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肆!”

    ‘银龙’宋鲁怒气勃发,飞身跃至船首直视声音传来方向,语气冷厉饱含杀气:“何方鼠辈胆敢口出狂言,宋阀的怒火尔等承受不起!”

    声浪滚滚雷霆激荡,显出了一身深厚内功修为。

    “哼,好大的口气!”

    马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之前出口不逊的声音,好似就在宋鲁耳边开口,相距足有数里之遥,这一口功夫简直骇人听闻。

    说出的话语,更是气死人不偿命:“就算‘天刀’宋缺来了,也不敢如此跟本将军这么说话!”

    这就宋鲁脸色猛变,开口想要怒斥这位狂人之时,一条土龙以极快速度迅速向江岸靠近,轰隆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大地微微颤抖就连平静的江面也跟着连连荡漾。

    在昏暗的夜色中,一杆‘林’字大旗在火把照耀中格外显眼。

    江南有什么姓林的隋军高级将领?

    接下来更让宋鲁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堂堂四大门阀之一的宇文阀核心,禁军总管宇文化及竟然老老实实主动向轰隆隆的骑兵队伍应了上去,并向一位体型魁伟的年轻将领拱手行礼!

    这是怎么了,这家伙又是谁?

    “停船,不想死的话就停船!”

    待宇文化及满脸晦气,跟在林沙身后重新返回江边之时,不是哪个家伙如此不着四六,竟然敢冲着宋阀的船大吼大叫。

    “哪来的混蛋,想跟宋阀结仇么?”

    ‘银龙’宋鲁暴怒,满脸狰狞冲着江岸怒吼。

    “嘿嘿林征北,看来你也有搞不定的时候??!”

    宇文化及满脸冷笑连连,忍不住在旁添柴加火。

    “确定罗刹女在船上么?”

    林沙平静开口,其实以他按捺强悍的气机感应,数十丈距离不过等闲,第一时间便锁定了那道熟悉之极,却比傅采林弱了不知多少的气息。

    “我宇文化及敢拿项上人头担保,罗刹女就在宋阀的船上!”

    宇文化及嘴角噙着不屑。满脸冷笑怒哼道:“难道威风凛凛的征北大将军,怕了窝在岭南的小小宋阀不成?”

    “不要用激将法,这对我没用!”

    林沙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就像看蝼蚁般不屑。蓦然下一刻他已消失在马上,待脸色大变的宇文化及抬眼四顾,骇然发现林沙道魁梧的身躯,已高高飞临江中的宋阀大船上空。

    好厉害的轻功!

    这是他心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等他反应过来顿时兴奋不已。急忙吩咐手下打手不要轻举妄动,瞪大了眼睛看林沙的笑话。

    征北大将军要是跟南方一霸宋阀交恶,那事儿才叫好玩呢!

    “好胆,竟然擅闯宋阀大船,给我下去吧!”

    对林沙的举动,如果说宇文化及是幸灾乐祸的话,‘银龙’宋鲁便是惊怒交加了,

    嗖!

    二话不说,手中装饰用的长杖如游龙飞舞,带着惨烈霸道之极的气劲。冲着林沙从天而降的魁梧身躯猛击而去。

    “‘银龙’宋鲁?”

    看着船首须发皆白,却又面色红润身体高壮饱满的中年汉子,林沙一语道破其身份,蒲扇大手向下轻轻一拍。

    砰!

    掌杖相击,发出一声清脆闷响。

    宋鲁身子一震,脸色大变只觉手中长杖传回一股刚柔相济的磅礴劲道,浑身气血在这一瞬间竟是猛地一滞,高大身躯突然一矮一双大脚竟是深深陷入坚固之极的船首甲板中。

    轰隆一声木屑四溅漫天飞舞,宋鲁高大挺直的身躯向下弯曲,感觉胸口像是堵了一块巨石般难受异常。

    “你。你,你是何人?”

    宋鲁一时惊得面无人色,瞪大了一双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一掌,只是区区一掌。自己便败下阵来!

    而且看对方轻描淡写的摸样,显然并没有出全力!

    南方隋军,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强大高手?

    就算自家阀主‘天刀’宋缺,估计也就这实力,能轻而易举将拥有一流颠峰实力的自己随手击败。

    “罗刹女出来吧,不要逼我亲自动手。后果不是你能想象的!”

    咚的一声稳稳落在大船船首甲板上,一双粗壮大腿就像附地生根一般,紧紧黏在坚固的甲板上,让整艘大船上下人等惊恐的是,足有百石的五桅大船,竟然在这一刻船尾高高翘起,船首下伏深深陷入平缓的江水之中。

    恐怖,实在太过恐怖!

    一干船上护卫,措不及防之下纷纷摔倒在地,像滚地葫芦般惊叫着向船首方向翻滚。

    就连宋鲁措手不及之下,高大健壮的身躯都忍不住猛地向前倾斜。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若纸,心中早已嫌疑惊涛骇浪。

    尽管早已对眼前隋军强者高看一眼,可没想到这厮的武功竟强到如此地步,简直已超脱人类范畴成为神魔一流角色!

