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倒的屠杀……

    当突然出现的上百高手中,那三位领头的一流高手,瞬间被林沙以石子弹射之法解决后,剩下的战斗就是一边倒的屠戮。

    宋金刚和数名亲位好似猛虎入羊群,钢刀挥舞鲜血飞溅,惨叫连连不一会山林中已弥漫刺鼻血腥味。

    林沙冷眼旁观没有动手,只是在亲卫身陷绝境之时拉一把。

    一个时辰后,林沙面前跪着三位满身血染,身上缺少了一个或者几个零件的家伙。

    “说说吧,是谁派你们来的,还有你们的具体身份!”

    目光森冷如刀,缓缓在三位倒霉蛋身上扫过,好似锋利寒刃狠狠捅入心窝子里,让三位倒霉蛋心底发颤脸色越发灰败。

    “哼,有本事就杀了某,说这些废话做甚?”

    三位倒霉蛋倒也硬气,浑身剧痛脸色煞白如纸,却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哼,其中那位被宋金刚两刀将两条胳膊砍下,几乎成了一个人棍的家伙冷哼一声,满脸绝望怒吼道。

    “想死?”

    林沙眼神冰冷不带丝毫感情,像是恶魔般冷酷道:“别以为你们不开始,本将军就没办法对付你们了,看某的眼睛!”

    突然一声雷霆大喝,震得三位倒霉蛋身子一晃,情不自禁对上林沙那一对突然变得幽深晦暗的诡异目光。

    半柱香时间眨眼而过,林沙猛然起身凌空一掌挥出,凌厉的掌劲瞬间将跟前三个已经变成白痴的家伙震死。

    “哼,鹰扬派,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跳出来炸刺了!”

    目光冷厉如刀,杀机稍纵即逝,却依旧让宋金刚几个亲卫头皮发麻心底一片寒凉。

    鹰扬派?

    就是那个在关中,陕甘地区势力庞大的江湖帮会么?

    真是不知死活!

    宋金刚等亲卫满脸狰狞,浑身杀气缭绕煞气逼人。

    “嘿嘿,鹰扬派??!”

    林沙却是比亲卫想得更多想得更深,因为据他所知鹰扬派的掌门叫做梁师都。而长老之一名唤刘武周?

    是不是很有些耳数?

    没错,他们就是隋末乱世,巴结突厥巴结得最厉害的两家军阀首领。

    虽说正史上,隋末乱世期间投靠突厥的北方军阀数量不少。就连李唐都向突厥俯首称臣,可只有鹰扬派的这两位做得最过最为让人不耻,甚至两人头上还有突厥赦封的‘可汗’头衔。

    之前没有关注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既然人家都招惹到自己身上了,不好好招呼招呼他们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没错。刚才他施展了鉴于九阴真经创出的精神异术搜魂术,轻而易举便让措不及防的三名俘虏说了实话。

    他们都是鹰扬派的隐秘力量!

    至于他们为何会突然追踪刺杀林沙,根据他们透露的消息,这都是总堂传来的命令,他们只是老实执行而已。

    呵呵……

    根本不用多想,林沙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无非就是李阀而已!

    而李阀跟鹰扬派会有什么联系?

    不说他们同属关中陇甘一带的势力,暗地里要是没有联系就见鬼了。

    如果按照历史上所发生的事件来说,李阀跟鹰扬派的关系真的不深,最后不是大打出手分出了胜负么?

    可是仔细一想,他们之间其实有一条共同的线:突厥!

    李阀就不说了。简直明目张胆的跟突厥勾结在一起。

    隋帝杨广北巡,本意就是以镇压北地局面,却反为突厥始毕可汗围困于雁门,九月,解围,不得不还东都,第二年移于江都,以越王侗等留守洛阳。

    第三年也就是大业十三年,李密杀翟让,据洛口。四月瓦岗军进逼东都。与王世充相持,事实上已经切断了南北的通路,隋帝杨广就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

    因此一得消息,就在这一年的下一个月。五月李渊就起事于晋阳,七月进军关中,十一月攻占长安,立代王侑为帝。

    好凌厉的手段,好凶猛的攻势!

    林沙对此只有嘿嘿冷笑的份,李阀自从举旗造反以来。简直无往而不利,就连长安雄城都随手可破,其军威之盛简直宇内无双。

    他们要真是有这本事的话,林沙倒也没什么好说的,等到时机一到早早挂印而去就是,可惜他们得到长安的手段太让人有其它遐思了。

    尤其是他们跟凉国薛家大打出手之际,号称英明神武的李世民,更是连战连败让手下将领扛下了战败的过错,最后又是使了让人大有遐思的手段,让凉国皇帝暴毙于战场,这才让李世民最后捡了个大便宜。

    什么军事天下,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笑话!

