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门关外,突厥汗帐,血腥弥漫气氛压抑。

    “废物,废物,没用的废物!”

    看着跪在地上,满身血污断了一条手臂,整个身子趴伏在地瑟瑟发抖,浑身刺鼻血腥味浓郁之极的突厥悍将,始毕惊怒交加气得满脸通红,大声怒骂:“三万儿郎,整整三万突厥儿郎,就剩下不足五千残兵败将,你个废物还有脸回来,怎么不去死??!”

    说着,几个跨步冲前,一脚将趴伏在地的麾下败将踢得吐血倒飞出去。

    “大汗熄怒!”

    帐中一干突厥将领于心不忍,急忙开口劝解。

    “熄怒,叫某怎么熄怒?”

    始毕一脸狂怒,指着脸色惨淡口中狂喷鲜血的断臂突厥将领,连连怒喝:“三万儿郎,整整三万儿郎交到这废物手里,结果他就带回来五千残兵败将!”

    尽管损失的突厥骑兵都是其它部落的牧民,不算汗庭心腹,可一下子损失了两万多骑兵,始毕依旧感到心痛不已。

    “大汗,那隋将太过狡猾!”

    这时,与那位战败断臂突厥将领同一部族的高层,在此凝重氛围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帮忙辩解:“明明有五万骑兵,摆出来吸引咱们注意的却只有一万骑,在关键时刻突然发动这才让咱们吃了大亏,真是狡猾!”

    汗帐里的其余突厥将领连连点头附和,他们都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悲凉,谁都说不准以后会不会步眼前这位的后尘,还是提前打个预防针的好。

    “说,这仗到底是怎么打的?”

    手下将领们的劝说,倒让始毕清醒过来,这才发觉自己似乎因为怒气过甚,忘了询问具体战事经过。

    “大,大汗,事情是这,这样的!”

    那位满身血污。断了条手臂,气息虚弱之极的突厥悍将,这才挣扎着起身重新跪好,老老实实满脸羞愧将战斗详情简单述说了遍。

    “废物废物。你们看看这废物做的好事!”

    不料始毕听完之后,更是勃然大怒连道废物,手指那满身血污断臂的突厥悍将,一时气得身子发抖半晌说不出话。

    “……”

    汗帐中一干部落头人和将领,面面相觑也不知晓该说什么是好。

    尼玛的这表现也太糟糕了吧。堂堂三万突厥骑兵,竟然短时间内跟隋将林沙率领的一万幽州铁骑战个不跟分胜负,然后被四万迅疾奔来的幽州骑兵包了饺子,想想都觉得憋屈啊。

    “说,这仗你个废物到底是怎么指挥的?”

    长长呼了口胸中浊气,始毕一脸铁青瞪着跪在地上的狼狈将领,满脸狰狞怒声大喝:“你要是说不清楚,那就给某去死吧!”

    “大,大汗,不是儿郎们不够努力。实在那位隋将太过凶残!”

    跪在地上,满身血污还断了一条胳膊的仁兄,闻言身子猛的一抖差点吓晕过去,急忙哑声开口辩解道:“隋将林沙的武艺高得不像话,凭一人之人便将儿郎们布好的阵形冲得七零八落!”

    “胡说八道!”

    始毕断然怒喝,根本就不信这厮所言,不满道:“那该死的隋将再厉害也只有一人,难道你们一拥而上还解决不了他么?”

    “大汗,儿郎们也是如此做的,可是别说解决那隋将。甚至就连近身都困难啊呜呜呜……”

    跪在地上那厮说到伤心处,顿时满脸惊恐号啕大哭。

    “给某收声,你个废物别像个娘们那般就知道哭哭啼啼,别丢了突厥勇士的脸!”始毕满脸怒色。手指那断臂倒霉家伙怒上呢感大喝。

    “是是是……”

    跪地倒霉突厥将领急忙收声,哑着嗓门继续辩解道:“末将一见情况不妙,当即派出身边最勇武的儿郎,谁知他们才上去不过两三个回合,便被隋将林沙阵斩当??!”

    “这么厉害?”

    不等始毕开始质疑,汗帐中便有突厥将领不信道:“你一次性派了多少勇士围攻那位隋将!”

    “十五位!”断臂突厥将领一脸颓然。

    “什么。十五人?”

    “这不可能!”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想要推脱身上的责任对不对?”

    “……”

    真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汗帐中一干突厥将领一片哗然,个个满脸质疑顿时嗡嗡吵杂声不绝于耳。

    “统统都给某闭嘴!”

    始毕被吵得心烦,猛然大喝出声汗帐里的喧哗声顿时消失。

    “那隋将林沙,真这么强?”

    始毕一脸狐疑,语气迟疑看向跪地断臂那厮,沉声喝问。

    “强,实在太强了!”

    跪地的断臂突厥将领哭丧着脸,连连点头道:“其一把大刀挥舞如车轮旋转,周身三丈之内儿郎们连近身都不能!”

