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杨广的一再坚持下,临时驻扎雁门关的隋军将士,匆匆收拾整理了一番后,便迫不及待离开了这座生活战斗过的长城要塞。

    数万大军,带着还算不错的心情,向帝都长安返回。

    五万幽州铁骑,与突厥大军交锋过后还剩下四万多人马,此时林沙带足了两万五千弟兄,剩余人马带着战斗中的缴获以及伤号,还有战死弟兄们的骨灰,直接绕道塞北草原和辽东平原返回老巢幽州。

    这日,帝驾所在大部队,终于与李渊所率河东和山西上万‘援军’相遇。

    “李渊终于来了!”

    帝驾前方二十里处,林沙亲率先锋军与李渊部接头??醋挪辉洞Ω吒哐锲鸬睦钭执蠛?,他转头轻笑着跟身边将校说道。

    “来了就来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之前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他李渊在哪?”

    “想占咱们幽州军的便宜,没门!”

    “……”

    周围将??刹恢览钤ê罄吹绷丝实?,此时一个个气愤填膺语气不善。

    “派李世民去迎其亲父!”

    林沙挥了挥手,眼中精光闪烁淡然吩咐:“记得,派人密切关注其的一举一动,事后汇集成书直接上报!”

    嘴角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恶意,真想看看李渊和李世民父子俩,见面时的‘感人’场景。

    ……

    李世民郁闷得差点吐血,可形势比人强啊。

    他现在可是禁军七品侍卫,隋帝杨广身边的‘红人’。

    也不知道杨广心中是何打算,每次举行临时小朝会之时,都会特意将他带在身边,并且让他站在几显眼之处。

    几位朝堂大佬诧异古怪的眼神,以李世民的沉府和脸皮都有些支撑不住,太丢脸了,尤其他为何会在杨广身边临时当差的事儿,只要稍微打探一番便能明白。这种感觉更是糟糕。

    此次的打脸行动,不仅没打到杨广的脸,反而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实在得不偿失。

    更让他郁闷的是。杨广这厮竟然还把他放在林沙手下临时做事。

    而林沙所做之事,更是迎接他老子李渊。

    当李世民接到命令,带着身边亲随硬着头皮,见到脸色难看面沉似水的父亲之时,心中的不安和担忧更是如潮水汹涌。一发不可收拾。

    “你,做得很好!”

    李渊面无表情扫了眼脸色尴尬的二儿子,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和不满。

    心头猛的一沉,李世民何等机灵立即发觉了父亲眼中的不满,心中升起一股浓浓委屈和不甘,只是一贯表现得沉稳强制将心中负面情绪压下。

    想起当初意气风发出发之时,怎么在杨广和一干随驾大臣跟前风光露脸,怎么拉拢收复一批得用手下。

    又是怎么想要给父亲和大哥身边安插心腹,等到李阀彻底不用顾忌皇室之时,各自手下自成体系不好安插人手。他得未雨绸缪等等等等。

    现在想来,全是笑话!

    父子俩相顾无言,这时林沙亲自赶来替他们解了围。

    李渊长得倒也十分帅气,与李世民在眉眼间有几分相似,只是人到中年身体发福一张脸老是笑呵呵的,没有丝毫英气外泄反而给人一种亲切温和的错觉。

    林沙自然不会被如此简单外相骗过,能让杨广忌惮成那样,这厮的能耐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结合之前的传言,这厮真正是华夏封建政客的模版。

    皇帝势大之时,装糊涂给自己脑袋泼污水。反正怎么让自己显得不起眼,怎么让皇帝不忌惮怎么来。

    一旦有机会窥视大宝,又是出手狠辣直抓要害,手段凌厉甚至将皇帝玩弄于鼓掌之间。此次雁门关之围,就是最好的例子。

    更妙的是,根据这厮显露在外的气机显示,其一身实力不过初入二流而已!

    这样的家伙,在佛门等武力强横的江湖势力眼中,最是好打交道和控制。也难怪李阀能早早跟慈航静斋搞好关系。

    作为这时代标准枭雄,李渊不仅是李阀阀主这么简单,更是李阀的核心支柱,说一声架海紫金梁都不为过。

    要是没他的首肯跟默认,慈航静斋想要力捧李世民,把他打造成所谓的‘天命之子’,想都不要多想。

    作为天下四大门阀中,平日里表现最为低调的一家,李阀明面上的实力却是不是很强,连一位可以坐镇弹压江湖豪强的宗师高手都无,可李阀暗地里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不然,他们也不会越过宇文阀和独孤阀,成为关陇军事集团,推出的新一代代表,与杨氏皇族打擂台,稍一不慎都有身死族灭的下场,不是一般人还真不一定玩得转。

