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军临时军营潜入高手,平北将军遭遇突袭的事儿,在第一时间便传遍了整个雁门关。

    在这种敏感时刻,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引来一阵轩然大波。

    这次自然不会例外,上至隋皇杨广,下至有资格参与临时朝会的大臣全被惊动,急匆匆接到召唤参加杨广主持的紧急会议。

    “林爱卿你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待到人一到齐,杨广便满脸阴沉直接开口。

    “某当时正在休息,突然有人打穿屋顶冲了进来!”

    林沙脸色沉肃,没有丝毫气愤也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平静的将之前遇袭的事儿,简单述说一遍。

    “那偷袭者是什么人?”

    杨广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等林沙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追问。

    “不清楚,对方蒙着面!”

    林沙自然不会实话实说,面沉如水摇头道:“所幸微臣一向警觉,第一时间发觉不对逃过一劫,对方眼见偷袭失败当机立断迅速离开!”

    “林爱卿以为,什么人的可能性最大?”

    杨广微微点头,林沙的回答合情合理,他也懒得理会这其中有没有遗憾,一双眼神凌厉如刀直接问道。

    他这次动了真怒,被突厥兵马围在小小的雁门关已经够憋屈了,好不容易来了林沙这么一位救驾急先锋,要是到来第一天就出了意外,那才真丢脸。

    同时,有人竟然能够悄无声息摸进幽州军临时营地,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尽管幽州军临时营地的防御力量,跟临时行宫没法比,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这厮感觉不过瘾再来行宫溜达一圈,那他的生命安全将受到极大危害!

    皇帝都是怕死的,特别是像杨广这样享受惯了的荒唐皇帝,那更是惜命得紧。不然也不会想着通过嫁去突厥的义成公主,摆脱突厥重兵的围困。

    要是外来刺客也就罢了,如果动手的是在场中人的门人,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与此同时。站位十分靠前的宇文述猛的心中一跳,不知为何心头突然升起一丝不安,一时竟有口干舌躁惶惶不安之感。

    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暗中派人动手,但他却不敢保证几个侄子,会不会因为一时气愤胡来?

    可惜此时临时行宫正殿气氛凝重万分??刹皇歉阈《鞯暮檬被?,不然宇文述一定会回头跟自家几个侄子眼神交流一通。

    就连其他心中坦荡的朝臣,也是惴惴不安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生怕引火烧身可就不妙了。

    “应该是突厥的高手!”

    所幸,林沙并没有随意攀咬无关人等的兴趣,至于当事人化名裴矩的石之轩,林沙也没想在眼下将他供出,等以后找到机会用实力好好跟他‘亲热亲热’才是最好的报复手段。

    临时行宫正殿的气氛,瞬间放松下来,无论是隋帝杨广?;故怯牖岢么蟪?,其实都不希望搞是的是自己人。

    “林爱卿,你怎么知道是突厥人下的手?”

    心中一块巨石落地,可隐隐的担忧还在,杨广面无表情继续追问。

    “刺客是不是突厥高手,其实微臣也不敢百分百肯定!”

    林沙缓缓开口语气一顿,一下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这才冷然道:“微臣与突厥兵马交手两次,便遇到了两大宗师高手!”

    咝!

    闻言,不仅杨广变了脸色。在场大臣几乎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宗师高手可不是开玩笑的,一人足以对抗一支千人规模小型军队。

    要是遇到不要脸的宗师高手专打游击,除非派出同级别宗师高手应对,否则就是有众多高手护卫的隋帝杨广都得头疼。

    现场。估计也只有化名裴矩的石之轩对此不以为然了,区区两大宗师高手,根本就不放在他眼里,除非是天刀宋缺亲至他才会忌惮一二。

    “那两位宗师高手,姓甚名谁?”

    杨广此时的脸色十分难看,突厥阵中突然出现两大宗师高手。让他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数月前,微臣率一万幽州铁骑游荡塞北草原,遇到了蘑门高手‘天君’席应!”林沙脸色沉肃,语气不疾不缓,谁也看不出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

    “那一战,微臣侥幸得胜打伤席应,顺利率领一万幽州铁骑返回!”

    厉害!

    这是在场几乎所有与会大臣的想法,他们都是大隋帝国高层,自然知晓魔门高手的厉害,天君席应可是号称魔门八大高手之一,林沙能够在正面对决中战而胜之,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大臣之中,像是宇文述虽然也踏入宗师行列,却很是勉强家传武功冰玄劲未至大成,估计如果是他遇到天君席应的话,估计只有跑路的份。

    “林爱卿好身手!”

