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下,首先对重复那章订阅了的读者说声抱歉,眼下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得等明天编辑上线就弄好)

    大运河上,五艘五牙战舰连成一线,风帆鼓荡劈波斩浪疾速前行。

    大隋龙旗猎猎作响,‘林’字军旗张牙舞爪好不猖狂。

    林沙挺立于船首,任由狂风扑面身如磐石岿然不动。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有机会下江南!

    杨广也真是够急切的,这才迁都洛阳没两日,便迫不及待召集工匠大造龙舟,并将准备离开返回幽州坐镇的他给召了过去,分派了一个秘密任务。

    寻找长生诀!

    就是以林沙的沉府,当时也有一种傻眼的感觉。

    杨广是不是太信任他了,一点都不担心他会中途动手将四大奇书之一的长生诀据为己有?

    他也没客气,直言将长生诀在武者心中的分量,以及对武者的吸引力老实道出。身份地位还有武功到了他这份上,确实没必要顾忌太多。

    “爱卿如今已是宗师高手,连续与傅采林和毕玄两位大宗师交手都不留下风,对武道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独特见解,自然不会因着一本长生诀,便改换门庭重新再来!”

    林沙问得直白,杨广也答得干脆。

    作为一国帝王,杨广的见识不是盖的,一眼就看出了其中关窍。

    呵呵……

    林沙虽然对长生诀很是好奇,却并没有改换门庭的想法。

    长生诀虽好,却不是他的菜。

    拿来借鉴一下倒是不错,还得看他能不能参透长生诀秘籍中的奥妙。

    不然,传说自从黄帝之师广成子创下此功后,不知转了多少手,其间自然不乏惊才绝艳的绝顶高手,怎么就从未听闻有谁练成过?

    林沙虽然自信,但还没自信到狂妄的地步。

    传说中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啊,他此时的武功境界估计与之相差起码有一个银河系!

    真没信心就能破解长生诀的奥妙。不过有机会的话看上一看,研究琢磨一番却是不错的选择。

    杨广都这么信任了,林沙还好意思推拒么。

    何况,他也想到大唐双龙世界。故事的开始源头江都看上一看。

    正如书中所言那般,杨广已经暗中盯住了石龙武馆的馆主石龙,知晓长生诀就在这厮手中。

    所以,杨广要求林沙回到幽州安排妥当后,立即顺着大运河下江南。帮他将长生诀弄到手!

    林沙确实没说什么废话,直接应承下来。

    之后他便率领两万五千幽州雄兵,第一时间返回幽州。

    幽州军务早已形成完整体系,根本不需要林沙过多参与细务,只要定下一个大方向,或者大的战略部署,后面的烦琐细务自然有手下的幕僚团队与将校处理。

    只是开了几场庆祝宴席,又接受了幽州一干权贵的祝贺,制定好之后半年甚至一年的大方向,而后便在幽州北塞下了第一场雪的时候。带上五千精锐骑兵,轰隆隆马不停蹄返回洛阳。

    而后又在洛阳搭乘五牙战舰,与隋帝杨广派遣的另一位‘钦差大臣’,禁军统领宇文化及一同奔赴江南。

    皇帝啊,你的名字就叫做多疑!

    心中不喜,自然明明白白表现在脸上,就是与杨广辞别之时都没收敛,弄得杨广好不尴尬却也无话可说。

    至于宇文化及,那就是憋屈了。

    在林沙跟前,无论官职还是地位。又或者武功实力,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跟着林沙一同南下,就算有好处也别想落到手,更别说此行的目标长生诀了。

    除非他想死。直接将把柄落在林沙手里,否则心中有再多的小九九,也只能强行忍耐,不敢也不能有丝毫妄动。

    当然同样的,宇文化及也负有监督之责!

    以他跟林沙之间的僵硬关系,他得不到的好处。林沙也根本不要想得到。

    这或许,就是杨广派遣宇文化及一同前行的缘故。

    他虽然信任林沙,但不可能一点保留手段都不做,这就是帝王心术!

    看着宇文化及那一副跃跃欲试的摸样,林沙除了不屑还是不屑。

    这就是帝王与臣子之间的眼界差距了,当然也可能还有武功方面的巨大差距。宇文化及不过踏入先天的一流颠峰高手,实力也就与石龙旗鼓相当而已。

    又怎能看出林沙对长生诀的真正态度?

    还以为有机会可以抓住林沙的把柄,所以尽管要屈居林沙之下憋闷得紧,却是斗志昂扬振奋不已。

    可怜的娃!

    遥想书中这厮多风光啊,独自一人提前赶赴江都,作威作福好不惬意,可是现在头上却压了一座大山。

    本来像这样,两位军方大佬同时赶赴南方的事儿,应该极为轰动惹眼才是。

    可是,杨广就是不走寻常路,就在林沙和宇文化及还没离开之前,便宣布了迁都江都的决定。

    这一下,可是把天都捅出了一个窟窿!

