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好手领头人大惊,继而勃然大怒开口便骂,可话刚开口便被强行打断。

    眼睛睁得老大满是惊骇,喉咙一点嫣红迅速连成一线,最后变成血箭喷溅而出,那厮眼神迅速黯淡轰然倒地身亡。

    罗刹女好似下凡仙子翩翩起舞,剑光闪烁如雨点疾下,曼妙身躯犹如轻风拂柳在十来位好手之间来回游荡,每一剑下去必有一人或捂喉或捂胸惨叫倒地。

    当当当……

    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并不激烈,不过短短十来个呼吸功夫,刚才还气势汹汹围堵而至的十来位好手,便已全部躺倒在地气息全无。

    殷红鲜血迅速将周围地面染成触目惊心的艳红,刺鼻的血腥味随风迅速弥漫,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闲庭信步游走其间,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双龙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在战斗一开始,便寻了个空挡缩在附近的大石之后,没想到眨眼功夫十来位武功不凡的好手,便在刚才被他们言语调嘻一番的‘神仙姐姐’杀死!

    就当他们心驰神摇,互视一眼正准备冲出去拜师之时,突然一道雷霆般的怒喝在耳边炸响。

    “好胆,竟敢在我大隋地界如此肆意妄为,该死的罗刹女给我去死!”

    伴随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嗖的一声一支长羽利箭破空而至。

    叮!

    罗刹女连手上戴着的斗笠都没摘下,顺手一?;映霰憬瓶斩恋睦蚵?。声音清冷带着古怪的腔调,一听就不是中原口音:“中原武林不过如此,除了依仗人多势众,就是暗地偷袭!”

    说着,曼妙身姿一展运转精妙轻功,身如轻烟飘渺,又似柳絮飞花美不胜收,暗地里却潜藏汹涌杀机,迎着远处迅速靠近的轰隆隆马蹄声飞驰而去。

    “好胆!”

    王二一马当先怒喝出声??醋徘峁罘沙鄱恋穆钌碜?,眼中杀机暴闪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手中长枪好似毒蛇出洞瞬间探出。

    嗤!嗤!嗤!

    一连三朵冰冷枪花在空中绽放,从上中下三路毫不犹豫朝罗刹女身上刺去。

    罗刹女有胆子孤身前来中原寻衅。自然是有底气的。

    刷刷刷……

    飘飞的身影,迅疾的闪烁剑光,后发先至与迅猛刺来的枪花激烈相撞。

    王二手心一震,整条手臂都跟着发麻,身子猛地摇晃差点从哪上掉落。心中暗暗惊叹罗刹女的剑法高明内力深厚,当即收了小觑之心,一声呼哨顿时又有数匹军马疾驰而至,同一时间树杆长枪不约而同疾刺而至,替初一接手便落入下风的王二解围。

    叮叮?!?br />
    罗刹女毫无惧意,手中长剑迅速施展开来,一会如和风细雨,一会又似狂风暴雨,一会沉稳如山,一会有迅疾如矢。变化多端让围攻而至的王二等好手一时眼花缭乱,竟有些手忙脚乱难以招驾。

    弈剑术威力全开,每每料敌机先,次次都能击在数名骑手长枪的薄弱之处,内力激荡震得几位骑手气血翻涌难受之极,原本犀利默契的配合节奏,在罗刹女一手超绝剑术面前破坏怠尽连连吃憋。

    “下马围攻!”

    王二一见如此不行,骑在马上虽有强悍冲击力,可罗刹女的轻功太过精妙,轻松便抵消了骏马的冲刺之力。他当机立断翻身下马抽出钢刀揉身再战。

    刷刷刷……

    林沙身边的亲卫,那都是幽州军中百里挑一的好手,又得授完整的外功铁布衫,一身实力几乎全部都在江湖三流水准往上。

    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历经大战的军中精锐,一手军中合击之术炉火纯青凌厉非凡,一般的江湖一流好手要是不小心的话,都有可能栽在他们手里。

    这不,数名亲卫整齐划一翻身下马,配合王二瞬间布下一套军中合击之术。数把大刀泛着雪亮刀光,同一时间从不同角度直取罗刹女身上要害。

    杀机凛冽,刀光如匹练纵横!

    这才是军中好手的可怕之术,合击围杀之术十分娴熟,同一时间数名三流好手同时出手,比之一流高手出手的杀伤力可能稍有不如,但是攻击速度和攻击时机的把握却是一点都不逊色分毫。

    嗤!

    面对数把气势凶凶的雪亮大刀,罗刹女也不由脸色微变,身形依旧迅疾灵动,手上剑法招式却是突然一变。

    从狂风暴雨的猛烈攻势,瞬间转变成纵横交错好似铜墙铁壁般的防守,转变得十分自然没有丝毫烟火之气。

    “杀!杀!杀!”

