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十一年五月,幽州军一万铁骑突然出塞!

    由平北将军林沙亲自统帅,一万幽州铁骑带着高昂士气,在大隋军旗的指引下踏足塞外土地。

    一时间,塞北震动。

    幽州铁骑战力强悍是出了名的,塞北各族对此有着切身体会和惨痛遭遇。

    一万幽州铁骑所过之处,塞北各族纷纷偃旗息鼓装出一副老实巴交摸样,不敢做出丝毫引来幽州方面不快的举动。

    在塞北草原游走一圈后,一万幽州铁骑前进方向突然一转,一边给山西边境驻军提前打好招呼,一边转向山西雁门关外塞北草原。

    这次,不仅只是塞北草原上的中小部族被惊动,就连草原霸主突厥也被惊动了。

    此时的突厥跟隋朝之间的关系,已经开始由之前的亲密迅速转向冷淡。

    大业年间,隐身朝堂化名裴矩的花间派邪王石之轩,可是做出了一番巨大功劳。

    他对隋帝杨广建议,始毕可汗部众逐渐强盛,可分散始毕可汗的势力。

    隋帝杨广采纳建议,并打算以宗室女嫁给始毕可汗的弟弟叱吉设,并封他为南面可汗,叱吉设不敢接受册封。始毕可汗知道此事后,就对隋朝逐渐产生怨恨。

    另有,突厥的大臣史蜀胡悉善于谋略,受到始毕可汗的宠信。由石之轩化名裴矩早就知晓对方乃西域大明尊教中人,对中原心怀不诡意欲除之。

    先是通过手段诈称与史蜀胡悉做买卖,将史蜀胡悉诱骗到马邑,而后直接出手将其干掉。最后还不忘派使者向始毕可汗宣布诏命说:“史蜀胡悉背叛可汗来投降,我已经帮您将他处死?!?br />
    始毕可汗知道情况后,从此就不再到隋朝进贡朝见。

    此时林沙率领幽州一万铁骑在突厥与大隋的边缘地带晃悠。这不是明摆着不给始毕面子么?

    本就对大隋心怀不满的始毕,当即勃然大怒派出一万突厥弓骑前来驱逐,当然要是能将一万幽州铁骑全部留在塞北草原,始毕一点都不会介意亲自出手。

    而是,两支代表当时世界最强悍战力的铁骑,便在雁门关外的塞北草原相遇。二话不说立马摆出攻击姿态互相对峙。

    广阔无垠的塞北草原,两支漫无边际人数过万的骑兵队伍,正杀气腾腾战意冲霄紧张对峙,苍茫悠远的牛角号声以及轰隆的战鼓声惊天动地,给本就凝重的氛围更添数分火热。

    大隋军旗之下,林沙策马而立,身周围了一圈彪悍亲卫,另外十来位隋军将校也聚集在此,一边仔细观察对面突厥骑兵的阵型布置。一边商量接下来的作战之法。

    “此战,由某作为先锋箭头!”

    环目四记,林沙眼中战意熊熊杀气凛然,冲着围拢在身边的一干隋军将校沉声吩咐。

    “将军不可,王二愿意领这先锋之职!”

    其他将?;姑豢?,作为林沙亲兵统领的王二便第一个跳了出来。

    “三千亲卫可是还要你亲自指挥,你要是当了先锋难道三千亲卫就放一边?”翻了翻白眼,林沙眼睛一瞪怒喝道:“给某老实待着。等先锋人马冲入突厥骑兵阵中后,你再带亲卫骑兵冲出扩大缺口!”

    王二瞬间败退。又有幽州军中出了名的悍将,出口表示愿意承担先锋之职,一时间为了个小小先锋官,十来位幽州军将校争得不亦乐乎。

    “不用再争了!”

    见小弟们争得有些不象话,林沙断然喝止,眼神凌厉不满道:“按某说的去做。你们的武力实在不够,据某所知突厥大军之中可是有不少好手!”

    他这话真没开玩笑,凭借越发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隔得老远便感应到了幽州军中好手不少,竟然一下子出现了好几位一流高手。其中中军大旗下更是有一位一流颠峰高手坐镇!

    突厥的实力,显然要比高句丽强得多,随便派出的一万骑兵,便拥有这么多的好手坐镇当真厉害。

    突然想到,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武尊毕玄,不就出身突厥么?

    还有那位先骁卫将军长孙晟的徒弟,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现任魔相宗宗主赵德言,不也是身在突厥么?

    还有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的天君席应,铁勒第一高手飞鹰曲傲,以及实力强悍势力庞大的大明尊教高手,塞北草原和西域这一带的高手数量和质量,当真不可小觑!

    此次率兵来到突厥边境,目的就是做个套而已,自然要好好的将眼前一万突厥骑兵教训一通,让突厥那位始毕可汗感到肉痛,这个套才好布置才成啊。

    当战鼓声轰鸣,密集如雨点,一面面隋军将旗左右飞舞在风中猎猎作响之时,早已做好了冲锋准备的两军骑兵,突然很有默契同时策动战马缓缓奔行。

    “杀!杀!杀!”

