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万铁骑,仅仅用了六天时间穿过整个河北,声势惊天潮水般出了长城抵达塞北草原。

    而后幽州铁骑兵分五路,每路一万人马,好似五把锋利尖刀,狠狠向数十万突厥骑兵侧翼捅去。

    突厥骑兵,包括亲自统兵亲征的始毕可汗,都比幽州骑兵迅雷不及掩耳的举动打了个措手不及。

    咻咻咻……

    林沙亲率三千亲卫铁骑一马当先,一把十石长弓左右疾射,一支支特制狭长利箭,远隔五里之遥便连珠而射。咻咻的凄厉破空气爆声连绵成片,就算在喊杀震天的战场依旧难以掩饰锋芒。

    空中道道细长箭影一闪而没,五里距离丝毫没有减缓长箭去势,好似一杆杆标枪将一个个突厥骑兵串成一串。

    轰隆隆的马蹄声惊天动地,五里距离在疾速奔驰的军马脚下,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便迅疾跨越,三千幽州骑兵犹如尖刀般,狠狠扎入被林沙一波箭雨,射得千创百孔的突厥侧翼军阵。

    刷刷刷……

    刀光雪亮如匹练纵横,一道接着一道连绵不绝,几乎在狂奔军马身前形成一道光亮刀网,一往无前周遭突厥骑兵挨着就死碰着就亡。

    三千亲卫铁骑紧随在后,趁犹如恐怖杀神的林沙吸引突厥骑兵全部注意之时,出手利落三连射,漫天箭雨让毫无防备的突厥骑兵倒下一片。

    待到三千铁骑满脸狰狞,高扬战马一头扎进突厥骑兵阵列之时,一场由林沙导演的一边倒屠杀开始。

    三千铁骑好似切割牛油的滚烫尖刀,在林沙一把大关刀所向披靡的带领下,狂呼呐喊战意冲霄,刀光如雨血水漫天抛洒简如修罗地狱。

    “该死的隋狗,纳命来!”

    侧翼骑兵的骚乱,很快引来更多突厥骑兵的关注。

    林沙的表现太过凶悍,由他担纲前锋箭头,几乎可以用所向披靡来形容。只见刀光所向一片人仰马翻。阻路突厥骑兵几无一合之敌。

    如此惊人表现,自然吸引了突厥阵中大将关注,二话不说一位位气息惊人的悍将,挥舞着五花八门的各种重型武器。哇哇大叫逆着骚乱人流直扑林沙而至,双眼通红满脸杀机誓要将林沙这位隋将斩杀当??!

    “死死死,给某统统去死!”

    战场数万大军混战,气机混乱之极一般的宗师高手,很难分辨跟前敌人的强弱。一切只能靠战场上的厮杀经验??闪稚橙词歉鎏乩?,他的精神修为比之大宗师还要强上一筹,五感敏锐之极轻松便感应到数十道强悍气机,逆着骚乱的突厥骑兵迅速扑了过来。

    心头战意顿时更加汹涌蓬勃,手中一把大关刀上下飞舞纵横驰骋,方圆三丈之内再无一位突厥铁骑能够安然端坐马上。

    以林沙为圆心,周围数丈范围残肢断臂洒落一地,五颜六色的脏腑以及各种奇形怪状的肢体围成一圈,冲鼻的殷红鲜血汩汩而流,将被马蹄踩得松软支离破碎的土地染成触目惊心的暗红之色。

    “杀神。杀神,杀神??!”

    周围突厥骑兵都被如此惨状惊得目瞪口呆,一个个脸色发白根本就没有丝毫与林沙死战的勇气,拼命打马希望尽快远离林沙这个疯狂屠戮的杀神。

    “去死吧,可恶的隋狗!”

    就在林沙策马疾奔,手中一杆大关刀纵横驰骋之际,周围反应过来的突厥悍将终于赶到,二话不说怒吼咆哮数把重型兵器不约而同袭来。

    “找死!”

    感应到数股堪比江湖二流高手的气机扑面,林沙满脸狰狞手中大刀嗡嗡作响,好似十分兴奋可以饮突厥悍将的血。

    刷刷刷……

    刀芒刺目匹练冰冷。大关刀挥舞成圈速度几乎快到肉眼可见极限,只见一道雪亮寒芒隐约闪烁,紧接着数声惊呼突兀响起,十来颗满脸狰狞不可思议的粗糙头颅冲天而起。十来具无头尸体顺着奔驰马势轰隆倒地。

    “魔鬼魔鬼,他是魔鬼!”

    周围凡是看到这一幕的突厥骑兵,无不骇得面无血色精神错乱,根本就没胆子上前阻拦围杀林沙,嘴里叫嚷着魔鬼座马战马好似感应到主人的惊恐和害怕,发出阵阵凄厉马嘶掉头就跑。

    三千亲卫铁骑紧紧跟随在后。顺着林沙杀出的一条通畅血路,犹如通红利刃切牛油般,以风卷残云之势轻轻松松向两旁迅速展开,在混乱的突厥骑兵群中制造巨大杀戮。

    轰隆隆……

    就当林沙作为先锋箭头已杀奔突厥骑兵侧翼阵形中段,三千亲卫铁骑迅速在他身后向两侧展开,使得本就阵形不密的突厥骑兵队列更加混乱,这时大地微微颤抖远处轰隆隆的马蹄声惊天动地。

    杀杀杀……

    隋军军旗高高飘扬,近万幽州铁骑一眼望不到头如潮水般汹涌而至,瞬间将混乱不堪的突厥骑兵冲击得更加凌乱。

    “给某倒!”

