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突厥大军突然拔营后撤。

    隋军大部出得雁门关,联合外围数万幽州军,狠狠咬住突厥大军的后撤之路,坚决不让突厥人有轻松撤退的机会。

    塞北草原一时战火燎原,每日小战不断大战数场,兵锋交错喊杀震天,殷红的鲜血和尸体将塞北草原点缀得格外肃杀惨烈。

    一连追击数百里,突厥大军后撤得极不顺利,被隋军像野狼一样,今日咬下一小口,明日又损失一大块肉,不过短短五日时间竟生生伤亡两万余众。

    始毕气得差点吐血,使尽了各种办法都没法让身后,紧紧跟随的隋军骑兵减缓追击速度。

    更让始毕糟心的是,随着时间流逝,突厥大军那糟糕的后勤补给,竟然出现了后续乏力甚至断绝的迹象!

    这,真是要命了。

    以林沙为首的追击隋军将校,敏锐的发觉了这一点,更是兴奋的缠着突厥大军主力不放,各种卑鄙龌龊手段层出不穷,没日没夜的骚扰,在沿途水源处扔死去战马牛羊尸体,在上风口制造呛鼻浓烟……

    总之,怎么恶心怎么来,只要能让突厥大军不爽,拖慢突厥大军的后撤速度,同时给突厥人制造大量伤号,隋军将士便乐此不惫。

    可是,当追击到第五日的时候,分散出去的数支隋军精锐部队领兵将校,足足二十来位一流或者准一流高手在一天之内全部遇刺身亡。

    而伤号满员,被追击隋军弄得精疲力尽的突厥大军,突然一反常态在十里开外扎营列阵,一副敬候追击隋军大驾的摸样。

    “这是怎么回事?”

    接到消息之后,林沙勃然大怒心中火气熊熊升腾。

    分散出去的数支精锐人马仓惶而回,除了突然死去的领兵将校之外,其余普通将士倒是没发生什么意外,可也把他们惊得不轻士气一下子低迷下去。

    “不,不清楚,将军之前还好好的??墒亲奂渚屯蝗凰懒?!”

    “我们这边也是一样,将军身边围满了护卫,同样死得不明不白!”

    “将军死得悄无声息,我们好久之后才发觉情况不对!”

    “……”

    突然死去的那些隋军将校。身边的亲卫一个个战战兢兢,额头冷汗淋漓站在林沙跟前,身子瑟瑟发抖说话声音结结巴巴。

    “他们的伤口在何处,形状如何?”

    林沙面沉似水,心中涌起一丝莫名不安。强压怒火沉声问道。

    当已死将校亲卫言道,他们家将军全都是被极高明内家真气震死之时,心中隐约的不安更加强烈。

    “你们下去,就说这是突厥那边派出了宗师高手所为!”

    猛一摆手,林沙脸色沉肃,冷然道:“告诉弟兄们不用害怕,突厥大军有宗师高手坐镇,咱们隋军同样也有,他们能得逞一次,下次想要再得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待一干神色稍缓。依旧崩得紧紧的已死将校亲卫鱼贯出了军帐后,林沙猛然一掌拍在身前桌案上,硬木所制小案几没有丝毫意外,瞬间化作一堆木屑彻底消失,大帐之中只有他的沉声怒喝来回激荡:

    “不管你是何人,敢破坏规矩老子都不会放过你,咱们等着瞧!”

    说话的同时,一股浓浓的?;型蝗辉谛耐犯∠?,好似阴影般让他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似乎即将面对什么强敌一般。

    “除了飞鹰曲傲和天君席应?;褂兴??”

    他一向都对自己的感应十分信任,既然心头乱挑每每都有?;辛偕?,林沙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心思电转迅速将突厥可能出现的高手一一过了一遍。

    “难道是他?”

    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名。林沙身子猛地一僵,两眼爆发惊人光芒,两道锐利光芒好似冰冷寒芒,让主帐的气温都跟着下降几度,一股磅礴战意猛然从身上喷薄而出。

    “要真是他的话,那就。好好战上一场吧!”

    声音低沉压抑,好似一头荒古凶兽暗暗嘶语,感觉说不出的凶残暴虐,一股子浓郁血腥味刺鼻几疑身处修罗血海。

    当夜,月朗星稀。

    隋军临时大营一片沉寂,偶有举着火把的巡逻队四处游荡,轻微的脚步声让周遭环境更显幽静。

    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营地里的防御力量,比之往日加强了数分不止,每隔半盏茶功夫便有一队巡逻军士路过,不给突厥方面的高手有丝毫可趁之机。

    消息已经传开了,主帐那儿有话传出,说是平北将军亲言,这事是突厥宗师级别高手所为,目的就是为了阻止隋军继续追击突厥大军。

    宗师高手??!

