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城外发现发现有高手战斗过的痕迹!”

    刚从石龙隐居的小院子出来,便有幽州军的斥候急匆匆来报。

    “是什么人?”

    眉头一挑,林沙脸色平静凝声问道。

    自从到了扬州之后,手下五千幽州军便立即分散至扬州城外各处军营。

    同时侦骑四出,将周围二十里范围内的所有情况,都掌控在手。

    林沙从来都没有被动接受的习惯,有条件的话一定要将所有状况都彻底掌控,不希望出现控制不住的情况。

    幽州军如此作为,也引起江都郡守府的关注,不由自主加派了衙役和民壮,对扬州城以及周边地区的治安管理。

    整个扬州城的地下势力都知晓,帝都来了大人物,最近都得缩起脑袋小心行事。特别是当幽州侦骑下狠手,直接亮刀子杀了几波为非作歹的帮会分子后,扬州城周边地区的治安状况一时大好。

    不要说帮会仇杀,就连平日里帮会成员最喜的吃拿卡要,这段时间都少了许多??墒窍衷谕蝗惶庞懈呤衷诔峭庹蕉?,由不得林沙不多想一二。

    “根据扬州府衙的衙役所言,一伙好似丹阳那边过来的江湖好手!”

    报信军士恭敬回答:“至于另一波,根据我们几个仔细探察,却是只有一人!”

    “丹阳那边的帮会好手?”

    眉头一挑,林沙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转头问道:“有没有跟城里的帮会询问,丹阳的帮会好手怎么会出现在扬州?”

    “府衙的衙役已经出面问过了,石龙武场还是好几家武馆的人都说不清楚!”

    报信军士一脸为难,很是尴尬道:“另外几个帮派也派出人手一起探察,都表示没有见过那几位死去的丹阳帮会好手!”

    “丹阳帮会死了人?”

    林沙很是诧异,不是说他们来了不少好手么?

    “确实如此!”

    报信军士一脸尴尬,解释道:“侦骑刚开始并未听到动静,他们是被浓郁的血腥味吸引过去的。过去后发现了好几具尸体,看他们身上的穿着打扮,全是丹阳那边的帮会好手!”

    抽了抽嘴角,这时代帮会发展都这么高级了么?

    竟然都有了统一的制服?;褂型骋恢剖降奈淦?,真是了不得啊。

    “怎么又看出他们的身手不弱?”

    没有在这方面多做探究,林沙话锋一转好奇问道。

    “从尸体的体貌特征,还有他们受伤的老茧看出来的!”

    说到这儿,报信军士刻意压低了声音。悄声道:“将军,死去的足有六人,根据我们几个的仔细探察,其中有四位三流好手,两位一流好手,都是一击而中手段干净利落!”

    “哦,扬州城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好手?”

    心中一动,林沙回头望了眼像摊软泥被亲卫控制住的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目光瞬间变得冷厉如刀,沉吟道:“带某去看看情况!”

    不要说林沙。就是身受重创一副有气无力摸样,气息微弱狼狈之极的‘推山手’石龙,都忍不住好奇的抬了抬眼。

    扬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闹了?

    ……

    扬州城外一座不起眼的破庙,一行军士官差打扮的汉子将破庙围了个水泄不通,气氛紧张而又沉闷。

    “弈剑术!”

    缓缓起身,林沙面沉似水浑身冷气凛然。

    扫了眼地上整齐躺着的六具尸体,眼中闪过道道凌厉光芒,他没想到会在扬州城外见到弈剑术。

    “真是好得很,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到扬州来了!”

    心头杀机汹涌。对敢来大隋境内撒野的高句丽剑手起了必杀之心。

    同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大唐一书开篇的情节,那两位猪脚认贼做母的一段,顿时恍然大悟又疑惑不解。

    一个高句丽剑手。尽管是弈剑大师傅采林的弟子,又是如何知晓杨公宝藏的详细信息的?

    而杨公宝藏明明在长安,她又为何跑来江南招摇的?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正在周围警戒巡逻的衙役以及幽州军军士,不知为何突然心中一寒,一股冷气直从腰间顺着脊椎而上。直达头顶天灵盖。

    硬生生打了个哆嗦,感觉身上一阵阴冷发寒。

    这是怎么了?

    “把这些尸体都带上,咱们回去!”

    就在这时,林沙沉肃的声音传入耳中,将一干军士和衙役从莫名其妙的惶恐之中惊醒,忙不迭忙碌起来。

    林沙算是看出来,这几位挂掉的所谓丹阳帮会好手,也不甚简单啊。

    从他们的体形,以及其它一些方面的特征,林沙可以确定这些家伙都是北方一带的武者!

