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北将军府,正堂

    “将军好手段,竟以一骑喝退数万敌,某确实敬佩不已!”

    前来宣旨的骁卫将军独孤盛,笑眯眯看着林沙一脸高深莫测,故作沉吟轻声提醒道:“可是陛下跟朝堂诸公,对将军擅自挑衅突厥,并遭致突厥大军来犯的事情,很是恼火??!”

    “那又如何?”

    林沙端坐在椅子上,连眼皮都懒得轻抬一下,语气平缓淡然开口:“自从始毕上次觐见陛下后,大隋跟突厥的关系早已冷淡之极,以眼下的局势咱们跟突厥迟早少不了一场大战!”

    “那也不是现在!”

    独孤盛眼中精光闪烁,冷然警告道:“难道将军忘了么,陛下于秋季即将北巡塞外,此时将军如此作为,不是给陛下的北巡制造障碍么?”

    “嘿嘿,难道某不出手,突厥就会老老实实不成?”

    林沙目光森冷,毫不客气与独孤盛对视,断然道:“突厥狼子野心,某既然遇上了自然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他并没有将突厥可能围攻隋帝北巡帝驾的事儿,当着‘天使’独孤盛的面大大咧咧说出。先不说独孤盛和朝堂衮衮诸公是否相信,单单自高自大的隋帝杨广就不会相信。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做那恶人?

    再者说了,突厥数十万大军突然围住杨广北巡帝驾的事儿,透着太多的古怪和疑团,他心中有个很大胆的猜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查实。

    如果事情真如他所猜测那般,说不得天下争霸的舞台,将多上一位平北将军,以滚滚铁蹄横扫北方群邪。

    “总之,将军这此的突然举动,引来陛下和朝堂诸公十分不满,有人已经出手弹劾将军,只是陛下一直压着不动而已!”

    见林沙坚持。独孤盛也没有继续废话,直接开口道:“某知晓将军深得陛下信任,但将军也应该知晓,这种信任并不保险!”

    “多谢独孤将军提醒!”

    独孤盛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提点之情林沙还是领的,点了点头缓声道:“这事某明白,只是幽州最近的情况,独孤将军也应该清楚!”

    “这事,在长安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独孤盛点头表示明白。同时也暗暗心惊于林沙的胆大妄为。

    竟然跟河北世族闹翻,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给对方身上泼脏水的地步,消息传到长安可不仅仅只是震动朝野那么简单。

    简直就是冒天下之大不讳,想要撼动门阀世族的地位,所要遭遇的困难何其之巨?

    就连独孤阀内部,也不乏将林沙整垮整死的声音,而且声势还颇为不小。

    但令人惊奇的而是,林沙不仅跟河北几大世族抗衡有来有往,甚至还将河世族在幽州的势力一扫而空,还给河北世族找了足够的麻烦分其心神。竟然在短暂的交手过程中占得先机。

    这一情况,在长安权贵圈子同样引起巨大波澜,此时的幽州可以说吸引了长安大部分权贵的目光,他们最想看到的,就是平北将军林沙如此行径,最后的结局到底如何?

    “只要长安方面,不直接表明态度支持河北世族,对某而言就已足够!”

    眼中精光闪烁,林沙缓缓摇头一脸自信。

    虽然很好奇林沙到底哪来的自信,不过独孤盛还是知道有些话不能问出口。故而他脸上神色一顿轻松转移了话题:“某那位侄女,没给将军带来麻烦吧?”

    “自然没有!”

    说起独孤凤,林沙脸上的神色缓和不少,轻笑着说道:“相反独孤姑娘确实算得上巾帼不让须眉。不仅一身武艺十分,就是在俗事的处理上,也是精明得紧,独孤阀在幽州的商号这段时间可是发展迅猛??!”

    “可惜啊,她终究是个女子,始终免不了要嫁人的!”

    独孤盛脸上神色一黯。显然林沙的话说到他的心坎上了。

    “这事谁都说不清楚,还得看独孤姑娘自己的意思!”