    “哼,你这废物,就算隋将再厉害也只有一人,你个废物手里还有三万突厥儿郎,怎么连一万隋军骑兵都干不过?”

    见这厮说得信誓旦旦不像说谎,而且这话只需问一问那五千逃回的残兵败将,很轻松便能揭破谅这厮也不敢撒谎。心惊于隋将林沙武艺高强的同时,也十分不满眼前这厮的指挥才能。

    “大,大汗,那帮隋,隋兵……”

    说起这个,跪地的那位断臂倒霉突厥将领露出一脸憋闷表情,额头冷汗淋漓结结巴巴解释道:“不,不知为何,这帮隋兵竟是,竟是不惧箭矢,儿郎们在互射之时吃了大亏!”

    ……

    雁门关外,幽州隋军临时大营主帐,气氛轻松欢声笑语不绝。

    “哈哈哈,将军果然好本事!”

    王二满脸兴奋红光,大声嚷嚷道:“那帮突厥蛮子,被将军想出的纸甲给蒙得不清,说不定还以为弟兄们刀枪不入呢!”

    “确实,谁能知晓纸也能做战甲呢?”旁边立即有将领附和道。

    “你们,可不要小瞧了纸甲!”

    林沙满脸微笑,环顾一周提点道:“其实纸甲相当不错,以纸和布,厚三寸而扎实,可防长箭,甚至一般的刀砍,都能免去大部分的伤害,唯不能防御直刺,不过也算可以了!”

    这话说得,在场所有将校连连点头,可不正是这个道理么?

    要不,之前的战斗,就算将军再怎么勇武,也不可能率领一万幽州铁骑,将三万突厥骑兵牢牢牵制动弹不得,给了其余四支万人幽州铁骑合围之机,也不会有之前的大胜!

    见气氛和乐,林沙轻笑着继续说道:“军中盔甲价高而罕有,因此士兵多穿以布衣,伤亡很大,有纸甲的话,致命之伤可不死,中等之伤可减轻,一般之伤就免除,当是了得!”

    “将军说得有理!”

    在座的都是军中老油条了,哪不知盔甲的制造难度,只有军中校尉级别以上军官才能穿戴得起,至于普通小卒嘛,能有身厚实布衣穿就很不错了。

    林沙此时的心绪却不在这儿,而是想到了一种十分简单而且又高效的制作盔甲办法,那就是依靠水力冲压扎钢,直接以流水线方式大批量制造半身甲,不过眼下显然还没这个条件,他也不想便宜了外人,这等强大军队的技术手段,还是等以后天下大乱之时再拿出不迟。

    “将军,咱们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欢笑了一阵,见气氛差不多了,立即有那心急救驾之功的幽州军将领,迫不及待开口问道。

    主帐里的气氛顿时一滞,几乎所有将校的目光,全部火辣辣望了过来。

    “自然是趁热打铁,直扑雁门关替陛下解围!”

    林沙脸上一片冷肃,神色却很是和缓,嘴角轻轻一扯昂声道:“弟兄们建功立业就当此时,诸位有没有胆量,跟某一同与数十万突厥大军一较高下?”

    “愿随将军一同破敌!”

    在场将校顿时热血沸腾,齐齐起身扬声大喝。

    如果放在之前,他们心中确实没底,可经过先后两战歼灭突厥骑兵达四万之众,在场将校顿时心气高昂不再把数十万突厥骑兵放在眼里。

    再说了,他们只是去解围,又不是真的跟数十万突厥骑兵死磕,只要战术运用灵活得当,替被围帝驾解围立下大功却是不难。

    大业十一年八月底,幽州五万铁骑与突厥骑兵战于塞北草原。

    幽州铁骑连战连捷,两战便歼灭突厥骑兵四万,一时军心士气大振,趁热打铁直扑雁门关被围帝驾而去。

    突厥骑兵措不及防,料不到幽州铁骑竟如此大胆,一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连战连败,短短五日时间连败十场,丢掉了三万骑兵的性命,受伤数字更是数倍于此,连克近十座被落于突厥之手的城寨。

    战火连绵喊杀震天,幽州铁骑一时锐不可挡,林沙每每冲锋在前大杀四方,冲得最猛最厉的一次,甚至已经肉眼可见雁门关高高的城墙,以及城头有气无力的隋军大旗。

    势如破竹,锐不可挡,五万幽州铁骑,向数十万突厥骑兵,以及遥望救兵的雁门关被围隋帝,充分诠释了这两个成语的含义。

    “林沙林沙,吾必将汝碎尸万段!”

    突厥始毕可汗气得暴跳如雷,好好的局面被林沙所率幽州铁骑破坏得七零八落,对林沙这厮自是恨不得挫骨扬灰,在身边亲信的提醒下,急忙调集坐镇汗庭的突厥高手,一定要将武功强横的隋将林沙留下……(未完待续。)

    PS:  我草,今日断网大半天,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