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龙很苦逼!

    无意中得到四大奇书之一的《长生诀》已经足足三年,他也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窝了三年时间,可确实一无所获!

    长生诀啊……

    据历代口口相传,此书来自上古黄帝之师广成子,以甲骨文写成,深奥难解,先贤中曾阅此书者,虽不乏智能通天之辈,但从没有人能融会贯通,破译全书。全书共七千四百种字形,但只有三千多个字形算是被破译了出来。

    书内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曾看过此书者的注译,但往往比原文更使人模不着头脑。

    看着摊开在石桌上的长生诀,石龙只觉一个头两个大。

    这时代的高强武功,可是上升到了哲学的理论高度。

    要是自身学识不够,又或者脑子不够聪明的话,就算得到了惊世骇俗的武功秘籍,也没法跟着原作者的思路顺畅修习。

    当然,真正的高手,都有自己的武道,不会受其它诱惑的影响,一心坚守自己的武道,要么在坚守过程中憋屈老死,要么在机遇气运的帮助下更进一步!

    石龙虽然号称扬州第一高手,突破先天实力达到了一流颠峰许多年,却老是没法踏足向往之的宗师境界。

    而长生诀,就是他踏足宗师境界最好的帮手。

    可惜,研究了足足三年,依旧没能研究出什么头绪。反而心绪越来越烦闷,胸口像是堵了块大石般难受。

    那些希奇古怪的甲骨文,在他眼中跟天书也差不多。

    至于历代高手的心得体会,更是让他脑子想一团糨糊般不迷糊。

    尼马的多有前辈的心得体会都有冲突之处,他都不知晓该信谁的才好?

    他信道不假,可是有胆子敢在长生诀的秘籍之中夹藏自家私货,这样的前辈高人放在哪个时代都是惊才绝艳之辈。

    他们的很多观点虽然不合他所信道门支脉所言,可是那精彩绝伦的注释以及另劈蹊跷的注解,常常让他有恍然大悟醍醐灌顶的欣喜。

    可尼玛,这是武功秘籍。不是学术辩论啊。

    稍有差池,最轻都是个走火入魔的下场,搞不好还有直接挂掉的风险。

    而且这些前辈高人的心得体会虽然精彩,说得头头是道不知不觉就能让石龙深深着迷??烧庑┣氨哺呷四浅僖傻挠锲约安蝗范ǖ南敕ㄔ救恢缴?,自己都没弄清楚长生诀的秘密,这不是误导人么?

    犹幸书内有七副人形图,姿态无一相向,并以各项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等指引,似在述说某种修炼的法门,但不谙其意者不练犹可,若勉强依其中某种符号催动内气,立时气血翻腾,随着更会走火入魔,危险之极。

    石龙与此书日夕相对足有三年,但仍是一无所得,就像宝藏摆在眼前,却苦无启门的钥匙。

    郁闷。郁闷??!

    今日也不知怎么回事,左眼皮老是跳个不停,心中也隐隐生出丝丝不安。

    咚咚咚……

    就在他无心继续研究长生诀之时,院子门口传来一声声清脆的敲门声。

    “‘推山手’石龙在么?”

    不等石龙开口,门外便传来一道低沉厚重的陌生声音。

    “什么人?”

    石龙脸色大变,急忙将桌上秘籍收起,一脸警惕沉声怒喝。

    “交出《长生诀》,饶你一命!”

    轰隆一声巨响,紧闭的院门被轰成碎片,宇文化及身若轻烟飘荡而至。瞬间便出现在石龙面前。

    “什么长生诀,阁下何人?”

    石龙大惊,感应了一下对方的气息,竟与自己不相上下甚至隐有胜出。顿时心头凛然怒声沉喝,体内真气滚滚如大江奔流,一身气势大盛精气神瞬间调整至最佳状态。

    “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冷笑出声,目光寒凉如冰,眼神微微闪烁冷然道:“识相的话,乖乖交出长生诀。否则今日就是你的葬身之时!”

    “宇文阀宇文化及?”

    石龙满脸惊骇,眼中闪过前所未有的凝重,心知今日很难善了。

    作为扬州道上第一大佬,他也知晓不少高层隐秘。

    宇文家自以阀主宇文伤声名最着,之下就是四大高手,其中又以这当上隋帝禁卫总管的宇文化及最为江湖人士所熟知,据说他是继宇文伤后,第一位将家传秘功‘冰玄劲‘练至小成的人,想不到外貌如此年青,怎么看都似不过三十岁。

