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为何会怀疑上李阀?

    原因很简单,在长安居留的短短数日时间,他已经拒绝了李阀数次宴席邀请,一点都没给堂堂的四大门阀之一面子。

    今日李元吉看似冲动的堵门行径,让林沙察觉到了李阀的不耐。

    可不耐又如何?

    论权势,饱受杨广猜忌打压的李阀,在表面上的权势甚至还不如林沙。

    论实力,八万幽州铁骑可不是开玩笑的,无论哪方势力都得掂量一二。

    论武功,林沙可谓大宗师之下的最强之一,李阀又有什么高手?

    别说什么李阀最后得了江山这样的鬼话,在林沙看来正是因为李阀没有出类拔萃的高手坐镇,这才被慈航静斋轻易确定为天下明主!

    没有强悍的武力作为保障,就是李阀得了江山又如何,不过慈航净斋的附庸,是最好控制的不是么?

    尽管不知道李阀在这样的敏感时刻,为何如此孜孜不倦寻他联络感情,林沙却是一点都没领情的意思。

    无论正史,还是大唐双龙的最后结局,李唐的得国手段都充满了各种诡异,让他实在起不了亲近之意。

    再说了,他此时就是幽州军第一大佬,手握八万实力强悍的幽州铁骑,就是跟李阀交好又如何?

    等到李阀得了江山,难道他们会比杨广更加看重他么?

    别开玩笑了,自己人都觉赏赐不够,林沙这样的外人最多只有利用价值,等一切尘挨落定会是个什么结局,谁知道呢?

    ……

    因为一则流言,独孤阀再次成为长安权贵圈子的笑柄。

    独孤峰以及独孤阀一干核心成员。自然气得够戗。

    不需要林沙提醒,独孤阀自动自主的花费巨大精力,调查流言的来源。

    可流言好象来得莫名其妙。根本就查不出所谓的来源。

    直到得了林沙的提醒,报着试一试的态度?;拐嫒枚拦路Х⑾至艘恍┲胨柯砑?。

    因为这事,独孤阀与李阀的关系,暗地里十分的不睦。

    作壁上观的宇文阀和杨广一边看好戏的同时,主事人心中却是忍不住生出巨大疑惑:李阀如此折腾所为何来?

    难道林沙得罪了他们不成?

    恩,有这个可能,林沙对待李阀的态度一向不假辞色,这让之前很受伤的宇文阀感觉好过许多,总算有不被林沙看在眼里的烂兄烂弟。

    可是。李阀为何又将独孤阀牵连其中?

    难道李阀主事者不清楚,尽管独孤阀声势已大不如前,却也不是好招惹的么?

    惹急了那位老祖宗一根拐杖杀上李阀的门,难道李阀就能承受得???

    ……

    长安城里的纷纷扰扰没有影响到林沙丝毫,他依旧每日里该如何就如何,丝毫没有受到外界流言的影响。

    晃眼间他在长安已待了差不多半月,随行而来的几位幽州军将校的述职也基本完成,留任的留任调任的调任林沙没有丝毫兴趣插手过问。

    这日,隋帝杨广又将他召进皇城,就君臣两个杨广直接暗示林沙尽快返回幽州。等候御驾北巡他再伴驾一同出行。

    林沙没什么好说的,直接答应下来。反正长安除了不知入口的杨公宝藏,也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地方。反倒是各种麻烦一大堆,还是早早离开的好。

    出了皇城后,林沙直接返回驿馆哪都没去,打发身边亲卫向寥寥几位新结交的朋友打了声招呼。

    三日后,林沙一行出了繁华喧闹的帝都长安,身边除了亲卫之外,却是多了一位容貌艳丽的少女,不是独孤凤又是谁?

    因着流言的关系,独孤阀成是长安权贵圈子的笑柄。独孤凤自身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之前就说过,独孤阀好比玄幻加强版的红楼梦荣国府。包括阀主独孤峰在内的几个男丁都不太顶事。

    从林沙第一日拜访独孤阀有那样的遭遇便可知一二,尽管这其中可能有独孤阀高层试探的因素。但谁又能说不是独孤策的擅自行为?