    刚刚在洛阳安置好没多久的朝堂,一下子又沸腾起来了。

    流言蜚语满天飞权贵豪门以及朝堂大佬个个心思不宁,忙着劝阻杨广不要胡闹,以及想在乱局中给自家捞取好处还来不及,哪有功夫理会林沙和宇文化及的去向?

    就算有那想要深思一层的,也只以为杨广这次为迁都做探路准备,并没有想到其它地方。

    只有宇文阀的核心成员,才知晓杨广派遣两人前往江都的真实用意。

    长生诀啊,谁不眼馋?

    要是能够看透长生诀里的奥秘,不说真正长生吧,只要能活个几百岁,杨广和杨氏皇族便彻底无敌了。

    任凭哪位枭雄手段通天能力非凡,也挡不住时间的消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杨广还是很有雄心壮志的!

    ……

    所谓相看两厌,林沙与宇文化及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分别乘坐两艘五牙战舰赶路。

    站在舰首,遥望两岸光秃秃的田野和寂寥的初冬风景。心中却是说不出的畅快。

    不得不说,杨广花费巨大民力开挖的大运河,确实对南北交通的联系,达到了极为惊人的作用。

    与正常历史上的大运河不同。大唐世界的大运河,挖得更深更宽阔,不然也难以让庞然巨兽般的五牙巨舰,有乘风破浪纵横驰骋的机会。

    这五艘战船乃已作古的隋朝开国大臣杨素亲自督建,名为五牙大舰。甲板上楼起五层,高达十二丈,每舰可容战士八百之众。

    此时跟随而来的五千幽州铁骑,以及他们的坐驾也全部搭乘战舰,乘风破浪直向江都飞驰而去。

    “什么时候可以抵达江都?”

    目光落在岸旁林木外冒起的殿顶上,那是隋帝杨广年前才沿河建成的四十多所行宫之一,林沙轻轻摇了摇头缓缓开口。

    隋帝杨广即位后,以北统南,命人开凿运河,贯通南北交通。无论在军事上或经济上,均有实际的需要。但大兴土木,营造行宫,又沿河遍植杨柳,就是劳民伤财之事了。

    好大喜功,又喜奢侈排场,真是不知道该说杨广什么是好。

    “将军,还有一日便可抵达江都!”

    跟在身边的文官可没林沙这样的武功,可以无惧江南初冬湿冷的天气,此时正缩着脖子回答。

    “通知跟在后头的宇文将军。要他做好登岸准备!”

    目光环顾两岸萧索风景,林沙语气沉凝缓缓开口。

    “下官这就去办!”

    那文官急忙拱手施礼,而后脚步匆匆向舰尾方向跑去。

    很快,宇文化及搭载的五牙战舰接到通知。坐在船舱里与幕僚围炉轻谈的宇文化及接到通知,脸色一片冷漠只道知晓了。

    “拿着鸡毛当令箭,这位征北大将军真是不知所谓!”

    宇文化及身边的心腹幕僚张士和,见主公脸色不虞立即愤愤不平道。

    “噤声!”

    宇文化及心中慰贴,不过嘴上还是告诫了一番:“在私下里说说可以,千万不要在那位林征北跟前胡言。否则就是某也救不得你性命!”

    张士和心头一凛,本想说几句硬气话,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出口。

    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威慑力,实在太过强横。

    犯不着为了一点口角小事,把自各给搭进去。

    文人嘛,嘴皮子功夫那是相当利索,眼珠子一转便转移了话题,笑道:“将军今趟倘能把《长生诀》取得再献给皇上,当是大功一件?!?br />
    “嘿嘿,还要看某人的脸色!”

    宇文化及一脸阴沉,连连冷笑道:“到时恐怕没咱们插手的余地??!”

    “将军莫要如此丧气!”

    张士和急忙劝解:“陛下既然派了将军过来,自然是信得过将军的?!?br />
    宇文化及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圣上醉心道家炼丹的长生不死之术,实在教人可哂,若真有此异术,早该有长生不死之人,可是纵观道家先贤,谁不是难逃一死。若非此书是以玄金线织成,水火不侵,我们只要随便找人假做一本,便可瞒混过去了?!?br />
    张士和笑道:“将军不必如此,办好了陛下的差事才是第一要务!”

    接着,话锋一转冷笑道:“陛下明察暗访十多年,始知此书落在被誉为扬州第一高手的“推山手“石龙手上,可笑那石龙奢望得书而不死,却偏因此书而亡,实在讽刺之极?!?br />
    “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死了活该!”

    宇文化及眼中冷芒闪烁,心中一团憋屈得久了的怒火正无处发泄,这位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正是最好的发泄对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