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身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仿佛是暗中统治大草原的神魔,体魄完美,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双腿特长,使他雄伟的躯更有撑往星空之势,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随风拂扬,手掌宽厚阔大,似是蕴藏着这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最使人心动魄的是他就像充满暗涌的大海汪洋,动中带静,静中含动,教人完全无法捉摸其动静。

    乌黑的头发直往后结成发髻,俊伟古俏的容颜有如青铜铸出来无半点瑕疵的人像,只看—眼足可令人毕生难忘,心存惊悸。

    高挺笔直的鼻粱上嵌着一对充满妖异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飞扬的眼睛,却不会透露心内情绪的变化和感受,使人感到他随时可动手把任何人或物毁去,事后不会有丝毫内疚。

    这就是武尊毕玄!

    一股如有狂风暴雨,好似大漠风沙席卷的滔天气势,猛地朝林沙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突然,一条高大身影离弦疾进,化做片片残影凌空飞射,一双铁拳带着炽烈无匹的滚烫热流,好似大漠正午高悬的骄阳,悄无声息砰然轰出。

    拳还未至,一股滚烫的热浪,便已向林沙席卷而去,周身温度瞬间拔高。

    更让林沙惊奇的是,好似周围力场出现错乱,一股股强横的牵引之力疯狂拉扯,想要将他拉离原地露出破绽。

    果然,大宗师都不是易与之辈!

    不过……

    你武尊毕玄有手段,难道某林沙就是吃素的不成?

    林沙身形稳如磐石,浓郁几至实质的凶煞之气喷薄而出,如浪潮滚滚汹涌澎湃,好似活物一般一股脑全奔飞扑而至的武尊毕玄而去。

    凌空飞射的毕玄脸色微变,恍惚间似乎陷身修罗地狱,满目血腥尸骸遍野,血流成河浓郁的血腥味几乎化成实质,呼吸一口满腔血腥弥漫。身子就像泡在尸体沉浮不定的血海中一般。

    不过下一刻,他便从种种恐怖幻象之中脱身,眼中爆发凌厉似剑的锐利光芒,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带着五分凝重。以及三分惊讶。

    一双铁拳悄无声息轰出,与林沙奔腾如火的炮拳对轰在一起。

    轰??!

    一声响亮的气爆在主帐炸响,于寂静夜色之中格外惊人。

    “什么声音?”

    “不好,是将军所在主帐发出的声音!”

    “有人潜入有人潜入,快快赶去支援!”

    “……”

    原本安宁寂静的隋军临时大营。瞬间就好象炸了锅般,一下子沸腾喧嚣起来,火把一根接着一根点亮,不过几个呼吸功夫整个临时营地已是一片光明。

    附近亲卫营将士,更是在衣裳凌乱气急败坏的王二吆喝下,迅速整队杀气腾腾向主帐扑来。

    “混蛋,竟敢让大爷这般没脸,不管你是谁都死定了!”

    亲卫营外围的隋军将士也纷纷行动起来,在各自将校的吆喝呼喊之下,拿弓的拿弓取弩机的取弩机。虽然急促却有条不紊的布置第二重攻击线。

    之前各营将校就被林沙叮嘱过了,要是真的有人前来刺杀,实力肯定不是普通将士可以抵挡,各营弟兄们千万不能自乱阵脚,要组成严密一弓弩为主要攻击手段层层推进。

    眼下真的出了事,事先有了准备的情况下,临时大营的慌乱没有持续多久便稳定下来,各营按照各自的任务和实力做好一切准备,就等着给来犯强敌狠厉的打击。

    “不要进来,有某一人足以!”

    就在这时。轰隆隆的气爆声中,林沙沉稳响亮的声音突然在整个临时军营响起,好似就在隋军将士耳边轻轻说话一般。

    可是他提醒得太迟……

    哇!

    亲卫营统领王二仗着一身强悍横练功夫,挥舞大刀第一个冲进了宽敞的营帐??墒窍乱凰布?。他那高大魁梧的身躯,却以更快速度倒飞出来,身在半空脸如金纸哇的连喷数口鲜血。

    “某的话没听到么,不要进来!”

    主帐之中,轰轰轰的气爆轰鸣不绝,一会狂风呼啸一会又是劲气凌厉。将偌大一个营帐吹得不断向外鼓胀,林沙还能在这空隙开口出声,实力之强已与幽州之时不可同日而语。

    轰??!

