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一旦任性起来,也足够叫人哭笑不得。

    他将对唐国公李渊的恶感,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并且以实际行动表明立场,狠狠的扇唐国公李渊的脸。

    不顾一干随驾重臣大言李渊‘忠君勤勉’的称赞,杨广一意孤行不等李渊赶来护驾,要先一步离开雁门关直接返回关中长安!

    “唐国公劳苦功高朕是知道的!”

    面对一干随驾重臣有意的劝阻,杨广脸色平静眼底一片寒凉,嘴角挂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微笑,缓声道:“雁门关大战期间,唐国公依旧不忘国事,奋战于河东与山西两地,每日捷报频传朕心甚慰!”

    这反话说得,一干随驾重臣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李渊的表现确实太过,隋帝被围期间装作没看到,等眼下雁门关之围已解,便急匆匆赶来想露露脸,世上哪这么多便宜让他占?

    跟随在杨广身边作为侍卫,有幸在临时行宫听得朝会的李世民,心中急得不行却是无可奈何。

    “如今河东和山西叛乱还未清剿干净,唐国公真没必要如此急匆匆赶来接驾!”杨广却是不依不饶,面无表情冷笑道:“朕身边还有幽州军和征北大将军这样的良将护卫,就算突厥数十万大军再来也不用畏惧!”

    好吧,这话说得一干随驾重臣哑口无言。

    当着林沙这么一位战功赫赫猛人的面,一干玩惯了口是心非,翻脸不认人手段的朝堂大佬,也不好睁着眼睛说瞎话,得罪人不说还没什么好处,谁干???

    于是,杨广经过好好一通折腾,直接无视了一干反对意见,直接确定了迅速起驾返回帝都的行程。

    林沙作为杨广眼下最为倚重,也是最为信赖的军中大将。自然身负护驾重责。任性的杨广不仅将帝驾外围的护卫任务全部交给幽州军,同时还将‘接待’唐国公李渊的机会,也让给了林沙。

    同时,感觉打脸还不够的杨广。将身边的新任七品侍卫李世民,交由林沙一同负责迎接李渊的大驾,怎么说都是亲生父子嘛。

    面对杨广这一‘人性化’的做法,李世民简直痛不欲生。

    杨广这是赤落落的打脸啊,而且还是打他父亲。能够决定他以后前途的唐国公李渊的脸,李世民都觉得脸面火辣辣的,最近一段时间都不敢出门见人,除了出任务之时几乎所有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屋子里不肯出来。

    堂堂的李阀嫡系二公子,可丢不起那人!

    “等你父亲到了之后,由你出面迎接,没问题吧?”

    林沙也没客气,使唤起李世民来眼都不眨一下。

    “知道了!”

    李世民有气无力的回了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好好干,干好了本将军替你向陛下请功!”

    林沙脸上露出满满的恶意。轻笑着说道。

    目送李世民怒气值满满离开的背景,林沙收回目光眼底一片寒凉。

    ……

    夜晚,白日里闹哄哄准备帝驾回程事宜的雁门关,沉寂而又安详。

    没了突厥数十万大军的时刻威胁,放松了的隋军将士们,虽然依旧做好了戒备工作,心神却是早落回了肚子里。

    又有幽州雄兵坐镇,再不用提心吊胆防这防那,饱经战火侵袭的雁门关,这几日迅速恢复了往日带着点喧嚣的宁静。

    雁门关是北方长城最重要的一处关口。周围群山连绵地势险要。

    而此时,星月争辉,数条气息强大的矫健身影,正挺立于雁门关外连绵群山中的一处山峰峰顶。气氛凝重十分压抑。

    “你们这帮秃驴,还真是契而不舍!”

    林沙魁梧高大的身材在暗淡的星月光芒之下,配合周围树影婆娑阴森恐怖的气氛,真有那么点魔神临世之感。

    他真想不明白,眼前这几个秃驴是怎么回事?

    上次他是手下留情没有下重手,可这不代表他不会杀人!

    这几个家伙。最近老实在临时行宫周围转悠,一副想潜进去又担心被发现的摸样,直到李世民给杨广扔给林沙,他们又把主意打到幽州军临时营地。

    数位一流颠峰高手时常在营地周围徘徊,威慑力和可能的伤害太过惊人,他可不想试验这几个秃驴的底线在哪,也不想眼前几个秃驴有伤害自家手下的机会,于是便有了眼下的山林之会。

    “阿弥陀佛,将军何必逼迫过甚?”

