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临时行宫……

    “陛下是何想法,是想给突厥一个狠的,还是直接退兵就这么算了?”

    林沙来了,以他的官阶和品级,自然有资格参与临时朝会。

    而作为第一支前来支援的隋军大将,杨广很给面子让他首先发言,就连那几位一品大员都落在后头。

    他倒也没客气,眼下雁门关的情况大有改善,随着他和手下弟兄带来的军粮补充,省着点吃支持十来天不成问题,这么长时间离得近的隋军人马,就是爬也能爬过来了。

    更别说,他还留了近三万幽州军在外,作为牵制骚扰之用,兵法有言‘孤城难守’,可有了外援的雄城想要拿下确实千难万难。

    “如何给突厥人一个狠的,退兵的话怎么叫就算了?”

    不仅是隋帝杨广,就连在场的其余大臣都来了兴趣。

    “要给突厥人一个深刻教训的话,陛下就不能轻易离开雁门关,拖住突厥兵马主力等各路援军赶来后,然后聚集全力狠狠咬下突厥兵马一大块肉!”

    面对一干朝堂大佬,还有隋帝杨广炯炯有神的注视目光,林沙脸色沉肃一挥拳头狠声道。

    咝!

    闻言,在场一干大臣忍不住脸色微变,倒吸一口凉气。

    “放肆!”

    宇文述跳了出来一连怒容,手指林沙不满道:“平北将军的意思,是想让陛下以身犯险不成?”

    行宫正殿的气氛顿时一肃,在场所有大臣的目光齐刷刷望了过来,一个个的目光中都带着莫名深意。

    “宇文将军这话何意,陛下都没开口说好是不好,宇文将军便迫不及待跳出来反对!”

    林沙猛然抬头,一双锐目冰冷如刀,毫不客气与宇文述对视,冷笑道:“难不成,宇文将军被突厥数十万大军吓破了胆。都兴不起丝毫反抗勇气?”

    “你放屁!”

    宇文述一张老脸气得通红,尤其在感受到在场一干重臣古怪的目光时,更是怒不可揭一脸愤然,急忙朝杨广拱手施礼委屈道:

    “陛下。臣一心都只为陛下啊,还望陛下明见!”

    “宇文爱卿忠心可表!”

    杨广笑眯眯摆了摆手,脸上神色高深莫测,一点都没有荒唐皇帝的架势,转头冲着林沙好奇问道:“不知林爱卿为何认为。有朕在此始毕那厮就会不顾一切滞留雁门关外?”

    不等林沙开口,他自顾自轻笑道:“始毕那混蛋之前不过仗着突然打了朕一个措手不及,此时五万幽州军已经支援而至,又有林爱卿带来的救命军粮,始毕也不是个看不清形势之人!”

    闻言,林沙吃了一惊,这还是那位刚愎自用,在历史上留下斑斑劣迹的隋皇杨广么?

    心思电转,感受到杨广身上那晦涩如渊的莫测气息,这一瞬间竟让他有种捉摸不透的错觉。

    是了。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酒色皇帝??!

    事实上,眼前这位不仅不昏庸,年轻之时更是公认的英明神武。

    在军略上,杨广年仅二十岁时,就被拜为隋朝兵马都讨大元帅,统领五十万大军南下向富裕、强盛的陈朝发动进攻,并完成统一。

    长江天堑.自古以来便将天下隔为南北,当年前秦符坚百万大军都没有突破长江天堑??杉馐欠浅D岩酝瓿傻娜挝???伤寰谘罟愕闹富酉?,一举突破长江天堑。哪怕陈朝再轻忽大意,在军略指挥上也是超然不凡。

    当然,在高武世界,有些事情肯定不能以常理度之。

    两晋之际边荒集高手如云猛人如雨。谢氏家族的谢安以及谢玄更是风华绝代震古铄今的超级高手,如今四大门阀中的宋阀祖先,当年也不过只是谢家的家臣而已,当年符坚败在谢玄之手倒也不冤。

    话说回来,杨广不仅在军略上十分出采,在阴谋上更是能够杀兄弑父。以晋王之身夺取帝位,无论心计还是手段当然也算是世上第一等的好手。

    尽管,其中越王杨素出力甚众,却也掩盖不了杨广自身的才华风采!

    真的说起来,整个华夏有此运河才是华夏,这种功绩,李世民与之相比,简直是渣,只有秦始皇开二千年之帝制可相比。

    在天下格局上,开拓疆土畅通丝绸之路,免去后患三征高句丽,都是英明神武之举,连李世民日后也不得不照作,大唐开国以后的举动,哪个不是抄袭于他?

    如此雄才伟略之人,在历史上评价又怎会得个‘酒色’皇帝的称号?

