特别是宋师道经历过血与火的磨练后,无论气质还是性情都发生了极大改变。

    被抓之前的宋师道,满腹诗书气质温润,性情温和举手投足间一副大家公子做派,行事更是有些迂腐不化,罗刹女之事便是最好历证。

    难道他就不知道大隋和高句丽的恶劣关系?

    怎么可能?

    可他依旧色迷心窍,忘了国家大义,一心想要获得美人芳心。

    说白了,就是富贵日子过久了,不知民间疾苦一心仰慕书中才子佳人,风花雪月的生活,自然而然便不将什么国家大义放在心上。

    见了血后,这厮的性情变了许多,最起码没那么软绵绵的心肠了。尤其当他第一次参与绞杀叛军小股部队的行动时,因为心软放过了几位苦苦哀求满脸老实摸样的叛军将士,结果却招来对方不经意间的反向偷袭,。

    要不是他反应灵敏躲过致命一击,又有幽州军将士及时赶来支援,只怕他现在早已经是一具死尸,身上不仅仅只有一道难以泯灭的伤疤。

    从此以后,他在游击战中再也没有心软过,该杀的时候绝不手软,不过战后能够俘虏活捉,他也不会轻易滥杀无辜,做个有底线的军人倒也自得其乐。

    虽然偶尔也会想念心中的白月光,却是再也不会轻易充当上脑,直愣愣跑去俘虏营要林沙交人了……(未完待续。)

    PS:  只要兄弟们给力,更新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