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好好的报捷朝会,结果搞得虎头蛇尾,无论杨广还是参与的大臣心里都不怎么痛快。

    林沙倒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尽管有给李渊上眼药的意思,不过他说得话也是合情合理。

    幽州五万铁骑出塞救驾都已经十来天了,距离比幽州军更短几乎近在咫尺的唐国公李渊所率人马,竟然到现在连个鬼影都看不到。

    这里头有没有古怪,傻子都看得出来。

    别说什么河东与山西匪乱猖獗,李渊陷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难以脱身,这话说出来小孩子都骗不了。

    可偏偏,李渊就当近在咫尺被围的隋帝杨广不存在般,依旧该干啥干啥,将河东跟山西的剿匪事业进行的如火如荼,而致杨广的安危于不顾。

    这是他没将杨广的安危放在眼里,还是他敢肯定杨广不会出事?

    李渊的举动,实在隐含了太多的信息和不确定性。

    但有一点可以保证,明面上初掌河东和山西军权的唐国公李渊,并没有把杨广放在眼里。

    李渊的行为,显露了一个让人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隋帝杨广的威信,在三次远征高句丽失败,大隋内部烽烟四起叛乱不断的局面后,已经降低到一个低谷,对军队和大臣的掌控力度下降了一个台阶不止。

    之前没有人将这个尴尬的事实揭破,大家也都睁只眼闭只眼懒得自寻烦恼??墒窍衷诹稚晨桃饨飧龈亲咏铱?,杨广在尴尬恼怒的同时,对李渊的嫉恨度将达到历史新高,这是可以预想的。

    别说什么历史上李渊派二子李世民带兵救驾,就那区区数千所谓的家将以及家兵,在规模达到数十万的浩大战场上。任李世民神通广大也闹不出什么动静来。

    况且,李世民的军事才华,也一般般得紧。

    无独有偶。当林沙从气氛沉闷的临时行宫正殿返回幽州军驻地时,亲卫统领王二立时来报:在塞北草原来游荡的弟兄。近日突然发现一支数千人的不明身份队伍,不敢怠慢上万铁骑第一时间合围上去,结果发现摆了个大乌龙,对方竟然是唐国公李渊派来救驾的兵马。

    “就数千人马?”

    林沙脸上神色平静,眼中却是闪烁锐利光芒,心道还真是巧得很,他才在临时朝会上揭破李渊不派兵救驾,坐视杨广身陷险境而不顾。这边李渊的援兵就被幽州军给合围了。

    “外围斥候回报,正是数千人马!”

    感受到林沙此时的汹涌杀机,王二心神一凛昂声回答。

    “好!”

    林沙眼中凶光暴闪,浑身血腥之气弥漫,好似荒古凶兽让人不寒而栗,就是早已熟悉林沙一身强悍气势的王二,都不禁身子一震露出骇然之色。鼻间一股浓郁血腥味刺激之极,好似身处修罗地狱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让外围人马,将人全部控制起来!”

    就在王二几疑身陷幻境之时,林沙淡淡而又阴冷的声音传入耳中。王二激零零打了个冷战,不敢有丝毫怠慢急忙拱手应是,待得出了林沙所居院落之时才长长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衣裳早已被冷汗湿透。

    而就在这时,一阵杂乱脚步声响起,王二急忙抬头望去,正是亲卫营最近混得风声水起的宋金刚。

    “发生什么了,竟是如此匆忙?”

    “王校尉,城外急报,突厥大军后撤十里!”

    宋金刚黝黑的脸膛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

    “什么,突厥大军后撤十里?”

    王二先是大惊。后又大喜,一把拉住宋金刚的手。两人齐齐走进林沙所居小院汇报这个‘天大’好消息。

    “哼,突厥人这是想走?”

    林沙闻报沉默良久。王二和宋金刚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中,原本心中的喜悦逐渐消散,到最后更是脸色严肃心怀惴惴,就在这时林沙猛然抬头冷笑道:“想走哪那么容易,还得问问某答不答应!”

    “将军,您的意思是?”

    王二闻言心头一震,又惊又喜试探道:“难道要毕其功……”

    “某心中自有计较,你一个大老粗跟某拽什么文?”

    心头一阵好笑,没好气瞪了这厮一眼,林沙摆摆手吩咐道:“快去忙某之前吩咐的事,某还要去跟陛下商议一番!”

    “将军,要是那位李二公子,不老实怎么办?”

    王二答应一声便准备离开,刚刚跨过门槛猛然一拍脑门,满脸尴尬回头请示道。

    “格—杀—勿—论!”

