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罗刹女跟双龙搅合在一起,被宇文化及与幽州军精锐追得跳江跑路时,林沙此时也遇到了难题。

    眼下,整个大隋的状况都相当糟糕,四处烽烟战乱频频。

    让人心烦的乱局,已经从北方迅速向整个南方蔓延。

    李子通和杜伏威两人更是搅风搅雨,搞得南方大运河航线一片混乱。

    杨广对这样的情况自然十分不爽,尽管他本人身在洛阳,得知消息后依旧大发雷霆之怒,一封圣旨下来要求林沙暂时主掌南方军务,尽快将那些蹦达得缓的乱军给处理掉。

    还有什么好说的?

    召来扬州总管尉迟胜,好好跟他说道一通,并从扬州的官仓里得到足够粮草辎重,五千幽州军立即收???。

    尽管江南因为有飞马牧场这一外挂存在,并不缺少马匹之类的大牲畜,南方隋军手里的军马数量不在少数。

    可南方毕竟是南方,像幽州军这般出动便是五千骑,不仅声势浩大惊天动地,在南方也十分罕见壮观。

    不得不说,石龙这厮对武道的痴迷,已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程度。

    听闻林沙要离开,这厮二话不说提出了跟随。

    林沙手下缺少的就是像他这样实力的骨干打手,自然不会将人选往外推。

    再说了,除了出身帮会这点让人诟病之外,石龙除了一身一流颠峰武力之外,他的管理才能以及智慧方面都堪称不俗。

    而且这厮也下得了狠心,一旦做出决定,根本就不理会徒子徒孙们的苦苦哀求,草草将扬州城里的几家武馆安排好,便收拾行礼准备跟林沙一同离开。

    眼见这厮如此上道,林沙自是不介意表示自己的诚意。

    跟扬州官府打了声招呼,让他们关照关照石龙名下的武馆,起码在大隋真的分崩离析之前,他说的话还是很有些作用和分量的。

    果然。石龙闻讯态度更加恭谨,表现得诚意十足。

    这次,五千幽州骑兵没有乘船,而是沿着长江一路向上。

    ……

    丹阳城乃扬州城上游最大的城市。是内陆往扬州城再出海的必经之道,重要性仅次于扬州,欠的当然是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了。

    这日,五千幽州骑兵突然驾临,城中官府顿时一阵忙乱。

    大军人马在城外驻扎。林沙只带着上百亲卫,在丹阳官府上下官员的殷勤招待下,驾马进得城来。

    城内景色别致,河道纵横,以百计的石拱桥架设河道上,人家依水而居,高低错落的民居鳞次栉比,因水成街,因水成市,因水成路。水、路、桥、屋浑成一体,一派恬静、纯朴的水城风光,柔情似水。

    沿着主街深进城内,两旁尽是前店后宅的店铺,店面开阔,有天窗采光,摆满各种货物和工艺制品,非常兴旺,光顾的人亦不少,可谓客似云来。

    这时代南方的经济发展程度。当真让人咂舌。

    区区一个丹阳,便繁华热闹成这样。

    这还是战乱期间,周围局势并无是很稳定的时候,要是天下太平局势稳定之时。丹阳岂不更加繁荣?

    一干人等,浩浩荡荡来到城中最大的酒楼。

    有父母官出面,足有三层楼的酒楼,第三楼直接被包场。

    这还是林沙出面阻止的缘故,否则当地官员只怕要将酒楼里的客人全部赶走,在他们心中招待好上官才是第一要务!

    恩?

    酒楼的生意相当不错。一楼大堂摆了十来张桌子,有一般已经坐满了客人。

    而其中有位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一人便占了一桌的青年,一下子便吸引了林沙的特别关注。

    气机牵引之下,林沙一眼就看出了这厮先天高手的实力。

    而且看其气度不凡,也不像是出身简单之辈。

    好奇归好奇,林沙只是简单打量了一眼,他可没啥兴趣结交什么青年俊杰。这时候局势动荡,什么鸟人都出来了,他可没兴趣一一仔细分辨。

    当地父母官,以及林沙等人的出现,同样惊动了酒楼食客。

    那位引起林沙多看了几眼的贵公子,只是轻轻扫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依旧埋头吃喝,一点都没将当地父母官以及林沙等人放在眼里。

    所幸林沙不是那小鸡肚肠之辈,他又不是金子人人都爱!

    刚刚上得三楼推杯换盏气氛热烈起来,林沙眉头轻轻一皱,敏锐的气机感应立即发觉,又有一位实力达到一流颠峰水准的先天高手达来。

    这是怎么了,尽管这世界因着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先天高手的数量不在少数。

    基本上,成了规模的帮会组织,无论大小门中总会有一位到多位不止的先天高手坐镇,不然只怕连立足都难。

    可这不代表,先天高手真的满地走了。

    小小的丹阳酒楼,竟然一下子出现了两位达到先天境界,实力算是一流颠峰的高手,真让人感觉意外。

    趁着空挡,他向倚着栏杆向下扫了一眼。

    恩,双龙还有罗刹女?

