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幽州这边暗潮汹涌之际,整个大隋的局势更加风雨飘摇。

    不独河北一地叛乱蜂起,山西和河东两地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数支叛军纷纷举旗声势浩大,一度威胁到了帝都长安的安全!

    杨广勃然大怒,立即调派四大门阀之一的李阀阀主,李渊为山西和河东抚慰大使,负责清剿两地乱军!

    当时林沙正率领一万幽州铁骑在塞北草原游荡,正准备应付同等数量突厥骑兵的冲击,等他解决了突厥骑兵的麻烦之时,李渊出掌河东和陕西抚慰大使的事情已成定局。

    之后突厥五万大军来袭,林沙想着带领手下小弟全身而退,还哪有功夫和精力理会其它?

    当然按照朝廷特使独孤盛的意思,隋帝杨广本有意让林沙领河东抚慰大使这差事的,可惜当时林沙身在塞北根本无暇分身。

    林沙对此嗤之以鼻,说得倒是轻巧。

    给他个山西抚慰大使还差不多,河东跟幽州又不搭界,他要那么个职位有屁用,单单一个过路问题,那帮势力庞大的河北世族,就能给他玩出花来。

    等他率军安全返回幽州,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甚。

    在塞北,突厥五万骑兵来得太过迅速也太过突然。

    不是说突厥没这实力,此时的突厥绝对比西汉初年的匈奴要强得多,控弦之士更是数倍于匈奴。

    可问题是,突厥不过是草原帝国,虽说全民皆兵不假,可是想要召集人马部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根据林沙所得情报,突厥汗庭却有五万骑兵常年驻守,这却是始毕可汗手中的绝对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轻易动用。

    部族联盟就这特点,各部族之间分得很散,想要将他们聚拢在一杆汗旗之下,首先汗庭的实力能够震慑得住整个塞北草原才成。

    汗庭骑兵每次出动。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像林沙带兵在塞北草原边缘游荡,消灭了一万突厥骑兵根本就不算事,始毕那家伙虽然气得发狂,却也不可能出动王庭骑兵来围剿。

    一旦王庭空虚。被人趁虚而入的话,那乐子可就大发了。

    而想要聚拢五万骑兵,没有半个月时间根本不可能!

    可结果却是,林沙这头才干翻了一万突厥骑兵,突厥王庭没过两日立即便派出五万骑兵过来扫荡。就好象他们早就集结好了一般。

    后来通过俘虏的口供,事实也确实如此。

    原来早在隋帝杨广第三次远征高句丽之时,始毕就开始慢慢聚拢草原各大部族骑兵,好象要做什么大事一般。

    林沙心中顿时了然,他二话不说将情报向朝廷通报,本想看看杨广是个什么反应,突厥明显不怀好意,难道杨广真的不顾危险还要北巡不成?

    结果,真的让林沙非常失望。

    种种迹象表明,突厥暗地里都准备对大隋动手了。杨广却依旧自高自大,根本不将这当回事,好象他虎躯一震真能散发威慑群雄的王八之气般。林沙的情报递到长安,根本就没掀起丝毫波澜。

    林沙见此,自然也就熄了继续劝说的想法,杨广自己都不重视,他巴巴凑上去不是讨嫌么?

    本来这跟李渊扯不上什么关系,可是当幽州铁骑离开之后,本来气势汹汹杀奔雁门关而去的五万突厥骑兵,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退兵了。

    以突厥有仇必报的一贯习性。此事透着太多的古怪和不合常理。

    如果将大唐世界以后的历史结果,反推眼下情况的话,倒是能得出一个惊人结论:李阀跟突厥勾结,或者说李阀跟突厥有默契!

    不然。很难解释突厥五万骑兵,竟然只在雁门关外转悠一圈,屁事没做便悄无声息撤兵。

    五万突厥骑兵,虽然很难一举突破雁门关所在长城防线,但是在边境捞一票好处,给大隋制造点麻烦的能力还是不缺的。

    可突厥的反应。实在太过奇怪。

    想来想去,河东和山西两地,最大的变数就是新近担任两第抚慰大使的李阀阀主李渊了。

    正是因此,林沙对四大门阀之中,看似行事最为低调,却是隋末乱世最大获利者的李阀,观感瞬间降至冰点。

    如果李阀是按照乱世正常规矩行事,厚积勃发一举得到江山,林沙真的无话可说??梢抢罘г缭绫阌胪回使唇?,而后算计了天下的话,那就别怪他出手搅局,让李阀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思及大唐世界种种诡异乱相,林沙心中火气翻涌,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在现代时很流行的一首诗:男儿当杀人,杀一是为堆,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是为雄中中!

    嗷!