    林沙没有接话,轻笑着缓声提醒道:“以独孤姑娘的资质,二十左右踏足宗师之境不成问题,能否更进一步成为大宗师,就得看独孤姑娘的自身机缘和造化了?!?br />
    说起从长安跟到幽州的独孤凤,她最近一段时间在幽州的表现绝对高光。

    暗中配合林沙对付河北世族,参与清剿河北世族控制帮派和商队,一身实力在连续的征战中得到了完全发挥,还有了不小突破。

    马帮和青蛇帮两大帮主,全都有一流中段时间的好手,都是由独孤凤亲自出面解决,在生死战斗中时有领悟。

    同时在商业领域,独孤凤执掌的独孤阀商号也颇有建树,趁着幽州方面与河北世族激烈对抗局势混乱之际,悄无声息间将独孤阀在幽州的商号扩充两倍有余,其魄力之宏就连许多在商场打滚多年的老油条也自愧不如。

    当然,独孤凤当初之所以要跟着林沙一起来到幽州,除了避免留在长安尴尬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她的武道修行已到了瓶颈,极需宗师级高手提点指引,好使停滞不前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林沙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尤楚红虽然是独孤凤的祖母,可惜因为修炼披风杖法伤了本源,平日里需要静养休整,根本就没法花费多余心思指点独孤凤。

    之前一路随行,但凡有丝毫空闲时间,这位天资卓绝的独孤姑娘,便抓住一切机会向林沙讨教,并且还主动请求林沙替其试招。

    之后的围剿河北两大贼寇王须拔跟魏刀儿的战斗,独孤凤也一场不落的参加了,并且以一身强悍武力获得了军中将士的认可。

    可以说,此时的独孤凤,正处于快速积累准备升级阶段,说不定哪天契机到了便能一举突破,就算没有遇到契机按部就班只需几年时间,同样可以顺顺利利的踏足宗师境界!

    独孤盛神色颇为意动,作为四大门阀之一的独孤阀核心成员,他自然知晓一位宗师高手,对独孤阀的重要性,完全可将独孤阀目前颓唐的局势挽救,并帮助独孤阀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独孤将军难得来一次幽州,还是去看一看独孤姑娘的好,也让将军对独孤姑娘的变化有更深刻的认知!”林沙轻笑着建议道。

    “好,等会某就去见一见凤侄女!”

    ……

    刚刚送走作为朝廷特使的独孤盛,林沙在幽州军中最重要的副手何大郎,还有亲卫统领王二便联袂而至。

    “怎么了,看你们这么急?”

    让两位绝对心腹随便坐,林沙便有些好奇直接问道。

    “将军,魏刀儿那边有动静了!”

    不等何大郎开口,王二便一脸迫不及待说道。

    “有动静了?”

    林沙眼神一凝,按在桌案上的手掌轻轻一顿,硬木打造的光滑桌面,瞬间出现了五个清晰手指印。

    “将军果然料事如神!”

    王二一脸敬佩道:“要不是咱们的人盯得紧,还真不一定发现得了这些突厥人的行踪!”

    “嘿!”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微微点头示意道:“说清楚点,突厥人是什么反应,魏刀儿又是什么反应?”

    “将军,按照你事先的吩咐,咱们暗中动手将那几位突厥俘虏将领弄死后,第一时间向派出几波信使,将消息传回魏刀儿那里!”

    说起这个,王二忍不住一脸神采飞扬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兴奋道:“其中两波信使,故意在突厥斥候跟前泄露,他们身上的信件还有金银全都丢失,事先反回探察早就不见了踪迹!”

    王二猛一拍巴掌大笑,一张粗矿大脸满是兴奋红光:“有了那两封信件,突厥人想不怀疑咱们这边,不是杀人灭口都不可能!”

    说到这儿的时候,王二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狠狠一拍巴掌满脸狰狞怒道:“郑经那混蛋小子隐藏得后深的,要不是将军你目光如炬,估计就让这小子给蒙蔽了去!”

    “郎君,郑经这家伙是个祸害,咱们该如何处理这家伙?”

    何大郎这时适时插话,一脸凝重问道。

    “怠慢差事,看守俘虏期间出了大漏子,直接把他扔到最外围的林场去!”

    林沙想也没想直接说道,同时没忘警告兴奋的王二,冷声道:“你小子把嘴巴给某闭紧点,某不希望听到不该出现的传言!”

    说着,目光锐利如刀,直刺王二眼神深处。

    “放心吧将军,某知道轻重!”

    王二只觉浑身发冷,硬生生打了个寒战,连连点头应承道:“郑经那小子自从出事当日便被控制起来,出不了问题的!”

    “这样就好!”

    林沙神色缓和少许,轻声道:“只要突厥方面怀疑这事是魏刀儿身后之人指使,咱们就算胜利了一半!”

    “那另一半是什么?”王二凑趣的问了句。

    “自然是,突厥跟魏刀儿身后势力彻底翻脸,咱们则趁机弄点事儿出来,给河北那几家不安分的世族,找一找麻烦!”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若无其事扫了何大郎和王二一眼,缓声冷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