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脚相加,气爆轰鸣!

    林沙向附近所有隋军将士,诠释了什么叫做战斗之时如疯师魔!

    拳头密集如雨点,腿影狂扫如风车。

    气血如龙力大无穷,劲道连绵给武尊毕玄制造巨大麻烦。

    一拳连着一拳,林沙打出了状态也打出了节奏,尽管每一次于毕玄硬拼,与之有身体接触的拳面或者腿脚,都好似受到炽烈大火炽烤一般,身体水分和体内气血都受到高温影响,身子滚烫气血越发凝练,不过短短时间身体内部温度已飚至一个高度,体表都带着一股子微红滚烫。

    心中却是不惊反喜,感受到体内气血越发凝练,尽管在身体内部的运行速度比不上之前,可是给林沙带来的力量却更加凶猛持久。

    轰出的拳脚也没什么章法,没有依靠大唐世界最常用的气机牵引之法,单以肉眼所见破绽猛烈攻击,在贴身肉搏的情况下根本就不给毕玄丝毫反应机会。

    “混蛋混蛋,某一个要杀了你!”

    毕玄怒吼连连,双眼喷火连连后撤,双手挥舞成影手忙脚乱抵挡林沙狂风暴雨般的连绵攻击,体内气血连连震颤就连一向引以为傲的炎阳真气,都跟着一阵剧烈窜动似有不稳迹象。

    心中又惊又怒,林沙毫无章法的拳脚攻击,更是让他引以为豪的气机牵引感应失去作用。而且双方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近,林沙的出手速度又过于迅速,就算他看出了这混蛋的出手轨迹,可是身体反应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一时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自从他成名以来,还从没有经历过此时憋屈的状况!

    可是,林沙的拳脚攻击强度实在太烈,每一拳似乎都蕴含千斤之力,每一脚似乎都能断金截铁,心中警兆不停逼得他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应对。

    但就是如此。毕玄也不能保证能挡住所有攻击。

    ??!

    右手小臂受到拳风波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出手格挡的动作不由一慢??山幼耪跏直鄹乓徽?,一股暗劲涌入疯狂拉扯破坏手臂内部的经脉和血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随之而来。

    砰!

    小臂臂面硬生生扛了一拳头,筋骨经膜一震一麻,突然没了力气软软趴在身体一侧,心中刚道一声不好一记凌厉拳风已紧随而至。

    肩膀微沉硬扛了这一拳,一股剧痛传来。伴随着体内气血翻涌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真气在附近流畅不顺,实力瞬间下跌一个层次。

    所幸他也不是吃素的,另一支拳头瞬间轰出,与林沙对拼一记积蓄已久的炎阳真气猛然爆发,将强敌接下来的连攻节奏打乱。

    林沙此时的情况也不好受,滚烫火热的炎阳真气入体,炽烈的温度让身体水分迅速消散,体内气血越发凝练粘稠运行起来十分麻烦。

    双方就是如此互拼,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毕玄被林沙如疯如魔的拳脚攻击弄得狼狈不堪,而林沙则被毕玄诡异的真气攻击手段弄得难受不已。

    轰??!

    盏茶功夫转瞬即逝,毕玄突然握拳轰出一记双龙戏珠,速度快到极至只见两条拳影连成一片,剧烈的气爆轰鸣声不绝于耳。

    林沙不以为意,以硬碰硬直接轰出一双炮拳。尽管每每与毕玄对轰,因者对方诡异的炎阳真气总要难受一会,他却没有丝毫退缩避让之心。

    四只铁拳凌空对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响亮气爆。

    不好!

    林沙感觉拳劲一空,并没有想象中喷薄而至。好似火山爆发时候的暴烈炎阳真气袭来,心道一声不好毕玄这是玩了新花样?

    可他的反应速度也是不慢,原本单纯暴烈的拳劲瞬间变化,明暗两种劲道不停来回变换。如长江大河浪潮汹涌一波连着一波汹涌澎湃。

    “平北将军林沙,咱们今日便战至此处,以后有机会再分出胜负!”

    就在这时,耳便传来毕玄沙哑低沉的嗓音,林沙心道一声不妙这厮要跑,还没等他做出反应眼前一花。毕玄便顺着他轰出的连绵拳劲,脸色一阵红白交替迅如利矢道飞出去,身形如疾飞大鸟瞬息之间便隐没于漆黑的夜色之中。

    “贼子跑了贼子跑了,不要给他机会!”

    “快快快,弓箭手给某******!”

    “拦住那厮拦住那厮,不要让他跑了!”

    “……”

    毕玄的突然离开,不仅打了林沙一个措手不及,就连在两人交手外围,布置了好几圈弓弩防线的隋军人马,先是一愣而后一片人仰马翻。

    “都不要胡乱追击!”