    这下子,事情就十分有趣了。

    一个高句丽罗刹女,一帮批着丹阳帮会外皮,实则是北方好手的家伙,难道他们是为了杨公宝藏才起的冲突?

    不管如何,扬州城却是不能乱!

    ……

    回到城里,林沙谢绝了江都一干官员的热情邀请,直接返回临时居所。

    吩咐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许打扰他。

    同时又处理了一两件营中急务,林沙便安然返回居所练功房,从怀里取出《长生诀》秘籍,慢慢翻开仔细阅览。

    那些密密麻麻的甲骨文,确实让人头疼。

    对照前辈高人的翻译和注解,短短三千多字晦涩难懂,又有许多互有冲突之处,让人见之一时摸不着头脑。

    果然,阐教十二金仙之首创出的神功,不是那么好理解的。

    带着轻松的心态,一页一页仔细浏览前辈高人的心得体会,不将这些与《长生诀》晦涩难懂的文字联系,反而将他们与道家一些理论相结合,如此一来倒是颇有收获。

    以他的理解,广成子时代的道门,与两汉之后的道门,几乎可以说完全是两回事。

    而用两汉之后比较系统完善,又分支理论众多的道门思维,来理解推测广成子所创的道门神功,怎么都感觉不靠谱啊。

    传闻上古之时,人类的生存环境恶劣之极!

    自然灾害,猛禽凶兽,恶植毒虫,简直处处?;笔毙紫?。

    而上古之时的人族皇者,却是不畏艰险披荆斩棘,战天斗地以大无畏心态,迎接恶劣之极的环境,将弱小的人类从险恶的环境中硬生生拉出,并成为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主角。

    其中的凶险和艰难,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而道者作为人类的护法一流,经历的却是真正的尸山血海,手上沾染鲜血无数,凭着一颗大无畏之心,不仅成功护卫人类成为世界主角,而且还从血腥的厮杀过程中,完善了自身的道并且最后成功得道。

    所谓,上古道者不惧血腥!

    可是现在的道门之士,完全是以清净无为,以及出世避居为主要的修炼手段,跟上古之时战天斗地的道者,差别何止以万里计?

    所以,林沙觉得要想理解《长生诀》的内容,就不能以此时道门的思维方式,甚至此时武功的修炼方式去理解。

    一部神功,如果只是理解其字面意思,为了搞懂这些莫名其妙让人眼花缭乱的甲骨文,而放弃琢磨创功者的思维以及思想理论的话,就算能够成功的学得神功,最后所得也不过皮毛而已。

    假设,《长生诀》真如传闻那般,乃是黄帝之师广成子所创的话,那么广成子创功的目的为何,又是在何种情况之下创出此功,当时他的心理状况是怎样的,此时他的武功境界又达到了何种程度?

    同时,还要考虑到他创功的真实原由,是自己修炼还是教给徒弟,又或者是不是特意为黄帝所创?

    而黄帝那时的情况又是如何,是不是正跟蚩尤大战落入下风?

    又或者黄帝在与蚩尤的战斗中,逐渐取得优势开始有心思处理其它事务?

    有没有可能,广成子创此功之时,黄帝已彻底击败蚩尤,成是真正的人族共主,野心膨胀想求得长生?

    反正想要真正学得《长生诀》,林沙认为所需要弄清楚的情况实在太多。

    而且黄帝也是华夏历史上的神人,不仅仅只是三皇之一那么简单。

    话说,据他了解,四大奇书之中,《战神图录》最为神秘也是最让人摸不着头绪,只有一个传说却是从未有人见过。

    另外的三大奇书,《长生诀》,《天魔策》以及《慈航剑典》,都跟《战神图录》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除了《长生诀》之外,无论是《天魔策》还是《慈航剑典》,都没有让人感觉晦涩难懂的地方,这两部奇功都将从开始修炼到破碎虚空的境界说得清楚明白,至于修炼者能不能达到就得看个人的造化了。

    只有《长生诀》,不仅用了晦涩难懂的甲骨文记载,而且书册中所记录的运功路线,更是让修炼者摸不着头脑常?;褂凶呋鹑肽е?。

    翻开长生诀书策之中,那七副诡异的运功图,林沙眼中露出起义之色。

    如果真的按照这些运功线路行功的话,以林沙的眼光而论,基本上逃不脱走火入魔的下场。

    他知晓这是长生诀的具体运功之妙,如果能够知晓长生诀的理论原理的话,这些都不是事。

    可偏偏,那如同蝌蚪一般的甲骨文,可不是短时间内可以理解得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