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那楼观道的道士是什么意思?”

    扬蹄奔腾的军马上,王二笑嘻嘻凑到林沙跟前,满脸好奇问出了心中疑惑。

    他只是出身农家的小子而已,仗着有把子力气跟着林沙混出了头,又学了林沙传授的铁布衫神功,依靠不错的天赋依旧林沙开的小灶,短短两年时间强行从一个不通武功的门外汉,成了名副其实的江湖一流好手。

    后来随着林沙步步高升,他也跟着水涨船高,成是从六品的校尉,平北将军亲卫营统领,因为知识水平跟眼界的关系,他从来都只关注眼前的一亩三分地,最多也就是跟着随大流会扯几句朝堂局势而已。

    对于什么楼观道,他几乎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自然对楼观道一干道士的拦路行为,他十分瞧不上眼却又很是好奇??唇阅前锏朗康奶?,好象楼观道很有名气一般。

    “不过是想结个善缘罢了!”

    林沙满脸冷肃,神情却是十分和缓,嘴角轻扯轻笑着说道:“以某家的实力,楼观道的道长们要是看不上眼,才叫怪事!”

    当然,他也知晓此时的佛道之争,已快到白热化阶段。

    为了信徒,为了道统,为了利益,更是为了生存……

    教派之间其实不怕竞争,有时候激烈的竞争更能促使教派发展,怕的就是一边倒的局面。而据他得到的消息可知,此时中原道门的情况,可不怎么令人感觉乐观啊。

    不得不说,佛门在吸引信徒,扩充势力方面能力真的太强了。

    哪怕不管是南朝北朝,都数度灭佛,每每捣毁佛寺,强令僧众还俗,但是,只要佛寺依旧不交税。依旧有人信仰,灭佛也就是一时的而已。

    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佛教虽然屡经打击,可架不住多年的财富和实力积累。就像打不死的小强般,灭了一岔没过多久又长成一茬。

    佛教这么多年,早就在中原扎根了,因此就算遭遇的打击再严重,佛门不过是沉寂一时。很快就会反弹,毕竟人家群众基础实在是高啊,老百姓不懂什么大道理,这年头大多数百姓都是文盲。

    他们只要知道,信佛来世便可投个好胎,早就被现实生活压迫得弯折了腰的百姓,不管心中到底信是不信,这总是一种让人无奈的安慰,或者说一种虚无缥缈的光明前景。

    毕竟多年战乱,百姓们早就厌倦了颠沛流离惶恐不安的生活。无论是身体方面还是精神方面,佛教恰好趁虚而入想要吸引百姓信奉都不可能。

    而道门的教义那就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老百姓根本不懂啊,而且修道成本也太高了,起码要读书识字,还得会炼丹画符什么的,至于成仙还未必成功,起码在没有见识真正的成仙场面之时,这种目标更加虚无缥缈。

    相反。权贵富足人士信奉道门的不少,他们有条件读书认字,更有对长生不老的强烈渴望,这也是道门往往在高层比佛门更受欢迎。也更受追捧的原因。

    可这远远不够啊,说白了一种宗教是否发展得好,不仅是权贵人物的信奉与否,最关键的是数量庞大的老百姓是否信奉。

    毕竟权贵信奉道门,那是有明确目的地,那就是要得到长生。总之是带着一种功利心态,相反百姓的心思要淳朴简单得多,一旦信奉不说信仰狂热,起码在虔诚方面确实十分不错的。

    而且只有信徒数量多了,才能从中选择良材美玉吸纳入门培养,然后作为教派中坚力量使得教派的影响力迅速扩散。

    眼下的佛门和道门之间的实力对比,却恰好就说明了这点。

    佛门信众比道门多得多了,所以佛门之中的高手数量,也是道门的好多倍,无论是高端武力还是底层武力,两大教派之间根本没法比。

    相比道门的阳春白雪,佛门的入门门槛就很低了,人家不讲成佛,也不管你这辈子,只给你画一块大饼,这辈子积德行善,受苦受难,下辈子就能投胎到富贵人家享受富贵生活。

    还真别说,这年头大家就相信这个,这辈子苦一下,下辈子就能过好日子了,哪怕是个心理安慰呢,也能叫人好受许多,平常被人欺负了,也能安慰自己,别看你这辈子横,下辈子还不知道投胎成什么呢!

