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临时行宫正殿

    “朕早有所言,雁门关一应军务,交有林爱卿全权处理!”

    “至于突厥撤兵之事,还要林爱卿慎重对待!”

    “……”

    杨广眼底积累多日的阴霾一扫而空,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林沙成了正殿中的另一位猪脚,与杨广一唱一合不要太默契。

    一干随驾重臣,此时变成了彻底的边缘角色,连插口的余地都没有,杨广便大手一挥示意临时朝会结束。

    “陛下,臣布置在城外的大军,发现了一支前来救驾的人马!”

    林沙跟着杨广进了后殿,待一干太监宫女离开后,他这才缓声开口道:“领兵之人,乃是唐国公二子李世民!”

    杨广脸上的笑容刚起,便被一片冰冷的阴沉取代,只听他低沉着嗓门问道:“唐国公二子李世民?”

    “正是!”

    林沙眼观鼻,鼻观心平静回答。

    “是何官职,他所带人马又是哪来的?”

    杨广眼中冰寒一片,额头青筋根根爆起,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问道。

    “白丁一个,其所部人马,乃是半途接管的屯卫将军云定兴部将士!”

    眼底深处闪烁冰冷刺骨的阴寒,林沙脸上不动声色平静汇报。

    “混蛋,云定兴这个废物,竟然被区区一名白丁挟制,如此废物留在朝堂何用?”

    杨广满脸暴戾再也忍不住心头火气,拍案而起破口大骂:“如此废物丢人现眼,朕一定要他好好铭记,他是大隋的臣子,不是李阀的狗!”

    林沙心中了然,看来杨广对自己的处境,比任何人都要清醒。

    眼下的隋帝杨广实在?;刂?,一个不好便有生命危险不说,就连杨氏江山都有倾覆的可能,而且可能性极大。

    作为三品大员。尽管一直坐镇幽州边塞,林沙对朝堂风云还有天下局势,都有着清醒的看法和认识。

    朝堂上,私底下?;褂械胤降挠跋炝ι?,胡汉之争都到了白热化阶段,差不多快要刺刀见红分出个生死的时候。

    南北朝时期,鲜卑贵族几乎控制了华夏北方政权。

    其所形成的鲜卑贵族集团,极度排斥汉人。在北方采取各种胡化手段,对汉人实施严厉打压政策。

    加上时不时的大屠杀,北方汉人的数量一度锐减,甚至不如胡人数量的十份之一,也就在那时鲜卑与汉人之间结下血海深仇。

    至北周期间,由鲜卑贵族逐渐演化而来的八大柱国,也就是所谓的关陇军事集团掌握北方政权,依旧排斥汉人进入其权利核心,与南方的汉人关系几乎形成水火不容之势。

    也就是说,北方政权真正的权利核心。从来就是关陇军事集团,至于所谓的五姓七家,其中除了隶属于鲜卑后裔的陇西李氏之外,其余几家只是笑话而已,只有在太平年景才能发挥出其深厚底蕴。

    这也可能是,后来五姓七家中的几家,在唐时不鸟李氏皇族的重要原因。他们都是汉人世族后裔,与胡人出身的李氏皇族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

    作为八大柱国之一的杨氏,乃是关陇军事集团之中,唯一由真正的汉人世族转化而来。杨坚能安稳坐得帝位,少不了关陇军事集团的支持。

    可是杨坚在当上皇帝后,迫不及待将鲜卑姓氏‘普六如’,改成本家汉姓‘杨’。这一下可就触犯了关陇军事集团的底线。

    本来杨氏作为关陇军事集团的代表,可是自从杨坚改了汉姓之后,被关陇军事集团视为叛徒,其代表身份自然没法继续担纲下去。

    从隋唐的历史角度反推,李阀很可能在杨氏被作为叛徒驱逐出关陇军事集团后,代替杨氏成了关陇军事集团新的代表。

    不然。在杨坚当皇帝的时候,也不会传出什么‘木子李,坐天下’的传言,结果八大柱国之一的陇西李氏,遭受杨坚的凶残打击,最后不得不与李渊所在的太原李氏联宗,白白便宜了李渊一家子。

    连坐镇边鄙之地幽州的林沙都能隐约看清这些,作为皇帝的杨广,又哪能不知道这些情况?

    这些年三征高句丽失败,不仅严重消耗了关陇军事集团的实力,同时也让杨氏皇族的势力大减,已经没法继续压制李渊出头。

    而这次雁门关之围,阴谋痕迹太过明显。

    要是没有内鬼的话,突厥想得到杨广北巡的具体路线,又岂是那么简单?

    要是没有内鬼的话,一干边关重将又怎么可能‘集体失聪’,突厥那么大动静都没发觉?

