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

    眼见他一刀在手力战八方,逐渐在围攻战中缺德上风,刀光匹练纵横一连斩杀数位实力稍弱,在激烈战斗中率先后力不继,露出破绽的数名突厥悍将,惊得其余突厥悍将亡魂大冒,正准备趁热打铁一举建功之际,突然感应一道凌厉气机,带着冲天杀意飞扑而至。

    心中警铃大作寒毛倒竖,突然头顶一道黑影飞扑而至,凌厉的爪击带给他一种莫名的危险感觉。

    “滚一边去!”

    刀光反卷,冲天而起,瞬间便将来人笼罩在层层刀影之中。

    叮叮?!?br />
    连串金铁交鸣声响起,刀面嗡嗡作向,一股接着一股磅礴劲道,顺着精钢刀柄传入手中。

    而铁勒曲傲,瞬间在卷来刀面上连击数十爪,高大魁梧的身子连连震颤,受不住刀上传来的磅礴巨力,魁梧身躯倒腾而起体内气血好一阵翻腾。

    “隋狗去死!”

    “好机会,隋狗吃某一枪!”

    “杀了这可恶的隋狗!”

    眼见林沙突然间空门大开,身周围攻的数十突厥悍将顿时大喜若狂,二话不说奋起余勇举起手头家伙朝林沙猛轰而去。

    “这帮可恶的突厥蛮子,手段当真卑劣!”

    雁门关高高的城头,隋帝杨广和一干大臣,眼见战场形势突然变化,突厥方面再有高手突击而至,林沙分心两顾露出巨大破绽,一干围攻突厥悍将纷纷抓住机会往死里下手,顿时大惊失色怒骂不止。

    “哈哈哈,飞鹰曲傲果然厉害,出手便是不凡!”

    相反,突厥汗旗之下,始毕可汗却是满脸欣喜拍手大叫,恨不得林沙这可恶的隋将就此挂掉。

    “想跟某玩阴的,你们,还—不—够—格!”

    林沙满脸沉肃。面对四面八方轰击而至的十来杆重型长兵器,面不改色心不条一派沉稳,拉扯缰绳的左手食指不知何时伸得笔直,一阵轻微骨节劈啪声响起。指节皮膜筋肉一阵轻轻颤抖齐鸣。

    嗤嗤嗤……

    数道几乎细微不可闻的指劲脱指而出,在喧闹嘈杂的战场上几乎悄无声息,近在咫尺的数位突厥悍将措不及防,噗噗数声皮肉破碎声音响起,只觉身上传回阵阵剧痛。手上力量迅速流失,沉重的兵器好似重逾泰山,手掌一松咚咚掉落在地,身子猛一摇晃眼前发黑仰身便倒。

    而在他们胸膛要害位置,无一例外全部多出一个鲜血喷涌的血洞。

    林沙暗中动了手下连发数道隐蔽指劲的同时,右手猛地一扬,手中大关刀化做一道雪亮匹练,在半空划过道道不规矩弧形,当当当的一连与近十把重型武器激撞,火星四溅股股磅礴巨力反震而回。

    手掌和手腕骨节轻微劈啪作响。筋肉皮膜一阵细微蠕动,大关刀上反震传回的巨力,不过轻而易举便被化解。

    啊啊啊……

    可那几位跟林沙硬撼一记的突厥悍将就没那般好运,手头重型武器先是传回股股霸道巨力,震得他们体内气血翻涌身子摇晃。

    紧接着,股股隐晦暗劲跟在霸道巨力之后,轻而易举涌入他们的手掌以及手腕关节之中,道道拉扯之力疯狂破坏他们手掌和手腕的筋骨皮肉,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回,就是以突厥悍将粗大的神经也不禁发出野兽临死般惨烈哀嚎。

    下一刻。一片闪眼刀光横扫而过,凄厉的惨嚎噶然而止,近十颗狰狞可怖的头颅伴随血泉冲天而起,不过眨眼功夫近十位突厥悍将便身首异处倒毙当场。

    “魔鬼魔鬼。魔鬼??!”

    “走,快走,快离开这魔鬼!”

    “可恶的隋将,某以后一定会为那呵兄弟报仇的!”

    “……”

    如此惊人变故,一下子将剩下的十来位围攻而至的突厥将领惊得心惊胆战,二话不说掉转马头纷纷远离林沙这杀神。当然心惊胆战之余为了自身颜面,少不得放一两句狠话狼狈而逃。

    “混蛋混蛋,这是怎么回事?”

    始毕可汗目呲欲裂满脸惊怒,气得破口大骂愤恨难平。

    刚刚不是还大占上风么,怎么眨眼间林沙便阵斩近十麾下悍将?

    “厉害厉害,平北将军当真厉害!”

    “果然不愧为大隋悍将,手段厉害得紧,如此危局都能轻易化解,还一傻眼阵斩过十位突厥悍将!”

    “大隋有如此猛将,何愁天下不定江山不稳?”

    “……”

    而雁门关城头,却是一片欢欣鼓舞热闹非凡的景象,上至隋皇杨广,下至守关将士无不面露喜色欢呼不已。

    “哈哈,大隋果然高手如云,隋将有胆跟某一战否?”

