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姓七望!

    这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是世族发展到颠峰时期的产物。

    隋帝杨广对他们忌惮到了骨子里,发动三次远征高句丽战役,其中未尝没有怀着削弱五姓七望的阴暗心思。

    就是到了后来的唐帝国,五姓七望一点都不给李氏皇族面子,不仅牢牢把控地方权力,就连龙子凤孙想要与之结亲都没门的庞大利益集团。

    而让人感觉奇怪的是,在大唐世界几乎没有五姓七望的丝毫痕迹,好似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无论书中所描述的天下争霸,还是佛魔道三家争锋,除了四大门阀之外再无其它重量级世家大族参与。

    一个闻喜裴氏,还是沾了邪王石之轩出身的光,否则连个露脸机会都没有。

    可事实上呢,整个北方地区的民政权利,几乎都把持在五姓七望为首的世家手中,没有他们的支持朝廷政令将寸步难行。

    河北的乱局也是古怪之极,官府和地方驻军与乱匪打得热火朝天,而河北的世族依旧过着平静安乐的日子,就算产业和地盘全在乱匪的势力范围内,也没出了丝毫差错。

    这里头要是没有问题,打死林沙都不相信。

    只有亲眼见证河北乱局的破坏力,才明白河北的乱匪实力一点都不比中原闹腾得最厉害的山东差。

    动不动就是数万人马,一路横扫简直犹如蝗虫过境,官民都身受其害,就五姓七望中的几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

    再想想正史上,河北经历了杨公卿部乱匪,王须拔部乱吠匪,魏刀儿部乱匪以及最后的窦建德部祸害,简直乱成一锅粥好好的北方精华地区,硬生生糟蹋得不成摸样。

    可就是如此,待唐朝建国并掌握了天下政权后。五姓七望该如何依旧如何,一点都没有因为换了皇帝地位就受了影响。

    甚至皇子想娶五姓七望的嫡女,公主想嫁五姓七望的嫡子,这帮顶级世家都不给丝毫面子?;实酆薜醚姥餮魅从治蘅赡魏?。

    再想想历史上的世族是如何覆灭的,还不是在唐末乱世一**军阀的冲击下,世家门阀彻底衰落成为历史么?

    可隋末天下动荡,具体到地方的造反叛军一波接着一波,简直好似野地的野草怎么都消灭不完。整个大隋江山也在这种连绵战火中轰然坍塌。

    让人感觉十分古怪的是,本应受到乱军极大冲击的五姓七望,却是实力保存完好对地方的掌控力度一点都没削弱,这里头的缘故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林沙从来都对自己的实力自信非常,就算当初在邪王石之轩手里吃了大亏,被整得惨不忍睹,他却依旧有底牌未出有一搏之力。

    可这次面对河北的叛匪,他却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二。

    河北战场突然出现的军弩,已经足以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要是不把这里头的关系理顺。把情况彻底弄清楚,要是哪天被‘自己人’逼上绝路丢了小命,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审问了俘虏的王须拔匪部俘虏,其中还有数位据说是王须拔的绝对心腹??伤嵌哉庑┣榭雒挥兴亢亮私?,根本就不清楚军中竟然混进了让武林高手闻之色变的军中弩手!

    当然,三千幽州铁骑花费了不小精力,并承诺不少俘虏,之后会将他们全部送到幽州新建立的牧场和林场劳改,用了足足一个月时间询问,终于让林沙和手下将校知晓了一些蛛丝马迹。

    根据一些叛匪俘虏提供的模糊信息。王须拔的叛匪大军中确实隐藏着不少行为极其低调的神秘人物。

    他们自成一体,根本不愿与其他人马接触交流。

    有那在大户人家做过事的叛匪交代,这些行为低调的神秘人物,身上透着的气息很像大户人家的护卫。只是可惜这些人行事太过低调?;旧喜挥胪馊私哟?,王须拔部又扩张太速,很多人都不认识也不好随意打探。

    终于,又有王须拔的心腹抵不住活下去的诱惑,又透露了一些消息。

    王须拔手下却是有一批神秘人物,他们单独立营不与寻常非贼寇有什么交际。就是他们这些心腹手下也没资格接触。

    这些神秘人物由王须拔亲自管理,一应后勤物资的调拨也都是那批神秘人物亲自动手,根本就没有让普通贼寇有接触的机会。

    能够探出的消息,也就只有这些了。

    林沙对此也算满意,如果事情真的像他所猜测那般,一些让人疑惑不解的情况都能够解释得通。

    他不知道的是,历史上这位王须拔举旗造反后,不仅自称漫天王,后来实力膨胀手下人马十数万,又建了个燕国,不过在攻打幽州时不幸中了流矢挂掉。

    如果林沙对这段历史了解的话,肯定会用阴谋论来解释这一切。

    王须拔正是河北世族推出来的利益代言人,后来实力膨胀迅速想要脱离背后势力的掌控,结果被发觉暗中动手脚做掉,而后河北世族又扶持了另外一位代言人供他们驱使。

    ……

    四月中旬,滞留上谷城的三千幽州铁骑突然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堵住河北另一大叛乱武装魏刀儿部,双方野战一场魏刀儿部大败。