    杨广称赞了句,眼中连连闪烁,思考着将林沙调到身边充当护卫的可能,这个想法确实诱人,不过最后想到朝堂格局,还有那些能够威胁到皇权的势力,顿时熄了将林沙当作一个护卫的想法。

    话锋一转好奇问道:“那不知林爱卿,另一位突厥宗师高手是何人?”

    “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

    没有理会一干大臣好奇的目光,林沙脸色依旧沉肃无喜无悲,平静回答:“就在微臣率领冲击突厥大军腹地,受到数十员突厥猛将围攻,飞鹰曲傲就在这时杀出,不过最后也被微臣击退!”

    猛人,这厮绝对是个猛人!

    在场大臣心中同时闪过这个念头,对林沙的武力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飞鹰曲傲可是西域第一高手,威名远扬比之‘天君’席应只强不若,没想到林沙依旧能将他击退。

    林沙进城前那一战,他们大部分都站在城墙之上,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这厮一人独战数十员突厥猛将,并且阵斩十来位,当真猛得不像话。

    只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那时竟然也参与了围攻之战,真是愧对其宗师之名!

    “好了,既然知晓有突厥高手潜入,诸位爱卿都小心一点!”

    杨广轻轻摆了摆手,深深的望了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的林沙一眼,直接吩咐了诸位大臣小心,而后轻轻点头道:“雁门关的防御就全交给爱卿了,希望最后爱卿能给朕一个大惊喜!”

    “定不负陛下厚爱!”

    林沙脸色沉肃,不卑不亢坦然道:“只要城防诸军配合不出岔子,臣必会给陛下一个满意答卷!”

    “好好好,林爱卿好好干,朕定不吝啬加官进爵的厚赏!”

    杨广哈哈一笑,满意说道:“诸位爱卿都听到了,大家以后都要好好佩服林爱卿的指挥,不许暗地里阳奉阴违,不然小心朕不给面子!”

    几句话说得诸位大臣变了脸色,连连点头应是,杨广见此没有多待随便吩咐了几句,然后在内侍的围伴中直接转身走人。

    离开了行宫正殿,杨广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眼中冰冷寒芒连连闪烁不定。

    周围内侍和护卫,一个个心惊胆战默不做声,连呼吸都悄悄放轻了许多,努力装作隐形人不让正处于闹火状态的杨广发现,并被当作出火筒。

    他心中很有些恼火,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也就罢了,‘天君’席应可是魔门知名高手啊,不支持大隋竟然跑去跟着突厥人混,真没出息!

    不要忘了,杨广身后可是有阴葵派支持的,作为此时的魔门第一大势力,阴葵派其实就可以代表整个魔门。

    他身边就有阴葵派高手暗中护卫,这次一定要向阴葵派问个清楚明白,他们是不是想要脚踩两只船,大隋跟突厥两边都下注?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既然当初决定了支持他杨广,他就不许阴葵派还有其它的想法,‘天君’席应的事情必须给他一个满意答复!

    ……

    见老大杨广都走了,参与临时朝会的大臣自然跟着散了。

    众人对林沙的态度又热情几分,就连宇文述这厮,也勉强挤出了几分僵硬笑容,不想跟林沙把关系弄得更僵。

    尼玛,像林沙实力这样强悍的宗师高手,能不得罪最好就不要轻易得罪。

    真要得罪狠了,那就得做好一击必杀,又或者做好遭受疯狂报复的心理准备。

    面对众大臣的示好,林沙态度平静无喜无悲,让人摸不着头脑更加不敢轻忽,热热闹闹打了几声招呼便各自离开。

    “邪王好心性,以后有时间咱们找个地儿好好‘聊聊’?”

    林沙刻意放缓脚步,等到‘裴矩’从身边走过之时,他漫不经心跟了上去,出得临时行宫正殿以传音入密之法说道。

    “哼,不自量力!”

    由石之轩装扮的裴矩脚下不停,扭头淡淡扫了林沙一眼,以传音入密之法不屑冷哼出声,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是不是自不量力,邪王以后就知晓了!”

    轻轻摇了摇头,没有理会邪王石之轩过分傲气的态度,迈着轻松步伐向幽州军临时驻地行去。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先得对付城外的突厥人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