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谷城外混乱的战场,喊杀声哭嚎声连成一片。

    咻咻咻……

    五道利矢,以闪电般的速度从周围混乱的叛匪群中飞出,而后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将林沙周身要害全部笼罩。

    还未临身,劲矢上挟裹的凌厉劲风,便已刺得林沙外露皮肤隐隐生痛。

    “贼子好胆!”

    手上长弓一挽,在身周卷起一道狂风,叮叮叮五道清脆金铁交鸣声响起,弓上传回的五道巨大力道,也让他坐在马上的身子晃动了几下。

    扫了眼掉落在座下骏马周围的五枚利矢,他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猛然扭头目光冷厉如刀,瞬间盯住转身欲逃的王须拔,一声惊雷般怒吼在他耳边响起:“王须拔休走,纳命来!”

    说着,手中精钢打造的长弓利索的在空中翻了个弓花,不知何时一支长约丈五的特制长箭已搭在钢丝弓弦之上,吐气开声弓拉满月。

    崩!

    长箭如流星赶月,瞬间消失无踪只在空中留下一道淡淡残疾影。

    大弓一挽再没理会射出去的利箭,顺着刚才的感应一连五箭射出,看也不看结果掉转马头转身就走。

    王须拔叛军透着太多古怪,竟然连军弩都出现了,林沙心中带着太多疑惑和不解,自然存了几分小心谨慎。

    一群刚刚放下农具不久的贼寇而已,用不着他亲自出手就能料理了。他只需要关注贼寇群中的高手,随时给予凌厉打击就成。

    ……

    战斗结束得很快,王须拔数万叛匪,在三千幽州铁骑的冲击下土崩瓦解,能全身逃走的不足三成,其余活着的不是脚底摸油直接开溜,便是成了幽州铁骑的俘虏,足足有近两万之巨!

    而战死受伤的非口数量连五千都不到,可见贼寇的战力和战斗意志之低下。

    让林沙和手下将校感觉遗憾的是,王须拔这厮竟然逃过一劫。没有发现他的尸体,同样也没有发现军弩的存在痕迹。

    好好的将战场打扫干净,通知上谷地方官府派出衙役民壮过来接手,林沙却没有痛打落水狗的意思。直接拒绝了王二等将校的求战意见。

    “将军,为什么?”

    好似兜头一盆冷水浇下,以王二为首的亲卫将校顿时懵了,有些不明所以问道。

    “刚才,就在战场上某遭遇了军弩偷袭!”

    都是自家心腹弟兄,林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将刚才战场上的遭遇简单述说一遍。

    “什么军弩?”

    王二等人大惊失色,急忙上下打量林沙发现没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转过神来又恼怒道:“这是怎么回事,那帮贼寇手里怎么可能有军弩?”

    要知道军弩威力强大,是普通军士能够依仗直接伤害到宗师高手的利器,一直都是大隋严格控制的重要军事物资。

    装备有军弩的部队,除了隋皇的亲卫军之外,就只有重要的边防关卡才有那么十几架。而且还受到来自皇室方面的严格监管。

    就是林沙的幽州军,因为之前三征高句丽的缘故,也不过装备了上百具军弩,杨广带着隋军主力离开之时,又带走了一半可见皇室对这种大杀器的重视。

    可谁想,竟然在河北一伙叛匪手中,竟然发现了这样的大杀器!

    王须拔举旗造反以来,确实攻破了几座县城,又从当地驻军府仓中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可是河北又不是边塞地区。军中根本就没有装备军弩好吧?

    这下问题严重了,王须拔叛军手中的军弩,是哪来的?

    “嘿嘿,看来王须拔匪部的情况。没有咱们刚开始时想的那么简单??!”

    林沙脸色冷肃连连冷笑,摇了摇头制止了亲卫将校的话头,沉声吩咐道:“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咱们还是等回了城后再做商议不迟!”

    ……

    幽州三千铁骑,在大胜王须拔部贼寇后,令人惊奇的没有继续扩大战果。又或者去找另外一支由魏刀儿所率贼匪的麻烦,而是直接滞留上谷摆出一副好好休整一番的架势。

    林沙的这一番举动,不仅让魏刀儿部贼寇摸不着头脑,就是连刚刚逃得性命重伤修养的王须拔也是一头雾水,那就更别提河北当地的官府了,根本不清楚林沙这是想要干什么。

    甚至有那心思不纯的家伙,怀疑林沙这是待价而估呢,准备好好从河北官府这里敲上一笔狠的。

    毕竟,三千幽州铁骑已经展示了足够的实力,只一战便将王须拔匪部彻底打残,到现在重伤的王须拔带着一干残兵败将还不知窝在哪个疙瘩角落缩着呢。

    如此一来,实力甚至还不如王须拔的魏刀儿部,对上林沙所率领的三千幽州铁骑,下场肯定也不会好到哪去。

    可就在局势大好之时,林沙却突然按兵不动,想不引人怀疑都难。

    ……

    上谷,幽州铁骑临时驻地,中军主帐。

    “将军,外面打探消息的人越来越多,弟兄们快顶不住了!”

