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好惊人的气势!”

    就在林沙闭关,在境界修为还有内功实力上突飞猛进之际,其如狼烟般冲天而起的惊人气势,第一时间便惊动了同处于雁门关内的超级高手石之轩。

    作为隋帝杨广身边的大红人,像是北巡耀武扬威这样的大事,化名裴矩的石之轩自然没有落下。

    以石之轩的聪明才智,自然轻易看出了隋帝北巡被围内幕重重。

    不过他也知晓,如果幕后黑手不想大隋崩溃的话,杨广的性命倒是无忧,除非突厥人一定要整死杨广。

    宗旨,事情但凡没到最后关头,石之轩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实力到了他这等程度,真要想走的话,就算千军万马合围也留不下。更何况,他的幻魔身法,还有最利群战的不死印法,就算武尊毕玄亲自出手,想要将他留下也是不可能的。

    当然,忌惮武尊毕玄,也是石之轩一直隐藏不出的重要原因。

    像是他这等知名江湖高手,一旦出手介入两国之争,不管理由多么充分又或者不将这些放在心上,大草原上的各大门派强者,甚至武尊毕玄都会亲自出手料理。

    石之轩自然不怕这些,以他洒脱的心性真要做一件事,就算前面有千难万阻都拦不住。

    可是,眼下的大隋可没让他出手的理由。

    ……

    “原来是他!”

    站在距离幽州军临时驻地一里外的某栋建筑屋顶,石之轩脸上露出了然之色,心中的疑惑顿时消散一空。

    刚才感应到雁门关城中有一股强悍气势,虽然很是模糊但石之轩还是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身形连连闪动迅速顺着感应找了过来。

    一到幽州军营地外围,他就知晓闹出这么大动静的,除了那位有宗师实力的幽州军统帅还能有谁?

    就连一向狂傲不羁的石之轩,都被临时军营中冲天而起的惊人气势,给镇得不轻。

    气势太惊人了!

    就是他本人气势全开,也达不到如此惊人程度!

    这?;故悄俏辉谄奖苯?,动手之时被他全面压制的家伙么?

    石之轩疑惑万分,在如此惊人的气势面前,他甚至都出现了幻觉。好似身处尸山血海般的惨烈战场,鼻中满是浓郁到令人呕吐的血腥味,就是以石之轩的冷酷星河也不由为之动容。

    “有趣有趣,看来这位平北将军,在那时隐藏了不少实力??!”

    石之轩眼中精光闪烁。满脸冷酷讥笑道:“真是个心机深沉的家伙,某倒是要看看他眼下的真实实力如何!”

    话音刚落,身形一闪已消失在原地,屋顶只留下一个迅速暗淡模糊不清的影子。而下一刻他再出现之时,已是数十丈外的另一处房舍屋顶。

    幻魔身法!

    石之轩施展自己的成名轻功,身形如影似幻忽闪忽现,速度快到极致几乎肉眼难以分辨,他就这么大摇大摆直接冲进重兵把守的幽州军大营,直奔林沙闭关所在,也就是惊人气势所发院落。

    他可一点都没有打扰林沙闭关??赡艿贾铝稚匙呋鹑肽У睦⒕?。

    什么叫邪王,随心所欲全凭喜好行事,自私自利益极度自我,这就是邪王,这就是石之轩。

    而且林沙表现出的潜力太惊人,就连石之轩眼下都心存忌惮,对他而言扼杀一名以后可能的强敌,他十分乐意做这个恶人。

    刷!

    几个闪身功夫,石之轩没有惊动临时军营任何幽州军守卫,悄无声息靠近了林沙闭关休息的小院。身形一展腾空而起留下道道模糊残影,下一刻他已身临林沙所居卧室屋顶。

    哗啦啦!

    一旦决定出手,石之轩便毫不客气,感应到脚下房屋之中强悍之极的气势汹涌。石之轩眼中厉芒一闪脚下瓦片悄无声息变成粉末,矫健身形顺着出现的大洞飞跃而下,右掌前探带着一股生死幻灭的意韵,直击端坐床榻上的林沙脑门而去。

    “邪王驾临,林某不甚荣幸!”

    就当石之轩的右掌,距离林沙头颅不足数尺之时。林沙一直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两道凌厉之极的冷厉目光直视头顶飞落的强敌,右手成掌直击头顶。

    啪!

    两掌相击,在空中激起一阵凌厉劲风。

    北冥神功!

    就在这一瞬间,林沙体内磅礴先天北冥真气疯狂流转,顺着特定经脉路线瞬间完成数个小周天循环。与此同时北冥神功吸字诀使出,石之轩掌心生死不断变幻的真气如泄洪怒涛,喷涌而出一发不可收拾。

    怎么回事?

