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涿郡平北将军府。

    “平北将军,你这是想干什么?”

    涿郡太守满脸惊怒,没有理会将军府亲卫的不善目光,朝着高座首位之上的林沙怒声喝问。

    “郡守,你这是何意?”

    林沙身子端得笔直,满脸冷肃不怒自威,浑身煞气隐隐慑人心魄。

    若在平常时候,涿郡郡守还真没胆子跟林沙这样的杀场悍将对喷,可现在情况毕竟不同啊,为了头上的官帽还有项上人头,特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个清楚明白,也好早早将自家嫌疑摘干摸净。

    “将军突然下令召集五万幽州骑兵,又无皇帝陛下命令,某还要问将军意欲何为?”为了自家头上的官帽,还有项上人头涿郡郡守也是豁出去了,双目紧紧盯住林沙毫不相让。

    “如果某说,陛下此次北巡将遇到极大危险,某这是提前做好出兵准备,郡守信是不信?”

    林沙八风不动,嘴角轻扯缓声开口,语气说不出的郑重严肃。

    “某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关键还是要看朝廷信是不信?”

    涿郡郡守先是一愣,而后猛然猛地摇头苦笑:“将军判断精准,某向来是十分佩服的,可惜朝廷和陛下不会轻易相信??!”

    说话的同时,心中却难免生出无穷不满。

    刚从长安回来,二话不说便私自下令幽州军集结,丫的你这不是找死么?

    集结一两万人马也就算了,随便找个借口便能堂塞过去,可尼玛一集结便是五万精锐,几乎抽调了大半幽州铁骑的力量,丫的你是想干什么?

    要不是动静闹得太大,涿郡郡守说不定还会被蒙在鼓里,待他听闻准确消息后吓得几乎魂飞魄散,顾不得担忧会不会得罪林沙的问题,翻身上马直奔平北将军府前来阻拦林沙的犯傻行径。

    “信的话。就不要拦某!”

    林沙咧嘴,露出两排整齐森森白牙,冷言道:“这次,某一定要给骄横的突厥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晓大隋不可轻犯!”

    说着说着,浑身凛冽杀气汹涌而出,整间大堂的温度瞬间下降几度,涿郡郡守措不及防之下,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硬生生打了个哆嗦。

    同时。他也被林沙话中所透露出的信息惊呆。

    突厥,林沙指的竟是突厥!

    这怎么可能?

    转而,涿郡郡守大摇其头满是不信,突厥这几十年老实本分得紧,年年朝贡岁岁纳臣,又怎会生出针对隋帝的不轨之心?

    “不信的话,那也没什么!”

    林沙却是没理会涿郡太守复杂的心思,语气轻松神态坚定,大手轻轻一挥冷然道:“集结兵马的号令已下,这次某却是一定要去塞北草原走上一趟!”

    前几日。魏刀儿那头已经传来消息,突厥数十万骑兵突然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大隋边塞要地靠拢,具体目的尚不清楚。

    要不是魏刀儿部一直有人手安插在突厥的几大部族当中,怕是也难以察觉突厥的突然行动。

    结合历史上发生过的事件,林沙立即确定了突厥此行目标,正是北巡的隋帝帝驾。

    当然,话是不能说得这么直白的,不过好在他身为幽州隋军第一重将,临时抽调人马的权利还是有的。

    “胡闹胡闹。将军这是自绝生路??!”

    涿郡太守急得直跺脚,满脸愤怒冲着林沙咆哮:“私自调兵可是杀头重罪,将军你自己胡闹也不要拉着某一起下水??!”

    “闲话休提,某意已决!”

    林沙不耐烦一挥手。没好气冷冷道:“明公要是信某的话便帮忙组织调运粮草辎重,要是不信的话也不要明着妨碍,此事某一力承担!”

    “将军说得轻巧,此时某还有退缩的余地么?”

    涿郡太守连连冷笑,怒视林沙一脸不满:“将军真是好手段,先斩后揍将某坑得好苦??!”

    林沙默然。刚从长安赶回,他心知过不了几日杨广北巡就得出事。

    二话不说,秘密调兵遣将,将分散于整个幽州的隋军人马迅速集结,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纠缠,他根本就没有招呼涿郡郡守,一切都是以军事需要暗中调动,直到动静实在闹得太大没法隐藏,才闹了眼下这么一出。

    当然,他心中却是没有丝毫后悔,既然做出了决定他就不会轻易改变,不管最后结果是好是坏,都由他一力承担。

    作为宗师武者,就要有这样的担当和气量!

    “将军不好了将军不好了……”

    就在将军府正堂气氛紧张,似乎连空气都凝滞之时,突然门外传来王二那厮慌张之极的呼喊,并且迅速向正堂靠近。

    “放肆!”

