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一片刀芒闪烁,耀得当面突厥骑兵纷纷眯眼避让。

    如轻风般疾速飞跃的青色身影,突兀间斜飞而起,轻易避开雪亮刀芒的直接斩击,身在半空双手十指猛地大张,一道无形有质的气网脱手而出。

    最为诡异的是,那青色身影做这事时,眼中紫光更甚,双手皮肤迅速变成淡紫之色邪异之极。

    “恩,这是什么武功?”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满脸惊疑突然疑惑开口,感觉一股无形大网笼罩全身,周围空气都似乎变得沉重凝滞,原本轻松的动作此时竟变得艰难起来。

    “小子,中了席某的紫气天罗,你应该死得瞑目了!”

    青色身影突然疾飞靠近,距离林沙不足一丈之时猛然拍出双掌,嘴里还发出夜枭般难听桀桀怪笑。

    “紫气天罗?原来是魔门第四高手天君席应??!”

    林沙端坐高大军马之上,一脸恍然神色无忧无虑,突然魁伟的身子一震,好似突破了某种束缚般,一道闪耀的刀光匹练横空出世。

    “不好!”

    心中突然警铃大作,一股死亡气息扑面而至,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席应顿时大叫不妙,拍出的双掌硬生生中途转向,两道凝练掌劲一左一右在半空相互摩擦,砰的一声一股猎猎呼啸的龙卷劲风突兀出现在其身前。

    刷的一道耀眼刀光匹练竖斩而下,轻而易举将席应身前的龙卷气劲斩成两半,刀光余势不衰直奔席应本人而去。

    凌厉锋芒还未临身,那股势不可挡斩断一切的气势和冷芒,便已压得席应呼吸一滞身上淡紫皮肤隐隐生痛。

    他心中大骇,不过多年的战斗经验,也让席应在第一时间做出正确选择。

    可不知什么时候,席应身前突然出现一道无形有质的气网,周围空气瞬间跟着变得凝重迟滞,将气势如虹竖斩而至的刀锋稍微缓上一缓。

    咻!

    青色身影疾如利箭。于刀锋临身千钧一发之际,席应身影不进反退,险险避开这一记欲将他劈成两片的凌厉一刀。

    哧哧哧……

    席应突然离开,转瞬间倒退数十丈。好似让林沙周身上下的控制为之一轻,座下刚才静静站立不动的军马,这时好似突然活过来般,摇头摆尾打着刺耳响鼻,哧哧作响好似在嘲笑席应的自不量力一般。

    “天君席应。什么时候也成了突厥的走狗了?”

    左手一拉缰绳,右手长刀平举,锋利的刀尖直指席应,就算相隔数十丈距离,依然让席应感觉一股锋利无匹的气息扑面,林沙目光炯炯居高临下毫不客气讥讽道。

    “小辈,休得逞口舌之利,有本事的话下马与某一战!”

    席应一张文士温润如玉的脸膛,突然变得扭曲难看,目光冰冷如刀冷冷盯着林沙。心中掀起惊涛骇浪嘴上却是毫不相让。

    “天君傻了吧?”

    缓缓收回大关刀,林沙不屑嗤笑出声,一脸玩味真像看傻子般,冷笑道:“此处可是两军交锋的战场,不是天君摆江湖前辈架子的地方,亏得你一武林宗师高手,还有脸说这话!”

    “你……”

    席应什么时候受过这等鸟气,顿时脸色气得发黑眼中满是凛然杀气。

    “你什么你?”

    林沙语气一冷,毫不犹豫打断了席应的话头,突然怒声大喝:“堂堂魔门灭情道宗主。竟然自甘下贱替突厥人卖命,真不知晓席应你有何面目去见魔门同道,就是不知阴后和邪王听闻席应你的‘光辉事?!?,会不会气得直接杀奔塞北草原清理门户?”

    “小辈你找死!”

    席应被说得一张老脸青红交替。气恼之极也顾不得忌惮林沙那霸道之极的大刀,身形疾闪好似瞬移般两个错眼,浑身皮肤变成诡异的紫色,已飞跃至林沙跟前。

    这下,他是发了狠,知晓远距离爆发‘紫气天罗’。对林沙的限制效果几近于无,他干脆以身体为核心,一股股无形有质的气网不断扩充增厚,让身周一丈范围内的空气变得凝重迟滞如黏泥,只要被沾上想要甩脱就千难万难了。

    这也是他的无奈之举!

    席应一身武功全在几近大成的紫气天罗之上,靠的就是限制对手发挥从而一击必杀。

    可要是对手如林沙这般难缠,普通的紫气天罗攻击手段没太大效果的话,席应的一身实力也就无从发挥,甚至连对林沙造成稍微的负面影响都难以做到。

    “有意思的武功!”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端坐军马之上静候席应的到来,敏锐的气机感应立即发觉了席应身上和身周的不同寻常,越是靠近一种凝滞甚至沉重的感觉越是清晰,好象要将周围空气彻底凝固一般。

    “去死吧!”