    在战乱频繁的乱世,这套说辞可比什么成仙做祖容易多了。

    当然,也不能否认佛门在劝人向善方面的功绩,佛门将积攒功德作为一种普世观念宣传,对于引导民心向善净化社会风气的作用极大。

    而且此时的佛门还比较规矩,也正处于发展势力良好的阶段,更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百姓之中的名声真的不要太好,民众基础杠杠的。

    因此,这么一来,佛教这么多年积累,在有识之士眼里,那就是一股举足轻重的势力,几乎可以左右天下的局势。

    更何况,在这个以武为尊的时代,佛门的拳头还特别大呢?

    林沙将自己所知晓的佛门和道门关系,简单跟王二以及亲卫营一干将校解释一通,最后笑着说道:“道门情况都如此糟糕了,哪还能继续坐视不管,自然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才是!”

    “所以,他们看上了将军!”

    王二撇了撇嘴一脸不屑,脑子灵光了一会好笑道:“将军不仅个人武功强得可怕,还代表了幽州八万将士,甚至大半个幽州百姓都跟着将军混饭吃!”

    “最妙的是,幽州佛门势力还弱得很,只要有将军的支持,道门很快就能在幽州打开局面,并一举将佛门势力压制下去!”

    这时,旁边一条铁塔似的昂藏大汉跟着说道。

    “哟,宋金刚,没想到你小子还有这等见识?”

    王二打眼一望顿时乐了,咧着嘴调侃道。

    “将军说笑了,某怎么说也走遍了山西,河东还有河北数地,入眼所见几乎全是香火不绝的佛寺,道观没见着几家!”

    宋金刚骚了骚头一脸憨笑:“之前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听将军一解说,结合亲眼所见亲耳听闻的一些消息,自然有所领悟!”

    不愧是历史上做过一方大将的角色,领悟能力和天赋本钱足得很,短短不过半年时间,宋金刚便以自己的努力,迅速在平北将军亲卫营斩露头角,无论是在河北平乱,还是在塞北与突厥骑兵大战,他都表现不俗升迁迅速,眼下已是堂堂从七品副旅帅之职,跟在林沙身边充当护卫角色。

    “不错不错,有领悟就好!”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对宋金刚这员悍将越发满意。

    这厮的天赋真不是盖的,短短半年时间,因为修炼了完整的铁布衫,尽管没有内功心法辅助,可这厮硬生生将铁布衫外功练至小成境界,同时因为大唐世界浓郁天地灵气的缘故,体内竟也自主生出丝丝内力!

    这就十分了不得啦,其一身恐怖蛮力更上一层楼,单单战斗力便堪比江湖二流好手,只需再在战场磨砺个一两年,挤身江湖一流行列不在话下!

    果然,高武世界不仅武功高得出奇,这天才的成长速度也是快得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用常理度之。

    当然,林沙没有出口的是,佛门跟道门之间的恩怨,除了传教之外的理念还有利益之争外,天下三大宗师高手之一,中原唯一公认的道门大宗师,散人宁道奇也是两派交恶的重要原因。

    作为武者,而且实力只堪比大宗师差上一线,精神境界甚至比天下三大宗师更高一筹,对于武道有自身独特理解,又对更高一层武道境界大有野望的武者,林沙怎么可能不用心打听散人宁道奇的消息?

    所幸他此时地位高隆,尽管根基浅薄但是消息渠道不少,尤其有独孤阀和宋阀这两大暗中盟友相助,对于江湖上的某些隐秘消息也是一清二楚。

    就他所知消息,不知怎么回事,道门宁道奇跟慈航静斋的关系好得很,好得让道门几乎视他为叛逆。

    宁道奇算起来应该是道门茅山一脉,当年偶然得来了一部分黄天大,法的残篇,又结合南华经的精义,才有了他一身震惊天下的武功。

    散手八扑,天下闻名!

    尽管宁道奇平生少有跟人生死相搏的时候,但是几次出手,都轻描淡写击败了对手,在道门中已是名副其实的道门第一高手。

    这本是十分值得高兴的事儿,佛门宗师高手数量比道门多又怎么样,道门可是出了一位大宗师,足以将净念禅院那四大圣僧的威慑抵消。

    在这个武力为尊的高武世界,有一位大宗师高手存在,几乎便可使得自身教派立于不败之地。

    大宗师就好比战略核武存在,就是朝廷想要打压其所在教派,也的掂量掂量后果如何,上至皇帝下至动手执行的大臣是否消受得起一位大宗师的怒火?

    可惜的是,剧本完全不是按正常来写,最后的结果更是让道门气得差点吐血,要不是顾忌宁道奇的实力,只怕道门早已出手‘清理门户’,将宁道奇这反骨仔挫骨扬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