    “征北大将军威名如雷灌耳,如今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见得林沙,李渊一副敦厚长者风范,无论说话还是神态表情,都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亲切之感,意志稍有不坚便有被其迷惑的可能。

    林沙自然不会被粗浅的表象所迷,而且他现在身上皇党的印记太浓,跟李渊所代表的势力根本就尿不到一处。

    所以,态度平平不冷不热,也没怎么顾忌这位的脸面,该表示的不满一点都没客气,话里话外没少指责这厮太过奸猾,对皇帝不忠救驾态度很成问题。

    李渊这厮果然也不是盖的,装聋作哑一副没听懂的摸样,根本就没将林沙的指责当一回事,反而还当着林沙的面,有意无意拉拢幽州军一干悍将。

    双方你来我往斗了几个回合,都暗道了几分不好对付,而后便很冷淡一起回见帝驾,之后再无交流形似陌路。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站得老远,林沙都能清楚看到,李渊八面玲珑跟杨广谈笑风声,同时又有一干随驾重臣帮忙摇旗呐喊,当真风光无限好似雁门关之战的最大功臣般,意气风发顺手就接过了?;さ奂萃馕У娜挝?。

    “混蛋,唐国公这是什么意思,嫌咱们做得不好么?”

    “嘿嘿,人家是大人物,自然看不上咱们这些边鄙之地来的粗鲁军汉!”

    “将军不能就这么算了,搞得咱们好象过来占便宜的一般!”

    “……”

    李渊如此行径,顿时激起幽州军一干随驾将校的不满,纷纷凑到林沙跟前七嘴八舌满脸愤然。

    “你们这是干什么?”

    林沙眉头一皱怒喝出声:“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咱们有功无功陛下心中有数,像你们这样一有不满便瞎嚷嚷,什么功劳都给嚷嚷没了!”

    环顾一圈冷然道:“再说了,山西本就是唐国公的地盘,由他接手帝驾外围防御也没什么,咱们只要做好本分之事就好,该有的好处谁也抢不走!”

    三言两语便将手下弟兄不满的情绪压下,林沙心中却是冷笑连连,他暗中可没少跟杨广接触,自然更加明白杨广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恨不得李渊跟李阀一通从世上消失!

    平日里表现出的和谐场面,不过是面子功夫而已,真实情况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不过在没彻底撕破脸面之前,这样的和谐场面还是不能少的。

    要是幽州军一干将校这时候没脑子上前找事,结果自然是惹人厌烦招人不喜,最后还落不到什么好,何必呢?

    ……

    林沙冷眼旁观静看风云变幻之时,李渊父子也没忘了他这位征北大将军。

    李渊的到来,算是让李世民彻底解脱。

    杨广也不好做得太过,不等李渊请求便很是爽快将李世民放了出来,正式任命其为六品的参军事,跟在河东和山西安慰大使身边做事。

    看似好心其实又是一番无言的羞辱,不说李阀嫡系二公子在军中任此低微军职的尴尬,此举更是将李世民架在火上烤。

    就连唐国公世子都没出仕,李世民这个二子便早早得了官职,跟在父亲身边当差办事,这不赤落落的挑拨离间么?

    而且李世民还不好解释什么,心中的憋屈郁闷可想而知。

    不过,李渊倒是心中清楚怎么回事,虽然心中对二子李世民之前的差事办得很不满意,可是眼下还有杨广这个大敌存在,并不是训斥冷落能力非凡的二子的好时候,同时他对林沙的兴趣也十分浓厚,想从李世民口中听听其的评价,同时想问问有没有拉拢收买的可能?

    “父亲还是歇了这心思吧,这位征北大将军跟陛下利益一致,又对李阀带着明显的疏离和防备,眼下又身居高位根本没有拉拢的可能!”

    李世民看得很清楚,冷静回答侃侃而谈:“而且其对儿子一向不假辞色,时常毫不掩饰不怀好意的恶劣态度,这样的人是敌非友必须早早清除!”

    见李世民不像是因私恨胡来做出决定,李渊的脸色逐渐沉肃很是为难:“想要对付林沙可不容易,毕竟这厮手握军权实力强悍,搞不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明的不成,咱们就只能来暗的!”

    李世民自然明白父亲心中担忧,林沙毕竟是一方重将,又是隋帝杨广一手提拔起来的大将,不好拉拢想要以正常朝堂手段将其拉下很不现实。

    所幸,李阀暗地里的势力当真不小,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嘛。

    至于军中传闻林沙有多厉害,李世民却是不以为然,个人实力再强也架不住人多势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