    林沙一声轻喝,语气虽轻却好似一声惊雷在正堂炸响,震得涿郡太守脸色一白身子猛的一阵摇晃,气血翻涌胸口像是压了块巨石,憋闷的难受几欲喷血。

    “老子还活得好好的,什么叫做不好了?”

    没有理会涿郡太守苍白难看的脸色,林沙一双利目冷厉如刀,好似两柄利剑直刺王二眼睛,怒喝道:“没规没矩,回去领三十军棍!”

    “诺!”

    刚才满脸惊惶,脚步杂乱冲进正堂的王二,感受到屋子里沉闷的气氛,顿时身子一颤老实站在门口,闻言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连连点头应诺。

    “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这么慌张?”

    林沙满意点头,目光有意无意扫过脸色依旧苍白,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雷炸耳中清醒过来,这才冲着王二缓声问道。

    “将军,刚才得到消息,陛下北巡帝驾遭遇突厥数十万骑兵突袭,目前被围雁门关,陛下下令各地隋军立即出兵勤王救驾!”

    王二已经平静下来,见林沙动问急忙拱手沉声回答。

    “什么,这不可能?”

    不等林沙接话,站立于正堂中央的涿郡郡守便着急惊呼出声,满脸不可思议看向王二,好象这厮就是林沙请来的托,估计在这时爆出这猛料一般。

    “明公你这是何意,难道还以为某在诓骗你不成?”

    王二又不是傻子,一眼看出涿郡郡守眼中的怀疑,顿时勃然大怒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份公文,刷的一声直接扔到涿郡郡守脸上。

    “你……”

    涿郡郡守一张脸气得通红,见王二一脸不屑也懒得跟这浑人计较,手忙脚乱接过从脸上落下的公文,打开一看顿时一张还算英俊的中年帅大叔脸变得煞白毫无血色,身子摇摇欲坠满脸茫然看向上首的林沙。

    “还愣着干什么,传某命令,各部人马加速集结动作,五日之后全部于涿郡校场集中,迟到者按军法处置!”

    林沙猛然起身,看都没看失态的涿郡郡守,大手一挥喝令道。

    顿时,幽州隋军大肆调动,一支支人马从幽州各地如百川入海般会聚而来,动静之大甚至惊动隔着鸭绿江的高句丽国,不由自主跟着加强了边境防御力度。

    ……

    大业十一年八月初八日,突厥始毕可汗趁隋帝巡游北塞之机,亲自率领几十万名骑兵策划袭击隋帝的车驾,嫁到突厥的义成公主事先派遣使者将此情况报告给隋帝。

    八月十二日,隋帝杨广的车驾迅速驰入雁门(今山西代县)城,杨广次子齐王杨暕率领后军进驻崞县。八月十三日,突厥军队包围雁门郡,隋军上下惊惧恐怖,拆毁民房用作守卫城池的材料,城中有军、民十五万人,粮食仅够供应二十天。

    短短数日时间突厥兵锋一时无两,雁门郡的四十一座城池,突厥军队已经攻破其中的三十九座,只有雁门、崞县没有攻下,之后突厥军队急攻雁门,箭都射到了隋帝面前。

    八月二十四日,隋帝诏令各郡县发兵救驾。

    一时,天下震动,各路勤王兵马纷纷紧急来援。

    幽州,涿郡隋军大营。

    五万铁骑军容齐整,放眼望去好似汪洋大??床坏奖呒?。

    军旗猎猎战鼓轰鸣,凛凛军威冲霄而起,看得一干应邀而来见证誓师大会的郡守官吏和世家豪族代表两股战战心惊不已。

    “出发!”

    林沙没有任何废话,简单将隋帝帝驾被围一事说了一下,而后大手一挥沉声喝令:“勤王救驾正当此事,弟兄们跟某一起去杀突厥蛮子!”

    话音刚落,他亲率三千亲卫铁骑一马当线,走在五万幽州铁骑最前列,轰隆隆犹如一道黑色长龙奔出军营直奔河北而去。

    五万铁骑奔驰动静何其惊人,所过之处烟尘滚滚大地震颤,无论是与幽州关系良好的势力,还是恨不得林沙跟幽州军全部死光光的敌对势力,在滚滚铁骑洪流面前只有俯首帖耳的份,根本生不起丝毫反抗之念。

    铁骑洪流如潮水汹涌,瞬间冲入河北地界,河北官府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甚至还满脸殷勤送上不少后勤物资,以及一支三千人规模的河北‘勤王大军’,跟随在五万幽州铁骑身后,一同赶赴塞北草原参与勤王救驾之战。

    “这帮家伙,倒是懂得偷奸?;?!”

    见过了河北地方驻军将领后,王二忍不住笑着对身边将校调侃道。

    “哼,上了战场刀枪无眼,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也跟咱们没任何关系!”

    王二冷笑连连,眼中杀机暴闪一脸不以为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