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气爆轰鸣,好似晴天打了一个霹雳。

    一道道如海潮汹涌的蓬勃劲道,顺着降龙十八掌的掌式,一股脑冲着脸色突然变得惊愕无比的飞鹰曲傲汹涌而去。

    哇!

    飞鹰曲傲如遭重击,飞腾在空的身子,好似断线风筝倒飞出去,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张口连喷鲜血,原本强悍之极的气息瞬间衰落,就好似夜晚的油灯灯火,好似一阵风便能将它吹灭。

    “始毕,纳命来!”

    一掌轰飞飞鹰曲傲,林沙伸掌接住落下的大关刀,右脚轻轻往前一磕,足有大半个成人高的十石强弓飞起,将大关刀放置得胜钩上,弯弓搭箭拉弦一气呵成,砰的一声弓弦震响长长的特制长矢已疾射而出。

    咻!

    一道细长黑影划破空气,发出凄厉刺耳的呼啸,在空中沿一条直线飞行,数里距离不过眨眼即至,瞬间飞至突厥汗旗下的始毕可汗身前。

    “?;ご蠛?!”

    “小心暗箭!”

    “该死的隋狗!”

    “……”

    顿时,汗旗下的突厥王帐护卫一片惊呼尖叫。

    当当当……

    同一时间,数把雪亮弯刀同时砍在疾飞而至的长矢之上,竟发出数道尖锐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混蛋,该死的混蛋!”

    看着余势已衰,断成数截掉落在地的长矢,长矢锋利冰寒的箭头距离他的脚尖已不足一丈距离,始毕心头一阵发寒立即冲着身边亲卫咆哮怒吼。

    他此时的心情绝对只能用糟糕来形容,同时还有一阵胆寒涌上心头。

    都隔着好几里远,远处的隋将都能危及他的生命安全,始毕心中的惶恐和愤怒可想而知,身边的一票亲卫真是废物。

    咻咻咻……

    可惜,还不等他好好显示显示大汗的威风,又是数道让他心惊胆战的凄厉破空声响起。

    “快快快,挡住那该死的暗箭!”

    始毕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双苍劲有力的大手猛然前探,两位随侍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把抓住向中间一拢挡在身前。

    作为突厥的可汗,始毕也是有一身好武艺的。只是眼下年纪大了,也没了那雄心壮志逞那血气之勇。

    “?;ご蠛?!”

    “挡住那些暗箭!”

    “快快快,挡住挡住那些暗箭!”

    “……”

    始毕身边的王帐亲卫,自然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每一位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放在江湖上堪比二流颠峰的存在。

    刷刷刷……

    数十道矫健身影飞腾而起,同样数量的刀光呼啸而出,瞬间在半空编织出一道巨网,将咻咻飞射而至的细长利矢全部笼罩。

    当当当……

    又是一阵激越金铁交鸣声响起,刚刚飞腾而起的数十条矫健身影,如下饺子般纷纷掉落,与此同时一连串****而至的淅沥长矢却也被汗帐亲卫全部拦截。

    “哈哈,可恶的隋将你又能耐某……”

    见此,处于重重护卫之中的始毕可汗,忍不住心头得意哈哈大笑。指着远处陷入重重突厥骑兵群中,却依旧显眼夺目的林沙,一脸得色仰天长啸。

    砰!

    可就在这时,数道细长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通过刚刚由汗帐亲卫布下的防护大网,高高飞扬在天空之上,接连扑通数声深深扎入始毕身后的汗旗旗杆之中。

    嘎吱嘎吱……

    一阵刺耳磨牙的嘎吱声响起,足有成人胳膊粗壮的汗旗旗杆,从中间出现一道接着一道触目惊心的蛛丝裂痕。并且随着时间流逝迅速向外扩散蔓延。

    “不好,旗杆!”

    始毕大惊,周围汗帐大臣和亲卫也反应过来,迅速扑向嘎吱声响不绝的汗旗旗杆??墒且丫砹?。

    只听噶崩一声闷响传出,高高竖起的汗旗旗杆,竟然从中短列成两截,就在一干人等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上部旗杆连带高高飘扬的汗旗,跟着上半截旗杆一头栽落。

    轰??!

    汗旗旗杆何其沉重。原本准备围拢上前的汗帐大臣,还有汗帐亲卫顿时一轰而散,眼睁睁看着沉重的上半截旗杆轰隆落地,砸起一片灰尘。

    这下麻烦了!

    始毕脸色一片铁青,心中翻来覆去都是这么一个念头。

    “快快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旗杆扶起?”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将始毕还有身边亲卫惊醒。

    “没听见么,快去将旗杆扶起!”

    始毕迅速恢复理智,急忙大声吆喝招呼身边亲卫上前帮忙,就连他本人都顾不得什么大汗面子,急忙撸起袖子两步并作两步冲到旗杆掉落处。

    可林沙,费了这么大功夫,又岂会给始毕挽回局面的机会?

