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城的地下世界突现地震……

    早已隐居城外数年的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突然出山,重整手下的武场和武馆,以强横之势弹压整个扬州地下世界。

    一时间,扬州地下世界气氛紧张火药味十足,‘推山手’石龙以一己之力震慑宵小,使得扬州地下世界的秩序为之一震,表现出来的就是扬州市面上的秩序跟着大有好转。

    与此同时,石龙发动门下徒子徒孙以及扬州地下世界的力量,暗中配合新近赶到扬州的幽州军斥候,大力搜索神龙见尾不见首的高句丽罗刹女!

    ……

    “混蛋,没想要林征北还有这么一手!”

    扬州总管府,宇文化及一张俊脸满是阴郁,一对剑眉紧紧皱在一起,脚下不停来回走动,显然心情极是烦躁。

    “没想到石龙竟然投靠了林征北,咱们后续的安排不好下手了??!”

    扬州总管尉迟胜也紧皱眉头,他也没想到征北大将军林沙,会出手将几乎必死的石龙收归旗下。

    “好手段,当真好手段!”

    宇文化及连连冷笑,浑身杀气外露,恨恨道:“可惜那****身上有伤,否则直接毙了石龙那祸害,省得现在跳出来碍眼!”

    “宇文将军,你与石龙有过交手,其实力到底如何?”

    尉迟胜脸色凝重,回头冲着宇文化及缓声问道。

    “一流颠峰,比我只差上一线而已,是个棘手角色!”

    宇文化及心气不顺,大手一挥无奈道:“他那一身‘推山掌’确实厉害,一旦发出掌劲犹如排山倒海连绵不绝,一不小心就得吃大亏!”

    其实这话也只是往脸上贴金,他其实很清楚自身实力虽然比石龙强上一线,但是真的拼命战斗的话,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有没有机会暗中将他做掉?”

    尉迟胜脸色阴霾,满眼杀机沉声道:“我手头也有数十好手。只要计划得当也不是没有可能一击而中!”

    他担任扬州总管之时,石龙已经隐居城外,两人之间基本上没有联系,都只是‘久闻’其名而已。此时突然遇到这样的情况,尉迟胜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下手。

    主要是,林沙拉拢石龙的速度太快!

    他也是个武者,知晓一流颠峰高手要是不肯低头的话,就算林沙手段再厉害。也没法让石龙低头。

    而像石龙这样的高手一旦低头服输,就不会轻易背叛,这也是他没有提及暗中拉拢的原因,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可是,他之前才跟宇文化及商量好了,策动城中帮会势力闹上一闹,将林沙的吸引力全部拉过去,最好将他引到城外。

    如此一来,他们暗中的布置就不会有提前暴露的危险。

    毕竟是针对隋帝杨广的大阴谋,甚至可以说颠覆大隋朝的布置。小心一点无大错,他可不想在即将胜利的关键时刻掉链子。

    所以,石龙这个扬州地下势力的王者,对扬州情况熟悉之极的地头蛇,在他们的计划开展之前就必须死掉!

    可,想要杀石龙也不是那么简单!

    不说此时石龙投靠了征北大将军,这几日一直都住在征北大将军的临时官邸,想要机会动手十分困难。

    而且这厮还是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之名可不是开玩笑的,威名震慑扬州地下世界数十载。一身武功也不是简单数人便能轻易解决。

    要是惊动了征北大将军林沙,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从宇文化及身上便可知晓一二,这位林征北可不是个善茬,出手狠辣毫不留情。而且实力强大几乎无所顾忌。

    不然,堂堂宇文阀年轻一辈第一人,此时已是隋帝杨广身边禁军总管的宇文化及,也不会对其那般忌惮。

    连续两次伤在那厮手上,宇文化及除了脸色越发阴郁,私下里狠狠咒骂一通之外。连个反击动作都没勇气做出。

    这是何等的威慑霸气?

    从宇文化及透露的一星半点口风可知,真要是与征北大将军林沙彻底撕破脸,估计这位宇文大将军第一时间不是想着如何对付,而是如何逃出性命……

    他的武功层次还是太低了些,不知晓宗师高手,甚至宗师颠峰高手的可怕之处,宇文化及不是怕了林沙,只是不想做无谓的牺牲而已。

    “还是省省吧!”

    宇文化及冷笑摇头,目光森冷不带丝毫感情,冷然道:“我身边的高手都被幽州军斥候严密监视,根本就没法摆脱这些家伙的追踪,要是提前露了马脚可就不太妙了!”

    “要不如,咱们直接以官面上的身份,直接给杨广上书告一状?”

    见宇文化及不想暗中出手,尉迟胜自然也不会傻到独自一人蛮干,此路不通脑子一转又想到了一招,激动道:“只要咱们想办法将林征北掉走,任他本事再大对咱们的计划也没什么影响!”

