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林沙猛然睁眼,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

    脸色泛青,额头冷汗隐隐,刚才体内真气暴乱的景象历历在目。

    果然,《长生诀》不是那么好练的!

    就在刚才,他没忍住心头好奇,尝试着修炼了《长生诀》书册那七副运功路线中的一副。

    小心起见,他以对体内真气绝强的掌握力,从中丹田精气海中抽取一丝先天北冥真气,而后以心神引导缓慢运转。

    就是如此小心翼翼,可是那几条真气运行路线就好似有魔力般,不管运行真气多寡,一旦有真气顺势运转,身体和心理两方面立即出现强烈反应。

    身体忽冷忽惹忽痒忽痛,心中杂念丛生思绪繁杂,各种情绪突然冲入脑海捣乱,就是以他对身体的超强控制力,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只能缴械投降。

    结果,他连试了七次,将《长生诀》书册上所画的真气运行图,一一实验了一番全部以失败告终。

    所幸,每次运转的真气量稀少,引发的身体和心理双重负面影响不大,只要他从入定状态清醒瞬间便可恢复,只是《长生诀》的尝试性修炼也就彻底失败了。

    “真是麻烦??!”

    一连失败七次,林沙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心情。

    《长生诀》不愧是四大奇书中,只比《战神图录》稍微出名一点的神功绝学,不是那么好参悟的。

    林沙倒是没有气馁的意思,武功境界到了他这份上,《长生诀》不过是作为一种参考手段而已,有固然欣喜没有也不会感觉失落。

    反倒是获得此书的前辈高手的心得体会,以及对道家典籍术语的解释,让他受益良多。

    眼下才是隋末,除了石龙这个大苦逼之外,其余有幸得到《长生诀》的好手,又有勇气和自信在《长生诀》书册中写下自己的心得体会之辈。无不是两晋南北朝知名的道家之士。

    这些家伙的境界修为之高,简直骇人听闻。

    葛洪!

    许逊!

    萨守坚!

    在《长生诀》书册上留下墨宝的,赫然便有道门四大天师中的三位。

    这三位的精神境界之高,就是眼下的林沙都感觉只能望其项背。实是到了天人合一阳神虚空外游之境。

    而且他们三位对《长生诀》精要的注解,不仅仅只是阐述自身的心得体会,其中还包含了他们对‘道’的各种感悟和理解。

    这些,对林沙修行的借鉴作用极大!

    如果再结合三位天师的所创道学著作,能够得到的收获更大!

    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中自有千钟栗!

    书中车马多如簇!

    心中一动。微微一笑林沙涌起莫名感叹。

    此行最大目的《长生诀》已经到手,林沙除了亲自掌握自己琢磨一番后,当然没忘了给远在洛阳,翘首以盼的隋帝杨广报告好消息。

    以杨广的状态,想要弄清楚《长生诀》的秘密,简直就是笑话。

    就算他召集天下有智之士一同破解书上甲骨文奥妙,估计以天下此时的动荡局面,他也没那机会活到有成之日。

    想到这儿,他突然心中一动。

    又亲自动笔,给有一面之缘的终南山楼观道掌事歧晖去了封信。将自己得到《长生诀》的事儿说了一下,邀请他偕同有空闲时间的‘田谷十老’,速速赶来扬州一会,共同参悟《长生诀》中的奥秘!

    ……

    林沙这边,亲身尝试体验了一把《长生诀》的神奇,同时又向隋帝杨广告捷,还不忘邀请楼观道的道长前来扬州参悟《长生诀》奥秘。

    而宇文化及那头,也加快了暗中的布置动作。

    追查并得到《长生诀》,虽说是他名义上的主要任务,其实他心中以及宇文阀内部。却另有重任在身。

    此时,刚刚恢复了气色的宇文化及,便悄无声息来到扬州总管府,于总管府内院书房与扬州总管尉迟胜密议。

    谁也不知晓。扬州总管尉迟胜,是宇文阀暗中的人手。

    在杨坚建立大隋朝前,尉迟胜乃北周大臣,后来杨坚在周宣帝宇文赟病逝后,勾结内史上大夫郑译和御正大夫刘昉,以继位的宇文单年幼为由。矫诏引杨坚入朝掌政。一年后,杨坚便迫静帝退位,自立为帝。

    北周的宇文姓的天下,从此由杨姓替代。

    也正是杨坚的手段太上不得台面,明明手握重兵却没胆子逼宫造反,反而利用自家女儿杨丽华作为皇后之一的便利,不断的给好色的周皇送美女,生生将一个刚及弱冠之年的周皇给弄得精尽人亡,这才像是捡了大便宜般得了大位。

    如此龌龊手段,天下英雄谁能看得入眼?

