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净,唯见长江天际流!

    扬州,也就是江都的繁华,根本就不同于长安帝都。

    长安帝都因为权贵云集,吸引了天下大部分豪商巨贾的入驻,依托强悍的人气以及极高的消费水平,硬生生打造出一个拥有深厚底蕴的经济重镇。

    长安的繁华,都是建立在权贵的基础上。

    而扬州的繁华,就纯粹是依托良好的地理环境,以及优越的经济基础,陆路,海路还有河路等便捷的交通网络,造就了这么一个真正的富贵之乡。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扬州在林沙眼中,几乎都跟钱字差不多,说它是江南财富集中之地都不为过。

    初来乍到,林沙尽管不怎么理会江都文武的巴结,却依旧在吃吃喝喝上浪费了好几天时间。

    他来江都可是打着替皇帝探路的旗号,也不能太不给地方势力面子。

    总不能大大咧咧的说,老子此行为的是长生诀秘籍,跟你们鸟关系都没,哪儿来回哪儿去,不要打搅老子的兴致。

    浪费了数天时间,把该见的人都见了,林沙便不忍耐继续应酬,直接闭门谢客谁也拿他没办法。

    这些天的交际应酬他也没白白狼狈,旁敲侧击从江都一干文武官员,还有士绅名流口中,打探到了不少扬州的一些势力划分。

    因为扬州乃富贵之乡的缘故,又远离北方政治核心地带,所谓山高皇帝远,这里形成了不同于帝都长安甚至北方膏腴之地的势力割据。

    在扬州,官府势力最大权威最重,没有哪家所谓的世族门阀,有撼动或者与官府的实力和威望。

    除了官府之外,第二档次的势力竟然不是当地世族,而是大大小小让人头皮发麻的帮会势力!

    真真让人大开眼界!

    前文就说过,因着高武世界的缘故。这里的帮派势力可不同寻常。

    如果是现实世界,帮派之类的组织,正如民国时期的杜大亨所言,正是统治者的夜壶。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用,不需要的时候一脚踹到一边去。

    如果扬州的只是这样效用的话,林沙绝对是鄙视到底,因为帮派无论怎么样也上不了台面,都要看官府和权势人物的脸色过活。

    可是高武世界。又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帮派完全不同,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天地会洪帮之类的帮会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有所过之。

    就拿大唐世界初期两位猪脚所在的竹花帮来说,根据林沙通过与扬州地方乡绅的粗浅了解,不过是地区性的组织,甚至连触手连繁华的扬州都伸不进来。

    但是竹花帮的组织非常严密。帮主之下设有军师一名,接着就是‘风、晴、雨、露’四堂,统领下面的舵主、香主和众帮徒,帮众几乎遍于附近各郡,总人数高达万人以上!

    而且组织严密上下森严。并且掌握大量财富和产业,因此与其说是地方性质的帮派,不如说是准军事组织来得确切。

    竹花帮还算不得什么强大势力,因为没有势力强悍的世族作为靠山,不然他们的开派帮主也不会因为跟人抢夺一个女人,就被人刻意设计击杀。

    另有巴陵帮,海沙帮,水龙帮和巨鲲帮这样的强悍帮会势力。

    越了解这些帮会势力越是心惊,也不知晓这些帮会势力到底是怎么发展起来的,一个个都是手握大批钱粮物资。又有成千上万的帮众打手,只要稍一训练不就是一方让官府头疼的豪强武装,甚至可以割据一方的军事组织?

    有隋帝杨广暗中的人手帮忙,只花费了区区几天时间?;故窃谟Τ杲患实目障惺奔?,林沙便把扬州地区的具体帮派势力,以及他们的身后靠山弄得清楚明白。

    话说巴陵帮是巴陵郡的最大组织,势力庞大全国有三百赌馆和二百青楼,情报丰富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当然其名声极差,谁不知道他们从事贩卖人口的行为。据情报所示和隋帝杨广有藕断丝连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甚至,隋帝身边不少貌美如花的宫女,都是巴陵帮的手笔!

    得,不用多说巴陵帮的靠山就算不是杨广,也跟杨氏皇族脱不了关系。

    真是让人不耻啊,堂堂皇族甚至是皇帝,竟然跟一家名声臭不可闻的帮会势力有密切联系,也不知道杨广是不是脑子被门给夹了,这不是自己给自己脸上摸黑么?

    而巴陵帮的大当家是陆抗手,二当家是萧铣,都是江南武林威风凛凛的一流颠峰高手!