    席应心中狂喜,没想到林沙这小子如此拖大,竟让他轻松突进一丈范围,顿时紫气天罗威力全开,反应到林沙身上的状况就是,身上好象压了一座小山难以动弹,就连呼吸都似乎变得困难起来。

    与此同时,席应却是没受到丝毫影响,青色身形依旧纵跃如飞灵活非常,眼中惊喜光芒暴闪一双大掌毫不犹豫直冲林沙脑袋拍去。

    嗡嗡嗡……

    这一刻,林沙似乎受了定身咒般,不仅他本身难以动弹分毫,就是坐下军马都受了影响移动艰难之极。

    可下一刻,林沙周身皮肤竟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蠕动,筋骨齐鸣发出嗡嗡震响,一道长江大河浪涛奔涌般的巨大声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束缚在林沙身上的巨力再也压制不住他的动作。

    空着的左手握拳,悍然击出!

    炮拳如火!

    几乎凝固的空气一阵剧烈荡漾,好似小石子落入平静的湖面激起道道涟漪,左拳轰出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却带着一股火山即将喷发般的汹涌后劲,重重与拍来大掌撞在一处。

    轰??!

    凌空响起一声响亮气爆,拳掌相击处劲气四溢狂风大作,咔嚓一道清脆骨裂声突兀响起,席应猛然发出一声凄厉惨嚎,口中鲜血狂喷身子犹如断线风筝,瞬间倒飞数十丈之远。

    与此同时,林沙只觉一股阴冷真气从掌心疯涌而入,沿着经脉肌骨大肆破坏一股股剧烈疼痛传来,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浑身骨节再次齐鸣震响,从腰间开始股股劲道迅速沿着脊椎,肩胛,手臂,小臂蔓延而至手腕掌心。

    这一瞬间,蜂拥而入的阴冷真气,便在皮肤筋骨血肉的齐齐震荡之中,化作最为纯粹的异种精气,迅速消散于无形。

    别看描述字数不少,可其实刚才的变故,从开始到结束不过眨眼功夫。

    两万突厥骑兵统帅倒吸一口凉气,席应的实力之强只有他心中明白,那绝对是天神一般的人物,他这样的一流高手在其跟前犹如初生小儿,根本连一点反抗余地都无。

    可就是如此高手,在那可恶的隋将手里,竟然败得如此之惨!

    不仅是他,身边跟着的突厥骑兵前锋人马,一个个都脸色难看士气瞬间降落好几个档次。

    “将军威武!”

    与之相反,隋军这边三千幽州亲卫铁骑发出震天欢呼,一时士气高昂竟是不弱于对面两万突厥骑兵。

    “幽州林沙在此,突厥勇士可敢一战?”

    林沙自然懂得趁热打铁,一催坐下刚刚又重新‘活’过来的军马,林沙手中沉重大关刀横举,冰冷刀锋缓缓从突厥骑兵身上一扫而过,淡然开口邀战。

    哑雀无声!

    两万突厥骑兵,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哑雀无声,无数道或迷?;虺绨莼蚍吆?,又或者畏惧的目光,齐齐落在犹如天神下凡的林沙身上。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更待何为?”

    林沙却是不依不饶,步步紧逼不给突厥骑兵任何反应机会。

    “撤,撤,撤!”

    两万突厥骑兵统帅脸色变幻,最后猛一咬牙大声呼喊,顿时号角齐鸣军旗招展,突厥骑兵尽管士气低迷却依旧秩序井然缓缓后撤。

    至于刚才被林沙一拳轰飞,身形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气息衰落不少满身狼狈的席应,已趁林沙与两万突厥骑兵对峙之机,身形如烟飘然而去,他才不管突厥骑兵是战是和。

    呼!

    待到两万突厥骑兵消失在视野之中,林沙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来不及感叹刚才的威风掉转马头迅速返回军阵,大手一挥命令道:“回去回去,咱们快点回去!”

    三千幽州亲卫铁骑,很快前进方向轰隆隆向后疾进,与前头缓慢行军的主力汇合,马不停蹄直接返回幽州以北大平原。

    而发生在晋地与幽州以北大平原交界处的这一次对峙,随着两军互相撤离以风一般的速度迅速传来,而林沙单人独骑喝退两万突厥骑兵的英姿,瞬间响彻整个幽州军,并以最快速度向整个幽州以及周边地区扩散。

    一时间,林沙在幽州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不过可惜的是,刚刚返回幽州的他,立即便被如山军务淹没,同时还有许多暗地里的布置都需要他亲自拍板决定,还要抽出时间应付朝廷的责难,一时忙得脚不沾地根本没悠闲时间慢慢体味其中的风光滋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