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城幽州军临时营地,帅帐。

    “宇文化及,你怎么会出现在王二他们身后?”

    林沙目光冷厉如冰,好似两把冰刀直刺宇文化及心窝,沉声质问。

    王二跟石龙回来后,第一时间便将与罗刹女的交手情形,还有意外出现的宇文化及,以及宇文化及手下打手当了先锋结果倒霉被全灭的事儿说了一通。

    林沙懒得多想宇文化及为何参合了一脚,直接把这厮招来二话不说直接喝问,一点都没给其留什么情面。

    “笑话,我堂堂禁军总管,出行难道还要向征北大将军你请示不成?”

    宇文化及双目圆瞪寸步不让,连连冷笑道:“至于什么王二王三的,本将军根本就不认识!”

    刷!

    刚刚还坐在帅案之后的林沙,下一瞬间便已出现在宇文化及身前,就好象瞬间移动一般。

    “林征北,你想干什么?”

    宇文化及大骇,根本就没料到林沙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就没有一丝征兆。

    还没等他作出反应,只见一只蒲扇大掌迅速在眼前放大,更让他惊骇的是无论他躲向何处,好似都逃不出这只蒲扇大掌的掌握。

    林沙出手如电,不容宇文化及闪躲,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像拧小鸡一样将他提了起来,凑到眼前冷笑道:“此行我是正你为副,宇文将军你说说要不要向我汇报???”

    “你,你,你,林沙你不要欺人太甚!”

    宇文化及一张俊脸涨得通红似欲滴血,眼神喷火恨不得杀了眼前可恶的家伙,可让他心惊的是不知为何浑身舒软无力,不要说体内真气就连身体都难以动弹分毫,只能任由林沙肆意施为毫无反抗之力。

    “我欺人太甚又如何?”

    林沙眉眼轻挑,一双锐目却好似两柄利剑,直愣愣捅在宇文化及心窝子里。冷笑道:“你们宇文阀有本事就和老子开战,没那胆子的话就老实听话,做好本分事情老子才懒得理会你去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

    宇文化及双眼喷火,真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厮??煽降幕八凑婵涣丝?。

    他是宇文阀年轻一辈第一人不假,也是下任宇文阀阀主的最有力人选也不假,可现在他还不是阀主嘛,根本做不了整个宇文阀的主。

    他要是真脑子一热喊了出来,估计最后得就他们几个亲兄弟硬扛林沙的滔天怒火和疯狂打击了。

    宇文化及心里门而清。知道林沙这厮早就憋着劲找茬呢,他可不能傻呼呼上套,不然最后丢脸的还是他。

    再说了,隋帝杨广已经确定了下江南的计划,宇文阀的动作也开始加快,眼见胜利就在眼前,这时候节外生枝跟林沙闹翻,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征北大将军,放我下来!”

    宇文化及是个彻彻底底的政客,尽管此时心头怒火熊熊。却依旧不得不强行忍耐,目光死死盯住林沙的蒲扇大手,沉声说道:“你要一个解释,我就给你一个解释!”

    “这才叫识实务者为俊杰,别以为你那些小动作我不知道,只是懒得理会而已!”林沙轻轻一笑,随手一扔就像扔垃圾般,将身形高大的宇文化及扔了出去。

    砰!

    宇文化及狼狈之极的趴倒在地,感觉手脚力气恢复,体内真气又重新受到控制后。利索的翻身而起,心中对林沙却也更为忌惮。

    “那罗刹女竟然在刻意打探石龙的消息,不知道征北大将军清楚不?”

    脑中转悠着各种念头,在林沙的强悍压力面前。宇文化及实话实说道。

    “这个我自然清楚!”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用探究的眼神上下打量脸色坦然的宇文化及,轻笑着说道:“可这,干你屁事?”

    石龙可是扬州地下世界的霸主,罗刹女那么明目张胆的打探他的消息,想不引人关注都难。更不要说石龙本就刻意在打探罗刹女的行踪。

    只是,林沙却是不知道,宇文化及突然插手进来是怎么回事?

    这厮不仅亲自出马,还派出了不少好手围追堵截,据王二所言他赶到之前,已有十几位宇文化及手下好手死在罗刹女之手。

    等他们赶到与罗刹女大打出手之时,要不是石龙及时发现了宇文化及的行踪,同时堵在半路上将其牢牢牵制的话,看他的摸样显然有亲自出手的打算。

    莫非,宇文化及的目的是……

    “哼,〈长生诀〉在石龙手里的消息,连陛下都花费了十几年时间才查到!”

    宇文化及脸色难看,林沙这混蛋真是太不给面子了,昂首挺胸冷哼道:“那罗刹女一来便直奔石龙而去,显然应该知晓〈长生诀〉的事情!”