    林沙顿时脸色一冷,眼中杀机暴闪怒气涌动。

    这两个小子还真不知好歹,王二早就跟他们说了,罗刹女乃是高句丽人,不是啥好鸟要他们不要跟她有任何联系。

    可是这两小子,真是不知死活。

    还有双龙身上的气息,这是修炼了上层武功的迹象,虽然气息十分微弱且不稳定,却是很难逃过林沙的法眼。

    这种气息很实熟悉??!

    当初在高句丽战场时,弈剑大师傅采林身上,这种气息真的不要太浓郁。

    九玄**?

    那罗刹女当真舍得下本钱,竟然将傅采林自创的超一流内功心法,教给双龙这两不着调的家伙。

    果然不愧是气运篙天的天定猪角,没了《长生诀》,依旧能学到九玄**这样的当世超一流内功心法。

    弈剑大师傅采林,武功集中土、酉域和高丽之大成,自出枢机,故能与雄霸西域的“武尊“毕玄、中土的道家第一高手“散真人“宁道奇并称当世三大宗师。

    他尝言“一切神通变化。悉自具足“,那是说每个人都怀有一个深藏的宝库,潜力无穷,只是被各种执着蒙蔽了而巳?!?br />
    只有守心于一。才能破除我执。灵觉天机,无不一一而来,然后依功法通其经脉,调其气血,营其逆顺出入之会。所以其法虽千变万化。其宗仍在这“一“之道

    说白了,又是一种类似于乾坤大挪移的刺激前能之法。

    而以双龙的逆天资质,只要能感应到气机入得门庭,以后的发展前途将不可限量。

    哼!

    好似感应到了林沙的探询目光,那白衣如雪罗刹女猛然抬头,与林沙对视一眼突然怒哼出声,即而脸色一变急忙带着双龙,结帐匆匆而走。

    在这一刻,罗刹女感受到了滔天的压力。

    如山岳般沉重,如狂风般暴烈。如洪涛般难挡!

    比之他敬若神明的师傅,全盛之时不遑多让!

    思之门口站立的数十彪悍军士,不知想到了什么罗刹女一张绝丽的脸孔瞬间煞白如纸。

    双龙不明所以,却还是抓紧时间将桌上饭菜消灭大半,等罗刹女一再要求他们离开之时,这才拍着半饱的肚子离了酒楼。

    果然是个现代颇有高丽风的美人!

    林沙饶有兴趣看着罗刹女远去的背影,一身雪白武士装风姿卓约,身形颇高,有种鹤立鸡群的骄姿傲态,纤侬合度。体态美至难以形容。

    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嘴角处点漆般的一颗小痣,令她倍添神秘的美姿。

    “跟上他们三人,不要走丢了!”

    回身。吩咐了跟在身边的亲卫,轻笑着重新回到酒席之上。

    ……

    “宋阀!”

    林沙脸色阴郁,目光如刀看着远处的四艘五桅大帆船,眼神冷厉杀气凛然。

    他没想到,在酒楼里遇上的衣着华美青年,竟然是宋阀的重要人物。

    而且还色迷心窍。竟然带着罗刹女跟双龙上了大船,不等他反应过来便扬帆远去。

    好好好,好得很!

    好一个宋阀,好一个色迷心窍的宋家子弟!

    既然知晓了罗刹女子行踪,林沙也没急着上船追赶。

    此时东海李子通的叛军,刚渡过淮水与杜伏威结成联盟,大破隋师并派出一军,南来直迫历阳。若历阳被攻,长江水路交通势被截断,所以现在人人都采观望态度,看清楚情况始敢往西去。

    没有遇上这事也就罢了,既然被他遇到了,怎么也要先跑一趟历阳。

    于是,林沙亲帅五千幽州铁骑,只在繁华的丹阳休整小半日,便在当地父母官的热情笑脸中,轰隆隆卷起一条长长土龙,在大地轰鸣震颤声中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与此同时,宇文化及也在不久之后匆匆赶到丹阳,得到了罗刹女和双龙的消息后,马不停蹄率领一票心腹打手,气势汹汹沿着江水一路追赶。

    只是让林沙没想到的是,他还没赶到历阳助战,便在半途与宋阀那四艘五桅大船撞上。

    同时,宇文化及和他手下人马也同时赶到。

    不等与林沙一行汇合,宇文化及便冲到江边,迫不及待要求宋阀船只停下,让他上船搜捕朝廷要犯。

    船上主事的乃宋阀核心‘银龙’宋鲁,一点都不给面子毫不客气拒绝了宇文化及的无礼要求,气氛一时紧张火暴到了极点。

    “什么时候宋阀这么能耐了,宋缺还没死呢,哪轮得到你宋鲁搞七搞八!”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际,一阵马蹄声轰鸣作响,一道冷厉声音更是让双方变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