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鼓轰鸣马蹄隆隆……

    雁门关外喊杀声震天,林沙亲率三千亲卫铁骑,在将近五万幽州铁骑的配合拉扯下,一路杀到雁门关城墙之外。

    只见一骑隋将左冲右突,一杆大关刀上下飞舞左右连横,刀光阵阵匹练纵横,挨着就死碰着就亡,一路之上几无一合之敌!

    杀!杀!杀!

    马蹄过处,残肢断臂四下飞舞,倒伏突厥骑兵尸体几乎连成一片。

    什么叫做勇冠三军,什么叫做军中悍将!

    林沙一人一马一杆大关刀,以实际行动向突厥和城墙上的隋军,好好诠释了这两个词语的真正含义。

    “真猛将也!”

    隋帝杨广,跟一票被围大臣就站在雁门关高大的城墙上,亲眼目睹林沙的凶悍,几乎以一人之人在密密麻麻的突厥骑兵中往来纵横,沿途只留下道道尸体以及一条以血肉铸就的狭长通道。

    “拦住他拦住他,一定要给我拦住他!”

    汗旗之下的始毕可汗,同样也看到了林沙的英勇风姿,顿时气得目呲欲裂暴跳如雷,连连咆哮怒吼招呼身边勇士,一定要将在突厥骑兵阵中往来纵横的隋将拦住。

    “隋狗受死!”

    “隋狗休得猖狂,某来也!”

    “隋狗不要跑!”

    “……”

    顿时,数十员突厥悍将策马疾驰,手舞狼牙棒,金瓜锤等等重型武器,吆喝呼喊从四面八方围将过来,一个个气势如虹争先抢后,好似一个不注意便落后了同伴失了在大汗跟前露脸的机会一般。

    “不自量力!”

    混乱嘈杂的人群之中,林沙手中大刀飞舞,连成一片刀光大网,沿途突厥骑兵根本难以抵挡一二。

    与此同时,灵敏的气机感应,也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四面围拢而来的突厥悍将。其气机各个如狼烟冲霄,气血充盈气势非凡,一看就非是好对付的。

    下一刻……

    当当当的金铁交鸣声不绝,林沙手中大关刀瞬间化份八份。前后左右四面八方全都是重重刀影,将一位位突厥悍将奋力轰袭而至的重型兵器架开。

    火花四溅声势惊人,周围来不及躲避的突厥骑兵,不是被突如其来的巨响震得头晕眼花,便是口鼻溢血摇摇欲坠。有那身子底子稍差些的,更是直接翻身落马惨叫连连,直接被无数晃动马蹄踩成肉泥。

    伴随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不绝,座下军马连连嘶吼在小范围空间内打转转,林沙只觉一股股磅礴巨力从手中大刀上传回。

    体内气血翻涌连连震动,胸口好似压了无数块巨石般,憋闷得难受几欲吐血。手臂筋骨肌肉疼痛酸软,不过短短时间便好似将所有力气都使尽一般,手中本就沉重的大关刀,这一刻好似重逾泰山!

    喝!

    大关刀舞动如风。好似条条雪亮匹练纵横交错,将林沙跟座下军马防护得严严实实不露丝毫破绽。

    暗暗长吸一口炽热空气,猛地一声暴喝平地似起一声惊雷,震得周围突厥骑兵脑袋发蒙头晕目眩,有那胆子稍小些的家伙更是被吓得口吐白沫翻身就倒。

    体内气血瞬间奔涌如龙,咆哮沸腾浩浩荡荡如长江大河,浑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筋肉皮膜有节奏的震颤齐鸣,一道道劲力在体内好似多米诺骨牌层层推进,手臂刚才消失的无穷力量瞬间恢复。

    “杀杀杀……”

    声声大喝如雷霆炸响。道道雪亮刀光好似匹练纵横,携带一往无前的气势横扫八方,当当当的激越金铁交鸣连绵炸响,一时竟将喧嚣吵闹。喊杀声震天的战场嘈杂声浪压下。

    “啊啊啊,隋狗受死!”

    “隋狗吃我一棒!”

    “隋狗休逃,看某来取你狗命!”

    “……”

    数十突厥悍将已将林沙团团围住,战马奔腾马蹄如雷,绕着以林沙为核心的一个大圈,往来奔腾刀枪并举。喝声如炸雷惊天动地,好似走马观花一般围着林沙一通狠杀。

    “哈哈哈,来得好来得好!”

    林沙浑身热血沸腾几欲澎湃,手中大关刀化作一条蛟龙,上下飞舞左右奔腾,纵横驰骋威势惊人,雪亮长虹力战八方好似莲花朵朵绽放,凌厉的气爆更是连成一片刺耳之极。

    手臂青筋根根爆起,每时每刻最少都要面对六件以上重型兵器轰击,每一道都蕴含巨大爆炸性力量,就好似跟宗师一级高手交战般,瞬间连出数招攻击强度和频率竟是高得惊人!

