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总管府,尉迟胜与宇文化及又凑到一起……

    “什么,那罗刹女在暗中打探石龙的消息?”

    宇文化及大吃一惊,有些不可思议瞪大眼睛,疑惑道:“那高句丽罗刹女,是想要挑战扬州第一高手,还是另有目的?”

    说着说着,语气慢慢便得低沉压抑起来。

    尉迟胜不愧是地头蛇,稍一发动暗中控制的帮会势力,第一时间便发现了高居丽罗刹女的踪迹。

    当然,这也跟罗刹女行事比较高调,并不怎么隐藏身份有关。

    可是宇文化及却感觉很不可思议,要知道为了探知《长生诀》的秘密,杨广可是花费了十来年时间,高句丽罗刹女一外邦来人,凭什么就知道〈长生诀〉在扬州第一高手石龙手里?

    杨广身边有高句丽的密探,还是十分高级的那种?

    高句丽在大隋有强大的情报网,以前也一直在默默追寻〈长生诀〉的下落?

    宇文化及只觉得无尽的荒谬和愤怒,他看不上〈长生诀〉,并不盲目迷信〈长生诀〉是他的心思,可容不得一位外邦女子高手惦记。

    “是啊,那罗刹女很是傲气,也不隐藏行踪一直都在城外打探石龙的隐居之所,这才暴露得这么快!”

    尉迟胜点了点头一脸轻松,可是没过一会便话锋一转,眼中精光闪闪轻笑道:“从那罗刹女无意中透露的口风,我还得知了一个惊人消息,将军想不想知道?”

    “有话就说,别藏着掩着像个娘们!”

    宇文化及可没心情跟着开玩笑,此时他心中正琢磨着怎么教训那罗刹女,顺便从那罗刹女口中套出有用消息。

    宇文阀一直对大位念念不忘,这些年一直都在努力扩充实力,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当初的杨坚那般,直接从杨广手里接过皇帝之位。

    他们努力的方向,是从朝堂以及军队两个方面入手。一边利用宇文阀的强大势力,暗中安插人手进入朝堂中抠,以及处于关键位置的地方官员,比如眼前的扬州总管尉迟胜。

    在军中。宇文阀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觑。

    单单宇文述身处十二卫大将军之中,是整个大隋都赫赫有名的大将,而宇文化及更是禁军总管,杨广的小命都在宇文化及的一念之间。

    可以说,宇文阀距离成功只差一小步。关键的问题是如何顺利接掌天下大权,不因为他们‘牟朝篡位’而引发天下大乱。

    就比如,征北大将军林沙这样的隋帝心腹,一定要在动手之前将之解决,否则以林沙在幽州军的威望和统帅实力,绝对是心腹大患之一。

    这么说吧,宇文化及已经将大隋看作自家囊中之物,容不得外人破坏和搞鬼,但凡触犯了宇文阀的底线,都将迎来宇文阀浪潮般的凶猛报复。

    也是因此。无论是三征高句丽,还是杨广的北巡之旅,宇文阀虽然都不积极,可却也没有在暗中动什么小手脚。

    隋帝杨广北巡被围,天下间除了杨广的心腹着急之外,最着急的可以说是宇文阀,同时突厥也成是宇文阀最为警惕的外族势力。

    同样的,高句丽也是宇文阀仇视的外族势力,一旦宇文阀得了天下,所不得高句丽就得被划入重点打击目标之一。

    宇文阀这是不知晓李阀暗中的布置。虽然隐有所觉却没有确凿证据,否则以宇文阀势大隋为己有的心态,早就跟李阀撕破脸火并了。

    如今听闻高句丽可能在大隋腹地拥有强大的情报网,宇文化及第一时间想的便是如何将之破坏。至于其它念头暂时还没有。

    “听闻,罗刹女手里,好象掌握了杨公宝藏的隐藏所在,以及进入的方法!”

    见宇文化及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样,尉迟胜很是无奈,没了继续卖关子的心情。直接开口说道。

    “什,什么,杨公宝藏?”

    好似一记惊雷在耳边炸响,宇文化及一时被炸得晕头转向脑子混沌一片。

    “没错,就是杨公宝藏!”

    尉迟胜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脸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郑重点头道:“将军你没有听错,正是杨公宝藏的秘密!”

    “这,这怎么可能?”

    宇文化及下意识开口,而后迅速清醒过来一把抓住尉迟胜的胳膊,双目炯炯有神急切道:“尉迟总管,这消息可靠么,你又是如何得知?”

    实在是太吃惊了,所幸多年的高官生涯,让他养成了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气度,尽管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却依旧保持了几分应有的理智。

    杨公宝藏啊,那可是足以左右天下局势的一笔丰厚财富!

