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的好: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河北的府兵,早在隋帝杨广第一次远征高句丽时,便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之后的两次远征高句丽之战,算是将河北府兵的底子都掏了出去。

    不然,区区一个贼寇杨公卿,又岂能惊动隋帝杨广,还刻意抽调幽州军跨境帮忙平息匪乱?

    而这次几乎波及整个河北的王须拔跟魏刀儿叛乱,不仅影响比之贼帅杨公卿当初所做更甚,而且对河北地方的秩序破坏也更加彻底。

    地方官府和驻军挡不住了,林沙率领三千幽州铁骑亲卫突然杀出,一下子便将两股叛匪的底子都爆了出来。

    几乎是以横扫千军之势,三千幽州铁骑锐不可挡,将阻路和拦在前方的叛匪人马清剿干净,以睥睨之势杀奔两股叛匪老巢上谷。

    旌旗招展战鼓轰鸣,号角连绵杀气冲天。

    上谷城外的平原地带,两支大军正激烈绞杀在一处,刺鼻的血腥味和震天的呐喊惊心动魄。

    “杀!杀!杀!”

    林沙手中一把重达一百八十斤的沉重的大关刀,上下飞舞往来纵横好似游龙戏水,刀光闪烁匹练纵横几无一合之敌,一扫一大片残肢断臂漫天飞舞,热气腾腾的殷红鲜血汩汩而流,很快便将松软的地面染成触目惊心的暗红之色。

    “王须拔何在,还不快快出来送死!”

    声若雷霆气势惊人,林沙几乎单人独骑杀入数万贼寇腹地,前后左右都是满脸惊慌乱窜奔走的贼寇青壮,他们被林沙的凶悍给惊住了,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硬生生空出一块方圆两丈的巨大空地,任凭林沙策马疾驰吆喝呐喊,却是充耳不闻好似听不见般。

    “官府狗贼,纳命来!”

    突然,人群之中一道人影****而起,好似利矢带着锐不可挡之势瞬吸而至。手中一把寒芒闪闪的大刀化作匹练席卷而至。

    “不自量力!”

    沉重大关刀的厚重刀面嗡嗡作响,林沙眼皮子都没有多抬一下,手中大关刀化作一道刀光匹练横扫而出,当的一声连人带刀一分两半。

    突然杀出的贼寇好手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跟着手中大刀一样身首异处,冲天而起的头颅和血泉,还有无力倒地的尸体以及断成两截的精钢大刀,让周围蠢蠢欲动的贼寇吓得面无血色连连后退不敢造次。

    “杀杀杀,杀光这些乱贼!”

    就在此时。顺着林沙打开的小小通道,三千幽州铁骑轰隆隆席卷而至,马蹄声震耳欲聋大地微微颤抖,阻挡在铁骑前进道路上的贼寇,不是惨叫陷身乱蹄之下,便是惊慌哀嚎着四下奔逃。

    不过一个冲锋,三千幽州铁骑奋力跟上林沙脚步,眼看着便将数万贼寇阵形打穿,王须拔所部乱匪士气已低落之极,只需再加把劲便能将他们彻底击溃。

    “漫天王在此。官府狗贼可敢上前一战?”

    就在这等危急时刻,突然贼寇群中一声炸雷般爆喝传出,声浪如雷霆滚滚席卷而至,竟是将战场喧嚣吵杂的混乱声音压制。

    乱军之中,十数骑衣着杂乱,或皮甲或盔甲或布衣浑身凶悍的壮汉格外显眼,更显眼的则是他们手中那杆迎风猎猎作响的‘帅’旗。

    是王须拔和身边近卫!

    “漫天王来啦,漫天王来啦!”

    “杀官军啊,漫天王来啦!”

    “不要慌不要乱,漫天王来啦。官军吃不了兜着走啦!”

    “……”

    王须拔的及时出现,挽救了即将崩溃的数万乱军。

    而其人的乱军之中的威信,竟是如厮强悍!

    一流颠峰!

    以林沙的敏锐五感,第一时间便捕捉到王须拔的气机。满眼古怪感觉很是不可思议。

    话说燕赵出好汉没假,可是小小一个河北,出现的好汉数量也太多了吧?

    一年前遇上的杨公卿实力更在一流颠峰与宗师之间徘徊,就是还未崛起的窦建德,也有一流好手初进先天的实力!

    眼下碰到的所谓漫天王王须拔,又是一位一流颠峰高手。先天中的老鸟!

    反观同为燕赵之地的幽州,八万铁骑确实名头响亮,可要说拿得出手的高手,在林沙来之前几乎一个都无!

    好象,燕赵好汉的精华,都落在河北一般!

    要说其中没有特殊原因,打死林沙都不相信。

    “小小贼寇也敢猖狂!”