    魏刀儿所部人马逃出不足五千,其余不是被俘就是战死逃散。此次幽州铁骑没有丝毫放手意思,一眼追击直接将吓得亡魂大冒的魏刀儿残部,直接赶出了河北地界。

    与此同时,幽州军突然派出一支千人规模骑兵人马,昼伏夜行避过河北地头蛇耳目,突然杀至王须拔残部隐身所藏山谷。一番大战再次重创王须拔残部,身上伤势未愈的王须拔惊慌带领不足千人亲卫狼狈脱身。

    可就在幽州突然杀到的骑兵准备赶尽杀绝之时,附近地方官府官员突然赶到,又是接风洗尘又是摆庆功宴,又有当地世族乡绅热情招待,硬生生拖住幽州千骑数日,等到幽州骑兵脱身之际哪里还能看到王须拔的鬼影?

    与此同时,河北官场和民间,突然流言四起说是幽州军看中了河北这块地盘,准备鸠占雀巢不打算走了,同时还要在河北地方上狠狠刮一层地皮。

    这一下,河北官府慌乱了,饱受乱匪迫害的百姓也惊慌了,还有地方上的乡绅地主也不安了,不过多久便有一种主流说法迅速蔓延整个河北,意思就是反正眼下匪乱基本平息,应早点将幽州隋军礼送出境才是。

    ……

    “马的,这帮家伙想过河拆桥?”

    定县幽州铁骑临时营地,中军主帐之中气氛火爆,一位位亲卫将校像是吃了枪药般,满脸愤怒眼中怒火熊熊狠狠骂道。

    “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不过意料之中而已!”

    见手下小弟一个个气愤填膺,林沙眉头一皱没好气开口说道。

    “就算意料中事,但他们也做得太过了吧?”

    亲卫统领王二一脸不爽,愤愤不平怒道。

    “有什么过不过的?”

    林沙狠瞪了这厮一眼,话锋一转沉声问道:“派去山西那边的人,有回信了么?”

    “已经跟魏刀儿那厮联系上了!”

    见林沙问得郑重,王二也不敢再闹腾,只得不情不愿回答:“魏刀儿那家伙倒是识趣,没有为难派去的弟兄!”

    “问清楚没有,魏刀儿真跟突厥有联系?”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语气突然压得极低冷声问道。

    “问清楚了,魏刀儿确实承认他跟突厥有联系!”

    说起这个,王二脸上布满杀机,心情沉重回答。

    “可恶的家伙,竟敢跟突厥外族勾结!”

    帐中将校闻言无不大惊失色,纷纷破口大骂怒气冲天。

    “好了,你们也用不着愤怒,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厮!”

    林沙眉头一皱厉喝出声,瞬间便将帐中的不满声浪压下,回头冲着王二冷声道:“某的要求,魏刀儿答不答应?”

    “答应了!”

    王二郑重点头,眼中闪过莫名精光,沉声道:“跟魏刀儿接触的弟兄回信,魏刀儿答应替咱们传递突厥第一手信息,不过咱们也得……”

    说着,他故意顿了一顿,扫视了在场亲卫将校一眼,大声吩咐门外卫兵看好门户,这才冷声道:“不得伤害他的族人!”

    “答应他!”

    林沙想都没想便点头应下,目光闪烁凛冽杀机,大帐中的温度瞬间下降,引得一干将校脸色微变打了个哆嗦,一个个满脸惊慌看向杀意如此露骨的平北将军,心中翻起惊涛骇浪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将俘虏都带上咱们立刻启程返回幽州!”

    缓缓扫视了在场亲信将校一眼,林沙什么解释的话都没说,大手一挥当即命令道。

    “尊令!”一干将校插手齐身应诺。

    顿时,召集的号角声在军营呜呜响起,整个临时营地顿时一片人仰马翻。

    第二日,将随行物资都收拾齐整的三千幽州铁骑,吃过一顿早饭后便拔营启程,根本就没跟河北当地官府打招呼,便直接穿州过府向幽州治所涿郡急匆匆赶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