    悄无声息之间,便让百石大船,而且还是带足了货物的百石大船,尾部高高翘起差点在江面上倾覆,而脚下坚固甲板却是毫发无损!

    要不是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以及对力道的把握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想要做到这一点简直痴人说梦。

    就算自家阀主,号称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天刀宋缺,估计,也难以做到吧?

    这一刻,宋鲁心若死灰!

    刷!

    不等宋阀大船上下反应过来,从船舱中刷的一声窜出一道白影,白色的武士服,带着丝丝异域风情的绝美姿容,身形挺拔气质凛冽,好似一柄出鞘长剑让人心底发寒。

    罗刹女傅君绰!

    “隋狗林沙,我傅君绰在此,你又能耐我何?”

    罗刹女脸罩寒霜,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直指林沙,一脸倔强冷冷道。

    林,林沙?

    ‘银龙’宋鲁刚刚平息了体内沸腾气血,艰难将双脚从破碎的甲板木屑中拔出,突闻这两个如雷贯耳字眼顿时身子一颤,满脸不可思议望着船首那道魁梧身躯,眼周满是惊骇震惊之色。

    他,他就是征北大将军林沙,宋阀极欲拉拢的隋军第一猛将?

    果然,名不虚传!

    感受到那道魁梧身躯中蕴含的强猛实力,浑身缭绕着一股顶天立地俯视苍生的霸道气息,还有刚才那惊世骇俗的武功……

    “你,你是征北大将军,林,林沙?”

    尽管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脸色苍白再无半分战斗下去的勇气,可‘银龙’宋鲁依旧忍不住抱有丝丝侥幸心理,吞了吞唾沫艰难开口。

    林沙只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可就是这一眼,宋鲁身子一颤如遭雷击,心神好似被一把利剑狠狠捅了一下,支离破碎惊骇欲绝。

    同时浑身汗毛不由自主倒竖而起,好似被一头危险之极的荒古猛兽盯上,血液停止流动,身子僵硬难以动弹分毫,就连脑子都似乎停拍了般一片空白。

    “小小年纪,你那师傅傅采林半分气度都未学到,区区一流颠峰实力也敢如此嚣张,也不知道罗刹女你哪来的自信?”

    淡然开口,身形忽闪忽现,瞬间出现在强行支撑的罗刹女跟前,右手大张猛然前探。

    “狗贼受死!”

    罗刹女狠一咬银牙,体内真气疯狂运转,手中长剑一抖化作一道闪烁寒芒,带着不顾一切的气势狠狠刺出。

    “小儿伎俩,看来弈剑大师后继无人了!”

    林沙淡然一笑,猛然长吸一口大气,对着闪电般疾刺而至的长剑,喷出道道呼啸狂风。

    怎么可能?

    罗刹女满脸不可思议,手中疾射而出的长剑,竟然呼啸狂风中去势顿减,不过一吸功夫便已停滞不前,甚至还隐隐有倒退后卷之迹。

    手心一阵剧烈颤抖,强行催使真气连连灌注在长剑之上,可还不等她将不受控制的长剑再次掌控,一只蒲扇大掌已探至身前。

    ??!

    罗刹女脸色一片煞白,脖领一紧忍不住发出惊慌失措的惨烈尖叫。

    “狗官,速速放开傅姑娘!”

    就在罗刹女被林沙轻松拿下瞬间,船舱中突然传来一声年轻男子清朗的怒声咆哮,紧接着一道璀璨剑光****而出,凌厉寒芒直取林沙胸膛而去。

    “师道,不要!”

    ‘银龙’宋鲁惊得魂飞魄散,怒目圆睁来不及阻止,只得狠一咬牙手上长杖一展,好似游龙出海般化作一片凌厉杖影,从身后向林沙背部猛挥而至。

    “滚!”

    宋师道满心满眼都是惊慌绝望的罗刹女,对悍然出手擒拿罗刹女的林沙简直恨之入骨,出手毫不留情使出了全力。

    可是他人在半空,突然耳中一声惊雷炸响,顿时气血混乱真气乱窜,胸口一股郁气直冲喉咙,一张俊脸瞬间涨得苍白若纸。

    这一瞬间,它便已经身受不轻内伤!

    “征北大将军,还请手下留情!”

    宋鲁心急如焚狂吼出声,手上长杖却是没有丝毫迟疑,带着凛冽劲风猛挥而至。

    “宋阀看来是没落了,尽出你们这样上不得台面的玩意!”

    林沙神色平静,扭身弯腰猛然一掌挥出,一声好似龙吟般的呼啸猛然在众人耳中炸响。

    只是一掌,声势便骇然听闻。

    轰??!

    掌杖相击,发出一声惊人爆炸。

    ‘银龙’宋鲁只觉杖上传回一股排山倒海般的伟力,同时道道劲气犹如海狼般拍打在他身上脸上,胸口一闷猛地一口逆血喷出,高大身躯像是断线风筝般直接向后倒飞……

    那是练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