    这也就是军队的可怕之出,只要人数足够又能形成严密军阵,数人同时出手所能爆发出的杀伤力,一点都不比实力高强的江湖高手逊色。

    组成军阵的将士实力越强,军阵所能爆发的威能也就越大!

    而此时,围住林沙一阵狠杀的突厥悍将,全是突厥始毕可汗跟前排得上号的狠人,一个个实力强悍最差的都有江湖二流高段水准,其中更是有近十位一流高手,他们联合起来的攻击力之强可想而知!

    林沙也不是吃素的,以他历经多世丰富战场经验,以及一身强悍之极的武力,还有好似使不尽的强横力量,刀光纵横好似匹练飞舞,整个人个座下均马都包裹在层层凌厉刀光之中,原地打马转圈好似海上礁石,任尔狂风暴雨浪涛惊天,我自岿然不动。

    这一刻,林沙就是战神,关刀在手天下我有!

    横扫千军,夜战八方,力劈华山……

    一式式简朴之极的刀法,他在手中好似变换了一个摸样,如行云流水又好似高山巍峨,一会劲道惊人一会又是温柔如水,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忽而在前忽而在后,指东打西挥南劈北,真好似身体手臂的延伸,运用自如出神入化!

    “好厉害的隋狗,一套刀法已至出神入化之境!”

    汗旗之下,始毕可汗身边不知何时,已多出了一位身材高大浑身气势凌人,好似一柄出鞘宝刀般的中年大汉。此时中年大汉目中精光闪烁,眼中战意熊熊好似火焰升腾,看向交战正酣的林沙忍不住连连赞叹。

    摇了摇头,一脸好奇看向始毕,开口问道:“大汗,隋军之中什么时候,又出了位实力如此强悍的高手?”

    “谁知道?”

    始毕一脸不虞,目光紧紧盯着大发神威,力战数十突厥悍将不落丝毫下风,甚至还越战越勇的魁伟隋将,脸色狰狞咬牙切齿,双目似欲喷火恨不得将林沙这搅局的家伙千刀万剐了才肯罢休。

    “嘿嘿,果然中原出奇士!”

    那位身材高大,一双褐色大眼气势惊人的中年汉子,眼中精光连连闪烁蠢蠢欲动,很想跟着下场和隋将林沙交交手。

    不过最后,他还是暗叹了口气没有动手,怎么说都是西域赫赫有名的宗师高手,尽管最近几年日子过得不怎么顺心,却也还没沦落到跟一票突厥悍将,围攻区区一位名不见经传隋将的地步。

    “古之猛将,不过如此!”

    雁门关城头之上,隋帝杨广和身边一帮心腹大臣,在一票精悍卫士?;は?,将数里外林沙的英勇风姿看得清清楚楚,记在心里喜在脸上,杨广更是一扫之前的惊惶担忧,指着奋战不休的林沙意气风发连声喝彩。

    “陛下慧眼识英才,这才有了平北将军今日纵横战场的风采英姿!”

    宇文述酸溜溜附和,连声奉承道:“还是陛下有眼光,吾等敬佩!”

    “是啊是啊,要不是陛下,也不会有平北将军今日的风光!”

    “这都是陛下慧眼如炬??!”

    “谁能想到,当初辎重营小小一伙夫,竟有如此惊人实力?”

    “……”

    一时间,城头马匹如潮,杨广飘飘然志得意满,心中多日憋闷一扫而光,对城下表现神勇,努力奋战的平北将军林沙更加满意几分。

    “果然不愧是他看中的大将,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人??!”

    不经意间,林沙便被杨广归纳到绝对心腹之列,因此而受到的好处简直难以想象,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这小子,果然厉害,某之前竟是看走了眼!

    站在城头上的裴矩,也就是邪王石之轩,并没有参与拍马匹的行列,而是独自一人站在外围,目光炯炯看向神勇无敌的林沙,心中兴趣大生同时也是惊奇不已。

    就在两方老大对林沙的表现都惊叹不已之时,正与数十突厥悍将奋战不休的林沙,此时已是越打越勇猛得一塌糊涂,时间一长其后劲绵绵的能力越发显著,呼喝呐喊刀光飞舞间竟是逐渐占据优势。

    围着林沙团团乱战的突厥悍将心中暗暗叫苦,林沙的实力只强后劲之足实在出乎意料,连续互拼数十记,他们都感觉手脚发软后力不继,可反观林沙却是越打越猛力量一波强过一波。

    “不好,那隋将要得胜了!”

    站在突厥始毕可汗身边的褐眼高大中年壮汉,突然惊呼出声再不怠慢身形冲天而起,好似一只草原雄鹰飞腾在天,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几个起落间已是数里距离过去,高高飞起一头扎进数十突厥悍将群中。

    “鹰击十三式,铁勒曲傲来也,隋将受死!”(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