    与突厥骑兵相隔足有五里之遥,林沙策马疾驰冲在隋军箭头首位,手挽十石强弓连连弯弓满月,一枚接着一枚利矢好似流星赶月,在空中发出凄厉锐啸一闪而没,只留下道道细长残影。

    噗噗噗……

    刚刚策马缓行的突厥骑兵前部将士,根本没料到隋军竟有如此强弓利矢,五里距离不过闪瞬即至,锋利的箭尖轻而易举突破突厥前锋骑兵的皮甲,噗的一声钻入血肉之中。

    这还不算完,钻入血肉之中的长箭余势不衰,又从突厥前锋骑兵的后心穿出,带出一蓬触目惊心的血肉,硬生生在突厥骑兵胸口拉出一道中空通道,带着血红肉沫又狠狠扎向第二名突厥骑兵。

    直到这时,第一位胸口洞开了一个巨大血口的突厥骑兵,还后知后觉发出一声凄厉惨嚎,手中长刀掉落身子摇晃一下扑通落地挂掉。

    而刚才将他胸口洞穿长达一丈五的利矢,却在连续洞穿了三名突厥前锋骑兵的身体后,重重扎入第四位突厥前锋骑兵的胸口将他带得直接翻身落马。

    如此惊人箭势,让一干骄横不已的突厥前锋骑兵变了脸色。

    可惜,上万骑兵的冲锋,尽管速度还没彻底拉起来,却也不是单独个人能够轻易左右得了的。

    明明知道隋军方向有实力强悍的弓手,突厥前锋骑兵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顶着一道接着一道呼啸利矢打马前冲。

    五十支特制长箭转眼便消耗一空,林沙手脚麻利打开了另一个箭囊,而对面的突厥前锋骑兵起码足有一百五十骑倒在了他的长矢之下!

    咻咻咻……

    早已经习惯了的利箭破空声,在这一刻竟成了突厥前锋骑兵的死亡号角。

    林沙右手几乎化作一片残影,取箭搭弓拉弦放箭一气呵成,一个箭囊五十枚长箭,不过短短数个呼吸功夫,便已消耗一空。

    而半空中的道道细长黑影,几乎连成一片,尖锐刺耳的锐啸声不绝,成了突厥前锋骑兵的死亡乐章,每一箭飞出几乎都能带走最少三人的性命!

    短短五里距离,在两方骑兵对向冲锋之下,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便已冲至骑射的攻击范围,而这时倒在林沙长箭猛袭下的突厥骑兵,数量暴增至三百!

    咻咻咻……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突厥骑兵,迫不及待展开其精湛的骑射技巧,只靠双腿控制疾驰的军马,空出的双手弯弓搭箭,咻咻声中一片箭雨冲天而起,在半空划过一道道优美曲线,而后密集如蝗虫般向潮水一样涌来的幽州铁骑飞去。

    噗噗噗……

    可让突厥骑兵大叠眼镜的是,面对从天而降的密集箭雨,气势汹汹杀奔而至的幽州铁骑,除了挥刀格挡飞向身体要害的利矢外,竟然对其余箭雨不闪不避任由其狠狠扎入身体之中。

    而更让突厥骑兵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身中利矢的幽州铁骑不仅没有想象中惨叫着落马,反而好象一点都没受到影响,依旧挥舞大刀满脸凶狠疾驰而至。

    有那夸张的幽州铁骑,甚至身上插满了十来支箭矢,像头刺猬般依旧生龙活虎,跟随如潮水般的幽州铁骑汹涌而至。

    这是怎么回事?

    冲在最前头的突厥骑兵满脑子疑惑,甚至还想到了鬼神之事上,顿时一个个脸色变得千奇百怪,士气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迅速下泄。

    轰??!

    两支当时世界上,最精锐的万人骑兵终于正面撞上。

    一时间,人仰马翻喊杀震天,刀光耀眼如疯似魔,残肢断臂高高抛起血如泉涌,一颗颗狰狞可怖的头颅冲天而起。

    “滚!”

    林沙作为幽州铁骑先锋中的先锋,第一个策马扎入凶狠猛恶的突厥骑兵阵列之中,手中大关刀瞬间化作一条刀光匹练,刀气喷薄横扫千军,只一个瞬间身前十来位突厥铁骑拦腰被斩成两截,其前进方向瞬间空挡一片。

    刷刷刷……

    沉重的大关刀瞬间化作一片刀光丛林,片片雪亮寒芒在身前布成一道死亡刀光大网,突厥骑兵挨着就死碰着就亡,不过眨眼功夫便冲入突厥骑兵阵型腹地之中。

    “杀!杀!杀!”

    作为先锋的幽州铁骑是幸福的,有林沙这样的超级高手为他们开路,他们只需顺着打开的缺口一涌而入,而后迅速向前向左右两边疯狂突击……未完待续。

    ps:  四更完,要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