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微黑,长安皇城

    杨广刚刚和宫妃好好玩了一回鸳鸯戏水,刚刚才从温柔香起身,便接到了探子的密报。

    “算平北将军识趣!”

    身为皇帝,又是长安帝都主场,林沙的一举一动自然瞒不过他的耳目。

    林沙出了皇宫之后,直接去了独孤阀府邸让他心情很是不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平北将军林沙跟独孤阀,有什么他不知晓的牵连么?

    虽然杨广得位不正,又是依靠世家门阀坐上皇帝宝座,但他跟老爹杨坚一样,对世家门阀怀有深深的忌惮和防备。

    三征高句丽,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有削弱世家门阀的用意在其中。

    效果很明显可惜就是杨广私下里也不得不颤抖,他自己玩脱了把自己也陷了进去,搞得自身的处境十分微妙。

    可能一不小心,他这位大隋皇帝陛下,就被某位权臣拉下帝位,然后一家子老小全部赏赐一杯毒酒,就像他老爹干的那样。

    林沙可是三征高句丽期间崛起的大将,几乎可以说得上唯一的亮点。

    最妙的是,这位出身‘卑贱’跟山东士族没有丝毫关系,更别说势力更加旁发的关陇世族,还有北方势力惊人的五姓七望有丝毫联系。

    而且林沙还是一位宗师级高手,任何势力想要拉??刂贫挤浅@?。

    这让杨广起了一个很荒谬的想法,以他任性的行事风格自然便去做了,结果林沙果然没让他失望。

    大闹独孤阀府??!

    真是有趣的家伙,可惜不能亲眼目睹一番,好好瞧瞧独孤家那几位气急败坏的摸样。

    想到开心处,杨广忍不住冽嘴无声轻笑。

    看来那件事情,还是交给这位比较放心啊。

    ……

    长安城说大那是极大,可说小却也极小。

    起码,林沙‘大闹’独孤阀府邸的消息,已经像风一样传遍了长安权贵圈子。独孤阀一下子成了长安权贵圈子的笑料。

    当然,林沙展现出的实力,也让众人心惊!

    独孤阀后续无人,是长安权贵圈子公认的事实。

    阀主独孤峰连宗师高手都不是。独孤盛和独孤霸这样正值壮年的核心成员,实力竟是连独孤峰都不如。

    第三代的独孤策更是个花花公子,是长安城里著名的纨绔之一,一看就不是啥有前途的家伙。

    同为第三代的独孤凤倒是天资卓绝,小小年纪便展现了极为惊人的武学天赋。又亲自接受独孤阀老祖宗尤楚红的教导,假以时日前途不可限量。

    可那也是以后的事情,未来之事谁也说不清楚不是?

    如此一分析,独孤阀确实没落了,而且还没落得厉害!

    可是独孤阀毕竟是天下四大门阀之一,老祖宗尤楚红虽然年愈古稀身子依旧健朗,一手披风杖法放在宗师高手中都是佼佼者。

    不说别人,就是家传绝学冰玄劲已修至大成之境的宇文伤,都没把握能在尤楚红手里能讨得了好。

    可林沙呢,竟然大闹独孤阀府邸。狠狠教训了一通独孤策和独孤霸不说,还能在尤楚红手上讨得便宜,单就这份身手便足以令长安城顶级权贵侧目。

    尽管,林沙的悍勇之名早已传遍军中,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平北将军的分量又抬升几级。

    总之,林沙来到帝都长安第一日,便引起好一番暗潮汹涌。

    ……

    长安城不愧是大隋帝都,其繁华热闹景象令人赞叹。

    漫步于喧嚣吵杂的闹市,人流车马汹涌如潮。两旁店铺淋漓锦旗招展,摆摊小贩的吆喝呐喊声不绝。

    往来行人如炽,个个精神饱满衣裳精致,神采飞扬带着一股子特有神气。

    不时还可见金发碧眼的胡人来来往往。操着一口或流利或生疏的官话,跟着街边小贩讨价还价,或者跟商铺伙计争得面红耳赤。

    不同于历史上的隋朝,因为这里是高武世界的缘故,此时的隋朝帝都在他眼中经济十分活跃,而且发展模式也十分高端。经济规模只是稍稍猜测,便知比正史上的隋朝经济要繁荣太多。

    饶有兴致在长安街市溜达,一边不着痕迹观察行人商旅的言谈举止,一边放开心神仔细体味人间百态倒也收获不小。

    不知为何,他突然想到了长安地下的杨公宝藏。

    当年杨素花费那么大精力,在长安城搞了那么一出大动作,结果还不都是便宜了别人?

