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找到那高句丽罗刹女的踪迹没?”

    出得练功的静室,林沙直接找来亲卫统领王二,凝声询问。

    “还没!”

    王二一脸惭愧,摇了摇头低声道:“实在缺少线索,只能以重点布控拉网搜索为主,这需要不短时间!”

    “不用着急,慢慢来。咱们毕竟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不熟悉!”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嘴角微弯露出满满的冷意,叮嘱道:“小心那罗刹女的武功已至一流,不比那位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差!”

    说着,他话语一顿,缓声道:“发现了她的踪迹后以跟踪为主,不要跟她硬碰硬,无谓的损失人手可不是我想要的!”

    “放心把将军!”

    王二郑重点头,轻笑道:“出去寻找的都是军中斥候,一个个比猴子还精,肯定不会出了差错!”

    嘴里如是表态,暗地里却是擦了把冷汗,他确实有叫人强行对付那高句丽罗刹女的意思,幸好林沙提醒得及时,否则跟来的军中斥候铁定得有不小伤亡。

    “对了,石龙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林沙也没纠缠这些,话锋一转问起了石龙的情况。

    “踏入先天的一流高手,生命力之顽强和自我疗伤能力之强悍,将军您又不是不知道!”说起这个,王二满脸感叹羡慕道:“经过一天一夜的缓和,这家伙此时已经缓过神来,恢复了正常的行动能力!”

    “那就,把他叫过来吧!”

    轻轻点了点头,林沙直接吩咐道,待王二转身离去之时,不忘提点一句:“不要懈怠,多多积累厚积薄发,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你也能一举突破先天境界。不让让我失望!”

    王二身子一颤,顿了顿语气坚定道:“放心吧将军,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着,大步流星出了花厅。心中却是一片火热。

    手下的实力,还是远远不够??!

    看着王二离开的背影,林沙暗暗叹了口气。

    五千幽州骑兵倒是威风凛凛,放眼整个江南都是让人不可小觑的实力。

    可这只能作为威慑之用,平时更需要的却是武力高强的好手。

    而这。正是幽州军最大的短板。

    林沙虽然是大宗师一流,可惜手下却是没有一位宗师。

    就连一流高手,也只是那么小猫三两只,完全不够看。

    像是王二这样的心腹亲卫统领,也只是区区的准一流实力,想要踏足一流不难,可是想突破先天却不容易。

    他可不是两位气运灌顶的猪脚,修炼速度飞快的副作用极其明显,那就是没有从底层一步一步爬起来的经历,底蕴和积累都严重不足。想要再进一步可不容易。

    尽管王二修习了带有内功心法的铁布衫神功,又有林沙时不时赏赐的丹药提升功力,短短一年时间便从一位颇有勇力的壮汉,变成了现在的准一流好手。

    可是他的潜力,短时间内却是无法再度提升。

    想要更进一步,在这个奇妙的高武世界也不是没有办法,一则可以通过感悟自我升华,就好象林沙时不时就有所触动,特别是唐诗宋词应景之时,刚从心中冒出身体便有所反应。每每都让他有种灵魂受到的舒爽。

    可惜的是,王二大字不识几个,要不是最近一年多时间,随着官位提升林沙对他的要求一提再提。这厮不得不硬着头皮拿起书本学习,可要达到吟诗作赋的水平,还是那种极有灵气的诗词估计这辈子都不用指望。

    还有一种快速提升境界的手段,那就是在生死磨砺中突破。

    这才是王二最好的选择,在这髓末乱世,跟着林沙这位征北大将军。幽州,河北隋军第一人,王二永远都不愁没有血战的机会。

    关键是,林沙肯不肯放他离开亲卫营,放到一线部队统兵征战。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既然已经做出了争霸天下的决定,手下实力越强自是越好,而且林沙也有大力培养王二等心腹将领的打算和具体执行计划。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下他还是先想着怎么将石龙这厮收拢过来。

    没错,他看上石龙了!

    不仅因为这厮是老牌的一流高手,实力比之宇文阀年轻一代四大高手之首的宇文化及不相上下,而且这厮身上没有任何势力的印记,又统治了扬州地下世界长达数十年!

    无论武力,能力还是其它方面,石龙都堪称出色。

    要不是在小说中,这位开场便挂,在随后的天下风云动荡之中,肯定也该有他的一席之地。

    能在扬州这等江南第一繁华都市,立稳脚跟并且还能稳坐地下世界老大头把交椅数十年,这能力之强让人感叹。

    而且石龙这厮颇有一颗慕道之心,年纪一大把了还是单身狗一只,不是做做样子而是真正对女色表现得清心寡欲。

    这次石龙被俘,宇文化及才是他最为痛恨的对象,这就给了林沙可趁之机。

    ……

    “征北大将军,你找我有何事?”