    幽静的山林一声佛号响起,三名气息强悍的光头僧人,呈三才之势站立做足了防御准备,林沙的强悍早就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而且,从某些特殊渠道得知眼前这位好似魔神一般的将军,竟然在突厥第一高手,武尊毕玄偷袭之下没有吃亏,甚至还以一身强悍战力将毕玄惊走,三位暗中?;だ钍烂癜踩纳?,越发不敢小觑。

    “真是笑话!”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周身气息瞬间变得阴冷狠厉,冷声道:“本僵局什么时候逼迫过你们几个秃驴了?”

    “阿弥陀佛,将军一再阻扰小僧对李世民施主的?;?!”

    那僧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脸皮够厚,又或者根本就没听出林沙话里的不满和讥讽,一脸认真说道。

    “本将军不管你们这些秃驴到底有何想法!”

    林沙气乐了,一双目光冷厉如刀杀气凛然,冷然道:“但凡妨碍到了,或者说有伤害本将军手下弟兄的迹象,那就别怪某下手无情了!”

    说着,一身凛然杀气喷薄而出,好似出海蛟龙张牙舞爪,瞬间将毫无防备的三位镐头僧人笼罩,让这三僧人有一种临身尸山血海修罗地狱的错觉。

    所幸佛门心法,锻炼心智的效果极佳,也就是数个呼吸功夫,三位僧人联手清除了凛然杀气对心智的影响。

    可让他们惊骇的是,三人脚下不知何时,已多出三个拇指粗细,深不见底的小洞,明显是凌厉的指劲所致!

    三位僧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若纸。

    没想到眼前恍若魔神般的征北大将军,除了一身外功强悍之外,竟然还有如此深厚的内功修为,以及精妙的指功!

    “阿弥陀佛,将军手段高明小僧佩服佩服!”

    三位僧人不约而同合什行礼,一脸凝重缓声说道:“李二公子在将军手下效力,小僧放心得很!”

    “哼哼,早这么识趣,不就少了许多麻烦么?”

    林沙一双利目缓缓扫视,三位僧人直觉身上好似被利刃刮过,身体一阵颤栗说不出的心惊。

    “顺便带个话给你们身后之人,少插手军中事务,要是落在本将军手里,废功送去辽东平原劳改至死!”

    将三位僧人彻底震慑住了,林沙这才收回目光淡淡开头,仰头看着满目闪烁星光,心头一动脑中突然闪过一首五言名句: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咚咚咚……

    心脏不合适宜的疯狂跳动,犹如战鼓轰鸣在这寂静夜色之中,显得格外清晰惊心动魄。

    三位僧人都是一流颠峰高手,耳聪目明五感何等敏锐?

    听着这声声犹如战鼓轰鸣的心跳声,一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同时心中升起一丝明悟,脸上露出恍然羡慕之色。

    轰??!

    林沙没有理会近在咫尺的三位僧人,猛然犹如魔神一般的魁伟身躯一震,体内平静的气血像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牵引般,突然加速流动奔涌如龙,轰隆隆的浪涛奔涌之声轰传于外,显得格外惊心动魄。

    三位僧人更是骇然色变,眼前好似魔神般的男子身体得有多强悍,才有如此‘气血成河’之态?

    佛门也是有外门功夫的,而且还有金刚不坏体神功,金钟罩等等极为厉害的外门武功,知晓一旦外门武功练到高深境界,身体都会出现一些异于常人的气象,眼下的林沙明显就是个例子。

    他们心中除了羡慕震撼之外,没有丝毫想要干扰或者偷袭的想法。

    开玩笑呢,此时的林沙正处于之种极为奇妙的状态之中,体内气血奔涌如龙,一百零八道窍穴好似受到莫名牵引,在这一瞬间齐齐震颤,精神完全放开好似与九天星辰取得冥冥之中的某种勾连。

    天地之桥突然打开!

    一丝一缕清凉的天地灵气,好似带着星辰的印记,缓缓从天地之桥涌入身体经脉之中。

    这一瞬间,在三位僧人的气机感应之下,眼前犹如魔神般伟岸的男子,好似与天上星辰连成一片,一旦受到攻击气机牵引之下,偷袭者将受到整片九天星宇的攻击!

    天人合一?

    三位实力已达一流颠峰之境的僧人,此时确实骇然色变说不出话,只是六只牛眼瞪得溜圆,一眨不??醋叛矍胺⑸木艘荒?。

    “细草微风起,独身立山颠。星垂平野阔,月照古城空!”

    突然,林沙双目睁开,眼中射出两道犹如星光般璀璨的光芒,口中不由自主吟颂出声,声音清朗好似这天上清月不带一丝烟火之气,还不待三位僧人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林沙突然仰天哈哈一笑,魁伟身形冲天而起,好似翱翔九天的北海鲲鹏,眨眼间已飞离山颠消失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