    而身在江都的宇文阀,眼见在北方李阀占有先手,几成帝王之资,以宇文化及为首的核心才不得不挺而走险,于次年三月发动江都兵变,杀杨广立秦王浩为帝,引精兵十数万西返关中。

    可惜让宇文阀无奈的是,这只是垂死挣扎之举,反而是隋帝杨广之死导致李阀有了借口,就在五月李渊废隋恭帝侑,称帝,国号唐,是为唐高祖李渊。

    从历史发生的事件反推的话,很多东西都隐藏不住。

    李阀为何能成最后的胜利者,除了他们自身的实力够强,又有关陇军事集团的鼎力支持,与突厥人的勾结,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李阀早就勾结突厥,不知许了多少好处,让得几十万突厥大军围困雁门,才让隋帝杨广感觉到北方?;刂?,最后为了身家性命考虑迅速南迁,北方因此成为空白地,又忍耐到了李密攻打洛阳,切断南北通道,才悍然起事。

    林沙可以作证,几次跟杨广私下交流,这位隋帝陛下已有了东迁洛阳之意,按他隐晦透出的意思就是,长安太危险!

    就是有数万幽州雄兵伴驾,杨广一样感觉?;刂?,要是一个不注意,怎么死的都说不清楚。

    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引突厥大军南下!

    而鹰扬派不仅是关陇之地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当它的两位高层举旗之时,更是声势浩大与突厥勾连紧密,几乎有五代十国之际石敬塘的儿皇帝之相!

    当长安县官差得报,县令亲自带队气喘吁吁赶到城外山林之时,被眼前出现犹如修罗地狱般的血腥场面给惊呆了。

    更让长安县令额头冒冷汗的是,征北大将军一口咬定,这帮被残忍杀死的不明身份壮汉,竟然胆大包天到刺杀征北大将军的程度!

    整个长安县衙沸腾了,整个长安都震动了,隋帝杨广暴怒直接严令彻查,不查出一个结果誓不罢休!

    堂堂朝廷正二品大员,军中大将竟然在帝都遇刺!

    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而林沙,也趁此正式向杨广提出辞呈,尽管杨广极力挽留很是不舍,但林沙去意已决他也不好太过强留。

    好不容易在北方安插下林沙这样的心腹,杨广可不愿意因着一点小事,把君臣之间的关系闹得太僵。

    林沙也是干净利落,跟长安城里几家关系不错的人家打了声招呼,便马不停蹄率领两万五千幽州雄兵,浩浩荡荡离了长安城。

    而就在第二日,地处长安城中的鹰扬派总堂口,突然遭遇大股精干好手的偷袭,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偷袭的精悍好手竟装备有大量军中强弓!

    一日之间,威威赫赫的鹰扬派总堂口,便在一片凄厉的喊杀声中烟消云散。

    待长安县衙的衙役,战战兢兢上前查看之时,再一次被眼前修罗地狱般的场景给惊住了。

    鹰扬派总堂口数百人,几乎全军覆灭没有一个活口!

    如此雷霆手段,如此狠辣心肠,几乎要让胆小的衙役吓得尿裤子!

    杨广自是再次震怒不已,直接定性这次事件乃是帮派仇杀,命令关中驻军辅助当地衙门,大力清剿关中地区恶名着著的帮派势力。

    不等一干朝臣从连番事件中回神,杨广又砸下一颗重磅炸弹:他要迁都洛阳!

    隋帝一意孤行,根本就不听朝臣的劝说和阻拦,匆匆布置几日便直接起行,根本就不给朝臣以及世家势力反应时间。

    更让朝臣跟帝都权贵无语的是,杨广浩浩荡荡迁都之际,征北大将军林沙率部还在潼关游荡,待帝驾一至立即作为护卫部队跟随。

    这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吧?

    在这种慌乱局势下,谁都没有注意到,号称鹰扬派赫赫有名的‘鹰杨双郎’,刘武周跟梁师都,悄无声息秘密潜入混乱的长安城,看到被毁于一旦的总堂口,两人气得胸口疼怒不可歇。

    “征北大将军林沙,吾誓杀汝!”

    谁都不是傻子,鹰杨派总堂口覆灭一事,绝对跟征北大将军林沙脱不了关系。

    而梁师都跟刘武周心中更加明亮,他们早就跟林沙没了缓和的余地。

    既然如此,那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哼哼,今日留你们一条狗命,待他日连本带利一起取回!”

    而此时,身处繁华洛阳的林沙,目光凛冽回视长安方向,连连冷笑自语道。

    要不是还想留着刘武周跟梁师都这两位野心分子牵制李阀,区区两个鹰扬郎将还真不放在他眼里,两个不知私货的玩意,竟敢勾结李阀找他的茬,以后有机会铁定得好好教训一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