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何必跟这厮废话,直接打一顿板子扔进大牢不就得了?”

    王二跟在林沙身后,很是不解问道。

    “你不懂!”

    林沙脸色沉肃没有丝毫情绪波动,淡淡道:“李二名头虽然不小,有不少势力都愿意出力捧他出名,可他不过只是未及弱冠的区区白丁而已!”

    说着,他回头冲着王二冷酷一笑,讥讽道:“真正厉害的,还是他那位唐国公父亲,就连陛下对他也是无可奈何??!”

    李世民眼下他不会轻动,不是顾忌什么‘真命天子’,而是眼下的李阀李渊才是主心骨,李世民眼下还嫩得很。

    此时的李世民不过白丁一个,以林沙的权势地位弄死他虽然会有麻烦,但麻烦也不会太大。

    李阀成是关陇军事集团的代表,一时潜势力惊人不假,可李阀也没势大到不将幽州军放在眼里的地步。更别提林沙现在不仅执掌幽州军,河北隋军也在他的管辖范围之内。

    想想河北出的几位义军首领,杨公卿,王须拔,魏刀儿,窦建德以及刘黑闼,颠峰之时个个手里兵马不下十万众。

    只要林沙愿意,随随便便就可招揽数十万众,稍加训练培养便可成为精锐之士,燕赵多豪杰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阀真的跟林沙全面交恶,不说最后能不能胜,就算胜了也是惨胜的结局,说不定还会因为实力严重受损,甚至一举从关陇军事集团的核心,变成了没有话语权的边缘角色。

    林沙并不认为,李渊有这等肯舍弃一切的魄力!

    前文就说过,李世民在后世的名头响亮,但论及能力李建成一点都不比他差。差的只是在唐军军方的影响力,单单一个犹如******般的天策府,便使得李世民在人才方面的优势力压两位兄弟。

    可就是如此,在玄武门之变前。李建成依旧在夺嫡之争中,占据绝对优势压得李世民喘不过气,最后不得不行险一搏这才有了玄武门之变。

    这可不是明清时期,单单依靠皇帝李渊的力挺。就能够将威望极高的李世民彻底压制,要是自身没本事一切都白搭。

    可见,李建成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而李元吉英勇善战,为人果决十分精明,无论是历史上的评价?;故谴筇剖澜缰械谋硐侄际殖霾?,也是难得一见的年轻俊杰。

    可以说,李渊三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少了哪一个都不是世界末日,随随便便就能拉出一个顶替。

    也是因此,林沙没有直接干掉李世民。

    此时的李世民,估计已经被慈航静斋那帮尼姑看上,作为‘天定英主’的最大热门,不然身边也不会跟着三位一流颠峰实力的和尚暗中?;?。

    而李渊似乎也有意栽培这个二儿子,此次雁门关解围竟然就这么大大咧咧让个还是白丁的二儿子出来捞资历。

    作为世子的李建成会怎么想?

    林沙没兴趣费心猜测。不过他会让李建成按照他想的那样,跟李世民提前掐起来,先让李阀内部来个激烈内斗再说。

    还有李元吉那小子,是个炮仗性子,之前他在长安时就亲身体验过,正好也一并拿来给李阀内部捣捣乱。

    当然,这些都只是小道,更确切一点说对李阀虽有妨碍,可是妨碍并不会太大,因为此时的李阀核心是李渊。至于他的三个儿子想要抢班夺权,起码还得再努力个几年时光。

    唐国公李渊,眼下正担任河北和山西抚慰大使,率军在两地大肆清剿叛乱。捷报频传倒是把身陷险境的隋帝彻底忘在脑后。

    从这也可知晓,李渊并没把杨广放在眼里。

    事实也正是如此,好似李阀终于成功顶替杨氏皇族在关陇军事集团中的代表地位,此时双方已经势如水火矛盾表面化,李渊便大大咧咧将心思暴露在阳光之下,偏偏杨广拿他还没什么办法。

    三次远征高句丽。尽管严重消耗了关陇军事集团的实力,可杨氏皇族的势力跟声望也是一落千丈,杨广再也不能做到像刚刚登基那会指点江山大权在握。

    ……

    王二一头雾水,不过他有个好习惯,想不明白的事情也懒得多想,只是好奇问道:“将军,怎么处置那姓李的小子?”

    “先把云定兴那厮叫来!”

    林沙摆了摆手,尽管没有整死李世民的想法,不过让他难受一阵子也是不错的主意。

    “给你个讨好李阀的机会!”

    面无表情看着眼前诚惶诚恐的云定兴,林沙冷然道:“本将军让李世民当你手下的队正!”