    自魏晋南北朝以来,其中一个特色就是由世代显贵的家族发展出来的世族,有被称为高门或门阀,与一般人民的庶族泾渭分明。

    所谓‘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

    无论在经济上或政治上,士族均享有极大的特权。到了隋代开国皇帝杨坚一统天下,以科举取仕,门阀垄断一切的局面才稍被打破。

    但门阀仍余势未消,名震江湖的四姓门阀,指的就是宇文姓,李姓,独孤姓和宋姓的四大世族,在政治,经济至乎武林中都有庞大的影响力。

    四姓中,只宋姓门阀属南方望族,坚持汉人血统正宗。其它三姓,因地处北方,胡化颇深。宇文姓本身更是胡人,但已融和在中土的文化里,并不被视为外人。

    石龙虽然对宇文阀忌惮不已,却不代表他愿意束手待毙,毕竟长生诀事关他踏足宗师之境的要事,他是坚决不肯退让半分的。

    宇文阀又如何?

    言语交锋几句,两大一流颠峰高手立即大打出手。

    宇文化及心中兴奋之极,这几年来被林沙牢牢压制的郁闷好似在此战斗中一扫而光,一身阴冷至极的冰玄劲伴随拳影肆无忌惮散发而出。

    石龙越打越是心惊,又察觉到附近十来道若隐若现的好手气息,顿时明了宇文化及已布下天罗地网,他也是个有决断之辈,拼着硬挨了宇文化及一掌,口中鲜血狂喷直接撞入秘道之中。

    嗡!

    就在这时,空中发出嗡的一声闷响,一股好似荒古凶兽般的凌厉杀气,如潮水般铺天盖地将石龙隐居的小院笼罩,天上地下无一遗漏。

    意气风发的宇文化及,包括他布置在外的十来位好手,这一瞬间心神恍惚都出现了幻觉,好似身陷修罗地狱尸山血海一般,一股凛冽至极的冰冷杀气,惊得他们浑身汗毛倒竖血液流动不畅。

    空气在这一刻都似乎停止流动!

    无论武功高低,此时院子里所有人全都像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呆呆凝立,直到一声连着一声细微却极有韵律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林,林征北,你这是何意?”

    宇文化及刚刚趴在地上仔细聆听地道里的动静,此时却是满脸狼狈从地上爬起,双眼似欲喷火怒势刚刚进门的魁梧身影。

    哼!

    好似一声惊雷在耳中炸响,宇文化及如遭雷击身子一抖,满脸不可思议‘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迅速灰败身子一软仰天就倒。

    “将军!”“将军!”“将军!”“……”

    十来道满带惊惶的惊呼响起,从房间墙上屋顶一下子飞出十来道矫健身影,第一时间冲至宇文化及身边,一边查看其伤势一边摆出防御阵式凝神戒备,可看他们眼中的畏惧以及微微颤抖的身躯,很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心中的害怕。

    “一个小小的警告而已,还死不了!”

    林沙淡淡扫了这些家伙一眼,转头冲着地下某处冷哼道:“石龙出来吧,不要逼某动手!”

    小院一片沉寂,除了宇文化及身边护卫的粗重喘息声,再无其它声响传出。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眼中闪过一丝凌厉,魁伟的身形缓缓移动,抬起右脚轻轻前踏。

    轰!

    看似漫不经心的一脚,不远处的夯石地面却突然发生爆发,一时泥土飞溅碎石横飞,在宇文化及身边护卫满脸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待尘土消散地上突然出现巨大坑洞,刚刚硬挨了一记玄冰劲的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正满脸萎靡,满是绝望的躺在坑洞中大口大口往外喷血。

    “敬酒不吃吃罚酒!”

    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右掌轻轻一招,石龙沾满泥土的上衣怀中,一本薄薄书册自主飞到他手了。

    长生诀!

    守在宇文化及身边的护卫好手顿时眼睛一亮,一个个眼中都透出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只是突然心头一寒对上林沙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生生打了个寒战立刻低下脑袋,什么贪婪什么渴望都消失不见。

    想要虎口夺食,也得看看对手是谁???

    就连主上宇文化及都不是对手,他们几个就是一齐出手,估计最多也只能撑个一两招,死亡是最后的结局!

    想起在辽东之时,眼前这位征北大将军的恐怖,这几位刚刚生出不该有贪婪之心的宇文化及亲卫,忍不住心头一寒生生打了个寒战,后果不堪设想啊。

    算你们识相!

    林沙收回目光,随意翻了翻手里的书册,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笑容。

    甲骨文?

    象形字?

    “咳咳咳……”

    就在林沙饶有兴趣翻看手里长生诀秘籍之时,突然一阵剧烈咳嗽打断了他的思绪,只见躺在坑洞中的石龙满脸惨淡,一双眼睛死死盯住林沙,嘴角溢血费了好大劲开口问道:“阁,阁下,是,是何,何方,方神圣?”

    “隋,征北大将军,林沙!”林沙淡然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