    林沙这边还在琢磨石龙的事情,那边满脸苍白的石龙,已经在两名彪壮大汉的亲自押解下,脚步虚浮的走了过来。

    尽管此时状态差到极点,但石龙依旧挺直了腰背,一双锐目直视林沙,沙哑着嗓门毫不客气冷哼道。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身死,包括城里的所有道场全部关门,还有你那些徒子徒孙也的在号子里待上一阵!”

    林沙也是快人快语,伸出食指平静说道。

    “你卑鄙!”

    石龙气得浑身颤抖,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瞪圆一双怒目冲着林沙怒吼咆哮:“有本事冲着我来!”

    “好担当,好骨气!”

    林沙赞叹一声,摇了摇头一脸冷酷:“这是不可能的,石龙你自己心中清楚,得罪的可不仅仅只是区区一位宇文化及,还有洛阳皇宫里的隋帝!”

    “无道昏君而已,人人得而诛之!”

    石龙一双眼珠子布满恐怖血丝,满脸惨然愤恨道:“要不是那昏君,如今天下也不会纷乱……”

    啪!

    一记响亮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林沙缓缓收回巴掌,没理会石龙愤恨欲狂的目光,轻声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想来石龙你应该十分清楚!”

    说着,脸色一肃两眼射出两道锐利精芒,好似刀子似的直捅石龙心窝,冷哼道:“你自己想死也就罢了,还如此疯狂的想拖着手下的徒子徒孙一同下地狱,果然不愧是扬州城地下世界多年的霸主,对自己人都这么狠!”

    “你胡说!”

    石龙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苍白的脸上也难得的浮起两酡晕红,左脸上五到清晰手指印格外现眼,双眼喷火气喘如牛显然气到了极点。

    “给你另一个选择,向我投诚,不仅可以保你一命,而且你手下的武馆和道场,还有那些徒子徒孙都不用受到此次事件的影响!”

    没有理会石龙疯子般的挣扎咆哮,林沙轻轻一笑缓声说道。

    “你做梦!”

    石龙满脸狂怒,想也没想大声怒喝。

    “是不是做梦,等会你就知道了!”

    林沙眼神一冷,浑身气质大变,一股接着一股凝练几乎形成实质的凛冽杀气,如狂涛巨浪般瞬间将石龙掩盖。

    尸山血海,残肢断臂,冲天的煞气,惨烈的厮杀,残破的军旗,以及化身野兽的厮杀军士……

    只一瞬间,身体刚刚恢复,体内真气全部被封的石龙,几乎毫无反抗之力陷入修罗地狱般的幻境之中。

    浓郁扑鼻的血腥味,让见惯生死的他都忍不住胃里泛酸连连作呕。

    前后左右,垒得高高的残缺尸体,让心志坚定的他忍不住心神晃动。

    惨烈的喊杀以及疯狂的战斗,让他几乎心神陷落不可自拔。

    “醒醒!”

    就在他心神即将彻底失守,陷入修罗地狱般的幻境中不可自拔之时,突然一声惊雷般冷喝在心中炸响,顿时清醒过来一头冷汗。

    “怎么样,本将军的实力如何?”

    林沙咧嘴做了个轻笑动作,可是看在石龙眼中却好似恶鬼一般惊悚。

    他此时满头冷汗,双眼惊恐万状,身子瑟瑟发抖好似经历了极大恐吓,嘴唇干裂喉咙冒火,鼻间隐约还能闻到刺激之极的冲天血腥,胃里一阵翻腾满脸虚弱,摇了摇头本想强硬一番最后还是低下脑袋闷声道:“深不可测!”

    石龙心中雪亮,刚才要不是林沙及时提醒,他的心神彻底沉沦于幻境中的尸山血海之时,就是他彻底堕落之际。

    他以后将留下磨灭不去的心理阴影,武功更是难以再进半步,能不能保持现有水准都两说得很。

    从这方面的角度而言,他很感激林沙的手下留情,可是……

    “以本将军的实力,指点你成功踏足宗师境界,不费吹灰之力!”

    林沙浅浅一笑,神色间说不出的轻松自然,好象指点石龙踏足宗师境界,不过小菜一碟的事儿,根本就不需怎么放在心上。

    一双冷历目光直视石龙那不可思议的眼神,林沙轻笑道:“怎么样,这是投靠本将军最直接,也是对你而言最大的好处吧……”(未完待续。)

    PS:  凌晨两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