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

    不知为何,林沙心中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很仙侠的名词。

    这种感觉,真的很玄幻,特别是识海中出现的变化,让他不得不往仙侠方面多想一想。

    高武世界,有着太多的秘密了。

    破碎虚空,怎么破?

    是身体力量和精神境界,达到了本世界规则允许的极限一举破碎虚空?

    还是武功境界达到一定程度,会自然而然找到世界屏障的薄弱之处,而后不小心爆发了下收不住手,就这么莫名其妙破碎虚空?

    还有所谓的邪帝舍利,所谓的和氏壁,都有太多的秘密隐藏其中,让人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这世界高手之间的战斗,格外注重气机和气势的变化,又以摧毁强敌心理防线,给强敌留下巨大心理阴影,让强敌从此一蹶不振,简直残酷又残忍到了极点,算是一种另类的精神战斗方式。

    而林沙识海,有如此惊人变化,虽说神奇却还可以用‘气运’来做理解。

    不然,很难解释他的境界修为有所突破,识海中出现的神奇变化。

    至于为何会出现幽州和雁门关两地地形少盘,按照他的理解便是他掌握了两地命运,因而这世界两地的气运笼罩反哺自身。

    之前他担任了平北将军,作为幽州隋军第一大将,一举一动都关系到整个幽州的局势变化,所以幽州本地的气运罩身,识海中才会出现幽州地形沙盘。

    而随着他对幽州隋军的掌控力度越来越强,便与幽州的气运联系越发深刻,识海中的幽州地形沙盘便越发清晰。

    至于识海中突然出现的雁门关模糊地形沙盘,他不是刚刚接手了雁门关的防务大权呢,在临时行宫接任任命之时,额头青筋便疯狂跳动征兆明显,他这才赶紧返回临时驻地稍一运功,便出现了如此神奇变化。

    其它解释实在说不通。只能用气运罩身来形容,才最为合适。

    而气运又能促使他的精神修为和境界,达到另一个高度,这才是他眼下识海出现惊人变化的主因!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此时他心中缭绕着一股浓浓的仙侠有木有?

    ……

    但是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气运为何,他又是如何得到两地气运罩身的?

    仔细回思顿时心头凛然,无论是幽州的气运还是雁门关的气运罩身,又是他做了隋朝大将以后。隋帝任命才有如此神奇转变。

    为何隋帝金口玉言,能有如此惊人变化?

    难道说,‘君权天授’之说,并不是哄人的虚妄之语?

    开玩笑吧,真要是如此,那杨广和历代皇帝的精神境界,岂不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林沙虽然与杨广接触不多,却也多次感应到杨广身上的气机,一次比之一次衰落。明显代表了这位隋帝的身体状况每况日下。

    这也不难理解,杨广这厮虽然英明神武战略眼光极佳,还有一流高手的实力在身,可他又是出了名了荒唐好色皇帝,跟东汉末年的汉灵帝有的一拼。

    毫无节制纵余过度之下,本来应该处于身体颠峰期的隋帝杨广,此时的身体状态却是开始了迅速走下坡路。

    同时,他来到大唐世界足有四年之久,接触过的宗师甚至大宗师级别高手,也不在少数。

    让他感觉惊奇的是。但凡实力达到了宗师之后,一身精神修为都十分高杆,却总让他有种华而不实虚幻飘渺的错觉。

    怎么说呢?

    就像林沙的精神修为吧,那可是历经数世。从最底层的内家拳武者,一步一步慢慢提升上来的,根基扎实境界稳固得可怕。

    可是大唐世界的超级高手呢?

    获得一本高端秘籍,又或者突然来了个顿悟什么的,精神境界就像坐了火箭一般,噌噌噌往上直窜想拉都拉不住。

    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感觉很虚无缥缈,有一种在沙滩上建承包的赶脚有木有?

    典型的代表就是此世界的猪脚双龙,这两位刚刚踏入武者行列,起点便高得不可思议。

    按照道家玄幻一点的说法,这两家伙因着一本奇书《长生诀》,尼玛的刚刚起步精神修为便是从炼神返虚更甚者练虚合道开始。

    这可是许多道门嫡传,苦修一辈子都难以达到的修为高度啊,而双龙不过只是练了《长生诀》起点便是如此之高!

    也难怪双龙实力提升得那么迅猛,从刚刚起步到成为无上大宗师,不过花费了短短数年时光!

    可如此得来的高深精神境界,真的牢固可靠么?