    听闻消息后,数万隋军将士无不心头凛然,平时就连二三流好手,他们都不是对手,更别提神人般存在的宗师高手了。

    隋军将士无不心头凛然加强了戒备,巡逻之时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所幸这是隋军大营,数万隋军将士聚在一起,倒也不怎么害怕宗师高手直面强突。就算是神人一般的宗师高手,陷身军阵之中面对强弩劲矢疯狂突袭,也绝对讨不了好去。

    因此,巡逻队军士身上,个个都带了小巧的手弩,装备的全是响箭,为的就是能够在发觉情况不妙的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并提醒周围同袍。

    隋军不仅仅加强巡逻力度,整个军营更是被密密麻麻的沟渠,以及栅栏还有拒马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没有校尉一级军官亲自命令,胡乱窜动者军法处置:杀无赦!

    除了明着的巡逻队,暗地里隐藏潜伏的暗哨,密布整座大营里里外外。

    尽管林沙和一干紧张的将校也知晓,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所谓的暗哨只是个笑话,不过他们还是如此布置下去。

    不为别的,只为手下数万隋军将士能够心安。

    至于真正的杀招,自然是各处要害位置以及将军主帐暗处布置的弩机,只要突厥高手有胆量前来,髓军方面绝对给他们一个大大‘惊喜’。

    中军主帐,林沙盘膝端坐于蒲团之上,身如磐石闭目调息。

    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一种不安之感缭绕。

    对自己的预感十分信任的他,立刻了悟可能强敌很快找上门来。

    不管是深夜的漆黑,还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都是高手偷袭最好的掩护。

    心中警兆不停,想睡个安稳觉都不易,他干脆找了个蒲团就地打座,将自身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状态,时刻处于颠峰期出手便是最为凌厉的攻击。

    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

    阵解星芒尽,营空海雾消。

    功成画麟阁,不独霍嫖姚!

    不知为何,李白的这首出塞诗,突然闪现在心头,顿时端坐不动的身躯猛的一震,体内气血似乎受到什么东西引导,猛然加快流速,轰隆隆好似长江奔流大河滔滔,心头猛然生起一股纵横天下的豪情壮志。

    与此同时,本就处于空明状态的精神,这一刻好似受到感染如长江大河沸腾汹涌,猛地突然一百五十米感应极限,好似天边月光如水银泄地,精神感应如浪涛滚滚向整座隋军临时大营蔓延覆盖而去。

    这一刻,天地寂静,

    这一刻,整座隋军临时大营都在他心中。

    一丝一毫,任何风吹草动,都没法逃过他的敏锐感知。

    看似寂静沉寂的临时大营,暗地里其实并不宁静。

    不算明哨暗哨以及时不时走过的巡逻队,出恭尿急的军士,因为各种缘故睡不着的将士,还有……那一道几乎隐不可查的暗淡身影。

    终于来了么?

    不知为何,当他感知到那道如风迅疾,却又悄无声息从营地外围,迅速向中军主帐靠拢的矫健身影,一股强烈的?;型蝗挥肯中耐?。

    而这位身上的气息,更是好象苍莽大漠变幻莫测,一会安静得好似死寂的沙漠,一会又好似卷起狂暴沙尘的荒莽大漠,一会好似荒凉古城天边悬挂的落日,一会又好似大漠天边散发无穷炽烈的骄阳。

    一股子大宗师特有的深沉,让林沙第一时间便确定了来人身份!

    武尊毕玄!

    大草原,塞外第一高手,跟中原道门第一人散人宁道奇,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并称当世三大宗师,突厥的守护神!

    林沙心中无喜无惊,一片空明好似天上明月,任尔狂风暴雨我依旧闪耀星空。大宗师又如何,他又不是没有见识过,也跟大宗师交过手。

    对他而言,大宗师最可怕的境界以及气势压制,根本就不必担心。

    至于真正的贴身肉搏,不是林沙吹大气,放眼整个大唐世界舍我其谁!

    “武尊深夜来访,林某深感荣幸??!”

    缓缓起身,静静凝立片刻,林沙轻轻一笑好似天朗气轻,冲着大帐之外缓声说道。

    “没想到隋军之中,竟还有将军这等高手,看来毕某此次没有白来!”

    一道沙哑粗矿的声音突兀出现,紧接着一道高大身影掀起帐帘稳步而入。

    四目相对,火花四溅气机紊乱。

    两人身上,突然爆发如海浪汹涌般的澎湃气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