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本就匪号‘推山手’,走的又是刚猛霸道的路子,一身功夫全在手掌之上,掌劲也算雄浑凌厉!”

    “搞什么鬼啊,不将自身优势继续发扬光大,争取将掌法练到刚猛之极限,而后突破到刚柔并济之境,你这傻子竟然强行中断这种最适合的前进方向,怪不得一直卡在一流颠峰不得寸进!”

    “你的性格适合学道么,别看你摆出一副虚心向道的摸样,隐居城外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可你怎么不一次性将城里的武馆全部出手,过真正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反而还不清不楚依旧挂着扬州第一高手的虚名,同样也没阻止你那些徒子徒孙拿你的名头耀武扬威?”

    “说白了,舍不得多年打拼的心血,所谓的一心向道简直就是笑话,什么时候道家之士这么热衷于当扬州地下势力的老大不放手了?”

    “本就心不城,根本就与道家清净无为的要求南辕北辙,还想要参悟道门神功《长生诀》,简直是痴心妄想!”

    “想要突破,还是老老实实都刚猛霸道的路子,不要东想西想其它的,你那心性也就只能走一条道儿!”

    “……”

    石龙呆呆傻傻坐在屋子里,脑中耳边全是林沙毫不客气的讥讽嘲笑。

    他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仔细回思自己最近十来年的所作所为,不知不觉间额头已泌出一层细密冷汗。

    错了错了,难道真的全错了么?

    而另一边,王二笑呵呵的跟在林沙身边,也在讨论石龙的事儿。

    “将军,你这是不是说得太狠了点,我看石龙那家伙一副失魂落魄的摸样,好象受了不小打击!”

    林沙轻轻抬眼,淡淡扫了王二一眼没好气道:“你知道个屁,石龙本就走错了路,就得下猛药狠治。不然短时间内哪能见到效果?”

    “乖乖,短时间内见到效果,岂不是说他能一举突破宗师之境?”

    王二闻言咂舌不已,一脸吃惊说道。

    “宗师哪是那么好达到的?”

    林沙嘿嘿冷笑。一脸不以为然,摆手道:“不过是让他走上正确路子,将心性,武功路数以及境界达到一致而已,想要突破到宗师境界还远着呢!”

    见王二一脸吃惊不解。他没好气道:“我既然答应了指点他前进,自然要让他看到确实的效果,不然岂不是让他以为我在诓骗于他?”

    “将军所言甚是!”

    王二闻言先是一呆,而后忍不住拍马道:“石龙那家伙这次真是撞了大运,有将军的亲自指点,实力大进不说宗师可望!”

    “事情哪那么简单,能不能踏足宗师之境,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能不能过得心理这一关,毕竟十来年的坚持一朝尽毁。也不是常人能够接受得了的!”

    摇了摇头,林沙一脸郑重,告戒道:“学武之人,一定怀有勇猛精进之心,行动之时又要秉承如履薄冰之态,稍一不慎便有可能走错路子,这也就是那些有传承的门派所谓的底蕴所在,他们不仅拥有大量高手之前迷津,而且也有典籍翔实记载每一境界的不同,以及所需注意的地方!”

    “受教了。受教了!”

    王二一脸郑重,连连点头应是。

    “你这家伙,老实在家里看门,我出去溜达溜达!”

    林沙轻笑。没好气摆了摆手,招呼了贴身亲卫跟上抬脚就走。

    王二这厮的武功也到了关键时刻,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言,武功之道犹如逆水行舟。想要成为高手就绝不能有后退之念!

    ……

    扬州城内共有五个市集,其中又以面向长江的南门市集最是兴旺,提供各类缮食的档口少说也有数十间,大小不一,乃准备到大江乘船的旅客进早缮的理想地点。

    扬州除了是南方交通的枢纽外,更是自古以来名传天下的烟花胜地,不论腰缠万贯的富商公子,又或以文采风流自命的名士、击剑任侠的浪荡儿,若没有到此一游,就不算是风月场中的好汉。

    所以其况之盛,可以相见。

    南门的缮食档口中,又以老冯的菜肉包子最是有名。加上专管卖包子的老冯小妾贞嫂,生得花容月貌,更成了招徕生意的活招牌。

    林沙带着几名亲卫在繁华热闹的街上游荡一圈,感觉秩序比之初来时好上不少,顿时暗子满意点头,

    既然遇到了大唐世界十分有名的老冯肉包店,竟然没啥见到书中著名女人的兴奋感,但是上去凑个热闹感受一番还是免不了的。

    这是一种情怀,无关利益生死。

    “老板,来五十个大肉包!”

