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作猿粪?

    双龙跟高句丽罗刹女傅君婥的连续碰面,那就是猿粪的具体表现。

    在双龙在城外的那座破庄园据点,三人又一次相遇。

    这次轮到罗刹女狼狈不堪了,再也没了之前的冷傲清新,一副垃里邋遢的摸样,实在毁形象啊。

    双龙很是够义气,或者说见了漂亮姑娘立场瞬间转变。

    他俩之前可是在幽州军临时军营受了不少惊吓,同时也知晓了那位漂亮的‘神仙姐姐’的具体身份。

    高句丽人!

    所幸王二不是残暴之人,对同样出身底层,而且父母亲人在战乱中死去的双龙,怀着一份朴实的同情和好感。

    在问清楚了双龙与那罗刹女不过偶遇,并没有什么关系后也没为难这两家伙,反而还请双龙在军营里大吃大喝了一顿,搞得双龙都有了投靠的心思。

    要不是他们痛恨残暴的隋帝杨广,对大隋怀着一种天真的仇恨,一心想要投奔义军出将入相的话,只怕林沙手下幽州军中,会多出两不着调的搅屎棍!

    之后,双龙就安然无恙从幽州军临时军营出来。

    当然,军营半日游对他们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不说幽州军强大的军势,给双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还有就是,王二的念叨也成功让双龙有了分辨是非敌友的心思。

    那高句丽罗刹女,是万万结交不得滴。

    一旦破了戒跟高句丽人搅合在一起,那就是****!

    王二说这话时,满脸的狰狞可怖,以及惊人的杀气都深深震撼到了双龙,让这两不着调的家伙,知道什么叫做铁血边军的仇恨。

    可惜,当双龙在自家那破落的庄园,见到浑身浴血却依旧不减美丽的罗刹女,什么顾忌什么害怕都抛到一边。一口一个‘神仙姐姐’叫得亲热之极,要是不明所以的人见了,还以为他们的关系有多密切呢。

    罗刹女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很苦逼,不知为何好象突然招惹了扬州地下势力和官府。两者联手一同追击。

    这下,罗刹女根本毫无隐身之处,加上她本来行事就不算低调,于是立即陷入了扬州当地帮会势力,以及官府的联合追杀之中不可自拔。

    以她的武功。普通帮会成员,以及官府衙役,来多少都是送死。

    她也正是如此行事,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下手狠辣毫不留情!

    只要不是遇到幽州军那帮疯子,扬州官府和帮会势力,自然不放在眼里。

    可结果呢,她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

    瞬间便成了扬州黑白两道共同的敌人,除非潜伏山林不出。否则一旦露面根本就没有隐藏的可能。

    最要命的是,追杀的人群之中,多了不少身手不错的好手。

    他们配合默契出手不凡,一看也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士,而且扬州的帮会以及官府也对他们客客气气,来头却是不小。

    待她杀散了几批,又抓了几个严刑拷打一番,立即问出了他们的来处:大隋四大阀之一,宇文阀的打手!

    而与此同时,可恶的疯子幽州军的人马也出现了。

    罗刹女顿知不妙??伤胍肟镏菀丫砹?。

    各处水陆要道,全部派有重兵把守,一旦发现情况不妙立即呼唤周围军士支援,尤其是全为骑兵的幽州军。支援速度飞快不说,根本就不给她丝毫迟缓机会。

    有好几次,她都顺利冲出了关卡,可是每每都被驻守关卡的官兵,以及附近帮会成员以及江湖人士使出各种手段拖延,然后轰隆隆的马蹄声便如疾风般狂扫而至。又将她逼回了扬州。

    短短不足五日时间,罗刹女战斗不下三十场,尽管大部分都是一边倒的狂虐弱手,可是有好几次她都被宇文阀的好手和幽州军的疯子拖住,差点被后续紧急支援而至的大部分包了饺子。

    罗刹女哪受得了如此高强度的战斗?

    自从被追杀以来,就从没有睡上一个好觉,整日了神经绷得紧紧,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如受惊的兔子一蹦而起。

    就算以她一流颠峰,早早踏入先天的实力,连续五日猫捉老鼠般的游戏,也让她精疲力尽再没了刚来大隋时的雄心壮志。

    好不容易再一次逃出宇文阀好手的围攻,慌不择路进了这座明显荒废的破败庄园,没想到又与那两个嬉皮笑脸的小子遇上。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我们是好人我们是好人!”

    两个色迷心窍的家伙,一点都没有窝藏要犯的担忧害怕,就这样将罗刹女隐藏在他们所居的破败庄园里。

    这一日两人刚刚从外头回来,手里还提溜着好不容易弄到的食物,可是人在半途便被庄园方向传来的人喊狗叫声给惊住。

    这么回事,难到罗刹女被发现了?