    亲卫统领王二策马疾驰,不等林沙开口便扬刀冲杀上前。

    叮叮?!?br />
    连串让人耳膜震荡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王二以比去时更快速度回来,这次可不是策马奔驰而去,而是大口喷血倒飞了回来。

    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有些太过巨大了。

    尽管王二学了拥有心法的铁布衫神功,又有林沙给予的大量珍贵药丸提升实力,但拔苗助长的后果却非常显著。

    同样是一流高手,踏入先天和没有踏入先天,差距几如天壤之别。

    所幸铁布衫别的特点平平,就一个防御力超强便足够了。

    “哈哈,弟兄们都看好了,官军也不过如此!”

    王须拔倒是会抓机会,趁着王二如此被震飞,‘表现’惊人的当口提气扬声打气道。

    还真别说,经他这一嗓子吆喝,起码他周围的贼寇爆发一阵惊人欢呼,一改刚才的慌张一个个士气大振精神抖擞。

    可是下一刻……

    咻!

    一道凄厉破空声突兀响起,在这吵杂喧嚣的战场依旧清晰传入周围人群耳中,一条细长黑影以令人咂舌的速度,瞬间跨越上百丈距离,带着洞穿一切的强猛气势急掠而至。

    “卑鄙的隋将,竟然暗箭偷袭!”

    王须拔脸色大变,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死亡威胁,怒声大吼手中大刀闪耀亮眼匹练,间不容发之际一刀狠狠砍在近在咫尺的长箭箭尖上。

    当!

    一声金铁交鸣巨响,突兀在混乱吵杂的战场响起。

    接下来更让叛匪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刚才不可一世将王二轰飞,在叛匪群中拥有极高威望,实力强得好似天神下凡的漫天王,竟然被一只长箭硬生生从马上震飞,口中鲜血狂喷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去。

    哗啦!

    刚才叛匪如此鼓起的士气,此时则是以更快更惊人的速度消失。

    “妈呀,漫天王死了漫天王死了,弟兄们快逃??!”

    “跑啊跑啊,漫天王死了快跑??!”

    “漫天王漫天王,狗官军老子跟你拼了!”

    “……”

    叛匪群顿时一片大乱,谁都没料到漫天王王须拔败得如此之惨,惨到几乎没有丝毫还手之力。有那早就被幽州铁骑威势吓住的叛匪,当即转身就混进了骚乱的人群之中,边跑还不忘边制造更大的混乱。

    只短暂瞬间,漫天王王须拔已死的流言,便以火箭般的速度向整个战场蔓延,气得刚刚从地上爬起的王须拔又喷了一口鲜血。

    咻咻咻……

    利箭连环,道道致命,一声接着一声刺耳尖啸响彻战场。

    林沙高坐骏马之上,手持长弓弓弦不住颤响,一支接着一支****而出,几乎在空中连成一条直线,箭箭不离王须拔周身要害。

    王须拔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刚才那一箭几乎要了他半条命,眼下又是一连串箭雨袭来,他想都没想把刚刚准备好鼓舞士气的话咽了回去,手中大刀连连挥砍身形如风似柳连连变换。

    当当当……

    可林沙的气机锁定,又岂是那么好避过的?

    长箭在十石强弓的催使下,速度几乎快到极致,往往只见半空一道细长黑影闪过,等到呼吸气爆声传出声之时,快愈闪电的长箭早已兵临城下,闪烁冰冷寒芒的锋利箭头距离王须拔已不足两寸!

    超越音速!

    在高武世界,这一点都不算夸张。

    倒霉的便只是王须拔这位叛匪首领了,林沙射出的道道长箭,就好象安装了制导装置一般,无论他躲在哪都有长箭呼啸而至。

    王须拔既然敢举旗造反,其一身实力也真不是盖的。

    受到林沙所放长箭连续攻击,被压得几乎抬不起头,手中大刀连连挥舞,隔挡一箭强似一箭的箭雨,身子连连颤抖脸膛涨得通红,嘴角溢出的血丝一直都没有断过,气息起伏不定状态越来越差。

    轰!

    而就在这时,王须拔粗粗拉起来的数万人马,终于没顶住三千幽州铁骑的疯狂冲杀,再加上王须拔被林沙连绵长箭压制得张了不口,让以为他已‘战死’的叛匪更是士气低迷无心恋战,终于轰的一声溃逃了。

    完了!

    王须拔双眼血红,奋力一刀将袭来的长箭磕飞,回头望了一眼死下奔逃的手下弟兄,顿时满脸死灰眼中满是绝望。

    “王须拔,现在投降某饶你一命,老否则格杀勿论!”

    突然,王须拔耳边响起一道平静异常的声音,顿时将其从无限绝望中惊醒,满眼凶光狠狠瞪了过来。

    那意思分明就是,想要他投降,没门!

    找死!

    林沙眼中杀机暴闪,再无二话一把从箭囊中取出三支特制长箭,迅速搭在弓弦上准备给王须拔来个狠的。

    恩?

    可就在这时,一股浓浓的危险感觉涌上心头。

    崩崩崩……

    喧闹吵杂,惨叫哀嚎不绝于耳的周围战场,突然响起数道清晰弓弦震响。

    不好,是军中强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