    体内气机勃发口中发出惊人长啸,身形如电飞至将军府面积巨大的练武场上,大手一张兵器架子上沉重的大关刀自主飞射而至。

    刷刷刷……

    刀光如练气血飞扬,以起为圆心周围五丈之内全被凌厉刀气笼罩,地面瞬间出现道道触目惊心的龟裂,一条条浅痕顺着坚固的青石地面,如天女散花般想外扩散。

    咚咚咚……

    心脏跳动如战鼓轰鸣,心火升腾跳动速度越来越快,手中大关刀几乎变成一团白练,耳中全是战鼓轰鸣气血如龙咆哮之音,身上凛冽杀气冲霄而起,他此时化身一尊绝世凶神。

    哗啦啦……

    本来在练武场上锻炼的亲卫,满脸骇然纷纷退避三舍,无论他们实力如何,却是都被眼前景象惊住,同时也无人能承受得住林沙的滔天杀意。

    呼!

    狠狠的发泄一通心头憋闷,直将一套大关刀刀法耍了好几遍,到了后来更是随心所欲信手拈来,顺着敏锐的气机感应还有细微的气流变化,每一刀都似能将空间劈开般可怖,绝对的凶猛杀招。

    缓缓收刀挺立,长长吐出心中一口浊气,感觉周身上下说不出的舒适惬意,体内真气似乎有所变化,但他此时正处于一种莫名的兴奋状态,根本无暇它顾也就没花费心思仔细探究。

    大唐世界,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一通舞刀发泄,心头憋闷和火气消散不少,林沙立即收拾心情,准备好好给突厥以及与之相关的大隋势力,一个大大的惊喜。

    三日后,因为‘犯错’被打发去塞外林场的幽州军校尉郑经,于半途突然‘暴毙’,消息传回幽州顿时引来军中一阵哗然。

    林沙二话不说,将一封措辞极其强硬的******,通过涿郡官府之手,送到荥阳郑氏在河北的一房分支手中,并强硬要求郑氏给出一个答复!

    消息传出,顿时幽州河北两地官民一片哗然。

    堂堂幽州军的从六品校尉军官,就这么死得不明不白,嫌疑人却是直指死者郑经本家,这事怎么看都是一则重磅炸弹!

    与此同时,身在山西与塞外连接之处的河北乱匪魏刀儿,突然遭遇高手突袭身受重伤,一时间魏刀儿残部人心惶惶慌乱不堪。

    魏刀儿硬是挺着伤重病躯,安稳人心调查偷袭者身份,结果却让魏刀儿大吃一惊心中怒火熊熊升腾,刺客身份明显指向与之暗中素有往来的河北世族。

    想都不想想,魏刀儿边知晓对方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啊。

    等他听闻幽州军校尉郑经莫名‘暴毙’,更是心寒不已再也不愿替河北那几家金主打掩护。

    消息一经传开,无论河北还是山西两地官民自是欢欣鼓舞,他们巴不得魏刀儿匪部死个干净,可是突厥方面却是气恼得紧。

    因为魏刀儿给他们透露的消息,明显他们正在调查的数位被俘将领之死,与这事脱不了关系,看这种种手段明显有人在杀人灭口!

    尽管死的那几位将领,并非始毕可汗的心腹嫡系,但始毕却也气得暴跳如雷,二话不说直接断了跟河北的某些联系。

    荥阳郑氏在河北的一房分支被打个措手不及,他们还弄不清楚状况呢,便被扣上了一顶暗中杀害族人和军中将领的大帽子。

    幽州军群情汹涌,林沙顺水推舟派出一支千人骑兵队,直接控制了河北与幽州直接的水陆通道,严加盘查彻底将河北世族伸向幽州的通道封死。

    不仅如此,涿郡郡守府很快发布公告,准备在辖下靠近渤海一带(现代的天津方位)实施晒盐。

    并且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郡守府通过幽州军帮助,调动大批附属于幽州军的青壮劳力,清理海滩布置盐场。

    等到不久后第一批数量庞大的海盐出产之时,整个幽州河北两地都沸腾了,两地世族当即出手想要将海盐盐场掌控在手。

    而这时,幽州军突然出动,派出足有五千精锐铁骑驻守盐场,同时涿郡郡守府暗中联络了河北和幽州不少中小世族,参与海盐分销售卖之中,直接将河北那几家巨无霸式的世族直接隔离在外!

    如此连环手段打击下来,河北几家巨无霸似的大世族表面上依旧风光无限,实则暗地里损失惨重,声望更是受损严重不知何时才能彻底恢复。

    突然间与突厥的联系中断,甚至一度关系变得十分恶劣,还得手忙脚乱打压可能崛起的中小世族,河北几家大世族一时慌了手脚到处堵缺,哪里还有功夫跟平北将军林沙置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