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擂鼓吹号,随某杀出去!”

    林沙手中大关刀猛地向前一挥,率先策马疾驰向前冲去。

    一万隋军铁骑,在冲天的战鼓声中马蹄隆隆,好似一条土龙犹如利箭狠狠刺向不远处士气低迷的突厥军阵。

    咻咻咻……

    马至半途,林沙收刀持弓,搭箭拉功弦成满月,一枚接着一枚特制长箭,迅若流星赶月迅疾飞出。

    强猛的特制长箭瞬间跨越数里距离,射穿一位位来不及反应的突厥骑兵身体,又势不着挡的连续贯穿两到三人身躯。

    顿时鲜血狂飚惨叫连连,在林沙的一波猛烈箭雨侵袭下,不过短短数吸功夫,五十支特制长箭硬生生制造了突厥骑兵近四百伤亡!

    本就士气低迷的突厥军阵前锋更是乱作一团,不等反应过来的各级将领吆喝呼喊,努力弹压混乱的军阵,隋军铁骑大部已经飞奔而至骑弓的攻击范围。

    咻咻咻……

    箭矢漫天几乎遮蔽了小片天空,这次不仅迅疾奔驰而至的隋军铁骑弯弓搭箭,骑射精绝的混乱突厥军阵也不客气,两波箭雨如飞蝗般冲天而起,铪过道道优美弧线向对方军阵汹涌而去。

    这是军械的比拼,也是勇气的对决!

    结果士气低迷混乱一团的突厥军阵又败下阵来,一波数千箭矢飞出,战果却只有寥寥的近百倒霉隋军骑兵。而隋军射出的数千利矢,却是将混乱的突厥军阵前锋清空一片。

    不是两方战士的战术水平差距太大,而是军械和装备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隋军全是跟随隋帝杨广北巡的精锐,不仅个个大刀长枪弓箭不缺,而且身上还全部穿上了防御不俗的皮甲。

    而突厥军队,虽然一个个穿的都是厚实皮袍,可跟皮甲的防御力相比,还是差出太多。

    更别提双方弓箭利矢上的差距,草原向来便缺铁缺铜,而且突厥所掌握的冶炼技术也很原始粗糙。就算有铁矿铜矿,也冶炼不出质量合格的铜铁。

    几处差距相加,突厥军阵又士气低迷一片混乱,还没交手便倒下上千人马。

    轰轰轰……

    等两支滚滚铁骑犹如火星撞地球般狠狠相撞。轰隆隆的震响不绝于耳,激烈的喊杀以及金铁交鸣声惊天动地。

    战斗,瞬间分出胜负!

    隋军铁骑士气如虹,军阵保持完好战斗力惊人。而突厥军阵本就因为连续的斗将失败士气低迷,军阵又在连续的箭雨打击下一片混乱。刚刚交手没过多久便已支撑不住向后败退。

    杀!杀!杀!

    本就士气高昂的隋军铁骑,此时更是气势如虹疯狂拼杀,手中刀枪不要命般往对面突厥骑兵身上招呼,如疯似魔不顾一切战意升腾至极点。

    数万突厥兵马,惊慌失措不过抵挡片刻功夫,便兵败如山刀呼啦啦向后撤退奔逃,只气得突厥可汗始毕跟前锋将领哇哇大叫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一直追杀了近五里路程,直到后续的突厥兵马匆匆赶来支援,林沙这才喝止兴奋过度的隋军铁骑,一边收拢人马一边迅速打扫战场。给受伤没死的突厥将士补刀,同时将战场大批失去了主人的战马,连同地上战马尸体一同带回雁门关。

    马肉的味道虽然粗糙了点,但是作为军粮也绰绰有余了!

    雁门关城门大开,一点都不担心突厥骑兵的奔袭。近万隋军将士带着高昂斗志以及兴奋的心情,带着刚刚获胜的得意鱼贯入城。

    城门洞旁的一处小型院落,此时已是隋军的临时帅帐,一场小型的胜利总结军事会议正在紧急召开之中。

    “说说各部战果和战损吧!”

    林沙高座帅椅之上,脸色沉肃环视一圈直接开口道。

    “将军,此战隋军杀敌伤敌数量。根据粗略目测,保守估计应该在六千到七千人左右!”立即有负责后勤统计的将领,起身眉飞色舞回报。

    哗啦!

    这结果太振奋人心,在座将校无不精神振奋士气昂扬。

    虽然知晓战果不小。但一战便灭敌六七千,也足够他们高兴嗨皮一阵。

    之前激烈的城墙攻防战,估计加起来的战果,也就是这个数字的三四倍而已,那可是最消耗兵力的城墙攻防战啊。

    就在这种热烈的气氛当中,林沙的地位和威望瞬间刷到爆棚。一个个非幽州军的隋军将校无不心悦诚服。

    厉害,果然厉害!