    “始毕死了,始毕死了!”

    林沙手中长弓上下飞舞,将周围飞射而至的利箭全部阻挡在外,仰天长啸声震四野。

    “始毕死了,始毕死了!”

    一开始与幽州铁骑混战一处的突厥骑兵还不在意,只以为这不过是隋人的诈骗之计,可是当周围与之奋战的幽州铁骑,全都爆发兴奋欢呼而且还一个个士气大振勇猛无比,数万突厥骑兵顿时心慌了。

    “汗旗倒了,汗旗倒了……”

    不知是哪位突厥骑兵,回头一望顿时大惊失色,冲着附近同伴疾声大呼,顿时在突厥骑兵群中引起一阵骚乱。

    混乱就像瘟疫一般,在短短时间便迅速传遍整个战场。

    数万正奋战于第一线的突厥骑兵,顿时心慌意乱急忙挥退与之对战的幽州铁骑,慌里慌张的匆匆掉转马头四处乱窜。

    数万幽州铁骑又哪会放过这等大好时机,一个个士气高昂挥刀拍马疾进,从身后或者侧翼疯狂绞杀士气大降的突厥骑兵,一边还不忘跟着吆喝鼓噪‘始毕死了’又或者是‘汗旗倒了’之类打击敌人士气的话头。

    “可恶,可恶的隋狗!”

    始毕战场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了局势的不妙,顿时气得破口大骂暴跳如雷,却是对眼下的局势根本无所作为,只能尽力收拢附近还有周围慌乱的突厥骑兵。

    “大汗在此大汗在此,附近的突厥儿郎速速聚?!?br />
    既然隋人能用大声喊话的招数,突厥汗帐亲卫同样也能如此,顿时断裂的汗旗附近喝声如雷,周围慌乱不安的突厥骑兵听到声音顿时如潮水般涌了过去。

    “快快快,咱们抓紧时间进入雁门关!”

    林沙没有继续找突厥可汗始毕的麻烦,一把大关刀纵横驰骋杀散了身周的慌乱突厥骑兵后,他立即掉转马头与身后陷入苦战的亲卫铁骑汇合,而后奋力杀散驱逐了与之对战的过五千突厥骑兵。

    地上倒伏尸体无数,残疾肢断臂四下抛飞,殷红的鲜血几乎将周围地面泡成触目惊心的暗红软泥,林沙一把拉住杀得兴起的王二马头,气血鼓荡扬声大喝,瞬间便将陷入狂热杀伐状态之中的两千余亲卫惊醒。

    “吹号角,扬军旗!”

    林沙大手一挥,顿时号角齐鸣军旗挥舞,两万跟着林沙一同身陷重围的幽州军将士,立刻从疯狂的厮杀状态中逐渐清醒,而后慢慢与当面之敌脱离接触,缓缓聚拢向雁门关城楼靠近。

    此时的突厥骑兵,之前被林沙那么一整,正混乱着找始毕呢,又被幽州军趁乱狠杀了一通,早就泄了心头那一口狠劲,就算有心阻拦却也是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看着幽州军的动作。

    “快快快,打开城门将幽州军人马放进来!”

    城楼上,隋帝杨广乐得眉开眼笑,见林沙率领上万浑身浴血,满身凛然杀气的幽州军将士靠近雁门关,立即吩咐城楼守军打开城门,迎接新援入城。

    “好好好,平北将军你做得很好!”

    见到满身浴血,浑身煞气缭绕似乎还处于征战状态的林沙之时,杨广满脸开怀亲自迎了上去。

    老实说,面对围住雁门关猛攻的数十万突厥兵马,林沙经过一番惨烈厮杀带进城的一万五千左右的幽州军,真的对眼前形势起不了多大作用。

    关键还是林沙和手下幽州军的到来,对雁门关城中军心士气的鼓舞作用极大,没见随着浴血奋战的幽州军进城,城里原本的颓废气息一扫而空,一个个变得喜气洋洋士气高昂么?

    知道外面有援军达到,他们不是孤立无援,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无论是杨广,还是亲自带兵来援的林沙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才在进城之前跟突厥兵马大杀一通,又将进城过程弄得轰轰烈烈,为了的就是提镇军心士气。

    能够跟随杨广北巡的,都是禁军中的精锐,而且数量也有好几万,加上雁门关本就有的近万守军,其实守城的力量一点都不弱。

    关键是杨广来得太过突然,突厥兵马围城的速度也太过迅猛,导致城里粮食供应出现短缺状况,只够供应十几万人二十来天,这才是最要命的地方。

    眼下林沙带兵入城,马上都驼扶了不少的军粮,这可解了雁门关此时最大的麻烦。

    起码,城中军民能够坚守更长时间,给各地援军支援提供了充足赶路时间。

    而历史,也在悄然之间发生了重大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