    双龙脑子嗡的一下轰然作响,傻愣愣互视一眼,都从对眼中看到了担忧和惊恐。

    他们这时候,突然想起当日王二跟他们说起高句丽人之时,那狰狞满含杀气的脸孔,顿时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要是让王二知晓他们窝藏了来自高句丽的罗刹女,还不得将他们给生吞活剥了啊,脑袋上还得顶一个‘****’的名头。

    这一刻,双龙后悔了……

    可惜,后悔已经迟啦。

    “搜搜搜,给我搜,一定要将那高句丽落刹女给我找出来!”

    双龙离得老远,便听到了他们所居破败庄园传来一声阴冷怒喝。

    齐齐打了个冷战,双龙都是天生道体的体质,对气机的感应十分敏感,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阴冷话语中的浓浓杀机!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双龙倒是机灵,第一时间便往旁边田地里的草垛一钻,连头都不敢露出来探个究竟,只得互视好一阵面面相觑。

    还是逃吧!

    此时的双龙还只是不入流的小混混,哪里见识过这等阵仗,腿脚没被吓软已经十分厉害了,自家小命都快保不住了,哪里还管得了罗刹女的死活?

    可还没等两人有所行动,庄园方向传来一声声熟悉之极的惨叫声。

    是言老大!

    言老大可是双龙的大哥,此时却像是一只濒死蝼蚁,在一帮凶神恶煞的彪悍汉子跟前,被打得死去活来连连哀嚎不已,眨眼间便将双龙卖得干干净净。

    双龙心惊胆战,可还没等他们破口大骂言老大不讲义气,突然言老大传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之后再无声息。

    两人顿时吓得两股战战,脸色苍白若纸就差没尿了裤子。

    言老大的下场他们已经想到了,可是想到要是自己二人被抓住后的惨烈后果,他们心中仅存的那一丝对罗刹女的愧疚都消失干净。

    还是逃命要紧!

    可是紧接着,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从扬州城方向直奔而来。

    马蹄声越来越响,双龙都感到地面微微颤抖。

    不等他们疑惑又是哪方人马来了,双龙便听到他们最不想听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宇文将军找到人了没有哇,闹出这么大动静别是最后什么竹篮打水一场空才好!”

    是王二,王二带着幽州军将士也来了!

    双龙心头更加惊惶,两人像是虫子般将身体卷缩成一团,努力放平呼吸不让外人知晓他们在这。

    之前那道阴冷饱寒杀气的声音响起:“这就不劳王校尉操心了,王校尉还是好好注意自身的伤势为妙!”

    “哼哼,宇文化及你也别跟我装大尾巴狼,我家将军说了,叫你不要折腾得太过,有本事直接抓住罗刹女,不要借机扰民让人指着脊梁骨骂!”

    让双龙骇然的是,王二竟是一点都不怕那位宇文将军,说话阴阳怪气就不怕将对方激怒么?

    果然,就听那声音阴冷饱含杀气的家伙,突然怒喝出声:“你找死!”

    轰??!

    一声剧烈气爆声震得距离老远的双龙耳中一阵嗡嗡作响,体内气体翻涌难受之极,还不等两人收回骇然脸色,便听到一声惊雷炸响般的巨喝:“宇文将军火气不要那么大,免得我家将军亲自来找宇文将军喝茶!”

    “石龙,你算个什么玩意,也敢跟我这么说话?”

    之前那道阴冷杀气凛然的声音咆哮道:“别给脸不要脸,真以为我怕了林征北不成?”

    “你不是怕,而是非常怕!”

    这时又听得王二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满是调侃:“我家将军很是想念宇文将军,要不宇文将军回去后,跟我家将军一起吃个饭!”

    “吃你个头,给我去死!”

    紧接着,便是轰隆隆的气爆轰鸣声不绝,破败庄园那一时人声鼎沸大呼声不止混乱不堪。

    好机会!

    双龙互视一眼,急忙从草垛里悄无声息溜达出来,而后头也不会向城外某个方向狂奔而去,好似身后有猛兽追赶一般说不出的惊慌失措。

    猿粪就是猿粪,结果双龙刚刚一路狂奔十来里,直到进了一处山林自觉安全了,才刚刚放松心神便与提前逃出庄园的罗刹女撞上。

    也不知道双龙跟罗刹女是怎么商量的,反正刚才还心思各异的两方,又不由自主凑到一起,开始了他们的逃亡之旅。

    “追,不要让罗刹女给跑了!”

    无论是林沙得到消息,还是扑了个空的宇文化及,不约而同如此指示道……(未完待续。)

    PS:  我汗,睡过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