    当年杨素造反多年积累,可惜遭遇杨坚和杨广两代隋帝连番围杀,最后死得不明不白,连句遗言都来不及跟儿子杨玄感交代。

    不然杨玄感要是有了杨公宝藏,造反的时候也不会为钱粮所困,杨广想要将之扑灭,可没那么简单。

    只是问题又来了,包括隋帝杨广在内,四大门阀以及各大世家,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放弃追寻杨公宝藏的秘密。

    尽管知晓杨公宝藏就藏在长安城的地下,可谁都没有那个魄力和实力,将人口数百万,号称天下第一雄城的长安彻底毁了,就为了挖掘可能在地下某处的杨公宝藏。

    傻子才会做这样丢了西瓜拣了字码的事儿。

    可是问题又来了,还是那句话,一个外邦的罗刹女,又是如何知晓这么多世家门阀都不知晓的秘密?

    “这个也是巧合,之前林征北带回来的几具试题还记得吧,我手下有人认识他们!”尉迟胜也是一脸疑惑,急忙解释道:“他们不仅是丹阳当地帮会中人,而且还有一层身份,反贼‘漫天王’王须拔的得力手下!”

    “什么狗屁‘漫天王’,还不是被林征北追得像狗一样狼奔逐突?”

    宇文化及满脸不屑,连连撇嘴冷哼出声。

    尉迟胜全当没有听见,继续解释道:“我便派人立即围住王须拔在扬州的据点,据说他手下大将焦邪亲自赶来,就是为了追踪杨公宝藏知情人的下落!”

    “那位知情人,又是高句丽来的罗刹女?”

    宇文化及脸色阴沉似水,喉咙像是冒了火般冷冷接口道。

    “没错!”尉迟胜郑重点头。

    “好好好,好一个罗刹女子,看来我不得不亲自会一会这位了!”

    宇文化及眼中精光暴闪,浑身杀气外泄惊人之极。

    ……

    与此同时,林沙也从石龙口中得到了罗刹女的踪迹。

    他当即将石龙,王二等人一起招来,二话不说直接下令:“王二,此次抓拿罗刹女的行动,有你亲自出马指挥,也算是个不错的锻炼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遵命!”王二眼中兴奋一闪,急忙插手行礼道。

    “石龙,此次你配合王二一起行动,记住我要活的!”

    林沙轻轻点头,转头又冲着一脸恭敬的石龙吩咐道。

    “将军请放心,必不让将军失望!”

    石龙急忙拱手行礼,他此时虽然还没到对林沙盲从的地步,却也对林沙的实力心服口服,这样的‘小事’自然不会驳了林沙的面子。

    ……

    也不知道是不是猪脚光环太甚,没了〈长生诀〉这个烫手山芋在身,寇种与徐子陵这两家伙,依旧在城外与高句丽罗刹女相遇。

    寇仲和徐子陵出身底层惯会察言观色,嘴巴那叫一个甜,一口一个‘神仙姐姐’叫得欢;而罗刹子也不知道带着什么心思,跟双龙第一次会面竟然没有拔剑相向,还言谈甚欢的摸样。

    可惜,这三位都是招祸的祖宗,还没亲热聊上几句,便被一群不速之客打断了话头。

    咻咻咻……

    道道破空声响起,十来位身手矫健之极的好手,在双龙诧异震惊的目光中,二话不说便将他们与那罗刹女围住。

    “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人?”

    寇仲向来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此时依旧有胆气开口嚷嚷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们尽敢胡来,难道不怕惹麻烦上身么?”

    不得不说,活在底层的小混混,对于世面环境的敏感,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甚至普通商贩。

    扬州城最近一段时间的气氛十分古怪,往日里那些耀武扬威的大混混们一个个缩起了脑袋当乌龟,以双龙的活泛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两个小子不要废话,否则老子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十来位气息深沉的好手领头者怒喝出声,好似滚滚惊雷在双龙耳边炸响,直接将两位还没有学会武功的小子给惊得气血翻涌脸色发白,这才满脸阴沉看向一言不发的罗刹女,眼中闪过一丝惊艳沉声道:“罗刹女,识趣的话乖乖束手就擒,免得遭受不必要的苦楚!”

    这厮语气嚣张,一点都没将罗刹女放在眼里。

    这世界上虽然不乏女性高手,但是数量比之男子却是少之又少。加上他们一共有十几位好手,难道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位女子?

    可惜,罗刹女就是不走寻常路。

    迎接他们的,是一片纵横交错耀眼之极的凌厉剑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