    “不,不,不!”

    云定兴满脸惶恐,硬顶着林沙不善的目光,诺诺道:“这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

    林沙双眼微微眯缝,一脸不屑冷哼道:“那么云旅帅你说,他一个白丁冲击军营,该当何罪?”

    他一点面子都不给,刻意在‘旅帅’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

    云定兴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眼中带着愤恨不平之色,怎么说他都是杨广后宫妃子之一的老爹,虽然他女儿不受宠早就挂了,可林沙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不过他可没胆子跟林沙这位隋帝身边的大红人,同时又手握军权的军方大佬对着干,云定兴可没李世民那么深厚的背景。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云旅帅还不快去看看你手下那位李队率!”

    林沙挥了挥手一脸不耐,似笑非笑的打趣了一句,不等云定兴有什么反应,他直接起身出了临时帅帐。

    “吩咐下去,拔营赶回雁门关!”

    ……

    李世民又惊又怒跟在大队幽州铁骑身后,骑着一匹健硕军马,瞪着帅旗之下的魁伟身躯双目似欲喷火。至于身边满脸尴尬几近讨好之色的云定兴,同时也是他此时身份的直接顶头上司,却是连脸都欠奉。

    他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成了区区七品队正,还是云定兴这废物点心的直接手下,要不要这么恶心人???

    可惜的是,形势比人强!

    堂堂正二品大员军方大将,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命令,他身上这个七品队正之职是逃不掉了。不用想也知道,以后这将是他李二以后身上永远都洗刷不掉的污点。

    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

    从魏晋以来,九品中正制可谓深入人心,尽管北方胡族并不太看重这些,可是有些暗地里的规则依旧存在,想他堂堂唐国公的嫡次子,怎能担任军中如次底层武官职位?

    李世民心中的想法,林沙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此时他正眉头紧皱,骑在雄俊军马上看着手里的紧急文书,脸上露出一丝冰冷笑容。

    果然不愧是父子,行事手段只能用厚颜无耻来形容。

    却原来,在他赶来羁押李世民和云定兴,以及一票隋军将士的塞北草原不知名小山谷时,新任河东和山西抚慰大使李渊,已率军在赶来雁门关救驾的路上,不日便将抵达。

    消息在雁门关内传来,一干随驾大臣齐声赞颂李渊忠义,被隋帝杨广气得差点吐血,留守在雁门关的幽州军将领,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派出信使给林沙传信。

    嘿嘿,他倒要好好见识见识,这位大名鼎鼎的唐国公,正史上最后下场不怎么样的唐高祖!

    一路无话,路上没有遇到什么狗血的麻烦事件,一行顺利返回已变得正常的雁门关。

    当然,以林沙那超乎寻常的强悍感知能力,自然察觉到队伍身后跟着的那几道强大气机,回头一想就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更何况对方的气机中,那明明白白的佛门印记还那么显眼?

    这帮秃驴,倒是认真负责契而不舍!

    还算他们识趣,没有跟得太紧,也没有显露丝毫恶意,不然林沙真会让他们好好见识一番什么叫做怒目金刚。

    从这些细节也可以看出,佛门真的对李世民挺看重的,不管这次他的表现有多么拙劣,甚至连表现机会都无便倒了霉。

    进了城,林沙与三千亲卫分道扬镳,只身带着一百亲卫,还有满脸忐忑的云定兴,以及满心不愿的李世民,第一时间赶到临时行宫向隋帝杨广报到。

    “陛下,云定兴和李世民都来了!”

    见过礼后,林沙也没客气直接说道。

    “哦,林爱卿觉得他们二人如何?”

    杨广面无表情,眉头轻轻一扬好奇道。

    “一个偷奸?;?,一个少年老成气度不凡,至于具体如何,还得陛下亲自见过才知!”林沙现在跟杨广算是利益同盟,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那种,经过几番交流也逐渐熟络起来,说话语气不再那么公式化很是轻松笑道。

    “朕倒是要见一见,这位相师口中‘龙凤之姿,天日之表,二十而贵不可言’的李二,眼下是个什么状况!”杨广脸色微沉,眯缝着眼睛冷冷道。

    林沙哑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他不清楚这位所谓的相师,到底是确有其人还是纯属虚构,不过他明白相师所言,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也就是隋唐之时,皇权受到世家门阀的严重牵制,这样的‘胡话’可以堂而皇之到处宣传,要是放在明清时期,哪还管你是什么身份,皇帝一声令下满门抄斩都是轻的,搞不好还会祸连九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