    只是可惜,他并不知晓杨公宝藏的入口所在。其中的金银财宝他自然看不入眼,可是那颗邪帝舍利,他却是很有兴趣想要研究一番。

    大唐世界很有些神秘之处,就比如武功可以直接将人身精气,直接化作真气成为自身实力的一部分。

    本来这没什么,每个世界都有每一个世界的特点嘛??墒怯辛诵暗凵崂馔嬉饩屯耆煌?,这简直就是作弊器一般的存在。

    更有那和氏壁中蕴含特殊能量,吸之对身体将大有补益。

    无论是邪帝舍利还是和氏壁,林沙都有将之全部掌控在手的想法。

    当然,眼下实在没这等空闲功夫跑去洛阳的净念禅院,与那年纪都已过百的四大圣僧争斗,他此时的实力却是力有未逮。

    说起自身实力,林沙很有些苦恼。

    三征高句丽,他历经苦战磨练自身,好不容易将身体素质提升到与本世界土著相同水准。

    到了这一步,配合他的内家拳修为,实力之强可以说得上大宗师之下最强宗师高手之一。

    之所以他明明拥有比之大宗师更高一筹的精神境界,却是发挥不出完全实力,关键还在自己那一身如渊似海般的先天真气上。

    他此时已经开辟了周身一百零八道窍穴,每道窍穴都积蓄湖海般磅礴先天真气,单单论真气量的话他自称第二当世每人敢称第一,就是那位可能隐身暗处的邪帝向雨田也不能相比。

    可问题是,单单有量还不成,在质上被严重拖了后腿。

    他开辟体内窍穴可是在天龙世界便已开始,到了大唐世界后没忍住浓郁天地灵气的诱惑,借势又狠狠往前推了一把,结果就把自己给坑了。

    当时的身体还没经过脱胎换骨般的改变,一切都还是以天龙世界时锻炼出的身体为主。

    而那时的身体,早已经习惯了天龙世界中稀薄的天地灵气环境,吸纳转化的先天真气纯度和质量可想而知。

    到了大唐世界后,尽管世界的天地灵气浓郁大为提升,可问题是他当时的身体吸收转化了浓郁的天地灵气后,所得到的先天真气还是天龙世界习惯的真气为主,在质量上先天就差了本世界土著所修先天真气一等。

    于是,问题来了。

    等他的身体经过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后,能够容纳转化更为精纯贴合自身的先天真气后,他发现自己面临一个极为严峻的事实。

    那就是,之前开辟一百零八道窍穴,并储存在其间海量的先天真气,都需要他慢慢打磨转化成更为精纯的真气。

    这是一个工程量浩大的项目!

    这也是他一直以内家拳功夫示人的主要缘故,体内储存的先天真气放在这个世界的先天以及宗师高手眼中,因为质量低上一筹的缘故威力也跟着受到了限制。

    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在大唐世界六脉神剑的威力不仅可能比原来强上数倍,攻击距离甚至能达到惊人的数十丈!

    可结果呢?

    在吓唬地剑宋智之时,他不仅动用了体内所储不所的精纯先天真气,为了加强威力和震慑力度,他暗中还加入了一点内家拳凝练指劲的手段,不然想要一挥指剑让宋智感觉吃不消可没那么容易。

    所以,他的内功修为眼下,却是尴尬的被限制得死死的,

    除非将体内海量的先天真气,凝练为更加精纯的真气,否则今后他都不打算使出内功手段,免得丢人现眼让人看了笑话。

    问题又来了,想要按部就班慢慢吸收外界天地灵气,凝练体内先天真气的话,以他体内一百零八处窍****积蓄的海量先天真气,想要彻底凝练完成还不知需要等到何年何月?

    这,真是一个让人苦恼的问题啊。

    而邪帝舍利和和氏壁中拥有的邪帝精气以及特殊能量,却是能帮助他在短时间内,在真气凝练方面有重大促进作用的至宝。

    所以,不管以后慈航静斋那位仙子想要依靠和氏壁达到什么目的,还是杨公宝藏中的邪帝舍利,他都没有轻松放过的可能。

    ……

    一边在繁华热闹的长安城悠闲晃荡,一边脑子里不断转动着各种有的没的念头,感觉累了随便找了家小酒楼停歇一二,顺便也听听长安城的市井八卦,整日里想那些有的没的,真的很是无聊啊。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才赶到帝都述职的平北将军,竟然跟独孤阀结了姻亲,实在了不得哇!”

    可惜,别人的八卦还没听到,林沙却是惊愕听到了旁桌客人,满脸兴奋谈论着他的不实八卦。

    安静坐在酒楼二楼临窗位置,一头黑线听着酒客兴致勃勃的议论……(未完待续。)