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人心魄!

    一艘百石大江船,被林沙一掌给轰沉!

    伴随着江水倒灌的水流激荡之声,还有那艘海船高高翘起的屁股,以及迅速淹没在暗流汹涌的江面之上的惊人景象,整个江面一时噤声。

    待三艘大江船晃悠悠靠岸,顿时马蹄声轰鸣,一位位骑术精湛的幽州铁骑,顺着长长的夹板策马直接冲上宽敞的甲板。

    “老实点,都给我老实点!”

    “马的,叫你老实点没听到么?”

    “快点快点,动作都快点,小心老子的马鞭!”

    “……”

    一时间,三艘大江船还有江岸闹哄哄的,人生鼎沸马嘶长鸣好不热闹。

    “征北大将军果然好本事!”

    林沙刚刚带着宋氏叔侄,以及柳清儿,还有丹田被废的双龙走下跳板,宇文化及便皮笑肉不笑迎了上来,一双炽热目光却是紧紧盯在罗刹女身上。

    “注意点形象,你那狗眼往哪瞧呢?”

    冷哼一声,好似惊雷在耳中炸响,一时震得宇文化及头晕眼花气血翻涌,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若纸,胸膛剧烈起伏难受得紧。

    “林征北废话无需多说,这女人我要带走!”

    宇文化及满脸阴郁,眼中闪过一道毫不掩饰的凌厉杀机,脸孔扭曲狰狞低沉着嗓门一指瘫软无力的罗刹女,直势林沙毫不相让。

    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万分!

    “不行!”

    还没等林沙开口,旁边功力被封成了个普通人的宋师道,便满脸急切大喝出声:“你们谁都不能带走傅姑娘!”

    “师道休得胡言!”

    宋鲁大恐,头一次冲着自家侄子怒吼。

    也不看看眼下是个什么状况,哪容得了你耍少爷脾气。

    可惜他的救场之举,还是晚了一步……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不仅把在场众人吓了一跳,就连附近忙着搬运私盐的兵丁,都忍不住探头探脑想看个究竟。

    宋师道就像一只破麻袋般,修长的身子猛的向后飞起。以一张俊美非凡的脸蛋为圆心,腾空后翻七百二十度重重摔落在地。

    哇!

    就是以宋师道长年习武,又有天地灵气不断温养的强壮身躯,突然受此重击都禁不住一阵头晕眼花哇的张嘴喷出大口鲜血。

    更让人不忍目睹的是。原本俊美如瓷的半边俊脸,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发红膨胀,五道清晰指印透红发黑触目惊心。

    “色迷心窍的东西,也不知道天刀宋缺是怎么教你的?”

    林沙满脸沉肃,一双锐目冰冷如刀。直刺宋师道心窝不屑怒喝:“为了一个女人,还是番邦来的心怀不轨的女人,就值得你如此迷恋不顾一切?”

    惊呆了,在场众人都惊呆了!

    宋鲁是又惊又怒却又无可奈何,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实力之恐怖,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内心之中甚至隐隐觉得,就算阀主宋缺亲自,想要拿下此獠也不是简单之事!

    宇文化及则是心头连连震动,脸色瞬间阴晴变幻不定。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最后只得化作一声暗叹:林征北这厮够狠!

    连‘天刀’宋缺的儿子说打就打,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打脸,没有丝毫犹豫迟疑,这厮的心性之坚手段之狠让人心寒。

    宇文化及都不敢与林沙那双冰冷漠然的目光对视,感觉心头发虚手心冒汗,真是见了鬼啦。

    “你你你……”

    宋师道被一耳光扇得晕头转向,好半晌才勉强清醒回神,半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瞬间暴怒,一双温润清明的眼睛顿时血红一片骇人之极。双眼怒火熊熊直视林沙,刚一开口便被钻心的疼痛打断话头。

    “没用的东西,看来宋缺的教育失败了!”

    林沙冷笑一声,连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冲着惊怒交加的宋鲁笑道:“为了区区一个罗刹女,你这侄儿倒也表现得很是痴情嘛!”

    随即脸色一变,冷然道:“我很失望啊,堂堂四大门阀之一的宋阀嫡系后人,就这风花雪月的德性,我对宋阀以后的前途很不看好!”

    宋鲁闻言心头一震。脸上惊怒之色迅速消散,取而代之的却是满脸的苍白,如纸一般苍白!

    眼角余光隐晦的扫了满脸愤恨的侄子一眼,宋鲁心中连连叹气为宋师道担忧不已。

    不说征北大将军林沙与宋阀之间隐隐的盟友联系,单单就是征北大将军的亲口点评,分量之重也不是开玩笑的。

    消息要是传回岭南宋家,可以想见阀主‘天刀’宋缺的暴怒反应。

    丢人,实在是丢人,简直把宋家的脸都丢尽了!

    “怎么,小子你心中不服?”