    火把照映下的漆黑夜空突然响起一阵弓弩飞射之时的咻咻声,见手下弟兄慌头慌脑之下竟要追出营地,林沙立刻大喝出声:“按照过营区巡逻警戒,没有某的命令不得追击出营!”

    说完,跟亲卫统领以及附近几位隋军将校打了声招呼,林沙强忍身上不适在营地巡视一圈,安抚受惊的将士这才返回自家临时营帐。

    “你们都出去,某要运功驱逐体内火毒!”

    一屁股坐在冰凉的地上,林沙扫了跟随在后的亲卫一眼,摆了摆手将他们全部驱逐出去,而后迅速闭上双眼进入浅层入定状态。

    刚跟武尊毕玄拼得太凶,完全又是以硬碰硬的搏命战法,难免与之有不少的身体接触,体内经脉血肉之中可是涌如不少炎阳真气。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天下三大宗师之名如雷贯耳,就是林沙实力最近小有突破,也不敢小觑了高武世界的最强战力。

    毕玄的实力也确实高得出奇,特别是那一身炎阳真气,当真希奇古怪得紧。

    历经多世,他还从来都没遇到过,像炎阳真气这般性质暴烈,又带着炽烈高温的先天真气,与之对战简直就是对精神和肉身的双重考验。

    尽管林沙与之战个不相上下,一度还在战斗之时占据上风,但那是欺负毕玄武功招式着实一般,真要互拼真气他虽然不惧却也并不会好过。

    所幸,这世界的武功威力虽然强悍无比,但因为修炼容易的缘故,像毕玄这样的绝顶高手太过注重气机感应和真气修炼,对招式套路的运用却是毫不在意,让林沙在这方面占了不少便宜。

    来到大唐世界这么长时间,他早就熟悉了高手之间的战斗模式。

    无非就是气势压制,然后以气机感应的方式寻找对手破绽,而后或言语攻击又或者使出各种手段打击对手信心,顺着气机感应中的破绽一击必杀。

    颇有点李白诗句中的‘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形’的意味。

    这样的战斗风格,自然极为犀利狠厉,一旦战败下场十分不妙,就算勉强能够逃得性命,也因着精神受创留下心理阴影,以后一蹶不振止步不前。

    飞鹰曲傲便是最好的例子,好好的一位铁勒第一高手,就因为跟毕玄对战之后留下心理阴影,实力多年来不进反退算是彻底废了。

    可是这样的打斗方式,在林沙眼中却很是不以为然。

    以他坚定的心智,区区精神压制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说放眼整个大唐世界,能够在精神修为方面强过他的,可能也只有那位不知死活的邪帝向雨田,就算真的被压制住了,对其坚定的追求武道之念也没什么影响。

    就是败了,不过也就是积累不过,等以后底蕴足够后再找回场子就是。

    至于大唐世界高手的气机感应作战方式,也不能说这种手段不厉害。起码在找寻对手破绽,以及一击必杀方面效果十分明显。

    可是对于武学招式已经达到出神入化境界,能够随时随地顺着敌人招式变化而变化的林沙而言,显得太过简陋单调了一点。

    气机是什么?

    出招之时带动的空气流动,可有些武功出招之际,却是毫无声息气机不显,这时就得依靠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武功技巧来对抗。

    随着窍穴之中磅礴的北冥真气在经脉之中汹涌澎湃,身体上少少几出炎阳真气迅速被消弭干净,同时受到炽烈温度损害的经脉血肉也迅速恢复过来。

    让林沙惊喜不已的是,体内气血在炎阳真气高温炽烤之下,体内气血的浓度更上一层楼,几乎粘稠成了固体浓液,沿着经脉缓缓流敞迅速改造着林沙的身体机能。

    这就是意外之喜了。

    没想到,跟武尊毕玄短暂交手,竟然还能有这等好处!

    气血能量可是内家拳的根本,越是浓稠凝练,所能爆发的威力以及破坏力,就越是强猛。

    只是以前修炼内家拳,想要凝练气血却是需要天长地久的水磨功夫,没想到毕玄的炎阳奇功竟然还有这等效果!

    那,要不要以后多找机会跟毕玄交交手,也要让内家拳的根本气血能力,更上一层楼呢?

    漆黑的夜色中,正飞速奔驰的毕玄,猛地打了个寒战,高速飞驰的身形猛地一顿,摇了摇头很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这种干冷的感觉从何而来?

    回头深深望了灯火明亮的隋军临时军营一眼,脸上神色好一阵变幻莫测,冷冷笑道:“没想到这为隋军平北将军实力如此之强,倒是某大意了,今日暂且放你一马,等来日找到机会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