    这日天光正好,林沙悠闲的在营地里逛了一圈,手下三千弟兄老实刻苦训练的表现让他满意,刚刚返回中军主帐便迎来亲卫统领王二一番唠叨。

    “怎么,面对敌人的刀枪你都不怕,还怕外人的试探?”

    林沙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见王二一脸郁闷忍不住轻笑出声。

    “可惜他们不是敌人啊,某又不能拿对待敌人的手段对待他们不是?”

    王二一脸苦笑,眼角余光偷偷揪了林沙一下,见他并未生气这才放宽了心情,壮着胆子小心问道:“将军,不知道这段时日,派出去的人手打探到了什么没有?”

    当日战胜王须拔部后,三千幽州铁骑顺势驻扎于上谷城外的隋军大营,作为临时营地所在。

    与此同时,林沙秘密派遣一部精锐斥候悄悄离开,分散四方打探情况,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传回,王二真有些急了。

    “已经有消息传回来了!”

    说起这个,林沙收起脸上的轻松表情,神色逐渐冷凝肃重,连带着空荡荡的中军主帐气氛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王二更是秉住呼吸一脸严肃,竖直耳朵想听听斥候都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因为战场上出现军弩之事,三千幽州铁骑一干将校心中都沉甸甸的,正如林沙当初所言那般,这情况很不寻常。

    暗地里,通过军中特殊渠道,将军林沙已将此地的状况秘密报告长安,同时还悄悄的询问了幽州附近几大边塞,有没有军弩遗失之事?

    可反馈回来的消息,让一干亲卫将校更加迷惑,边塞各镇没有出现军弩遗失的情况,而长安的反应更是耐人寻味,就像一颗石子掉落水塘中根本就没啥大反应,好象他们没有上报一般。

    每每这时,将军林沙这是淡然轻笑,一副若有所思摸样,让王二等一干亲卫将校心痒得不行,却又摸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听得将军说派出的斥候已有了消息传回,他也顾不得为何自己被蒙在鼓中,满脸希冀望了过来想要个准确答案。

    “五姓七望那几家在河北的,家中和产业可是一点都没受到战乱波及??!”

    看着满脸探究的王二,林沙冷冷说了这么一句。

    “不会吧?”

    王二一脸吃惊,有些不可思议问道:“难不成,将军派出几波精锐斥候,就是去看五姓七望那几家在河北的产业和家宅?”

    “那你以为某会干什么?”

    林沙没好气白了这厮一眼,嗤笑道:“河北咱们又不熟,加上战乱频繁情况更加混乱,一帮幽州汉子能打探到什么有用信息不成?”

    “可将军你也用不着盯着五姓七望这几家吧?”

    王二额头泌出一层冷汗,急忙摇头摆手道:“这些可都是真正的地头蛇,跺一跺脚整个河北都要抖三抖的势力,咱们没必要去早热他们???”

    说着,哭丧着脸看向林沙,希望将军能听进这番劝告。

    “没必要的话,某也不想跟这些势力庞大的世家作对!”

    翻了翻白眼,林沙一脸没好气,声音沉缓道:“可要是人家不给某这个泥腿子这个面子呢?”

    “不会啊,咱们跟他们之间根本就没冲突??!”

    王二一头雾水,有些傻头傻脑反问。

    “真的没冲突吗?”

    林沙目光冷厉如刀,语气阴沉冷冷道:“那王须拔军中的军弩又是从哪弄来的?”

    “不会吧,将军你怀疑乱匪军中的军弩,是那几家世族暗中提供的?”

    王二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说话嗓门都不自禁大了几分。

    “有什么不会的?”

    林沙冷笑,满眼杀机讥讽道:“除了他们还有幽州军,还能有哪方势力有这么大手笔,出手就支助了乱匪五具威力强大的军弩?”

    见王二依旧满脸吃惊不敢置信,他没好气怒道:“再说了,王须拔举旗造反,第一个对付的应该是当地世族和官府才是!”

    “可王二你看看最后结果如何?”

    林沙大手一挥满脸阴沉,冷笑道:“各地官府和百姓都倒了大霉,可那几家在河北的五姓七望大族,依旧安稳度日屁事没有,这还不值得怀疑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