    林沙此时已身陷突厥骑兵包围,前后左右全是满脸惊慌不敢上前的突厥骑兵,扫了眼数十丈外高高飘扬的突厥侧翼骑兵主旗,丝毫都没理会周围早已被吓破了胆的突厥骑兵,左手一探抓起得胜钩上的马刀,手臂骨节一阵劈啪作响,筋肉皮膜瞬间颤抖蠕动,锋利马刀带着呼啸气劲化作一道雪白长虹,瞬间跨越数十丈剧烈,将那长长旗杆一斩而断。

    “帅旗倒了帅旗倒了……”

    “快跑啊,将军被隋狗杀死了!”

    “可恶的隋狗,都被我停下,不准跑!”

    “……”

    突厥侧翼骑兵军阵中军大旗轰然倒塌,就好象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本就被一万幽州铁骑压着打的突厥骑兵侧翼军阵,顿时惊呼四起突厥骑兵的士气一落千丈,有那机灵的都开始掉转马头准备跑路。

    “该死!”

    在这高武世界,强极一时的突厥阵中怎么可能没有高手坐镇?

    这不,林沙这一飞刀下去,突厥侧翼骑兵阵群陷入恐慌混乱,同时身陷重围的林沙也引来真正的突厥军中高手。

    刷刷刷……

    混乱的军阵之中五条身影冲天而起,从前后左右以及头顶五个方面疾跃而至,五道雪亮刀光好似约定好一般,带着犀利无匹的刀劲同时斩杀而至。

    “不自量力!”

    五名一流高手,突厥底蕴也是深厚,不过放在林沙眼中却是不屑一顾。

    横扫千军!

    大关刀瞬间横扫而出,带着一股横扫天下的霸道意韵,在半空划道道帱不规则弧线,瞬间与从不同方向同时斩来的大刀撞在一处。

    叮叮?!?br />
    五声激越金铁交鸣声几乎连成一片,五位飞身扑向林沙的突厥军中高手,只觉手中大刀一震,紧接着一股磅礴巨力反震而回,身子就像发了羊癫疯般抖个不停,体内气血倒流真气一片混乱,胸口像是挨了一记重锤,口中鲜血连喷,身子更是不由自主倒飞了出去,比来时的速度快多了。

    “死来!”

    既以为敌,林沙自是不会手下留情。牵着缰绳的左手大拇指高举,指骨一阵劈啪作响指头筋肉齐齐颤动,一连五道凌厉指劲脱指而飞,瞬间击中那五位突厥军中高手要害,直接让他们回归狼神怀抱。

    大屠杀,一场彻彻底底的大屠杀!

    突厥布置在侧翼的两万骑兵,在林沙所部一万幽州铁骑的疯狂冲击下,不过坚持了短短两个时辰便彻底崩溃。

    一万幽州铁骑追杀二十里,连克三座沦陷的雁门关长城之外的军堡,兵锋直接威胁到正日夜不停攻打雁门关的突厥骑兵主力。

    “又是幽州铁骑,又是那位可恶的平北将军!”

    始毕闻知消息后勃然大怒,当即召集手下突厥悍将商议对策。

    “可汗何须烦恼,不过区区一万幽州骑兵而已!”

    立即便有突厥悍将起身请战:“只需给某三万骑兵,某定为可汗取下此隋狗项上人头!”

    “好好好,不愧为某突厥勇士!”

    始毕可汗大喜,也没派出斥候打探幽州铁骑的具体数目,大手一挥直接准了那位突厥悍将的请求。

    很快,围攻雁门关的数十来突厥骑兵中,分出三万气势汹汹向塞北草原疾驰而去,这一动向立即引起雁门关大隋守军的关注。

    雁门关中,金碧辉煌的临时行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数千千里挑一的精锐将士,将临时行宫?;さ盟共煌?,一股子绝望的颓败气氛在行宫蔓延。

    “报,陛下大喜,陛下大喜!”

    突然一声惊喜的大叫,打破了临时行宫的沉闷气氛,一位内侍公公腿脚利索扯着尖锐嗓门,满脸兴奋连蹦带跳冲进行宫当中。

    很快,临时行宫爆发一阵欢呼呐喊,幽州数万铁骑已出动救驾,目前正与突厥骑兵大战的消息,像风一样迅速在整个临时行宫蔓延,同时还以风一般的传播速度,迅速传遍整个雁门关。

    顿时,城墙守军爆发阵阵响亮欢呼。

    而临时行宫,一直颓废焦躁不安的隋帝杨广,也是一叠声连连叫好,并向被围心腹大臣言道:“果然不愧是朕一手提拔起来的将领,对朕和大隋忠心耿耿,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