    这也是杨氏大隋最大的隐患,因为得国手段不正,又没有经历铁与血的磨砺,使得北周一干遗老遗少全部保留下来,甚至还在朝堂上占据不小势力!

    本应该在改朝换代的过程中,被屠个精光的宇文氏,不仅大致完好的保存下来,甚至在杨广手下一度达到了四大门阀之一的高度,轻而易举便能影响天下以及朝堂局势!

    杨坚虽当上皇帝,可是宇文氏作为上代皇族势力根深蒂固,未能把宇文斗阀连根拔起,到儿子杨广当上皇帝,宇文姓再次强大起来。

    严格来说,宇文姓虽看似忠心侍隋,其实只把仇恨埋在内心深处罢了。

    宇文阀的势力到了眼下这个地步,想要更进一层的话,便是改朝换代重新成为天下的执掌家族。

    而宇文阀上下确实有这个想法,怪只能怪杨坚当初的手段太卑劣下作,宇文阀自觉败得太过窝囊,自然寻求再一次成为天下第一家的机会。

    更别说,杨坚攫取帝位后,分别有三位支持北周宇文家的大臣起兵作乱,他们就是相州总管尉迟周,郑州总管司马消难及益州总管王谦。这批人不是与宇文家有亲戚关系,就是忠于北周王室。其中的尉迟周,正是尉迟胜的堂叔,由此已可见两人的关系密切。

    故而两人说起密话,一点顾忌都没有。

    “你身体如何,没什么大碍吧?”

    尉迟胜满脸担忧,看向宇文化及的目光中满是关切。

    能做到扬州总管这个位置,尉迟胜也是有一身好功夫在身,实力达到了一流水准,虽然还未突破先天,但是感应气机这样的手段还是有的。

    宇文化及眼下虽然气色如常,可是气机却很不稳定,一会强一会弱的,尉迟胜哪能看不出其身体虚实?

    “没事,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宇文化及眼中闪过一丝难堪,摇了摇头一脸平静笑道:“那林征北不敢对某如何,最多也就是小小伤害一把而已!”

    “这厮着实可恶!”

    尉迟胜脸上狰狞一闪,怒道:“太过不将宇文阀看在眼里!”

    “呵呵,不怕你笑话这家伙还真没将宇文家看在眼里!”

    自己人跟前,宇文化及也没隐瞒什么,简单将林沙与宇文阀一干核心高层之间的恶劣关系述说一遍,最后苦笑道:“不仅是我们几兄弟,就连我父亲都在这家伙手里吃了大亏!”

    “林征北有这么厉害?”

    尉迟胜小吃一惊,满脸不可思议惊问:“大将军可是有宗师实力的高手,也不是这位林征北的对手?”

    “呵呵……”

    宇文化及苦笑摇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今《长生诀》已经寻到,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事?”

    尉迟胜脸色一阵细微变幻,话锋一转岔开了话题,说起了眼下最为重要的事务:“想必幽州军报信的使者,此时已经出发了吧!”

    在心中,却是将对林沙的戒备,自动抬升了几个阶层。

    一位宗师级别高手,足以让他们的计划出现意料之外的巨大变故,不得不小心对待。

    “哼,要不是《长生诀》在林沙那厮手里,某非得请人作假翻译其中内容,直接让杨广这厮练死!”

    宇文化及满脸阴郁,恨恨说道。

    “用不着如此,杨广也坐不稳江山了!”

    尉迟胜冷笑:“眼下天下遍地硝烟,杨广自己作死连连损失手头力量,同时还将自己的名声进一步搞臭,就算不用咱们动手也坚持不了几年!”

    “所以,咱们必须尽快动起来,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不能让外人捡了便宜去!”

    宇文化及眼中精光闪烁,满脸兴奋低沉着嗓门道。

    “动作太大,会不会引起林征北的关注?”

    尉迟胜却是有些迟疑,苦笑道:“之前某并未将林征北看在眼里,可是现在看来……”

    “这厮确实是个麻烦!”

    宇文化及眉头一皱,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脸色狰狞一闪而逝,冷哼道:“必须想给法子,将这碍眼的家伙调离扬州,不然咱们处处束手束脚,哪能做成什么大事?”

    “将军有什么具体计划,有没有某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尉迟胜也没客气,直接问道。

    “哼,林征北那厮最是爱多管闲事,找个机会让扬州地面上的帮会闹上一闹,这厮自然会主动承揽责任,到时候咱们便可放开手脚布置!”宇文化及一脸阴冷沉沉笑道……(未完待续。)

    PS:  我草,每次有大推荐的时候总出问题,不是网络断了就是电脑怀了,真心郁闷,不说了继续码字,能码多少是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