    石之轩脸色狂变,还没来得及运转不死印法,将林沙掌心轰来磅礴巨力消化反击,体内真气便如汹涌洪峰一泻千里。

    “找死!”

    邪王不愧是邪王,打斗经验之丰富让人难以想象,瞬间反应过来掌心真气连连变换性质,一会冷寂阴寒一会又是生机勃勃,转换迅速瞬间在掌心形成一种难言的太级平衡之势,原本喷涌而出的真气顿时止住飞泄之势。

    同时,另一只手立即化掌为刀,带着一往无前的霸道刀劲狠狠斩下。

    “跟某玩刀,邪王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

    林沙嗤笑出声,魁伟身形飘飞而起,气机牵引之下带着石之轩来到宽敞的房间中央,一双赤足稳稳落地左手同样化掌为刀,毫不客气迎头飞斩。

    “刀芒,怎么可能?”

    石之轩心头突然警铃大作,一眼便看出林沙一记掌刀边沿,划破空气嗤嗤做响的凌厉刀芒,顿时脸色大变掌心真气疯狂喷吐,轰隆一声气爆突兀响起,与林沙右掌紧紧黏合在一起的右手,瞬间脱离接触身形趁势高高跃起,险之又险避过林沙一记凌厉之极的手刀。

    “还有!”

    林沙脸上冷笑,空着的右手大张,手腕一番五指指向身在半空的邪王,咻咻咻五道无形有质的指剑脱手而飞,好似五把无影剑直射邪王胸口要害。

    “这是什么武功?”

    石之轩脸色再变,以他宗师颠峰的气机感应能力,立即感应到五道凌厉之极的剑气****而至,隔着还有点距离身上的衣裳已然破出五个小洞,皮肤更是被刺得隐隐作痛。

    刷!

    五道凌厉无匹的指剑,气势如虹瞬间将石之轩,恩他的模糊幻影洞穿。

    “这边!”

    林沙此时气机感应何等敏锐,立刻感知到石之轩此时的具体位置,大张着的右手猛然横扫而出。

    五道连绵成线的凌厉指剑,带着尖锐的呼啸在空中呼啸划过,直向不远处突然现身的石之轩横扫而去。

    “平北将军果然好手段,咱们后会有期!”

    石之轩脸色十分难看,两只手掌上下翻飞好似穿花蝴蝶,一手真气生机勃勃让人大生好感,一手真气死寂冷肃带着沉沉死气,一搓一推将呼啸横扫而至的五道凌厉指剑挡在身外,同时身子瞬间冲天而起,顺着之前落下的大洞消失不见,只有一句淡淡回音在空中飘荡。

    “嘿,就这么走了?”

    看着头顶偌大一个巨洞,林沙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收敛身上惊人气势以及浑身喷薄欲出的磅礴先天真气,脸上神色似笑非笑。

    看了眼大张的右掌,嘴角露出一丝满意微笑,双手背负慢悠悠出了紧闭的房门,示意门外满脸紧张的亲卫,找人过来修缮屋顶的破动。

    慢悠悠来到屋前小院,抬眼望了眼碧蓝如洗的纯净天空,目光看向某个方向一脸若有所思,心中涌起无穷喜悦蓦然仰天哈哈大笑。

    “果然是个有趣的家伙!”

    而在距离幽州军临时营地一里外的一处民居屋顶,石之轩傲然挺立听到林沙满含喜悦的大笑,脸上神色不动分毫淡然开口。

    当然,微微皱起的剑眉显露了他心中,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般平静。

    实在没想到,林沙的进步竟然如此之快!

    更让石之轩疑惑不解的是,林沙此时跟他交手,竟然完全用的是内功。通过短暂而又激烈的交手,他更探知了林沙一身内功深不可测!

    难道,这就是他的底牌吗?

    回思之前与林沙交手的点点滴滴,石之轩剑眉轻轻一挑,满脸玩味想道。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林沙的实力虽强却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尽管那无形气剑十分厉害,他的不死印法也无法完全消弭转化反击,弄把好身上便会多出几个血窟窿。

    可他既然知晓了林沙的底细,以后如果再对上自然又把法应对。

    其实他最忌惮的,还是林沙那一手可吸取外人内力的手段,实在防不胜防,与不死印法正好互相克制,让他心中涌起丝丝不安。

    还有,林沙的内功性质,很有道家清净无为的气息,难不成这位还是道门某支的隐藏嫡系传人不成?

    带着满腹疑惑,石之轩身形潇洒迅疾如鸟返回居所。

    不管如何,此次林沙的表现确实让他惊讶,幽州林沙也被石之轩暗暗当作可堪一战的劲敌。

    “果然,果然,得到了凝练的先天真气,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而林沙,则满脸欣喜感应着体内真气的可喜变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