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三千幽州铁骑马蹄声隆隆,在官道上卷起一道狰狞扭曲的土色长龙,路上行人商旅见此景象无不变色,纷纷闪身避让不敢做那螳臂当车之举。

    与半年前相比,关中腹地的情况明显糟糕了许多。

    不仅官道上的行人商旅数量少了许多,路边的流民还有强盗数量跟着迅猛增加,一路奔行不足百里便遇上了好几次打劫事件。

    当然强盗山贼是不敢找幽州军的麻烦,都是劫掠过路商旅行人,不时还发生激烈打斗路边时有尸体倒伏,情势真的相当不同乐观。

    值此林沙心情正不爽之际,他自然不会有丝毫客气。

    杀!杀!杀!

    但凡遇上的土匪山贼,不管他们是否正在为恶,幽州铁骑都如旋风般一卷而过,锋利马刀高举,杀无赦!

    让林沙没想到的是,他这一路横冲直撞杀将过去,沿途山贼土匪竟是被杀了六七成,使得周围地界的治安环境,在之后一月时间内都保持了相当良好的状态,直到隋帝被围雁门关,各地勤王大军纷纷赶来救驾之际才彻底蹦坏。

    “咦!”

    路过潼关之时,坐在路边山梁缓坡休整的一队仙风道骨的道人,引起了林沙的关注。

    “停下,先休息一会再走!”

    一声吆喝,三千铁骑训练有素整齐勒紧缰绳,行动一致几如一人般翻身下马,随意在旁边的空地就地扎营休整。

    这一幕,看在不远处的那队道人眼中,顿时引来一阵暗暗喝采,心道不愧为天下精锐的幽州铁骑!

    “来人,请那队道长过来一叙!”

    身姿笔直端坐在小马扎上,接过身边亲卫递来的水囊,林沙仰头狠狠灌了一口凉水,初秋时节顶着秋老虎的余威赶路,却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儿。随意擦了把嘴角便的水迹。这才缓声吩咐道。

    之所以会如此行事,乃是因为他的气机感应中,那队仙风道骨的道人之中,竟然足足有五名一流高手存在!

    这。不是赤落落的勾引么?

    “无量道德天尊,贫道歧晖见过平北将军!”

    让林沙意外的是,那一队道人为首的却是一位中年道士。

    “歧晖?”

    林沙缓缓起身,目光炯炯盯着眼前一派仙风道骨,气机飘渺的中年道士。拱手笑道:“原来是楼观道主事道长,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楼观道可是道门一大分支,当然他们自号道门正统。

    这些年道门的实力也增长不慢,楼观道更是其中崛起最速的一支。

    当年北周武帝宇文邕灭佛,但是为了表示公正的立场,连道门也跟着遭了秧,不过道门却只是伤了点皮毛,并未伤筋动骨,反而通道观的建立让道门更是压了佛门一头,因为同道观主事的差不多全是道士。王延,严达等人更是还得了朝廷的官职,因此,楼观道愈加昌盛起来。

    相比野心勃勃喜欢胡乱插手朝堂政局的佛门,林沙对道门的态度却是要温和许多。他又不是疯子,不会见了位宗教人士便咬。

    “平北将军客气了!”

    歧晖眼中精光一闪,脸上笑容越发温和,努力表达善意:“没想到贫道与平北将军竟有缘在道左相蓬,不甚荣幸!”

    丫的,真一以为老子看不出。你们那是明晃晃的勾引???

    “歧晖道长,咱们明人眼前不做暗事,不知道道长以及身后几位,如此行径是何用意?”

    林沙满脸冷肃。一双眼神锐利如刀,缓缓在眼前道士身上扫过,根本就没接歧晖的话头,直接开口问道。

    “这个……”

    歧晖脸上尴尬一闪,不过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先不急着解释,歧晖道长是不是应该给某介绍介绍。这几位道长尊号?”

    轻轻一挥手,林沙算是主动给歧晖送了架梯子,目光看向歧晖身后,那几位气机圆润自然,拥有一流高手实力的中老年道士。

    “看我,见到平北将军一时太过惊喜,竟然忘了介绍!”

    歧晖轻轻一拍脑门,故作‘懊恼’状,而后忙不迭介绍一同前来的几位中老年道士。

    “原来是田谷十老,失敬失敬!”

    林沙小吃一惊,没想到跟在歧晖身后,一身出尘气息的四位老道士,竟然是楼观道出名的田谷十老中人,急忙拱手行礼问号。

    田谷十老若说武功,除了个把人有了宗师的修为之外,大多数人只能说是一流高手,而且,他们多半是修炼的性命之道,却不擅长打斗,身上气息平和,看着压根没有什么江湖气,这也是林沙没能第一时间把他们对号入座的原因。

    “客气了客气了,平北将军的威名,老道早已如雷灌耳!”