    林沙看来,却是不然。

    怎么说呢,大唐世界的超级高手,可以说是黄易武侠世界之中,除了寻寝记之下最弱的。

    不要说跟边荒传说里的燕飞和孙恩比,也不要说跟破碎虚空里的传鹰和蒙赤行比,更比不得覆雨翻云里的庞斑和浪翻云,连一个破碎虚空级别的超级高手都找不到,也不怪书中时常念叨什么武学衰微。

    也就是说,尽管大唐双猪脚寇徐最后都成了大宗师,却是根本没有达到破碎虚空境界的可能!

    同样是修炼四大奇功,大侠传鹰可比寇徐两位牛气多了。

    人家可是打着打着,直接破碎虚空而去,可是反观寇徐却根本没破碎的指望,其中的差别到底在哪?

    因着林沙的理解,问题出现在根基之上。

    大侠传鹰得到《战神图录》之前,可以经过比较规整的武学传承,一身武功早已获得江湖同道认可,可以说是战斗经验丰富之极。

    反观寇徐,起点虽高进步虽速,总让人感觉很不靠谱,就像偷来的一般得来太过简单不可思议。

    没有从底层一步步晋升的艰辛和努力,也没有经历过底层的残酷和疯狂,寇徐两位的精神修为,老实说太过虚无缥缈。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猜测,至于事实是不是如此,他却是不得而知。

    而他本人的精神修为,在射雕时代,便已达到虚室生光,大放光明之境。

    之后又经历了天龙世界的磨练,无论武功还是精神境界,根底稳固扎实得可怕,所以才能在气运罩身之时,识海出现如此神奇变化吧?

    反正,他没有在其他宗师甚至大宗师身上,感应到如此神奇的精神变化。

    不要问他为何知道别人的精神修为,他见过的宗师以及以上实力高手,大部分都是敌人不假,可他就是能够感应到对方的精神境界,不如自己!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直觉感应,他对此很是信任并且十分确定。

    也就是说,林沙识海中突然出现的神奇变化,在其他人身上没有出现过,起码在他此时所认识的宗师及以上级别高手身上没有发现过,也别谈什么经验交流之说,一切都得依靠自己摸索探究。

    总之,随着实力越高他心中的疑惑反而越多,果然应证了那句老话:学海无崖!

    缓缓睁开眼睛,将脑中的翻飞杂念甩掉,长长吐了口气从床榻上一跃而起,站在宽敞的屋子中央站了半个时辰三体式。

    然后,身子一纵又重新坐回床榻,再次闭上眼睛此次的晋升修炼还没彻底结束,他不仅仅只有内家拳这门手段啊,沉寂多时的内功修为,也到了突破的边缘了。

    随着精神修为的再一次进步,他心中的预感能力,似乎也有了进一不提升,颇有那么一点‘神而明之’的意味。

    而他此时心中,就强烈预感到内功实力,很可能有一次小小突破。

    他对此,可是十分期待啊。

    刚一进入浅层冥定,他立即放开了全部气势,一道轻风突兀出现,可卧室的空气却是让人感觉一片凝滞,同时心中疯狂大喝:开!开!开!

    天地之桥,开!

    瞬间,浓郁之极的天地灵气,好似乳燕投林一般,顺着完全洞开的天地之桥,如滚滚海浪般汹涌而至,通过天地之桥的连接,一股脑全部涌入林沙的身体经脉之中。

    北冥神功!

    他没有丝毫怠慢,沉寂多时的中丹田精气海一阵剧烈颤动,股股精纯之极的北冥真气,涌出中丹田精气海,沿着经脉不断做着小周天和大周天运转。

    轰??!

    身子猛地一震,耳中突然响起一声炸雷,经脉之中流畅运转的精纯北冥真气,与从天地之桥蜂拥而入的天地灵气相遇,好似冷水滴入沸油当中一般,顿时剧烈折腾开了。

    经脉迅速鼓胀,甚至还有丝丝被撑着的疼痛感觉源源不断传来。

    额头,不知何时已泌出一层细密冷汗。

    但林沙对却不管不顾,只默运北冥神功的纳字诀,不紧不慢调动体内精纯的北冥真气,缓慢而又坚定的将外来天地灵气迅速吞噬,转化成更加凝练精纯的先天北冥真气。

    哗啦啦……

    涌入的天地灵气实质比之精纯的北冥真气,显然更加高级也更加纯粹,在与北冥真气融合的过程中,不断的自主凝练北冥真气,让原本就有部分液态之状的北冥真气,竟有像全液态转化。

    心神全部投入让人惊喜的变化中,耳中似乎听到了哗啦啦的流水之音,好似天籁般让一种成功突破的欣喜涌上心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