    王二数人却是越战越勇,浑身凶厉气势迅速膨胀,人影交错刀光纵横,一往无前猛恶凌厉。

    他们都是幽州军精锐,他们更是大隋猛将林沙的亲卫,平日里没少跟林沙切磋套招,早就在林沙那恐怖的实力饱经摧残,练就了一颗不怕打击的强大心脏。罗刹女剑法虽妙武功虽强,相比切磋套招之时的征北大将军,依旧差了不止以道理计。

    因此,无论在实力还是在气势上,以王二为首的亲卫根本就不是罗刹女的对手,可是王二他们却没有受到罗刹女身上凌厉气势的丝毫影响,反而越战越勇数把大刀挥舞如风纵横交错,一度将罗刹女压制在下风反抗不得。

    杀!杀!杀!

    越战越是兴奋,越战心头底气越足,王二几人满脸狰狞眼神凶光闪烁,一双眼睛迅速变得血红如疯如魔,打得兴起甚至干脆放开身体防御,任由罗刹女手中长剑临身,却是悍不畏死挥刀猛劈意欲同归于??!

    疯子,疯子,一群疯子!

    罗刹女打得心惊胆战后背发冷,尽管一身剑术超绝高妙,每每都能致眼前实力最高不过二流颠峰水准的隋兵于死地,可是一到关键时刻这帮疯子就完全放弃防守,以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让她束手束脚难以发挥全部实力。

    一时间,她竟然心生胆怯,同时更是对眼前数名隋军将士生出丝丝胆寒,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映鼋F枥魉布浣醵热吮仆?,同时还在他们身上划出几道深深血口,原本清脆的声音突然变得尖锐:

    “你们,是幽州军将士!”

    “现在才知道,你敢瞧不起幽州军?”

    王二暴吼,魁梧的身躯硬生生冲入凌厉剑网之中,硬是拼着挨了几剑身上血流如注好似一个血人,可一身凌厉气势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甚之前,手中钢刀带起一阵凌厉气爆,一刀砍下好似要将罗刹女劈成两半一般。

    疯子!

    这是罗刹女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再也没有勇气与王二等人硬拼下去,尽管她心知肚明只要继续耗下去,最后的胜利者铁定是自己。

    王二他们身上的血可不是白流的,一旦流血过度还打得这么猛,只有死路一条。罗刹女更是恨不得他们这帮幽州军却死,可她此时却可耻的胆怯了。

    刷刷刷……

    剑光凌厉挥舞成风,罗刹女手中长剑突然加速,瞬间便将王二凌厉一刀接下,在其他数位亲卫手中钢刀挥舞过来之前,身形如风吹柳絮猛然后跃,不等王二等人反应过来,几个急纵便已消失在远处的山林之中。

    “呼,真是凶险??!”

    直到确定罗刹女确实离开后,刚刚还猛不可挡疯狂之极的王二等人,突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委顿在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互视一眼全都变成了血人,一时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

    “远处那两小子,对,说的就是你们!”

    手脚麻利,互相替同袍将身上伤口简单处理,撒上了征北大将军秘制的外伤良药,王二立即带人将躲在不远处瑟瑟发抖的双龙给围住了。

    “跟我们走一趟,把事情交代清楚!”

    没心思跟两个油嘴滑舌的小混混纠缠,王二大手一挥,这世界气运盖天的双龙,就这么乖乖束手就擒,被幽州军刚才血战的几名将士拿住。

    双龙被吓住了,他们哪见过刚才那样惨烈的血战,王二他们简直就是不要命,浑身浴血就像刚从地狱归来的血人,气息比之来时弱了不知道多少,可是一身气势却是凌厉凶狠到了极点。

    双龙说白了不过只是不入流的小混混而已,哪敢在这帮凶神恶煞的血人面前炸刺,两个人老实得就像乖宝宝一般。

    草草的收拾了一通,王二等人便带着唯二的收获——双龙,打马疾行迅速离开了这处刚刚血战过的无名之地。

    “宇文将军,石某告辞了!”

    就在王二等人离去不久,从旁边的树林里又走出两人,一个个气势沉稳强悍异常,此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微妙紧张,石龙却是不甚在意拱手转身就走,身形如利箭般跟在王二等人身后飞驰而去。

    “幽州精锐,果然名不虚传!”

    宇文化及却是什么表示都无,只脸色平静喃喃自语。

    刚才幽州军数位将士疯狂的战斗方式,也把他给震住了。

    不然,以宇文化及的心高气傲,又如何受得了石龙的牵制,早就不顾一切大打出手。

    可是,王二等人表现出的疯狂跟悍不畏死,却让他一时惊得不轻,自忖就是自己上场,遇上这几个家伙的疯狂之举,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好一个与外(未完待续。)

    PS:  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