    就连林沙这位坐镇幽州的平北将军,都通过魏刀儿这个反贼魏刀儿那,知道了突厥调集兵马将有大动作,暗中还给杨广递过这方面的情报。

    而与突厥有过多年作战经历的大隋边军,不可能一下子成了聋子和瞎子,对突厥的举动一点都没察觉,最后都要嫁去突厥的义成公主提醒,这才惊觉突厥方面的异常吧?

    这也可能就是,真实历史上杨广从雁门关脱围后,所说的‘不安全’的具体原因所在吧。

    尽管从后来的历史反推,杨广当时实力扔旧强大,继续坐镇北方才是最好的选择。但问题是他已经感受到了切实的生命威胁,想着要避开关陇军事集团势力最为强悍的北方地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只是可惜,被关陇军事集团视做叛徒的杨氏皇族,却又被南方汉人士族当作胡人走狗,根本不承认其汉人身份,甚至被视为汉人仇寇。

    这也是杨广抵达江都(杨州)后,不管南方还是北方的局势巡视糜烂的主要原因,杨氏皇族得不到南北两方世族集团的支持,已经成了彻底的孤家寡人想不倒台都不可能。

    别看这些推测着墨不少,其实不过只是林沙转瞬间的思绪而已。

    “陛下,不知云定兴和那位李二公子,如何处置为好?”

    待杨广狠狠发泄了一通心头郁气,情绪恢复稳定后林沙这才不紧不慢沉声问道。

    杨广眼中闪过两道冰冷杀机,沉吟片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冷声道:“先羁押着吧,云定兴既然这么想当李阀的狗朕就成全他。至于那位李二公子,不过白丁一个随你处置!”

    说着,摆了摆手示意林沙可以离开了。

    ……

    从临时行宫出来,林沙心中一片冷然。

    “吩咐外头的弟兄,分出三千人马看押云定兴部,但有不服格杀勿论!”

    返回临时军营后,林沙招来亲卫统领王二,冷声吩咐道:“那位李二公子也一样处置,本将军此时没功夫理会他们!”

    正如隋帝杨广所言那般,此时的李世民不过区区白丁,既然落到他手又被抓住了这么大一把柄,捏圆挫扁还不是谁他心意?

    什么千古明君?

    什么贞观之治!

    在李世民自己都没从李阀彻底脱颖而出之际,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作为隋帝心腹,逮着机会将其杀了,李渊在这种时候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当然,李渊的几个儿子都不是泛泛之辈,李建成别看默默无闻,光芒几乎被李世民掩盖,可是在李渊称帝并打下整个天下的过程中,唐军的后勤调运几乎全是他一手操办,从未出错手段厉害得紧。

    李元吉也是英雄了得,就算没了一个李世民,说老实话对李阀的影响不大。

    林沙此刻想的是,如何利用李世民嫡次子的尴尬身份,暗中鼓捣鼓捣在李阀内部弄点事儿出来,最好提前让李建成和李世民之间的争斗激烈化。

    到时候,李阀内部不和,其潜在实力就算再强,也发挥不出全部实力!

    当然,这些都是后面琢磨的事情,眼下该考虑的是如何在突厥大军身上,狠狠咬下一大块肉来。

    林沙从来都不是个独断专行的性格,尽管他心中自有想法,却也没忘‘集思广益’,参考他人的意见和看法。

    于是,才刚刚分开不久的雁门关隋军一干将校,被林沙匆匆召集起来,共同商议眼下的局势和应对办法。

    “突厥真的要撤兵了?”

    “怎么可能,突厥还有近二十万大军呢?”

    “他们主动后撤十里,是不是引蛇出洞之举?”

    “……”

    当林沙将议题抛出,又将突厥大军的举动点明后,顿时引来与会将校一阵轩然大波。

    “突厥撤兵是肯定的!”

    待议论声音小下来后,林沙郑重点头说道:“突厥人的损失可不小,以他们的实力也吃不消,加上他们的后勤供给能力,连续作战一个来月不撤兵都不可能!”

    他自然不会说,历史上突厥也不过围攻了雁门关一个来月,最后在李世民赶来之际‘仓惶’而逃。眼下局势虽有变动,但是突厥大军方面确实到了不得不主动退兵的时候!

    “打,狠狠的打,突厥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这么便宜?”

    立即有将领跳了出来,挥舞拳头恶狠狠道:“将军您就下令吧,末将愿作冲击突厥大军的先锋!”

    “某也愿当先锋!”

    “还有某,一定要狠狠给突厥人一个教训!”

    “……”

    临时会议室瞬间沸腾,一干与会将校纷纷请战,个个摩拳擦掌就准备给突厥大军一个深刻教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