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很愤怒!

    被关押在塞北草原上的无名山谷,已经足足有十日之久!

    无论他如何吵闹,又或者想尽了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系,最后都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还被关押监视他们的幽州军将士好一阵冷嘲热讽。

    作为唐国公嫡次子,他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等待遇?

    李世民发誓,等他出去后一定要这些看守的幽州军将士好看,要他们知道得罪了李阀二公子的可怕后果!

    眼下的处境让他恼火万分,更让他不爽的是早已误了‘救援’隋帝杨广那昏君的时间,好好的一次露脸机会就这么没了。

    心中很是无奈,谁能知晓幽州军竟然在塞北草原布置重兵,自己竟然一头撞进了幽州军的警戒网中。

    明明说闻平北将军林沙,率军奋力突入被围多日的雁门关的,早知道还有一部幽州军在塞北草原游荡,打死他都不会走那条路线。

    现在可好,便宜没捞着还成了阶下之囚。

    云定兴那废物真是没用,明明身为堂堂的正三品屯卫将军,却是在幽州军品级不如自己的将校跟前,一副软弱可起的摸样,真真白长了那么大高个。

    还有那位名头响亮的平北将军林沙,自己都报了名亮出了身份,这厮竟然还胆大妄为将他羁押,简直岂有此理,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了此仇!

    “李世民,出来!”

    就在李世民神神叨叨怨念不断之时,突然看守的幽州军将士一声大喝,打断了他的纷杂思绪,不知何时已有数位体型彪悍很是陌生的幽州军大汉来到身前,二话不说架起他就走。

    “你们想干什么?”

    李世民顿时大惊,他从这几位陌生的幽州军军士身上,隐约闻到了淡淡血腥味,顿时心中冰凉一片有瞬间的慌乱。

    “老实点!”

    李世民刚想挣扎,便觉腰肋一痛浑身力气顿时消散一空。额头顿时冷汗淋漓脸色苍白若纸,像只小鸡一样被提着衣领迅速向关押他们的小山谷谷口走去。

    “征北大将军要见你,再敢折腾某家废了你!”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顿时让李世民从剧烈的疼痛中清醒过来。

    “征北大将军。哪来的征北大将军?”

    一双灵动的眼珠子转了转,李世民呲牙裂嘴强忍身上一**剧痛,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摸样打探道。

    “就是原来的平北将军,眼下将军因救驾之功,以及歼灭突厥狗近十万。将之驱逐塞北之功,刚刚受陛下封赏而得!”

    提溜着李世民衣领的幽州军大汉,满脸自豪骄傲道。

    “什么,突厥竟已退兵?”

    李世民脑子轰的一声,好似爆炸了一般瞬间一片混乱。

    “怎么,小子你看不起某家将军!”

    那魁梧军汉眼神一冷,可没理会什么李阀二公子不二公子的,顿时手头一紧绸缎面料所制衣领,紧紧卡在李世民的喉咙处,不过一会便让原本历史上的真命天子。一张憔悴俊脸憋得通红,呼吸粗重双眼逐渐翻白。

    “老宋你小心点,将军还要见这小子呢!”

    旁边的军汉一点都没有想要出头的意思,直到李世民双眼翻白已是出气多进气少的时候,才开口提醒了句。

    “哼,小子算你运气!”

    叫老宋的军汉这才松口,恶狠狠冲着大口大口喘气,脸色一片煞白的李世民怒道:“某家将军何等英雄,数十万突厥狗贼算得了什么,还不是在某家将军手上连战连败?”

    “……”

    李世民连连咳嗽。过了好久才恢复过来,心中对姓宋的军汉怨恨不已,同时也将原平北将军,现在的征北大将军给恨上了。

    突厥那帮家伙真是废物。数十万大军连数万幽州军都干不过!

    与此同时,李世民顺带也把早已退兵的突厥人给埋怨上了。

    “不知具体战况如何,几位可否告之一二?”

    这厮不愧是李渊重点培养,推出来准备摘最大的桃子,与大儿子李建成打擂台的狠角色,不过眨眼功夫便调整了过来。满脸诚恳苦笑道:“某虽不才,却是一心为国,只是可惜没有机会参与雁门关之战,不能见识到征北大将军的英姿风采!”

    “哼哼,告诉你小子也无妨!”

    李世民的话,让几位陌生军汉心中舒畅,你一言我一嘴便将林沙的‘丰功伟绩’,做了些‘艺术加工’唾沫横飞说了一遍。

    “征北将军果然神勇,佩服佩服!”