    “正是如此,无论是三征高句丽时的英勇表现,还是后来的河北平乱,平北将军所作所为令人敬佩!”

    “更何况平北将军还在塞北大耀隋军军威,老道虽是世外之人也不禁心生敬佩!”

    “……”

    也不知这几个老道士打的什么主意,竟是毫不脸红吹捧起林沙来。

    “这是何意?”

    林沙真有些摸不着头脑,对于几位出名老道的赞扬,虽然心里很是受用却还没到昏头的地步,很是疑惑直接看向歧晖。

    “呵呵,平北将军不必疑惑,贫道偕同几位道长刻意等候将军一行,只是想与将军交个朋友罢了!”

    见林沙如此态度,歧晖也没有卖什么关子,笑吟吟直接将来意道出。

    “只是想交个朋友?”

    微微眯缝着眼睛,林沙脸色冷肃出声反问。

    “正是,贫道和几位道长,听闻了平北将军在长安城雷厉风行的‘行事’手段,心中很是佩服这才想结交一二!”

    歧晖也是个妙人,解释之时刻意咬重‘行事’二字,脸色很是意味深长。

    “嘿嘿,歧晖道长过奖了,某平生最是看不上那些专逞口舌之利的家伙!”

    林沙脑筋急转,又联想到当今的佛道形势,再联系歧晖等人楼观道道士的身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不就是见他在长安城不给佛门领袖慈航静斋代表弟子面子,心中欢喜之下又感觉他林沙可能是同道中人,这才巴巴半路来了这么一出?

    “平北将军不愧是大隋军人楷模,一身铮铮铁骨令贫道等十分敬佩!”

    见林沙明白了他们的来意,歧珲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几分,轻笑着又恭维了几句,而后还不忘邀请林沙到楼观道坐客。

    “实在抱歉,眼下军务繁忙必须立刻赶回幽州坐镇,以后有机会一定登门拜访,几位道长倒时可不要嫌弃某这个武夫粗俗才好!”

    林沙轻松谢绝了歧晖的好意,摇了摇头表明了愿意跟楼观道交朋友的态度,而后大手一挥招呼三千亲卫骑兵上马启程,回身拱手道别后便卷起滚滚洪流,带起一条狰狞土龙直接穿过潼关城。

    “道友,对于这位平北将军你这么看?”

    望着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的滚滚铁骑洪流,田谷十老中的一位突然开口向歧晖问道。

    “实力强横,恕贫道眼拙看不真切!”

    歧晖摇了摇头,一脸无奈说道。

    “确实,老道观其一身气势惊人之极,头顶煞气冲霄血雾缭绕,真不愧是征战沙场的绝世悍将!”

    另一位‘田谷十老’突然开口,满脸感叹连连摇头说道。

    “听闻,上一次在塞北草原,这位平北将军数刀惊退天君席应,一身实力之强可想而知!”

    歧晖满脸感叹,眼中布满了对强大武力的艳羡。很快恢复心境,满脸郑重冲着几位老道士问道:“不知几位道友以为,咱们有没有机会借得这位平北将军一身强悍武力,帮忙压一压佛门的嚣张气焰?”

    说这话之时,歧晖一脸黯然满嘴苦涩。

    楼观道如今很有些尴尬也很烦心,在官面上的确是道门压了佛门一筹,但是道门的教义实在是太高冷,不比佛门接地气。

    而且道门又不想像佛门那样,什么人都收,说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鬼话,道门要是跟着学那成什么了?

    可眼下江山动荡,很可能又是一次改朝换代的大动荡,佛门代表慈航静斋已经频繁出手,道门这边自然也不能做事不理吧?

    可是,真要参与天下布棋的大势之中,楼观道一行却尴尬发现,道门的实力比之佛门实在差了不止一筹!

    不仅是低端力量,也就是信徒的数量两者根本没法比,便是高端的武力方面那也不行,这年头高端的不是别的,那都是纯粹高级战力,慈航静斋代代都能出个宗师,四大圣僧的名头更是响彻江湖,起码四人联手就连邪王石之轩都只有跑路的份,可想而知四大圣僧的实力之强悍!

    不仅仅只是四大圣僧的问题,单单静念禅院豢养的武僧拿出来更是要吓死人,起码都是一流的好手。

    作为道门领袖(起码歧晖等人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楼观道拿什么跟人家比?

    要是净念禅院四大圣僧不讲究点,直接杀到终南山灭了楼观道都不成问题,高端武力之间的数量差距实在太大,想不让歧晖等人心烦都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