    见宋师道一副怨愤,恼怒万分的摸样,林沙眼中冷芒闪烁一脚踩下,喀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伴随宋师道凄厉的惨嚎,一张俊脸扭曲变形额头瞬间布满一层细密冷汗。

    狠,实在太狠了!

    淡淡扫了眼准备扑过去的宋鲁,其中的森冷寒意和凛冽杀机,直接惊得这位宋阀核心高手身子一僵,瞬间如坠冰窟连呼吸都似乎都停滞起来。

    “烦死了,再嚎丧老子毁了你这张小白脸,看你以后还拿什么出去泡女人?”林沙冷冷一笑,一双阴冷目光上下打量宋师道那张已称不上俊秀的小白脸,满脸的恶意让人心头发寒。

    “……”

    果然,宋师道受此威胁原本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噶然而止,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看向林沙,宋鲁直想捂脸哀嚎:侄子啊,别这么丢脸成不?

    “区区一个高句丽贱婢,想要直接抢过来就是!”

    见这厮老实下来,林沙这才冷哼一声不屑道:“不听话直接废了她武功,最后是为奴为婢,还是想做其它还不是顺着你小子的心意来?”

    “你,粗鄙!”

    宋师道听得呆了,一时忘了林沙的恐怖反驳的话脱嘴而出。

    “哈哈,宋鲁你看看,没想到宋阀竟出了位纯情迂腐书生!”

    林沙哈哈一笑,懒得再理会这厮,回头冲着宇文化及轻飘飘问道:“宇文将军,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我要带走这位高句丽罗刹女!”

    宇文化及没了之前的气势,硬着头皮沉声道。

    “怎么,宇文将军也看上这位了,果真是红颜祸水,又或者宇文将军完腻了中原美女,突然对高句丽的美女起了兴趣?”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轻笑着调侃道:“不要这么急色吗,本将军就驻守在高句丽边境,宇文将军想要多少高句丽美女,只要开口我替你解决!”

    宇文化及一时无言,心道你个林征北,把老子想成什么人了,色中恶鬼么?

    宋师道满脸阴沉眼神似欲喷火,看向宇文化及的目光满是不善。

    “恶魔,你个屠夫,恶魔!”

    就在气氛微妙尴尬之时,一直软趴趴被众人遗憾的罗刹女,顿时满脸疯狂尖声大叫,一张绝美脸孔这一瞬间扭曲变形,杀气凛然真有那血海罗刹女的风范,不管不顾怒声尖叫:“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这帮隋狗得逞!”

    在场众人的脸色,哗啦啦变得黑如锅底。

    当然,除了眼中满是美人的宋师道,还有刚刚被罗刹女的尖叫声惊醒,满心满眼都只有这位‘娘’的双龙,没有丝毫异状反而还露出一脸怜惜。

    隋狗???

    林沙出手如闪电,啪的一记响亮耳光,直接将撕歇底里的罗刹女抽飞,直接晕死过去,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没了心情罗嗦下去,他探手一爪,不容宇文化及反抗,便一把抓住这厮肩头,稍一使劲御去宇文化及的全身劲力,而后一把攀住其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摸样,大摇大摆走到一边说起悄悄话。

    “宇文化及,我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林沙面无表情,没有理会宇文化及愤怒的脸色,直言不讳道:“不就是为了长安城的杨公宝藏么?”

    本来挣扎激烈的宇文化及,闻言身子顿时一僵不言不语算是默认,林沙冷冷一笑不屑道:“人我是不会交给你的,有本事就让你们宇文阀的高手来抢,告诉你我这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着,胳膊一扬宇文化及高大壮实的身躯,好似轻若无物般飞出数十丈之遥,等他在宇文家的打手帮扶下刚刚稳住身形,耳中边传来林沙冷厉的声音:“我等着你们宇文家的手段!”

    “走,咱们离开!”

    宇文化及身子一僵,满心愤恨又对林沙无可奈何,知道再待下去除了受人羞辱再无益处,大手一挥头也不回抬步就走,倒是颇有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洒脱。

    “收拾好没,收拾好了就立即启程!”

    林沙嘿嘿一声冷笑,也没理会宇文化及的反应,转身回头见手下弟兄已将三艘船上的私盐全部搬下,大手一挥当即启程离开。

    很快,这一片江岸,除了三艘孤零零的大江船,以及十几位留守船上的水手,便彻底沉寂下来再不复刚才的喧嚣吵闹。

    林沙和手下弟兄没有丝毫停留,带着刚刚抓获的上百精壮俘虏,同时将缴获的私盐沿途一路贩卖,收获白银十来万两,同时马不停蹄直奔军情紧急的历阳。

    三日后,一行赶到厉阳城外十来里的一处无人村庄,看着历阳城头挂着的‘杜’字大旗气氛凝重,他们终究还是来迟了一步……(未完待续。)

    PS:  有推荐票的弟兄,把推荐票都拿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