    不等营帐外围的隋军做出调整,突然主帐响起一声惊人爆炸,质量绝对可靠韧性十足的营帐上顶炸出一个巨大窟窿,在翻飞的碎布破片之中两条矫健身影冲天而起,拳拳对撞刺耳的轰鸣声不绝。

    体内气血奔涌如龙,一百零八处窍穴齐齐震颤,浑身上下充满了使不完的劲力,林沙身在半空好似绝世武神,一拳一拳连绵不绝气爆轰鸣,周遭空气跟着沸腾翻滚猎猎大风凌厉呼啸。

    自从识海中出现了雁门关的光影沙盘后,林沙自身的实力得到进一步提升。对自身的掌控力度更上一层楼,能够发挥出的真实实力也越发逼近身体正常能够发挥的攻击力。

    与此同时,伴随气血轰流一百零八处窍穴也跟着凑热闹,在连连共鸣震颤的过程中,一丝丝精纯几近液态的北冥真气缓缓流敞,在经脉之中自主运行,给林沙的实力发挥更添一分助力。

    这不,身在半空林沙的身形一点都没有笨拙迟滞之感,反而矫如游龙疾似飞鸟,移形换影纵横飞掠无不随心所欲。

    忽而在前忽而在后,一会飞东一会掠西,身形变换无常气机更是飘渺难测,就是以毕玄大宗师之能,都感觉有些跟不上趟难受得紧。

    内家拳五形变化,或刚猛霸道或阴柔诡秘,又或者明劲暗劲结合劲道连绵,如海浪呼啸不绝。

    待毕玄刚刚适应了他的内家拳打法,利用超绝的气机感应能力,以及成名绝学炎阳奇功如火山般的炽烈爆发劲道,对林沙产生巨大威胁之时他的攻击手段又是一变。

    降龙十八掌!

    金庸武侠世界一等一的神功绝学,号称外功第一刚猛掌法。

    由林沙施展开来,掌势矫如游龙呼嚎咆哮,劲道连绵刚猛霸道至极,一掌拍出甚至能生出十几股连绵劲道,就是毕玄以炎阳**中的炎阳劲为跟底的拳劲,遇上也只有吃憋倒霉的份。

    两人都是这个世界最顶尖高手,无论内力强度还是速度都堪称天下一绝,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已交手数十合,从天上打到地下,又从地下战至天空,移形换影只留下一片片模糊残缨。

    快!快!快!

    真是太快了!

    主营帐外,刚刚布置好弓弩等强力军械的隋军将士,盯着高速移动中的来年感大高手,只觉眼前发花根本就确定不了两人的具体位置。

    而且两人交手速度也是奇快无比,这一刻还是林沙在左毕玄在右,可下瞬间两人已对换位置。

    如此一来,外围布置好阻击围杀阵线的军阵,根本无法也没胆子轻易动手,要是不小心伤到平北将军,就是最后将潜入高手击毙也吃不了兜着走。

    “混蛋混蛋,没想到堂堂突厥第一高手,武尊毕玄竟也做这等卑鄙小人之举!”王二一脸暴躁在弓弩阵前走来走去,不时扫一眼激战正酣的两大当世绝定高手,脸色难看愤愤不平连连怒吼。

    武尊毕玄的炎阳奇功名头太响,隔得老远一众隋军将士都感觉滚滚热浪扑面,这么明显的特征他们怎么猜不出潜入之人的身份?

    震惊于武尊毕玄做这等龌龊之事的同时,同时心中生起股股自豪之感。

    武尊毕玄厉害又如何,平北将军也一点都不比他差!

    轰轰轰……

    林沙和毕玄两人交手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全部心思都放在眼前的强敌身上,整个世界除了强敌再无其它,自然也就不知晓外头的动静。

    毕玄越战越是心惊,同时心中杀机汹涌,对于林沙这样的中原高手,有一种想要将其扼杀在摇篮的疯狂冲动。

    双拳如流星坠地,出拳之时除了速度飞快之外没有丝毫声息和异常,可是一旦拳劲临身顿时周围温度瞬间飚升,拳劲也似火山喷涌一发不可收拾。

    林沙则是不甘示弱,一拳对拳战意汹涌,眼中杀机暴闪气血如龙,一拳刚猛霸道至极,震得毕玄都不由身子一震,体内气血翻涌难受之极,又是一拳迅若流星轰来,毕玄来不及急忙以柔尽阻拦。

    可,两拳相触瞬间,除了一股依旧凶猛霸道的拳劲之外,又有一道阴柔诡秘的暗劲跟随,借着之前凶猛霸道的拳劲轰开毕玄手上防御,而后跟上的暗劲一股脑汹涌而入,疯狂拉扯破坏毕玄手上经脉跟筋骨。

    手上传回的剧烈疼痛,让武尊毕玄都不由闷哼出声,手上的动作也是不由自主一慢,林沙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当即暴喝出声身子迅疾如猎豹,瞬间冲入毕玄两臂之中,顿时拳脚飞舞密集如流星疯狂轰出。

    被内家拳罡劲高手近身的后果是十分可怕的,瞬间林沙便出拳踢腿近百记,而且明劲暗劲信手拈来如意转换,毕玄一时被打懵了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林沙呼啸连连拳影重重腿影纷飞,誓要将所谓突厥第一高手武尊毕玄,打得猪狗不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