    宋金刚虽然不明白,征北大将军为何屈尊来这么一家肉包店吃饭,不过他还是十分尽职尽责替林沙拉开凳子又擦拭了一遍本就十分干净的桌面,而后在旁边的桌子前一坐,大声吆喝道。

    “来啦来啦,客官这是第一次来吧,不是我老冯胡吹……”

    包子店老板老冯乐得眉开眼笑,亲自提了一大笼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肉包子手脚麻利走了出来,冲着宋金刚连连点头哈腰。

    “哈,没想到这包子的味道还算不错!”

    别看宋金刚一副五大三粗的摸样,其实心细如发伸手就拿了一个大肉包,二话不说张嘴就咬,感觉没什么问题这才冲着林沙暗暗点头。

    林沙无奈,这是规矩,也是身边亲卫的职责,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几名亲卫全是五大三粗的北方大汉,又是练的外门功夫一个个也都是大肚汉,五十个大肉包三下五除二便被分食一空。

    肉包子的味道再美,那也是肉包子。

    林沙细嚼慢咽没有理会身周狼吞虎咽一副几日没吃饭架势的亲卫,眼睛不由自主被包子店门口那位身段婀娜长相秀气颇有少妇风韵的女子吸引。

    这女子虽然粗布衣裳却掩饰不住天生丽质,最吸引人目光的还是那一身温宛通透的气质,婉如江南水乡的细雨朦胧,有一种十分引人目光的美丽。

    当然,林沙可没啥不该有的心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下一刻,林沙眼神微微一凝,缓缓转头看向闹哄哄买包子的人群之中,瞬间锁定了那两个气质不俗的少年!

    “八个菜肉包子,贞嫂你好!“

    贞嫂正忙得香汗淋漓,蓦地人堆里钻了个少年的大头出来,眉开眼吆喝道。

    这厮耸头搭脑,动作滑稽形容猥琐,要不是他的长相非常讨人喜欢,双目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嘴角挂着一丝阳光般的笑意。若非脸带油污,衣衫褴褛,兼之被人打得脸得脸青唇肿,长相实在不俗。

    现在嘛!就教人不大敢恭维了。

    徐子陵!

    林沙心中平静一片,对于突然见到大唐世界的这位猪脚,无喜无悲好似一个正常路人。

    果然不愧是天定猪脚!

    林沙一眼就看穿了这厮的本质,竟然是天生道体,难道后来被称为年轻一代最有学道天赋的家伙!

    忍不住心生感叹,难怪这厮以后的进步速度会那般迅猛,原来根子在这里。

    所谓的天生道体,自然是道门的说法,而按照江湖中的说法就是,天生百脉俱通,武学天赋高得不像话,只需一个契机便能一飞冲天!

    而就在他感叹的当口,徐子陵以及拿着贞嫂奉送的六个包子,犹如泥鳅一般钻出人群,在一排蔬果档前,与另一名矮了他半头的少年相会狼吞虎咽互食肉包。

    林沙打眼一瞧,只见这厮方面大耳,轮廓有种充满男儿气概的强悍味道,神态漫不在乎的,非常引人;眼神深邃灵动,更决不逊于徐子陵,使人感到此子他日定非池中之物。

    又是一个天生道体!

    难怪他们能有机缘习得《长生诀》中武功,就这资质,学什么功夫都快速得很。

    同时,林沙心中也起了疑心,难道说修炼《长生诀》的首要条件,便是得有天生道体,换个说法就是天生百脉俱通?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广成子所在的上古时代,真真可以称得上先天不如狗,宗师满地走。

    而所谓的十二金仙,全都是资质逆天之辈。

    广成子作为十二金仙之首,其资质更是惊人之极,这样的家伙所创神功,想都不用想对资质要求极高。

    这是可惜了,现在可没有《长生诀》让他们一步登天,这两位天定猪脚不知道还有没有崛起的希望?

    轻轻一笑,两位猪脚的出现,没有引起他的丝毫心绪波动。

    他也没有生出什么好奇之心,又或者什么爱才之念,就好象路人一般见过就算。

    这两家伙,全都是不折不扣的白眼狼,而且一心想要加入义军干一番大事,出将入相心气儿高得很,林沙不认为自己巴巴上前招揽会有什么好结果。

    也罢,反正他还要在扬州待上很长一段时间,起码隋帝杨广抵达扬州之前,他是不用指望能够离开返回幽州了。

    正好可以看看,没了《长生诀》,这两位猪脚还能有什么际遇?

    至于所谓的少帅军,又或者以后争霸天下的强劲敌手,林沙真是不屑一顾,就这两心志不坚的家伙,就算他们后来的鼎盛颠峰之时,林沙都有信心以一挑二,让这两位没脸,更不说现在还是落魄之时了,痛打落水狗也得他俩有本事成为那落水之狗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