    林沙心中一片明悟,都是该死的‘所谓历史’误导了他,又有关于杨广被围雁门关,最后竟靠一个女人的帮助才逃出生天的事情,让他忽略了这其中的种种缘故。

    杨广确实英明神武,可他从小也是含着金汤匙长大。

    尽管年不过二十,便亲率五十万大军,灭了南方富足的陈朝,但他也只是在后头布置军略做出战略规划,具体战事自然用不着堂堂亲王动手。

    弑父杀兄夺得帝位,其间血雨腥风,又有阴葵派替他出手解决心腹大患。

    可以说,杨广尽管英明神武心智非凡,却很少经历危及生命的死局!

    但此次雁门关之围不同,突厥数十万骑兵来得太过迅速太过突然。

    杨广措不冀防之下仓惶退到雁门关,可以说身陷惨烈的第一线战斗,其间凶险自不必多言,多年养尊处优乾刚独断,又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没了年轻时的风采,早就差不多磨灭了他心中的雄心壮志。

    一下子突然陷身如此险境,时刻担经受怕突厥攻破雁门关,又有军粮供应只堪堪二十日的窘境,一时乱了心神做出什么糊涂事都可以理解。

    单单从结果而论,杨广依靠女人脱身的手段虽说让人不耻了点,但是在那种危急情况下也实属不易!

    等等……

    林沙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顿时身子剧震眼底深处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突厥数十万大军突然袭击杨广北巡帝驾,连破雁门关三十九城,攻势如火如荼一副要将杨广干掉的架势十分明显,不然杨广也不会一度担心到失声痛哭。

    可是区区隋朝外嫁公主的做假告急战报,真的能瞒得了始毕的眼睛么?

    之前没有想到也就罢了,可是如今既然想到了此点,以林沙本人的意见而论,他却是万万不肯相信的。

    军国大事,又岂是儿戏?

    可最后的结果却是,始毕不仅相信了,而且还真的退了兵!

    这一动作,现在想来满满都是阴谋的意味。

    就好象,始毕那厮故意放水一般!

    想到这儿,林沙不由得悚然而惊。

    所谓国家之间无私交,一切都以利益说话。

    那又是何等丰厚利益,让始毕放弃俘虏隋皇的诱惑,轻而易举就将之抛弃的呢?

    按照眼下的局势而论,其中迷雾重重让人难以看清真实。

    可是从历史的角度,又从结果反推过程的话,一个惊人事实浮出水面。

    李阀!

    无论是从最后的得利者角度,还是之后的天下形势而论,李阀却是最大的嫌疑者。

    突厥起兵之际,正是李渊重新得到掌兵机会,担任河东和陕西抚慰大使,率领两地隋军清剿叛乱之时!

    帝驾被围雁门关达一月之久,而李渊也就是在这时候平叛有功,暗地里的实力不知增长几何。

    如果背后的黑手真是李阀的话,突厥数十万大军突然退兵的举动,便十分容易理解了。

    当时李渊明面上的实力,甚至连林沙都不如,无论在军方还是在政坛的局势都是如此。要是这时候隋帝杨广突然死了或者被突厥俘虏,大隋江山立刻便会分崩离析,哪怕李阀暗中势力再强悍,想要收拾烂摊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说不定一个不好便会功亏一篑,最后还把整个李阀搭进去。

    但是杨广不死的话,一切意料之外的情况都不会出现。

    正常的历史也确实如此,李阀明面上的实力,也就是在杨广帝驾被围雁门关之后,才开始迅速膨胀起来的。

    不仅仅如此,为了给李阀造势,其实突厥方面也够拼的。

    按照正常历史进程,明年突厥又将大举来犯,结果李渊跟王仁恭联手,轻而易举便将突厥大军击退,简直如同儿戏一般简单。

    就林沙的亲身体会,突厥骑兵真那么好对付的话,区区数千兵马便可将其拒之门外,那么隋帝被围雁门关之时,跟随护驾的十来万精锐隋军,都是废物点心不成?

    好一个心怀鬼胎,手眼通天的李阀!

    林沙眼中一片冷然,心中却是杀机无限动了真怒。

    如果只是朝堂内部的争权夺利,又或者叛乱夺位都没什么,大家各凭手段看谁能笑到最后。

    可是李阀千不该万不该,竟与突厥暗中联合壮大自身。这是林沙万万不能容忍之事,此刻他更是下定决心,不管杨广最后如何打算,他都要让城外的突厥大军吃不了兜着走,让李阀的盟友倒大霉!

    “陛下,突厥狼子野心,对我大隋虎视耽耽已久!”

    林沙眼中杀机凛冽,昂声说道:“要不趁此机会将他们狠狠打痛,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举兵来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