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你个混蛋,快放开我们娘!”

    宋阀的大船上,林沙好好扮演了一回大坏蛋的角色,轻描淡写间便弹压住实力相近的三位一流颠峰高手,犹如探囊取物般简单直接。

    可就在这时,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从船舱里如风般冲了出来,双眼血红瞬间便杀至林沙跟前。

    “不,不要!”

    罗刹女此时浑身无力瘫软如泥,见到双龙奋不顾身扑来,顿时骇得面无血色软弱无力虚喊出声。

    可惜已经迟了!

    “认贼作母,两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林沙冷哼出声,好似惊雷在双龙耳中炸响,顿时两道前冲身影猛地一滞,露出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苍白的脸色。

    “你个狗官!”

    寇仲暴喝,竟然在?;赝反恿稚车囊缓戎星逍?,犹如街头混混般挥舞双拳狠狠击出,双目喷火怒喝连连:“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老子认罗刹女作娘又如何!”

    “混帐东西,那你就去死吧!”

    林沙眼中杀机暴闪,空中的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寇仲的喉咙,手指用力就要将这混球结果了去。

    “征北大将军,这里是宋阀的地盘,你休得猖狂!”

    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破空声突起,宋鲁满脸狂怒大喝出声。

    哼!

    林沙脸上闪过一丝不屑,镍着寇仲脖子的左手向后一甩,寇仲的身子如破布般挡在身后,噗的一声闷响****而至的长杖不偏不倚狠狠击在寇仲丹田上。

    哇!

    寇仲身子一颤如遭雷击,只来得及哇的喷出大口鲜血,而后脸如金纸直接昏迷过去,倒也省去了一番疼痛折磨。

    同时,这厮刚刚开辟的下丹田气海,就在刚才那猛烈一撞的瞬间,轰然破碎刚刚修炼出的点点真气,瞬间消散一空破了功。

    丹田被破。这厮以后要是没有天大奇缘,以后将是个废人再不能习武!

    “仲少!”

    徐子陵目呲欲裂,飞扑而至便要与林沙拼命。

    “给我滚一边去!”

    连武功招式都还没学会的武林初哥,竟然有胆子在林沙这样的大宗师跟前耀武扬威。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迎接他的是林沙的大脚丫子,一脚重重踹在他的丹田气海上,步入寇仲后尘被废了武功,身子更是好象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

    轰??!

    坚固的船舱壁板,竟是被徐子陵生生砸出一个破洞。整艘大船更是猛地一抖,这厮哼都没哼一声便彻底昏死过去,道道殷红血迹顺着破碎的壁板缓缓流敞,显然刚才那猛烈的一撞受伤不轻。

    林沙晒笑出声,右手一松早已昏迷的寇仲犹如软泥般瘫软在地,轻轻一脚踢出,其身体就像沙包般横飞至徐子陵身边,凑成一对倒霉悲催的难兄难弟。

    咻!咻!

    头也没抬,两指点出指风凌厉,宋师道跟宋鲁叔侄两人。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身上要穴已被点中顿时成了两尊木头人。

    大船甲板上瞬间一片宁靖,除了江面上的呼呼风声,再也听不到任何杂音。

    “出来吧!”

    手里提着轻若无物的罗刹女,林沙眉头一挑看向船舱方向,冷声道:“总算见到了个识趣的家伙,知晓不是对手隐忍不发!”

    话音刚落,船舱中走出一道摇曳生姿,妩媚多情的婀娜身影,正是宋鲁的爱妾柳清儿。

    “征北大将军。妾身有礼了!”

    柳清儿妖艳的脸上带着惊惶之色,弱柳扶风般走到距离林沙三丈之处停步,款款屈身行礼,露出一段妖娆多姿的婀娜身段。

    “恩。不错不错,竟然还是个二流好手!”

    从柳清儿身上,林沙感受到了一股既熟悉又十分陌生的气息,摸不着头脑也懒得多做理会,目光一凝周遭气流都似乎瞬间停滞。

    柳清儿只觉眼前好似一座巍峨大山耸立,一股沉郁厚重气势扑面。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不过瞬息之间额头已是冷汗密布,只觉胡须都似乎迟滞压抑得难受。

    “让船上水手老实听话,全部给我靠岸!”

    就在她就要被恐怖的威压压垮之际,耳边突然传来林沙漠然,却又不容置疑的喝令。

    柳清儿胆战心惊,宋鲁和宋师道的小命又拿捏在林沙手里,她不敢有何异动,捏着娇滴滴妩媚多情的嗓音,招呼其余三艘大船一同在五千幽州军列好冲击阵形的江岸靠拢。

    顿时,四艘桅杆高悬宋字大旗的江船,在一阵阵有气无力的呼号声中,缓缓掉转方向向隋军严阵以待的江岸靠拢。

    完了完了……

    宋鲁心中一阵苦涩,知道这四艘大船以及船上装载价值数十万两白银之巨的私盐,这下全都完了。

    ……

    中原江湖,最著名的势力就是四大门阀,其中南方宋阀当为之一!