    “这主意更馊!”

    宇文化及毫不客气泼冷水道:“杨广派林征北到江都,为的还不是替他前来江都打好前站,同时也是?;に陌踩?!”

    说着,嘴角挂上一丝不屑冷笑:“林征北的实力强得很,有如此高手护卫左右,杨广才能安心南下!”

    “林征北在杨广心中,竟有那么大分量,连安危都托于一人之手?”

    尉迟胜满脸震惊,大觉不可思议。

    “有什么好奇怪的!”

    宇文化及冷哼出声,没好气道:“之前杨广在雁门关被围,就林征北出手最快,独率五万幽州铁骑北上,一路连战连捷打得突厥大军狼狈不堪!”

    见尉迟胜一脸震惊,宇文化及摇了摇头一脸郁闷:“不仅如此,这巳屡屡身先士卒作为大军的先锋箭头,每每冲杀在前替身后大部队打开缺口,实是勇冠三军的猛将!”

    说着,他左右望了眼刻意压低了声音,缓声道:“听闻,突厥可汗始毕,为了对付他请来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还有魔门高手‘天君’席应,专门对付这厮,结果却是大败亏输差点没丢了小命!”

    “曲傲?席应?”

    尉迟胜满心震动,脸上全是难以置信之色,喃喃道:“他们俩,可都是闻名已久的宗师级高手??!”

    “没错,他们俩都是宗师高手!”

    宇文化及眼中闪过一道炽热,以及毫不掩饰的羡慕之色,冷笑道:“可笑始毕那厮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代价,请来两位宗师高手坐镇,最后依旧落得个狼狈而逃的凄惨下??!”

    “看来,我小瞧了天下英雄!”

    尉迟胜好不容易才勉强压下心头悸动,待心情稍微平缓过来脑子立刻高速运转,缓声道:“咱们不能跟林沙正面冲突,那可如何是好?”

    “听闻……”

    宇文化及眼中精光闪烁,一副胸有成竹的摸样,冷笑道:“林征北这厮,正暗中搜索一位高句丽来的女子,咱们不妨在这上头做一做文章!”

    “你的意思是?”尉迟胜眼睛一亮,满是期待道。

    “没错,咱们也要参合一脚,把水搅得越浑越好!”

    宇文化及满脸冷笑,眼中闪烁莫名神采。

    ……

    亢龙有悔!

    神龙摆尾!

    震惊百里!

    见龙在田!

    潜龙勿用!

    ……

    扬州城内,幽州军临时驻地小校场。

    林沙满脸轻松,一式接着一式将降龙十八掌全部演练一遍。

    气劲呼啸狂风大作,轰隆轰隆的震耳气爆连绵炸响,声势简直骇人之极。

    站在对面,承受着一式接一式凶猛的降龙掌法劲力,石龙骇然色变高大的身躯摇摇晃晃立足不稳,好似狂风暴雨中大海里的一叶孤舟,随着风浪起舞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石破天惊,开山裂石,掌震山岳……

    石龙号称扬州第一高手,名头响彻数十载依旧不坠,其自是有一手震慑群雄的凌厉武功。

    他号称‘推山手’,其一身掌上功夫自是非同凡响,一旦运使开来气劲澎湃连绵不绝,一掌接着一掌雄浑霸道,勉强在降龙掌的掌劲大浪之中维持身形。

    “不够不够,你这一手掌力倒是有些名堂,可惜力道不够??!”

    林沙身形如山挺立,抬脚踏步缓缓而行,每前进一步就是一式降龙掌法拍出,身前气浪滚滚山呼海啸般奔涌澎湃,对相隔足有丈许距离苦苦支撑的石龙,造成极强的掌力压迫,

    石龙只觉狂风如刀刮得他脸颊生疼,体内先天真气速度已运转到了极限,一双铁掌连环拍出气劲滚滚声势惊人,却是只能在林沙制造的滚滚掌力旋涡中勉强保持身体平衡。

    心中可不想脸上那般平静,早已掀起惊涛骇浪,尽管早已知晓自己与眼前的征北大将军之间,武功之上有着巨大差距,但他怎么也没料到差距竟然大到了这种程度。

    完全就是一边倒的虐打!

    盛名之下无虚士!

    征北大将军林沙果然厉害,尤其他这一套掌法更是凶猛霸道到了极点,几乎让他又独木难支,几不可敌的颓败感。

    可是,他石龙也不是好欺负的!

    狠一咬牙,石龙眼中精光暴闪,迎着扑面而至的滚滚霸道掌力,身子一挺竟婴生生泥向前行,可还没等他将这口气憋足,便觉胸口一震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倒飞出去,京师没有察觉到林沙何时已然临身……(未完待续。)

    PS:  不好意思,晚了一个小时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