    林沙缓缓开口,音量极轻却是杀气凛然,一股冰冷杀意临身生生叫王二跟宋金刚这么两条血气方刚的汉子,生生打了个哆嗦。

    ……

    哼,好一个英明神武的李世民,这就是历史书上所谓的李世民解雁门之围战么?

    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传言大业十一年九月,通往雁北白漫漫的官道上,屯卫将军云定兴勤王救驾,但是此人据说无能的很,而就在这时,李世民竟然闯入军营,高喊:“云将军,我李世民有妙计禀告?!?br />
    云定兴不疑有它,也知道世民是唐国公李渊的儿子,忙叫人放他过来,问:“世侄有何妙计,快说!”

    李世民自信满满胸有成竹道:“始毕敢举兵围天子,必谓我仓猝不能赴援故也,宜昼则旌旗数十里不绝,夜则钲鼓相应,虏必谓救兵大至,望风遁去。不然,彼众我寡,若悉军来战,必不能支?!?br />
    云定兴一听,一拍巴掌叫道:“真是英雄出少年,多建旗鼓为疑兵,此计甚妙,马上照办!”

    真是天大的笑话,突厥雄兵二十来万,猛攻雁门关达一月之久,军威之盛有目共睹。

    要不是他率领五万幽州铁骑及时赶来救援,只怕隋帝杨广又要丢脸的靠义成公主的计谋才能脱身,当然突厥本就没有一举干掉杨广的意思,也是个极其重要原因。

    可是现在局势完全不同了,突厥大军连遭败绩,二十来万雄兵打到现在竟是不足十五之数。

    而且连番失利,突厥大军的士气也低落到一定程度,对雁门关威胁依旧存在,却不似刚开始时那般凶险。

    林沙早就做好了打算,再跟突厥玩几次斗将冲锋的把戏,最好能够消耗突厥数万大军,而后数股大军合围一举重创突厥主力!

    不是他狂妄自大,突厥自身也损失不起。

    突厥作为草原霸主全民皆兵不假,可是前来围攻雁门关的军马,全是突厥各部族的青壮主力,一旦损失过大突厥实力将遭遇重创。

    而且突厥雄霸草原不假,可是草原上不仅仅只有突厥部落,还有契丹室韦等等部落虎视耽耽,一旦突厥势力衰落露出破绽,这些如狼似虎的草原部落,一点都不介意将突厥瓦解甚至从这个世界彻底抹去!

    而隋军方面,单单幽州五万铁骑,就足够突厥大军好好喝上一壶的。

    更不要说,大隋各地的勤王兵马,正纷纷赶赴雁门关而来。

    林沙甚至还想着,联合各地赶来勤王救驾的隋军,将突厥大军主力狠狠咬下一块,彻底动摇突厥的根基,给大隋的北方边境争取十年以上的和平环境!

    这时,李世民过来想找桃子,又或者显示其英明神武的风范,简直就是自不量力让人耻笑。

    这位后世的千古明君,大唐世界的真命天子,此时不过还只是未及弱冠的白丁一个。眼下又落在幽州军手里,林沙想要弄死他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

    还有那位屯卫将军云定兴,真是不知所谓,军中规矩都不知晓了,要是此时林沙跟他照面的话,林沙不能保证会不会一怒之下行军法,直接将这位‘糊涂’将军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而之后的过程,简直就像一场拙劣的闹剧。

    云定兴按照此计,白日则旗幡招展,杀声震天,夜间则钲鼓相应,火光连片,遮满了半边天。

    而据说突厥几十万军,行军打仗毫无章法,一见之下,连派点兵探察也没有,就立刻吓的跑路了,因此突厥兵全线回撤,李世民就这样解了雁门之围。

    随后,李渊也率勤王大军赶到了雁门,护送隋炀帝和群臣回去。

    这手段,真是拙劣到一定程度了。

    不过是遮人耳目的把戏,无论隋帝杨广,还是伴驾的一干重臣,又或者李氏父子二子哪个不是心中有数?

    杨广也因此感受到了关陇军事集团的深深恶意,深知一个不好小命难保,这也是他之后不顾形势一力南下的主因。

    他不是那种为了权力,可以下得了玉石俱焚狠心的帝王!

    前往雁门关内临时行宫的路上,林沙想了很多也做出了决定。

    因为有他的缘故,李世民儿戏般的闹剧没有发生可能。突厥也被打得损兵折将没有讨到丝毫好处,甚至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陷入重燃战火的草原争霸战中不可自拔。

    至于李渊和李世民父子,他会好好‘招待’他们的,让他们深入骨髓的感受到什么叫做幽州军的深深恶意。

    对于与外敌勾结,甚至不惜损害大隋利益,使劲手段削弱皇家权威,同时狂刷自身存在感的野心分子,林沙从来都不会有丝毫好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