    就在林沙一刀惊退十来位突厥悍将,还没等他喘上口气,一道高大身影如风似电飞射而至,一道清朗声音没有受到战场杂乱喧嚣影响,清晰传入林沙耳中,伴随而至的是一股凌厉之极的强大气机。

    “哪来的跳梁小丑,跟某死一边去!”

    顺着强烈的气机感应,林沙头也没抬手中大关刀化作蛟龙腾空,空中一道雪亮匹练暴闪而至,冰冷的刀锋不偏不倚直奔铁勒曲傲上身而去。

    “混蛋,仗着手中有兵器算什么本事,有胆跟某下马一决胜负!”

    曲傲一双褐色瞳孔猛的收缩,一股极强的危险笼罩心头,这还是自从他与武尊毕玄一战后,首次感受到死亡的距离如此之近。

    叮叮?!?br />
    不敢有丝毫怠慢,一双粗壮大掌弯曲如爪,瞬间爪影重重道道凌厉爪劲透指而出,与空中瞬闪而至的雪亮刀光连连相击。

    曲傲只觉胸口发闷,坚硬似铁的手指阵阵发麻疼痛,一股股霸道巨力顺着指头迅速传遍两条粗壮胳膊,一时间气血翻涌体内真气都有不稳迹象,身子更是受不住连波巨力倒腾着飞了出去。

    “铁勒飞鹰曲傲,堂堂西域宗师高手,什么时候也成了突厥的走狗了?”

    就当曲傲好处于凌厉的劲道反震之中没有清醒,林沙却是将手中大关刀平举胸前,锋利刀尖直指倒飞出去的铁勒‘飞鹰’曲傲,嘴角挂满不屑冷笑厉声大喝。

    声浪滚滚好似雷霆炸响,瞬间轰传四野,就连惊天动地的喊杀之声都挡不住滚滚声浪,迅速传至疯狂厮杀的两方将士耳中。

    这一瞬间,战场奇迹般停滞片刻,无论是幽州铁骑还是突厥骑兵,手上动作都是一慢,满脸好奇朝林沙所在方向扫了一眼。

    而后,厮杀继续,呐喊厮杀之声依旧惊天动地!

    “小辈你找死!”

    曲傲又惊又怒,他被武尊毕玄打击得体无完肤,最近数年来实力不增反降不假,可不代表随便来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跟他呲牙裂嘴!

    感觉在数十万将士跟前丢了面子,曲傲气得脸皮通红眼中杀机暴涨,体内狂浪真气疯狂运转,倒飞的身子硬生生在空中停滞。

    双手猛的向后一拍,停滞的身形不退反进,犹如流星在空中划过道道残影,数十丈距离不过眨眼即至,气机瞬间锁定高座军马之上的可恶隋将,浑身气势眨眼功夫便已飚升至颠峰!

    曲傲绰号‘飞鹰’,除了那一手凌厉异常的鹰爪功之外,其一身轻功也是出神入化犀利非常。

    这不,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临林沙身前,不等林沙出刀反击,迅若微风疾速前进的身形,不知为何竟硬生生偏转了方向,在半空走了个折角线。

    刷!

    林沙的精神境界,只在飞鹰曲傲之上,曲傲这厮飞身疾进瞬间,他已反应过来做好了出刀准备,待得曲傲进入大关刀的攻击范围,他好不犹豫一刀斩出。

    雪亮刀光匹练在半空一闪而逝,让林沙吃惊的是曲傲竟能在半空转变移动方向,竟是险之又险避过他这必杀一刀。

    林沙的反应也是迅速,手中大关刀立即翻转,冰冷的刀锋抡圆了往一侧狠拉,凌厉的刀劲紧紧咬住曲傲身形不放。

    咻咻咻……

    可更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只见飞鹰曲傲迅疾飞跃的身形,竟是在半空连连变幻前进方向,做蛇形闪避前进,不过短短几个眨眼功夫,他便已在半空变换了八次前进方向,速度却是丝毫不减逼至林沙身前不足半丈处。

    “该死的隋将,给某去死!”

    到了这时,飞鹰曲傲再无保留,体内狂浪真气蓬勃而出,双爪如电迅猛前探,凌厉爪劲隔着半尺距离便刮得林沙脸颊生疼。

    崩拳如箭!

    如此之近的距离,手中大关刀的威力已是大减,林沙却是不慌不乱,拉扯缰绳的左手空置,迅速握拳连环轰出。

    这一瞬间,他将崩拳的速度优势发挥到极致,就在飞鹰曲傲的一双利爪临身之际,他已轰出八拳,拳拳犀利宛如利箭疾射。

    砰砰砰……

    拳爪相击,道道气浪沸腾翻滚,带起周围道道狂风呼啸,声势好不惊人。

    恩?

    林沙脸色微微一变,拳上传回股股强猛劲道,而且一波连着一波连绵不绝,连续九道强猛劲道如浪潮汹涌而至,九股强猛劲道连绵叠加所产生的巨力,就连林沙都感觉身体难以承受。

    乾坤大挪移!

    电光火石间,林沙右手上的大关刀高高飞跃而起,右手成掌闪电般冲着满脸得色的飞鹰曲傲拍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