    宋族乃南方势力最大的士族,阀主“天刀“宋缺有天下第一用刀高手之称。

    当年杨坚一统天下,建立大隋,因顾忌宋族的势力,对他们采取安抚政策,封宋缺为“镇南公“,而宋缺亦知南朝大势已去,诈作俯首称臣,以保家族。

    四姓之中,其它三姓均杂有胡人血统,而这硕果仅存,保持声威的南方大族,则一直坚持传统,严禁族人与汉族以外的人通婚,故在江湖上被视为汉族正统。

    文帝杨坚在位时,以宋缺的雄材大略,仍不敢轻举妄动,还韬光养晦,潜心修隐,免招大祸。

    到杨广即位,内乱外忧,朝政败坏,叛乱四起,宋阀才再次活跃起来。

    宋缺之弟“地?!八沃?,乃天下有数的用剑高手,亦以智计名著江湖,知道隋朝气势仍盛,若过早举兵,必成首先被攻击的目标,故劝乃兄暂缓反隋,转而从事各式暴利买卖。

    其中最赚钱的一项,就是从沿??は?,把私盐经长江运入内陆,谋取厚利。

    宋师道和宋鲁所领这四条船,正是贩运海盐的私枭船。

    本是无往不利的买卖,没想到此次却因为宋师道临时带上船的番邦女子,既而让此次四艘价值不菲的私盐船,落入隋军手中!

    每每想到回去之后,阀主宋缺有可能的滔天怒火,宋鲁便不觉一阵胆寒。

    本来此时朝政败坏,宋家凭其在南方的人面势力,轻易打通所有关节,公然贩运海盐。

    若有官吏敢查缉,便以种种威吓手段应付,至乎秘密刺杀,以遂目的。

    即使各地义军,见到宋家的旗帜,亦不敢冒犯免致树此强敌。所以这几年宋家势力暗里不住增长,甚至以财力支持一些有关系的义军,以削弱大隋的力量。

    只是现在落到隋军第一猛将,征北大将军林沙手上,祸福实在难料。

    可就在宋鲁心若丝灰,宋师道痴迷的目光死死盯在罗刹女身上时,突然周围水手传来一片惊呼。

    宋鲁闻声抬眼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吐血。

    原来跟在后面的第四艘五桅大船,竟然没有跟着一齐转向,反而升起风帆一副准备趁风跑路的架势。

    这是不将他跟侄子宋师道的性命放在眼里??!

    宋鲁气得在心中破口大骂,发誓等脱身以后一定要将那艘船上的所有人手,全部干掉。

    对于自家和侄子的性命,他知晓是不用太过担心的。

    不说征北大将军林沙暗地里,本就与宋阀有旧,单单刚才动手的情况可知,征北大将军林沙这是给了大情面。

    “嘿嘿,真是不知死活!”

    林沙冷笑,右手一松罗刹女软软倒地,魁梧的身子如苍鹰般冲天而起,船上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便见林沙身在空中好似凤舞九天,又似鲲鹏翱翔说不出的潇洒自在,而后一副让他们终生难忘的情景发生。

    “碎星拳,流星坠地!”

    只是耳边传出一声激越长啸,而后身在半空的林沙,舒展身躯好似从天而降的天神,一双铁拳连环挥出,道道肉眼看不见的拳劲脱手而出,下一刻正准备扬帆跑路的大船上,传来一阵阵甲板碎裂桅杆倒折的惊人声响。

    不过几个呼吸功夫,好好的一条大江船,甲板上已是满目疮痍狼籍一片,船上的水手和护卫,不是被从天而降的凌厉拳劲直接震死,便是被轰得倒飞出去落入暗流汹涌的江水之中。

    才刚刚秧帆启动的大船,便因桅杆倒折船板损坏严重,以及水手死伤惨重猛的停在江心,像是一只无头苍蝇般来回打转。

    “震惊百里!”

    好似生怕之前的场面好不够震撼,林沙天神一般的伟岸身躯轰然落下,嘴里发出一声好似龙吟一般的激越长啸,浑身气势冲天而起,一双蒲扇大手带着一往无前的疯狂气势,狠狠拍在一片狼籍的船首甲板之上。

    轰??!

    一声惊人之极的爆炸响起,只见那艘大船船首木屑横飞四下抛撒,船首外围坚硬甲板以肉眼可见速度向外龟裂,而后达到承受极限猛然暴裂开来。

    下一刻,坚固且带着撞角的大船船首,轰然爆响声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坑洞,江水倒灌卷起道道激流旋涡,栽满私盐的百石大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倾斜,船上惊慌失措的水手和护卫四下惊呼奔逃,给这一幕震撼之极的景象更添数分惊心动魄的气氛。

    “这这这……”另外三艘大船的水手护卫,包括宋鲁和宋师道这等主事之人,早已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未完待续。)

    PS:  读者们很给力,我继续码,下一章凌晨一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