    “哦,照你这么说,你准备亲自出手,就是为了搞清楚罗刹女如何知晓石龙手里有〈长生诀〉的?”

    林沙满脸不屑嗤笑出声,眼睛一瞪怒道:“给我说实话,小心我再动手啊,这次可没刚才那么客气了!”

    “林沙,你不要太过分??!”

    宇文化及眼中怒火熊熊,咬牙切齿怒喝道。

    “过分又如何?”

    林沙眼睛一瞪,大踏步前行浑身气势猛然喷薄而出,身上骨节一阵噼里啪啦清脆作响,实在寒碜得紧,蒲扇大手一扬便准备给宇文化及一个深刻教训。

    嗖!

    宇文化及脸色大变,身形一闪便直跃帅帐门口,满脸恼怒怒喝出声:“我就是想从罗刹女口中知晓,高句丽在大隋腹地的情报网到底有多大!”

    说着,好象生怕林沙蛮不讲理找茬似的,身形再次一闪已消失不见,不过数个呼吸功夫,便听宇文化及远远传来的声音:“林征北,今日之耻它日定当双倍奉还!”

    “只怕宇文将军你没这份实力??!”

    林沙悠然的声音,好似在宇文化及耳边轻语一般,把刚刚纵身飞跃远离帅帐近百丈,已到了临时营地大营门口的宇文化及,惊得一头冷汗屁都不敢再放一个,运使轻功头也不回飞速远离这危险之地。

    “将军,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事?”

    待宇文化及离开后,全身包得跟粽子一般的王二,还有挺直腰杆满脸沧桑的石龙先后进来,满脸恭敬寻求下一步指示。

    “继续找那罗刹女,我看她身上还有其它秘密!”

    返回帅案之后落座,伸手示意两人随便,而后才慢条斯理笑道:“不然,以宇文化及的深沉心机,又怎么可能亲自出手?”

    “他刚才不是说……”

    王二想也没想脱口而出,不过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你猪脑子啊,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林沙没好气笑骂出声,砖头冲着一直默然不语的石龙问道:“石龙,你说说这位突然出现的高句丽,罗刹女到底是什么用意!”

    “猜不出来!”

    石龙沉吟片刻摇了摇头,实话实说道:“我对高句丽那边的武林情况不熟,不过怎么看都不是什么好路数!”

    林沙轻轻点头表示赞同,当然不是什么好路数了。

    出来便以杨公宝藏的秘密,引得数方势力暗中出手,如今连宇文化及都被卷了进去,这种阳谋就算明明知晓也无可奈何。

    而后又跑来扬州,目的明确直接寻找石龙的下落,不用想肯定也是直指〈长生诀〉而来,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祸害。

    而以大隋此时与高句丽的恶劣关系,罗刹女突然出现在扬州,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说不定她就是打着霍乱江南武林的主意而来。

    嘿嘿,竟然把主意都打到他的头上来了,林沙说不得还要亲自出手,将这位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最喜爱的大弟子一举擒拿。

    “猜不出来也就算了!”

    他大手一挥,不在意道:“严密监视眼周各处,一旦发现罗刹女的踪迹,叫手下弟兄不要打草惊蛇,石龙你负责出手拖住罗刹女,要是能将之拿下自然更好,拿不下也得给我亲自出手争取时间!”

    说到这儿,他嘿嘿冷笑出声,也没理会满脸震惊的王二跟石龙,似是自言自语又似说给二人听一般:“扬州城接下来的局势,可能不太稳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管是何方牛鬼蛇神想要闹腾就给我狠狠的削!”

    王二一脸苦闷,眼下他这种情况根本没法参合这种事情,只能坐在一旁老实听着,此时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闹门趁林沙歇口的功夫,急忙说道:“将军,我这次遇到罗刹女之时,还碰到了两个小子跟那罗刹女在一起,都被我带了回来,将军要不要亲自见一见?”

    两个小子?

    林沙心头一动,立刻想到了猪脚双龙,不得不感叹这两家伙果然气运盖天,没有〈长生诀〉作为引子,依旧与罗刹女撞上,真是让人好不无语。

    “算了,你自己去问吧,我没什么兴趣!”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风轻云淡。

    他确实对双龙没啥兴趣,双方之间的身份地位,以及武力值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大得他都没兴趣跟双龙结交。

    再说了,他堂堂的征北大将军,此时江都隋军第一人,跟两个街上混混接触,简直就是不务正业自掉身价,没必要还会惹来一身骚……(未完待续。)

    PS:  继续码字,时间太晚就不在凌晨更了,早上八点到九点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