    特别是萧铣这个日后称帝的人物,以及书中著名的反派香玉山,再联想到香家和魔门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林沙嘿然连连冷笑,真是好紧密的联系啊。

    同时,他也再一次明白了这个世界的帮派,其实就是庞大的准军事政治集团的事实!

    而南方另外两大著名帮派,海沙帮和水龙帮都是主营盐货生意,只是海沙帮背后靠山是四阀之一的宇文阀,而水龙帮的后台是宋阀,有两大门阀支持的帮会,又有天下数一数二的盐利支撑,其势力和财富都可想而知。

    “宇文将军,你们宇文阀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竟然如此不顾脸皮跟一家帮派联系如此紧密,果然宇文阀败落了??!”

    宋阀大本影在岭南,而且他们在朝廷又没有多少影响力,关键是眼下没有宋阀的重要人物在身边,林沙便冲着宇文化及一阵冷嘲热讽。

    “征北大将军这是何意?”

    宇文化及满心憋闷,可在林沙跟前真没胆子炸刺,实力不如人啊。

    “海沙帮是怎么回事?”

    林沙剑眉一挑,没理会宇文化及不满的脸色,冷哼道:“自甘堕落!”

    “你……”

    宇文化及气得额头青筋爆起,怒视林沙不满道:“征北大将军,咱们此行的目的可是长生诀,跟南方地区的帮派势力没多少关系吧?”

    “有没有关系宇文将军心里清楚!”

    林沙一点都没给宇文化及留面子,满脸不爽冷哼道:“只希望海沙帮不要犯在本将军手里,不然本将军不介意带兵将其一网打??!”

    “不知所谓!”

    感受到了林沙身上的凛冽杀气,宇文化及心头一颤却是面不改色,冷冷说了句便转身拂袖而去,可是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回去后一定要通知海沙帮那帮家伙,最近都老实点别撞到林沙这杀神手里。

    对于林沙的恐怖实力,以及狠辣手段,宇文化及却是一点都没有尝试的想法。

    幽州这样的边鄙之地,各族混杂民风彪悍得不象话,想来应该是帮派势力林立,地下秩序混乱才是。

    可事实呢?

    自从林沙执掌幽州军以来,幽州地方势力受到严重压制,不管是世族势力还是帮派势力,全都在林沙的恐怖威压之下活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

    谁要是不给面子,林沙随便找出个通敌或者通匪的借口,都不需要他亲自出手,麾下数万幽州军便会主动上门,直接杀个鸡犬不留!

    这几年时间,幽州覆灭的帮派势力可不在少数,有些帮派的武装力量,可一点都不比南方的这些有钱有势的大帮会差。

    可结果如何,被林沙压制得连喘气都困难!

    好好敲打了一番宇文化及,又欣赏了这厮难看憋闷的脸色,林沙这才有心情继续打探南方地区的各大帮会势力。

    江南还有一家巨鲲帮,帮主云玉真,副帮主卜天志以及陈老谋,虽说云玉真的根基很浅薄,但是真的论起来,也有四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暗中支持,提独孤阀输送源源不断的巨额钱财。

    嘿嘿,江南地区的繁华真是惹人馋啊,这势力复杂得一塌糊涂。

    而具体到扬州城,让人诧异的是头一号的帮会势力,竟然就是他此行目标‘推山手’石龙的武馆!

    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扬州地处长江下游,临淮倚江,交通便利,军事、经济地位日益重要,三国时,成为魏、吴激烈争夺之地。东晋南朝,扬州作为“王畿”,因此是朝廷监察的重点,帮会势力自是难以坐大。

    再有,城中的武馆和道场其实也就是另外一种帮会势力,城内十多间武馆和道场已经控制了全城的大帮地下势力,‘推山手’石龙可是号称扬州第一高手,是位早已踏入先天的一流颠峰高手,徒弟也多又有官府的暗中帮扶,想不成扬州地下世界的老大都不可能。

    越是了解石龙的情况,林沙反而心头存了更多的忌惮。

    不是他担心石龙有反抗之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扬州第一高手又如何,不过只是踏入先天还未达到宗师实力的家伙而已,林沙想要将之干掉简直轻而易举。

    让林沙头疼的,恰恰就是解决了石龙之后,如何妥善善后的问题。

    作石龙武馆的老大和核心,要是石龙突然出了意外,不用说其控制下的武馆和地下势力将一片混乱,城中其它帮会势力要是不趁火打劫才怪,搞不好扬州城地下世界将陷入一片腥风血雨之中,这不是林沙愿意看到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