    因着自身原因,致使家族名声受损,独孤凤这几日可没少遭遇族人甚至亲生父亲和哥哥的白眼,日子实在有些煎熬。

    当然,以独孤凤的火暴脾性,自然也不会憋着这口气不出,暗地里将里阀那几位留在长安的公子全部狠狠痛揍一顿。

    待听闻林沙即将返回幽州,独孤凤更是毫不犹豫找到最疼她的祖母尤楚红,想要作为独孤阀的代表,跟着林沙一同返回幽州。

    当独孤凤出现在驿馆之时,林沙不由露出赞赏微笑。

    不愧是隋唐女子,敢做敢当令人敬佩。

    ……

    在城外军营,会合了驻扎于长安大营的三千亲卫,而后马不停蹄直接向幽州赶去。

    可是一路行来,关中地界还好,怎么说都是大隋核心腹地,虽偶有饥民晃荡但局势还算稳定。

    可是出了潼关进入河南地界后,情况就逐渐变得糟糕恶劣起来。

    一副饥民遍野,荒芜遍地的乱世景象。

    目前瓦岗已是天下风头最盛的叛乱团体,为了剿灭瓦岗团伙,陪都洛阳方面可是费尽了手段花尽了心思。

    围剿效果还是不错的,起码眼下的瓦岗声势虽壮,却对河南局势造不成巨大伤害。

    瓦岗寨此时的首领还是翟让,原来是大隋的东郡法曹,因犯罪下狱,狱吏黄君汉私自放走了他。他逃到瓦岗寨,听说山东王薄举旗已成气候,于是也拉起了反旗,同郡的单雄信、徐世勣激都参加了进来。

    瓦岗寨群匪大都是渔民、猎手,善使长枪,作战勇敢,他们在永济渠沿岸劫夺来往漕船,不但自己资用充足,还能够接济周围的穷人,所以归附的人越来越多,很快达到了上万人。

    可不管如何,无论是龙头翟让还是手下一票头领,此时都还是初级摸索阶段,战斗力并不强悍官府围剿起来也不困难。

    之前河南官府几次调兵围剿,翟让和其瓦岗贼寇败所胜少被压制得死死的。

    可就跟每一次朝代更迭之时一样,只要颇有民望的叛军团体,就好象打不死的小强般,只要龙头首领没有挂掉,便能一次又一次的满血复活。

    最让官府堵心的是,每一次满血复活,瓦岗叛匪的实力和战斗力便更上一层楼,与官府之间的实力对比悄然间开始迅速拉近。

    林沙更是知晓,今年对于瓦岗来说可是突飞猛进大发展的一年,因为那位隋末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蒲山郡公李密将上瓦岗!

    有了李密的瓦岗,和没有李密的瓦岗完全就是两回事,战斗力根本就是云泥之别根本没有可比性。

    用不了多久,瓦岗便会成为河南官府甚至整个大随的心腹之患。

    更让河南官府心塞的是,河南可不仅仅只有瓦岗一家乱匪啊。

    所以,林沙一行所见到的景象,整个河南都笼罩在一种躁动不安的情绪中。

    除了有城墙防护的城镇之外,各地乡村集镇一片破败景象。

    林沙一行兵强马壮,隔得老远一股凛人煞气便扑面而至,一看就不是啥好惹的主,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丝毫麻烦。

    只是路过河南而已,尽管看不过眼河南官府某些做派,但他也没有出手的意思,一路安安静静离了河南地界。

    可到河北地界,空气中凝重的气氛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比在河南更甚几筹。

    怎么回事?

    以林沙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很快便发觉了河北局势的不对劲。

    果然,他们一行刚刚才走到河北腹地之时,上谷人王须拔举旗叛隋,一出手便拉起了上万人马!

    晴天一声惊雷!

    听到这个惊人消息的时候,王须拔叛匪已席卷小半个河北,一路攻城拔寨几乎所向披靡,一时河北局势迅速糜烂。

    还没等河北大地从王须拔叛乱的惊慌中回神,又一个惊天霹雳炸下,上谷人魏刀儿举旗叛乱,聚众近万被连突厥呼啸河北。

    这一下,整个河北都乱了套。

    前文就说过,河北这地方,不知道是不是杨广刻意为之,地方驻军实力真的很一般,太平年景维持治安稳定倒是不成问题,可一旦遇到波及整个河北的叛乱,官府和地方驻军就抓瞎了。

    不然,王须拔跟魏刀儿都是初起叛乱,尽管人多势众可战斗经验摆在那儿,如果河北官府和地方驻军手段有力的话,想要将他们扼杀在幼苗期真的很简单。

    可是最后结果,河北官府和地方驻军,不仅没能将两伙叛军的势头压下,反而还让他们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强。

    河北官府慌了手脚,一时间向朝廷请求援助远水解不了近渴,于是还滞留于河北腹地的林沙一行,便被赶鸭子上架推到了平叛第一线。

    林沙也正有此意,幽州军的产业发展,离不开周围地区的辅助,一个相对和平稳定的环境,是促进商业发展最有利的条件之一。

    当然了,愿意归愿意,好处却是一分都不能少的。河北方面要是不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想要他出手帮忙弹压叛乱却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经过一番紧急而又短暂的讨价还价,林沙带着还是满意的心情,率领手下三千亲卫,谢绝了河北官府的联合作战好意,临时踏上剿灭叛乱的征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