    不愧是大隋军方新近崛起的第一大将,不仅一身武力超凡脱俗,就是把握战机指挥作战的能力,也不是一般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将领可比。

    “将军,只要每次出战都有如此战果,哦不就算只有今日战果的六七成,突厥兵马人数再众也经不起折腾!”

    “事情哪那么简单,突厥人又不是傻子!”

    林沙轻轻摇了摇头,脸色沉肃然缓缓道:“大家都不要抱侥幸心理,每一次出征都要当作最后一次决战来做,如此才能得到想要,或者意想不到的丰厚回报!”

    “谨尊将军之令!”

    一干将校不敢怠慢,齐齐起身恭敬回答。

    “好了,不要搞得这么严肃,说说隋军方面的伤亡!”

    摆了摆手,林沙把目光投在负责后勤管理的将领身上。

    “将军,此役隋军可谓大获全胜,根据粗略统计隋军伤亡不过千!”

    刚才那位负责后勤管理的将领,立即恭声回答。

    大胜,确实是大胜!

    听闻自身伤亡不过千,在座隋军将校无不喜笑颜开,如此之少的伤亡数字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之外,果然平北将军的手段非同凡响。

    当然,他们振奋归振奋,但还有脑子在。

    林沙的手段说白了也简单,无非就是依靠斗将摧毁敌军士气,而后再率军冲锋取得大胜。脉络清清楚楚但凡在军中混久了的老尿,都能一眼看出。

    可看出归看出,要让他们来做却是万万没这能力。

    关键还是平北将军的眼光太过毒辣,在斗将之时一眼就能看出敌人所派悍将的实力,而后派出己方实力更高一筹的悍将应对,鲜少有失手的时候。

    不要说他们的实力和眼光远远不如平北将军,就是军中公认的超级猛将宇文大将军,貌似也没这能耐。

    这就是在场隋军将校万分佩服林沙的地方,有武力有智谋有独特本能,隋军在他的指挥下一扫之前颓势,竟是绝对兵力劣势整得突厥大军焦头烂额,连连损兵折将士气更是一落千丈。

    就这份本事和能耐,尽管在座大部分将校都不是幽州军系统,可对林沙却是真心真意的佩服加认可。

    林沙在雁门关隋军之中的地位和威望,也就是在这样一点一滴的努力中建立并巩固,还有越抬越高之势。

    不仅在战损比上隋军此战大占便宜,而且缴获了数千匹完好无损的战马,以及三分之二数量的伤亡战马,足够雁门关内隋军数日供应肉食。

    林沙和幽州军带来的粮草都以谷物为主,没有大量充足肉食供应的话,隋军将士们虽然恶不死,却也没多少体力跟城外突厥大军拼命。

    始毕那厮真要舍得下本钱,对雁门关展开疯狂日夜不??窆サ幕?,城内的隋军将士估计早已崩溃哪能简直到现在?

    这次缴获的大量战马,还有伤亡战马尸体,足够雁门关内的隋军将士好好享受几日,荤素搭配才是王道啊。

    匆匆将杀敌数量,自身伤亡数量,以及缴获数量理清头绪后,林沙也没有过多浪费时间,随意吩咐了几句便打发走了兴致高昂的隋军将校。

    而他则在一票精悍护卫的?;は?,直接赶赴城内临时行宫向隋帝杨广报喜,瞬间坚定杨广和一干朝堂大臣继续打下去的决心。

    ……

    “好好好,林爱卿不愧是大隋虎将!”

    听完了林沙的报捷汇报,隋帝杨广果然兴致高昂眉飞色舞,连连点头大声叫好,一双因酒色过度浑浊的目光此时却是光彩熠熠,笑着跟一票连声贺喜的随驾大臣笑道:“此一战隋军大胜,诸位臣工还有何不满之处?”

    说着,一双锐利目光全部集中在宇文述身上。

    林沙冷眼旁观暗笑不已,宇文述老脸通红尴尬得紧,心中腹诽杨广太过小心眼,他之前不过只是念叨了几句,表示一味的斗将根本没用,突厥大军就算将领死得再多,对他们的整体实力却是没有多少影响。

    只是没想到,林沙这混蛋转眼间便咬了突厥大军一块肉下来。他还能说道什么,只能暗怪突厥大军太过废物没用罢了。

    好好看了宇文述的乐子,林沙趁杨广心情大爽之集,直接开口问道:“陛下,唐国公的援军,什么时候能赶来?”

    没有理会赫然色变的君臣脸色,林沙自顾自同时也是给李渊上眼药:”这都多少天过去了,河东和山西两地距离雁门关距离不远,幽州军都赶来十数日了,怎么唐国公的援军,到现在还没见到影子?“

    此言一出,原本气氛融洽的临时行宫正殿,瞬间变得沉寂一片哑雀无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