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军大佬,平北将军林沙,这是跟河北几大世族对上了!

    只要是眼睛没有问题,稍微关心实事,又有那么点小门道的人士或者家族,一眼就看出了最近幽州风云变幻的核心本质。

    涿郡太护悔得肠子都青了,他怎么就那么傻,一不小心就被范阳卢氏拉下水,跟幽州第一大佬平北将军林沙对上了。

    没错,就是幽州第一大佬!

    随着林沙对幽州军掌控力度逐渐加强,作为边塞重镇,幽州隋军的地位自然在地方官府之上。

    事实也确实如此,平北将军的品级,可比涿郡太守足足高出一阶!

    大隋朝,可不是武人地位低下的两宋朝和明清两朝,手握军权的军方大将,可比地方官府首脑风光多了。

    幽州就是如此,涿郡太守除了涿郡之下,幽州其余地方却是没有插手余地。

    可平北将军林沙则不同,只要他愿意,想要插手整个幽州的军政事务,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口外贸易就是一个最好明证!

    难道他就不眼馋口外贸易的丰厚利润,怎么可能?

    就算涿郡太守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可背后的家族也没这份坦荡胸怀啊。

    就是河北那帮世族,也都对掌控口外贸易心动不已,可最终的结果如何,伸出去的爪子虽然没被斩断,却也没落到什么好处。

    而且幽州地处边塞要冲,涿郡城中百姓,大部分都跟幽州军将士有关系,要么就是军属家眷,要么就是与幽州军有直接或间接利益关系的家庭。

    所以说,平北将军林沙如果真的想插手政务的话,都无需做得太过便能轻松将涿郡太守架空。

    所幸之前平北将军一直都比较‘本分’,对涿郡太守也比较尊重,没有轻易插手涿郡事务惹人不快。

    可是现在……

    竟然莫名其妙,卷入河北世族与幽州军的争斗!

    这可不是他愿意见到的情况。谁也不愿意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跟自己过不去。

    也不知道河北世族暗中动了什么手脚,竟然引来幽州军如此雷霆手段报复。

    想想马帮和青蛇帮两大帮派,帮众加在一起人数过两千。结果一日之间全灭,帮中高层那几位新近崛起的高手全灭不说,其余帮众不是被杀就是被幽州军拉去塞外劳改!

    这手段,实在太过凶狠,完全不给人留活路啊。

    当然。虽然之前隐隐约约知晓马帮跟青蛇帮身后有势力支持,却没想到竟然是河北世族,这一点让他意外之余也十分不满。

    这是把他当傻子看吧,不声不响间河北世族的手竟伸得这般长,要不是这次幽州军突然出手,等到那两家帮派彻底发展起来,他这个涿郡太守依旧有被架空的风险。

    还有塞北突然出现的几股马贼,只要不是傻子就知晓,这些马贼十有七八都是幽州铁骑假扮,不然他们为何专门针对河北世族旗下的商队?

    更让涿郡太守吃惊的是。突如其来甚嚣尘上的流言内容。

    河北世族竟然跟高句丽有牵连,还和河北的乱匪也有联系?

    这世道怎么了?

    跟外界虚虚假假的传言不同,涿郡太守第一时间便相信了这个传闻。

    隋帝杨广三次远征高句丽,其中隐隐绰绰与河北世族暗中激烈的争斗,太守跟其身后家族也有所耳闻。

    三次远征高句丽都以失败告终,以大隋的实力而论实在难以想象,这其中要是没有河北世族的动作打死涿郡太守都不相信。

    而河北乱匪,说真的表现实在过于诡异,河北世族肯定跟他们暗通款曲。

    不然,根据河北官府传来的消息。怎么倒霉的全是普通百姓和官府,各地的世族却是屁事没有。

    当然,世族的手段阴暗起来让人心寒,但关键不要暴露在阳光之下。否则物议汹汹对一家世族的声誉打击很大。

    “明公,幽州军那边派了人过来!”

    就是涿郡太守心烦不已的时候,家中长随急匆匆跑了过来禀告。

    “幽州军来了人,是谁?”

    涿郡太守闻言身子一震,急忙起身问道。

    “平北将军亲卫营校尉,王二!”

    ……

    与此同时。在河北上谷,这座受到乱匪冲击最为严重的河北城市。

    某间茶楼,都在议论突然出现的流言。

    “哎,你们说这事是真的么,那几家真的跟乱匪有勾结?”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就算传言有些夸大言辞,可那几家却是脱不了嫌疑?!?br />
    “这日子难过啊,外头有乱匪,这内里又有心怀不轨的家伙!”

    “假的假的,这些肯定都是假的,这是有人故意摸黑所为!”