    嘴里说着言不由衷的客套话,李世民心中却是翻起惊涛骇浪,尽管这几位陌生军汉的话语多有夸张之嫌,可以他的聪明才智怎么分析不出,征北大将军林沙确实能耐非凡,率领五万幽州铁骑便将数十万突厥大军赶走。

    可惜,可惜……

    至于可惜什么,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总之心中缭绕着一种被别人抢了东西的不爽,这一切的风光本来都是他的啊。

    而此时,小山谷谷口被三千精悍的幽州铁骑围得水泄不通,中间就一个巨大帅帐,帐前一面高高飘扬的林字大旗,在呼啸风中猎猎作响。

    此时的帅帐之中却是没有林沙的身影,只有一位满脸颓唐眉宇之间威严外露的大汉,等他见到被提溜进来的李世民之时,不由眼前一亮小心凑了过去。

    “李二公子,你还好吧?”

    “恩,云将军?”

    李世民猛然抬头,看到跟前满脸憔悴,落腮胡子几乎将整张脸膛布满的熟悉面孔,有气无力问了句:“云将军还好吧?”

    “呵呵,二公子瞧某这摸样,能好到哪去?”

    云定兴一脸苦笑,没理会在场还有几位外人,摇头道:“倒是没吃什么苦头,只是一直被关押在山谷里太过憋闷!”

    “恩!”

    李世民深有同感点点头,突然身子一震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急忙抬眼四望好奇问道:“那位征北大将军呢,怎么没见到他的人影?”

    “某也不知晓,某已经在这里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了!”

    云定兴摇头苦笑,心中憋着一口恶气,可惜正主不在他也不好冲着几个虾兵蟹将发泄。

    “少罗嗦,某家将军临时出外有事,你们就老实待在这儿等着!”

    那姓宋的魁梧大汉一脸不耐,顺手从角落里拿起两个小马扎扔到两人跟前,而后便像尊铁塔般立在帅帐门口,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一眨不眨瞪着云定兴和李世民,好象生怕这两位脑子不清醒逃跑一般。

    “……”

    云定兴和李世民心中有火不好发,只得互视一眼闭口不言,却是对久久不出现的征北大将军林沙更多几分恶感。

    而此时的林沙呢?

    正负手挺立于小山谷最里头,同时也是最高的一处山林之中,和对面的三位光头和尚静静对峙。

    原来,就当他带着三千亲卫赶来之时,在谷口位置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三股强悍气息,竟都是一流颠峰高手才有的气机!

    二话不说,他直接脱离亲卫铁骑的?;?,飞身纵跃不过十来个呼吸功夫,便已非纵近十里路程,在隐藏在茂密山林中的三位和尚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已出现在他们跟前。

    “看来佛门对这位李阀二公子很看重嘛,暗中竟然还有三位一流颠峰高手随行护卫!”

    林沙一双锐目缓缓在三名和尚脸上扫过,身上突然爆发一股如山似岳般的沉重威压,直接镇得三位拥有一流颠峰实力的和尚动弹不得,同时一股若有若无飘渺不定的气机,也将三位和尚牢牢琐定不给他们丝毫脱身之机。

    “阿弥陀佛,见过征北大将军!”

    三名隐身暗处的和尚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和郁闷,瞬间放弃了抵挡念头,齐齐合什行礼道。

    “哈哈,看来三位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嘛!”

    林沙眼中波光一闪,满脸沉肃直接开口:“不管你们是何心思,现在,马上离开,否则休怪某下手狠辣!”

    说着,身上沉重气势又加重数分,三位和尚顿时脸色微变,额头冷汗滚滚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知晓眼前这位征北大将军实力强悍,可他们万万没想到竟然强横到这种程度!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管得太宽了吧?”

    其中一位年龄最大的和尚,颤巍巍踏前一步沉声说道:“某等如何行事,还轮不到大将军置喙,好象某等也没有妨碍到大将军哪里吧?”

    说着,与身后两位和尚同时高宣佛号,体内真气翻滚沸腾,一股股激荡气势从身上散发,而后连成一片苦苦抵挡林沙的沉重气势威压。

    “你们三位,以为有资格跟某讲条件么?”

    林沙目光森冷,突然暴喝出声:“滚!”

    话音刚落,一式降龙十八掌中的群战掌式‘震惊百里’拍出,顿时掌劲滚滚如长江大河,势不可挡朝着三位和尚汹涌而去。

    “不好!”

    三位和尚不料林沙竟然说出手就出手,根本就没有一丝预料,顿时脸色大变急急使出最强绝招联手应对。

    可惜,此时林沙的内功修为,已经正式踏入大宗师行列,三名一流颠峰高手的抵抗简直就是笑话,更别提还是降龙十八掌这等掌力强猛劲道连绵的精妙掌法,根本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无,就被连绵不绝的强猛掌力震得吐血倒飞……(未完待续。)

    PS:  求个月初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