    “屁,怎么假了,传言不是说得很清楚么,乱匪为何只针对官府和百姓,而不拿那些家财万贯,又手握丰厚资源的家族动手?”

    “自然是那几家名声极好,乱匪敬其品德不愿罢了!”

    “睁眼说瞎话,话都吃不饱要饿死人了,哪还管得了名声不名声的,传言果然说得没错!”

    “……”

    这样的传言不仅在上谷,在邯郸,在整个河北大地都传得沸沸扬扬。

    尽管河北几大世族联手弹压,让流言的声势起不来,可是影响去越发恶劣。

    尤其是饱受乱匪祸害的百姓,以及因此丢官罢职的官员和其身后家族,对那几家世族那真是恨得咬牙切齿。

    ……

    就在河北几大世族,因为汹汹流言而忙得焦头烂额之时,幽州军方面又有重大收获。

    巡视大隋与高句丽漫长边境线的军士,竟然抓获了几支与高句丽暗中有密切生意往来的商队。

    经过残酷审讯,幽州军将士从这些商队管事口中,掏出了河北世族与高句丽做秘密生意的一些蛛丝马迹。

    “有了这些证据,河北那几家身上的脏水,算是彻底落定了!”

    看着摆放在桌案上那一叠新鲜出炉的证词,林沙满脸阴冷冲着身边亲信言道。

    “将军说的是,咱们最好将他们的势力从幽州彻底清洗干净!”

    跟在身边的。乃是幽州军二好人物,平北将军的心腹左右手何大郎,因为滋事体大他不得不亲自跑来一趟。

    “不仅如此,咱们还要将触手伸到河北。直接跟他们打擂台!”

    林沙眼中闪烁莫名光芒,嘴角露出一丝冰冷微笑,冷然道:“要让他们感到彻骨的疼痛,知道招惹咱们的后果!”

    “要不要做得这么绝?”

    何大郎却是很有些犹豫,吞吞吐吐劝解道:“那几家世族势力庞大。把他们逼急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反应!”

    “比如呢?”林沙眼睛微眯,平静反问。

    不知为何,林沙如此平静态度,反而令何大郎心生寒意,不过他眼下也没心思多作理会,忧心忡忡道:“别的不说,他们要是派出刺客一直不停对付郎君,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某会害怕这些么?”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轻轻摇了摇头一脸不以为意。

    “郎君是不怕!”

    何大郎苦笑,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可是我们这些将校没郎君你这样的实力啊。短时间内倒还无所谓,可是时间一长……”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不过意思已经十分明显。

    “放心就是,对此某早有考虑!”

    微微沉吟片刻,见到何大郎满脸关心担忧,林沙微微叹了口气,起身从屋子暗格拿出一份情报,直接递到何大郎手里,淡然道:“大郎你先看看这个,有些事情咱们不得不有所作为!”

    “什么?”

    翻看手中的卷宗。何大郎满脸震惊,身子微微颤抖一脸不可思议,扭头冲着林沙颤声问道:“这是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

    林沙郑重点头,语气一缓沉声道:“魏刀儿传来消息的第一时间。某便派出了军中精锐斥候,深入突厥境内打探消息,已经得到了证实!”

    “该死,那帮家伙当真该死!”

    何大郎满脸气愤,猛然一掌拍在桌案上,硬木制作的桌案?;├惨簧谒徽浦滤姆治辶驯涑梢坏厮槠?。

    可尽管如此,依旧没能消了何大郎心头震惊和火气,来回在大堂快走了几拳,猛然住身回头冲林沙道:“郎君有何吩咐尽管直言,那几家河北世族当真该死,竟然暗通突厥!”

    说着,咬牙切齿一脸愤恨,浑身杀气缭绕煞气凛人。

    “嘿,大郎你放心就是,某早已心有腹稿!”

    林沙轻轻拍了拍何大郎的肩膀,摇了摇头轻声道:“对付河北世族,其实根本就不用着咱们亲自出面,某自有办法让他们自乱阵脚没功夫理会其它!”

    “真的?”何大郎不信。

    “自然是真的!”

    林沙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提点道:“前日,王二那厮已经去了一趟太守府,跟涿郡太守达成了协议!”

    “那突厥的事?”何大郎话锋一转,语气沉凝问道。

    “暗中给长安一分通报,同时咱们幽州军也该动一动了!”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满脸阴沉直言道。

    “郎君有何计较?”何大郎闻言吃了一惊,急声问道。

    “先在塞北游荡一圈,而后以清剿马贼的名义到山西长城外走上一圈!”

    转身翻开幽州以及大隋北方军事布防图,林沙指着其中几处要地解释道。

    “是不是太过冒险了?”何大郎一边点头一边忧心道。

    “嘿嘿,只是出外游荡一圈而已,出不了乱子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